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五章 小王立威
    (特殊日子,章评处在隐身状态中,估计最迟明天就会显示出来了,我在后台其实能看到。)

    王煊有些认可老陈的观点了,内景地时间流速与外界一致,或许真的只是精神思维超越极限,处在特殊的空明时刻,肉身新陈代谢猛烈的骇人,端粒等也跟着在异变。

    走出内景地后,他精神奕奕,没有一点历经过岁月冲击的沧桑感,相反心神越发的空明宁静。纵然是因为有神秘因子补充,可如果真的多活了数十年,精神也依旧不可避免的会有衰老迹象。

    郊外的庄园很大,王煊在月夜下漫步,看着芦苇丛生的塘子,倒映星月,再看向更远方地平线上灯火通明的城市,他越发感觉到世界的真实,不应沉浸在内景地的思绪中,他应把握住现世的机会。

    无论是风姿动人、实力绝世恐怖的红衣女妖仙,还是不食人间烟火而又骄傲的女剑仙,她们似乎都想接近现世。

    王煊能感觉到她们的几许情绪,列仙都如此,他就在活在现世中,有什么理由不抓牢现有的一切,他要在现世沿着旧术路探索。

    回到房间后,他很快就陷入到最深层次的睡眠中,质量极高,然而这一夜却有许多人睡意不足。

    因为,他们估摸着老陈熬不过这个夜晚,算一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清晨,人们早早的起床,像是很有默契,都穿着深色的衣服,以黑色为主,脸色严肃,表情深沉。

    许多人觉得,依照老陈的病情,真的差不多了,应该要出讣告了。

    也就王煊有心情去餐厅吃自助早餐,而且专心致志,胃口大开。其他人都心不在焉,暗自低语。

    一早上,王煊看到的人全都不苟言笑,表情严肃。他一阵无言,这都已经提前进入状态,准备“开会”了!

    期间,他看到了大吴,果然一身黑,越发显得肤色白皙,而且曲线起伏的身段在肃穆的黑色装束下竟显得很惊艳。

    老吴也来了,不断叹气,在看到青木后,走过去无声的拍了拍他的肩头,但总算没提前说出节哀两个字。

    青木一脸木然,他真不知道说什么,但在外人看来,这是心有哀意,面若死灰。

    老吴幽幽地说道:“我提前联系了安城外那座千年古刹的高僧,派车去接人了,估计一会儿就会到,随时在庄园外待命。”

    他表示要尽一份力,连普法寺的僧人都请好了,回头来这里做法事,帮老陈超度。

    青木听到后,被自己刚喝的水呛住了,剧烈咳嗽,眼泪都快出来,还能说什么?赶紧再喝口水压压惊吧。

    上午,老陈的病房中传来惊呼声,因为他一度蹬腿,脉搏虚弱到无,引发医护人员手忙脚乱,同时暗中对外发消息,病人不行了。

    一时间,各方的代表迅速赶来,庄园外停满了车,停机坪也有许多小型飞船,不少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了。

    有关部门的二号人物亲自赶至,以及一些身份很高的老头子们匆匆出现,都进入老陈的房间。

    至于其他人,密密麻麻,穿着黑衣,都站在院中与院外,从男到女,从老到少,全都面带悲伤,因为有人在摄像,记录下这一幕,会对外发新闻。

    王煊腹诽,老陈太损了,这是赤裸裸的报复。自从得知一群人提前赶来准备为他“开会”,老同事就准备“报复社会”了,这些熟人有一个算一个,都被他记在小本本上。

    果然,让一群大人物以及各方的代表等了一上午,老陈自己却呼呼的睡着了。

    有些身份地位很高而年岁很大的老头子,熬了一上午后,腰疼的厉害,最后是被人扶出病房的。

    至于站在外面的人,腿都站酸了,不断向里张望,医生早上不是说人不行了吗?怎么等了一上午还没什么事儿!

    中午,人们面无表情,有序退场。

    晚上九点多,睡了一天的老陈实在是睡不着了,开始蹬腿,一度咽气五分钟,没了呼吸,抢救回来后,也是气若游丝,呼吸时断时续,脸色如同蜡纸般,看着已经算是半个死人。

    医护人员赶紧通知各方,觉得这次应该没问题了,想看最后一面的赶紧来吧。

    呼啦啦一群人来了,然后等到凌晨一点钟又都面无表情的走了。

    次日,天还没亮,医护人员看到老陈又蹬腿了,但这次没敢发消息,一番抢救无效,等着他咽气半个小时后,再三确定他没呼吸了,这才赶紧发通知。

    不知道为何,他们都如释重负,长出一口气,以往特别想将病人抢救回来,可这次承受的压力太大了,他们很希望老陈太太平平的赶紧走吧!

