非主流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三章 通向内景地的捷径
    两名男性杀手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相貌普通,都练铁砂掌,骨架粗大,而各自的右手最为突出,粗糙厚大,像是熊掌般,但现在却被震裂,不断流血。

    旧术见效慢,他们练体术三十年以上,到这个年龄才算是有了非凡的成就,却败给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都有些接受不了。

    不远处,那名女杀手苏醒了,感觉面部、手臂都剧痛,结果王煊走过去,将她拎过来后对着另外一条手臂也来了一下,喀嚓一声,她的左臂也断了,疼的她差点大叫出来。

    王煊觉得,他们三个都是亡命之徒,都是杀手,不将手臂都弄断,保不准他们又会有其他心思,比如突然摸出把枪来,或者猛地撒一把迷药等。

    他这种谨慎的态度落在三人的眼中,那完全就不是一回事儿了,越发觉得遇上一个难惹的怪物,视人命如草芥。

    “给个痛快吧。”练铁砂掌的一个男子开口,嗓音都点嘶哑,身上到处骨折,躺在那里没什么力气了。

    “你们属于哪个组织?”王煊问道。

    “灰血。”出乎意料,地上躺着的人居然痛快地告诉了他,没什么隐瞒。

    王煊面色不动,心中却有些讶异,对方居然很配合,直接就说出了来历。

    其实,主要是地上的杀手有些发毛,看他随意断人手臂,将长相不错的女杀手的脸都拍成了鬼样子,他们认为王煊可能非常凶残,怕自己也这么遭罪,还不如痛快的说出来,反正身上也没什么能威胁到灰血组织的秘密。

    接下来三人有问必答,他们不是什么死士,就是拿钱办事的职业杀手,并不会绝对的效忠于谁。

    灰血组织在旧土的据点在今夜被接连拔掉,可谓损失惨重,但还是有些人蛰伏下来,没有受到波及。

    这三人接到任务,趁着今天的混乱之夜来杀王煊,无论结果如何,明天清晨都暂时不能妄动了。

    王煊脸色冷漠,旧土的震慑起到作用,但是这些杀手在最后一夜还是这么的疯狂,敢来杀他,真是欺人太甚,真当小王好揉捏吗?

    “确实有人进一步提高佣金要杀你,但我们真的不知道是谁……”

    他们接到通知后,只是负责出来杀人,究竟是谁在幕后提供惊人的佣金,三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至于灰血组织内部高层的情况,他们更是触及不到,组织内部有严格的防范与自保措施,即便大量杀手被俘虏,也影响不到灰血组织的运转。

    一而再的被人针对,就是泥人也有个土性儿,更何况是王煊,幕后的人接连两次请灰血组织来杀他,实在让他无法忍受。

    看着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三人,他抬起手比划了几下,但却没落下去。

    从根源上来说,这三人都只是杀人的工具,离主谋差了十万八千里,即便杀了他们也影像不到幕后的那个人,甚至对灰血组织来说都不痛不痒。

    刚才被暗杀时,王煊心中杀气沸腾,但现在冷静下来后,让他在自己的住所活生生将三人打死,弄出一个满屋子是血的凶宅,他实在下不去手,有些膈应。

    “上次来杀我的人都在哪里?”王煊问道。

    “都撤走了,其中一个成了植物人,一个换了人造心脏,这辈子算了废了。”即便练铁砂掌,一向冷血无情的中年男子,当想到上一批杀手中两个人的下场,他也有些发毛,眼前这个年轻人一旦出手,那可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王煊有些意外,上次掷出的石块将一个杀手的额骨砸的塌陷,想不到未死,竟成了植物人,另一个被钢筋棍穿过身体,心脏撕裂,居然也活了下来。

    “还好,我这辈子没杀过人。”王煊在那里感叹,但落在三个杀手眼中,完全不是纯善的味儿,甚至认为他是在自嘲。

    王煊低头看着他们,道:“要不,你们三个自杀吧,或者彼此间互相帮助解决。”

    三个杀手脸色变了,全都发毛,暗自紧张,听听,这是人话吗?他都不想亲自动手,变着法子杀人,绝对是个大凶人!

    他们自然是误会了,王煊的本心真不想杀人,但又觉得不能妇人之仁,对方都来杀他了,不能放走。

    三个杀手躺在那里,身体发僵,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难道真自己动手解决?都觉得有点悲凉,因为他们始终认为,王煊这个大凶人在变相折磨他们,还会有其他手段。

    “算了,我于心不忍。”最后,王煊叹气摇了摇头,道:“毕竟我还从未杀过人,暂时也不想破例。”

    三人听到后,顿时感觉人生的天空中,漫天乌云被一缕阳光撕裂,一下子灿烂了起来,他们都些激动,命运还能如此逆转?

