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三十五章 近仙近妖
    自己都说了什么?王煊懊恼,在这种荒芜的地方,恐怖的氛围下,绝对不能乱说话。

    一点声音也没有,一轮白惨惨的月亮突兀的出现高空,昏暗的废墟中蒿草丛生,景象越来越不对。

    那个女子披头散发,遮住面孔,凌空悬浮在夜空下,与王煊相距不足数尺远,那双红艳艳的小鞋就在眼前。

    王煊心头狂跳,这是女方士的精神能量残留物吗?还有,怎么月亮都出来了?与皎洁不沾边,像是一张没有血色、十分苍白的脸。

    他不说话了,这种关口沉默是金,以不变应万变。

    他运转先秦方士的根法,自虚无中接引神秘因子,星星点点,飘落在诡异而又恐怖的断壁残垣间。

    半空中那个女子也没什么动静了,就悬在那里,一身白衣在夜色中是如此的醒目,虽然身段修长,看起来很美好,但是长发将面部盖住,她有些像无面女鬼般,寂静无声,实在有些瘆人。

    王煊等了片刻,惨白月光中的女子始终无声,一动不动,就这么与他对峙。

    他觉得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很认真与诚恳地开口:“我无意冒犯,只是意外进入这片内景地,作为一个后世人,言行举止可能与先秦时期的礼法不相符,但这并不是我本心不敬,只是时代变了,现今的人都这样交谈,如果你觉得需要什么礼数,我可以补上。”

    然而,蒿草丛生的废墟中,还是寂静无声,那个女子没有什么反应。

    王煊觉得,自己是不是该动一下?脚下带起微风,说不定这些昔日的精神残余能量就会消散。

    他想绕过女子,离开这片废墟。

    在他的带动下,地面上的瓦砾以及一些半倒塌的墙壁等都消散了,但是那女子依旧悬空。

    并且她无声无息,在他绕过去的刹那,又突兀的出现在眼前,那双红艳艳的鞋子与他眉心齐平。

    王煊意识到不妥,后背冒起寒气,内景地中真的出状况了,这女子有些不对头。

    她刚才是怎么出现的?一挂雷霆从天而降,刺目之极,然后她就显现出来了。

    真要是邪祟与妖鬼的话,应该惧怕雷霆才对,她是什么情况?

    精神能量残留的较为浓郁的一团吗?王煊避开她,向废墟外走去,结果在这个过程中女子跟着,始终悬在他的眉心前。

    王煊头大了,这是被人盯上与锁定了吗,她想干什么?仔细想想,他又无惧了,人都死去三千年,残留的精神能量还能怎样?

    他不信邪,走出废墟,自顾练金身术,就当没看到她,周身力量运转,斑斑点点的金光在他眼中闪过。

    他的精神力很旺盛,他平静而从容,如果真有鬼怪之说,那么他身上的阳气应该浓郁的吓人,毕竟他年轻而血气鼎盛,无惧鬼物。

    王煊非常镇定,演练金身术,这种体术的动作幅度自然很大,有次竟触及到红鞋、白衣的女子。

    刷的一声,她消散了,就此不见。

    王煊很冷静,没有什么喜悦,按照自己的节奏来,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他的实力在稳步增长,立身在空明时光中,对先秦方士来说都无比重要,是他们力量的源头之一。

    更遑论是现阶段的王煊,随着时间消逝,他的体表震动,运转强大的体术时出现淡淡的金色。

    直到他又一次无比疲累,停了下来,他该运转根法来接引神秘因子了。

    突然,他觉察到异常,有股冷幽幽的风在他脖子那里吹过,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悬在他身前的女子不见了。

    他练金身术过于投入,忽略了外在的一切,现在转身惊愕的发现,那个女子雪白长裙飘动,红鞋刺眼,就在他的背后。

    “有风……”这让他心头悸动,情况越发不妙,女方士的残余的精神能量可以干预内景地不成?

    他转身,结果那女子如影随形,跟着他在动,始终悬在他的背后,那双红鞋都要触及他的肩头了。

    真正的如芒在背,简直让他有些受不了。

    他开始分析,这到底是什么状况,理论上来说人死如灯灭,什么都留不下。

    女方士在三千年前就死去了,如果她还能活过来,也不会等到现在。

    “残留的精神能量……”他确信,问题就出在这里,究竟是原本就散开在内景地中,还是说……不久前被带他带进来?!

    当想到后一种可能,王煊有些发毛,他震裂羽化石,其中的神秘因子与女方士的残余精神能量跟着冲了进来,所以导致出现异常?