    折腾凌晨一两点钟一夜没睡好的人一大早又匆匆赶来了。

    ……

    上午,九点多钟,一些小型飞船先后远去,离开庄园,送走的都是一些身份与来头不简单的老头子。

    他们熬不住了,这不分白天与黑夜的折腾,一宿都没睡着,天不亮就又跑来,结果最终老陈还阳了,还是没死,这谁受的了啊?!

    “青木啊,有什么事通知我,老头子先回去养病了!”一位老者被人搀扶着上了飞船。

    老陈依旧没死成,却将一些地位很高的老头子折腾的精神不济,快熬出病来了,各方无言。

    不少人默默收拾行李,踏上回程,实在等不下去了,没见过这么能折腾的人。

    “老陈命硬啊,对这个世界充满眷恋,依依不舍,不分白天与黑夜都在与死神对抗,几次都硬挺回来了!”

    一些人感慨,彻底服气了,想退花圈的人一堆。

    也有不少人还没有离去,在此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旧术领域有人切磋,相互印证,引来人们围观。

    不少人赞叹与感慨,老陈是旧术大宗师,练旧术的人在庄园中交流经验,印证所学,这是对老陈另一种形式的送行。

    “有人要搞事情。”病房中,老陈得到消息后,很敏锐地做出了判断,不过他并不在意,超越了大宗师,他现在有足够的底气,就是新术领域的最强人物潜行来到庄园,他也无惧,而且很期待。

    他这次要躺几个月,就是想干一些大事儿,想看一看是否会有什么人出来搅闹风雨。更想看一看哪些人靠得住,哪些人是白眼狼。不过,他最期待的还是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不知道是否会来旧土,如果对方出现且对他有杀意,他不介意直接干掉!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出现迹象,有人要作妖。

    “如果有什么事,小王你去应付下,你现在的实力很可观!”老陈评价道,将五页金书第三式练成的老王,攻击力绝对很强。

    现阶段王煊不想出名,自然不愿意动手,况且这还是脏活、累活,一个弄不好,又会是一场风波。

    毕竟,各方的代表留下了不少。

    不是所有人都走了,很多人坚信,老陈马上就要离世了,等着为他送行,没有离开。

    比如老吴同志,花圈提前预定好几天了,和尚也请了一堆,结果总是无用武之地,被大吴鄙视了数次。

    老陈悠悠开口:“你不是要去深空了吗,最后发挥下余热吧。再有,你不是觉得顶着王霄这个名字,现在的战绩过于高调了吗?那就暂时冷冻这个身份。而在落幕前,你也就不需在意了,随意灿烂,该怎么出手就怎么出手,正好检验一下你的实力,可以尽情的璀璨。即便不久的将来,查到你真身时,我觉得那时你也不在乎这种战绩了,以你的修行速度,你应该站在更高的领域中了。再说,不是还有老头子我吗?反过来保护下护道者,也是应该的。”

    “我觉得吧,等我身份暴露,或者过段时间再见面,我就成为你真正的护道者了。”

    “呵,可以啊,老王,这么自信!”老陈瞥了他一眼,王教祖最近有点飘,要不要趁现在提前教育一下他?别以后真没机会了。

    王煊在想进深空的事,也在琢磨以后身份万一揭开后会有什么影响,估计大吴会第一个跳脚。

    然后他又皱眉,想将他按在旧土的、堵住他前往新星路的人,估计该不开心了,会不会提升手段?

    还有那个想杀死他的真凶到底是谁,是否要变本加厉?

    所以,王煊想了想,婉拒了老同事,他觉得还是低调点好。

    “你的那些问题,我这次都帮你解决掉。”老陈很平静地开口,超越大宗师后,他越来越有底气了。

    “很快,我会去与关部门的人密谈,你的那些问题都不是事儿。”说到这里,老陈笑了笑,道:“你不是想知道古代旧术路的一些境界层次吗,这件事儿过后,我和你讲一讲,我现在快能向人托梦了。”

    王煊顿时瞪大了眼睛,道:“老陈,我们刚干掉一头白虎大妖,你自己要闹妖了?!”