    王煊瞥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想什么呢?满手都是别人的鲜血,如果放走你们,就等于是在纵恶。我不会再给你们杀人作恶的机会,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你们吧,让他们送你们上路。”

    他直接联系青木,让帮忙解决,不然的话,光是处理三人的尸体都是个麻烦,他可是一向遵纪守法的良好公民。

    地上的三人从开始怀着希望,又到迅速的绝望,心情大起大落,饱受折磨,他们一致觉得,这就是个大凶人,在折腾他们的内心,比直接杀掉他们还恐怖,绝对是个高端玩家。

    王煊完全无感,压根就没想那么多,在那里感叹:“我还是心善手软啊!”

    地上的三人听到后,整个人更不好了,如坠地狱,越发觉得,这是个魔鬼!

    青木接到消息后亲自赶来,他也被激怒了,不久前还和王煊通话,告诉他灰血组织在旧土被连根拔起了,明天各方都要低调起来。

    结果,最后这个夜晚,灰血组织又来杀王煊,这是最后的疯狂,还是嚣张的过分了?!

    当青木看到房间中情况后,一阵咧嘴,小王下手确实黑啊,那女杀手的脸被打成什么鬼样子了?

    “都这样了,你还不补一巴掌?给他们个痛快。”

    “我没杀过人!”王煊严肃拒绝!

    青木嘬牙花子,道:“行,我亲自审问一番,然后处理掉。”他一挥手,进来几个人将三个杀手都搬走了,又顺带着让人清理房间,去掉了地上的血迹,果然很专业。

    王煊问他,上次在青城山得到的银色兽皮书到底评估出价值了没有,什么时候给予他额外的补偿。

    因为青木说过,那卷兽皮书太惊人,肯定远超平日的探险所得,按照组织内部的规定,会有补偿。

    “没有,还在破译中,那鬼画符将许多老学究都难住了,干瞪眼不认识,怎么了,你现在很缺钱吗?”青木诧异。

    王煊叹气,道:“看到没有,房东说了,这书桌是红木的,我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连一个月工资都没领呢,根本赔不起。”

    青木看着他一脸认真的神色,再看看被他打瘫拖出去的三个杀手,顿时一阵无语,怎么看都觉得怪异。

    “行吧,我私人先借你一些。”青木向他要了账号,然后又转头问他,道:“你就没想过别的办法,三个杀手落在你手里,让他们转账啊。”

    王煊道:“我怕被有关部门盯上,我不要黑钱,必须是我自己光明正大所得。”

    “你行。”青木拍了拍他的肩头,彻底无语了,转身带人离去。

    房间中静下来,王煊收拾了一番,自语道:“希望两块羽化石不要让我失望。”

    正是因为近期练成金身术,实力足够强,他才能无惧三大杀手,顺利拿下。

    未来会怎样,他不知道,必须要迅速崛起,他才能从容面对一切,直面灰血组织等,只要他足够强,站的足够高,早晚能将幕后的人直接揪出来。

    当他强到一定程度后,让灰血组织恐惧,害怕,说不定会主动将幕后的人供出,甚至送过来。

    王煊认为,无论什么时候,他都应该让真正的实力高于外界的预估,这样才能更好的自保与对付敌人。

    他脸上露出笑容,手持两块羽化石,颇为期待,希望能有惊喜!

    房间中一片宁静,浓郁的神秘因子通过石块向着王煊的身体中涌去,滋养他的心神,洗礼他的筋骨。

    随后,他果真再次看到……内景地的边缘,很模糊,就在不远处,他想要接近。

    羽化石果然是奇物,今天他并没有激发出超感状态,但是依旧看到了那片虚寂之地!

    王煊无比渴望,如果能够再次进去,毫无疑问,又将是一场巨大的收获。

    然而,即便他的精神非常旺盛,且正在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也还是无法接近那片朦胧之地。

    虽然可以看到,但他与那里始终隔着一段距离。

    “喀嚓!”

    王煊没有犹豫,他捏裂一块羽化石,瞬间被浓郁的神秘物质淹没,而且他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内景地近在咫尺。

    “喀嚓!”

    他将另一块羽化石也毫不犹豫的震裂,更为浓郁的神秘因子笼罩了王煊。

    霎时间,王煊发现自己进入内景地中,他竟然真的成功了,不过今天这里似乎与上次进入的内景地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