    理论上来说,人死不可能复活,但是,内景地与现世不一样,至今不可理解,古人都没有清晰的描述,神秘莫测,在这里如果有些异常,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管你是原本就在这里,还是我带进来的,你到底有什么想法与诉求,可以明示给我吗?始终这样跟着我也不是办法。”

    王煊背对着她,没有再转身,他很想弄清楚,这团残余的精神能量到底想干什么。

    他可没有什么旖旎的想法,什么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真要有这种念头,而女方士的精神残余能量也确实有严重问题的话,估计会立刻让他惨死!

    可惜,女子始终静静的悬他的身后,场景的确有些瘆人,披头散发,白衣红鞋,不见面孔,像是惨白月光下的吊死鬼。

    数次开口都不见回应,王煊彻底绝了念头,不再与她交流,真要有什么事儿那就来吧,他不管这些了。

    内景地,神秘物质飘落,当王煊的精神重新旺盛起来后,他再次开始练金身术,任那女子飘在他的身后。

    就这样,数年过去,王煊感觉进来七八年了,金身术第四层被他推向后期!

    他由第三层后期练到第四层后期,实力真正是提升了一大截,在他眼底深处偶尔会有金霞闪过。

    “一般的匕首都不见得能刺进我的血肉中。”王煊冷寂的心热烈起来,每次进入内景地,他的实力都会大幅提升,对他来说,这里神秘,未知,蕴含着希望与强大的力量,神秘因子飘落,让愈发没落的旧术可能会因此而改变状况。

    先秦时期旧术格外灿烂,强大的方士对抗可能会涉及到羽化层次的力量,而道教初立的年代也有各种神话传说。

    时光流转,到了当今这个时代,还在走旧术路的人没有多少了,近代以来连出现个宗师都极其困难,更遑论是超凡。

    很快,内景地晃动,有些不稳了,王煊知道时间到了,他就要脱离这片虚寂之地。

    两块羽化石让他在这里停驻七八年的时间,可谓发挥出了极其惊人的价值。

    王煊郑重地开口:“我要离开了,如果实力允许,我出去后会想办法保你的肉身,尽量不会让他们乱来!”

    马上就要离开了,他希望这个女子不要闹妖,让他顺利走出去。

    当然,他并不是随口说说,而是真心觉得,如果将来他旧术有成,能够干预到大兴安岭地下的实验,一定会出手相助,他确实觉得女方士很惨。

    轰!

    天地间,一道璀璨的雷霆划过,天空中白惨惨的月亮坠落,直接出现在女子的身后,竟化成血月,将她映现的越发的妖异。

    雷霆交织,血月前的女子抬起头,脸上的长发飘起,露出她的真容,果然是女方士,肤色雪白晶莹,美丽的面孔近乎不真实,如同谪仙临尘,挑不出一点瑕疵。

    她白衣红鞋,悬在血月前,有种介于仙与妖之间的独特气质,给王煊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一个死去三千年的女子,在内景地中看着王煊,最后不知是他的错觉,还是最后内景地消散前,光影扭曲与模糊,他仿佛看到那个女子在笑。

    近仙近妖,风姿绝世,气质无比的独特,让王煊感觉绝美的同时,还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总觉得妖异。

    下一刻,他彻底离开内景地,倏地睁开双眼,霎时间,房间中像是划过两道淡淡的金芒。

    王煊起身,眼底深处的金霞隐去,他感受到现实中自身的强大,他的体术的确提升到了金身第四层后期。

    他取了一柄匕首,在手臂上划过,竟被迅速弹开,只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强大的生机涌动,渗出血丝很快就消失了。

    第四层的金身术不仅全面提升血肉的坚韧程度,也让他的精神力越发的旺盛与强大,此外还让他身体恢复力更加惊人,生机勃勃,他的身体素质全面提升。

    至于他的攻击力,想都不用想,远胜从前!

    王煊微笑,这样的成就没有理由不喜悦,有种难言的收获与满足感,身心明净愉悦。

    更为重要的是,因为两块羽化石,他探索出一条可行的路,让见效很慢的旧术或许可以在他身上重新璀璨起来。

    “某些千年古刹屹立不倒,一直都有大德高僧化虹的传说,是否等同于羽化?”

    “某些道教名山,以及他们的祖庭中,从来不缺少羽化飞仙的传说,若无意外,应该留下了奇物。”

    王煊认为,只要是发生过羽化大爆炸的地方,多半就会有羽化石这种奇物留下。

    所以,这一晚他带着满足的笑容进入梦乡,直到天亮醒来时他还在笑,不过很快他又不得不迅速穿衣洗漱,因为小王今天要上班,只请了一天假,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感谢:林旭之王、jcwei1203、一生永慧、永恆安眠曲、喜欢吃牛肉的厚厚。

    谢谢以上盟主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