    老陈道:“乱想什么,这是旧术路上的一个小手段而已,我最近正在琢磨,看能不能练成。”

    不久后青木进来了,脸色铁青,胸膛起伏剧烈,老陈直接起身,在他胸部轻轻按了一掌,青木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怎么回事?”老陈沉声问道。

    王煊也走了过来,查看青木的伤势,现在老青时实力很强,居然还是让人重创了。

    “常年和我一起执行探险任务的黑虎、风筝与人切磋时,被打伤了,我过去领人,被人设局了……”

    青木自然经验老道,想将人带走就算了,可有人早就安排好了,当着所有人的面,和他轻飘飘对了几掌,看起来是简单切磋,无伤大雅。

    可是回来后,他就觉得不对劲儿了,遇上了高手,练的旧术很阴损厉害,那轻飘飘的几掌当时没事儿,现在竟让他感觉无比难受。

    老陈冷淡地说道:“通幽掌,练成后会形成一种带腐蚀性的秘力,中招后外表看不出什么,身体内却发黑,如果不早根治很容易出事儿,五脏会烂掉。”

    说到最后,他声音冰寒无比,道:“还真是等不及了,我还没死就来对付我徒弟。以青木的身份自然会得到救治,短时间死不了,但这是慢性伤,最终他的身体状况肯定堪忧。”

    “欺人太甚,我老陈如果死了也就算了,可我没死,还突破了!”老陈杀气腾腾。

    他知道,既然别人动手了,伤青木不过是个引子,肯定还有各种路数。

    王煊道:“这样对老青下手,有多种可能,不好判断。”

    因为,现在情况很复杂,可能是利益之争,也可能是私人恩怨。

    比如是老对手落井下石,欺负这一脉无人了。也有可能是探险组织内部,有人想争权。此外,这可能是投石问路,先看看最终各方会有什么反应。

    王煊摇头,道:“实在不好猜测,因为可能太多了,甚至有可能是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出现了,怀疑老陈你无恙,现在让人打老青一巴掌,令他半死不活,看你是否跳起来。”

    老陈脸色阴沉无,自然也能想到这些,越是这样琢磨越是杀气弥漫,这次他万一没活过来,岂不是说有人出于某种目的,很随意的就要废了青木,甚至让他五脏溃烂而亡?

    “小王,我现在不方便走出去,还得要躺一段时间,这次你去出手,不要留什么后手。不管是谁,你尽可放手一搏,大开杀戒。出了事儿,我帮你兜着,天捅破了都没问题!”

    老陈将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声音冰寒刺骨,可见他确实动怒了。

    王煊叹道:“老青都这个样子了,你又在挺尸,那只能我去走一趟了。”

    既然老陈发现了青木的状况,自然不会让他有事儿,在他身上推拿,而后又接连拍了几掌,便差不多解决了问题,超越大宗的人出手,毋庸置疑。

    老陈很强势,道:“我这段时间无法走出去,也确实有人需要为旧术立威,告诉外面的人,这条路上的天才与强者是层出不穷的,谁都阻止不了,小王你今天尽管立威!”

    王煊与青木一起走了过去,正是在庄园后面的芦苇塘那里,附近草地很大,有许多人在围观旧术领域的人切磋。

    “请木兄又来了,是不是想和正式我和切磋下。”一个中年男子微笑着开口。

    早先两人只是随意对了几掌,谁都没看出异常。

    “我还是算了,身体状态不佳,你可以和小王切磋下。”青木平静地开口。

    王煊到来后,引起很多人注意,不少目光都向他望来。

    他顿时心头一动,不久前想到了种种可能,但却将自己忽略了,他怀疑对方是不是原本就想将他钓出来?

    既然来了,反正王霄这个身份也暂时要“冻结”了,他也没什么好在意的,直接向前走去,简单客气了几句,与那人便动手了。

    “通幽掌!”在交手过程中,王煊直接点出这个人使用的秘篇旧术,让许多人都大吃一惊,这可是传说中极其毒辣与阴损的体术,人们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顿时变了。

    王煊与其他简单碰撞了六七次,暗自点头,这个人确实厉害,通幽掌带动出的秘力很惊人,相当的不凡。

    “小王出手了,过去看看!”大吴正在芦苇塘边上,陪着老吴一起看人切磋,吴家想找练旧术的人帮忙,自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王煊与中年男子对了几掌后,没再犹豫,不想手下留情,凌空一脚扫出,快如闪电般,将这个男子踢飞出去六七米远,肋骨断了多根!

    远处,钟晴素面朝天,清秀绝伦,她看到这一脚后很吃惊,回头看向身边的一个老者,似是以目光在询问与确定着什么。

    “蛇鹤八散手的中的体术,龙蛇摆尾。他才拿到秘笈,这么快就练成了?天赋实在是……恐怖,比当年的老陈还厉害!”老者低语。

    他看出这一脚的威力,足以能够踢碎几吨重的巨石,这个年轻人将力道控制的极好,秘力穿透血肉、骨骼、五脏,杀伤力恐怖,而又妙到毫巅。

    “他这么快就练成了一式?”小钟得到确定的答案后,顿时被惊住了,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过去。

    王煊眯起眼睛,他觉察到有人带着敌意在临近,今天多半真要尽情出手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