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七十九章 三年后世界会何等恐怖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神秘接触’是什么!”王煊经得起诱惑,耐得住考验,死活不想听他说“神秘接触”。

    他预计,这肯定是个深坑,但却又充满诱惑,老陈想让他去探索,又想免费使唤王教祖?没门!

    “你啊,想多了。”老陈摇头,接着叹道:“现在的年轻人思想就是复杂,还是我们七零年后淳朴啊。”

    王煊瞥了他一眼,道:“真要让你代表那代人,那还会淳朴吗?你这是羞辱了整整一代人!”

    老陈找黑剑想剁他,但医护人员过来检查,他不得不又挺尸了。

    等了很长时间后他才坐起,道:“算了,既然你不愿听,就不提那些了。你的事不难解决,我苏醒的当日就用密线与人联系了,顺便提了这事儿。”

    王煊沉住气,觉得要不了多长时间,老陈肯定会主动告诉他神秘接触。

    同时他惊异,老陈这是要提前诈尸吗?复活当天就告诉那个人,这得是多么的信任有加?估摸着,老陈也是怕那人担心,所以提前告知情况,看来关系匪浅。

    他忍不住问道:“老红颜知己?”

    青木正好进来,嘴角抽搐,红颜知己都要给加个老字?王教祖现在飘的厉害,早晚会被老陈毒打一顿。青木猜测,老陈大概现在有求于他,所以比较克制,忍了。

    老陈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道:“那是我的一位老……一位好友,在有关部门任职,绝对信的过。她不会提前放出我的消息,同时我让她查了一些事。”

    王教祖精神力极强,感知敏锐,觉察到老陈很危险,他立刻正襟危坐,认真倾听。

    “知道谁想杀死你吗?”老陈问他。

    王煊摇头,同时也很吃惊,这么快就查出来了?老陈的那位老红颜知己能量有些大啊!

    “他们该不会早就盯上我了吧?”他一阵迟疑,有些担心。

    老陈明确告诉他,想多了,道:“以前的你从来没有进入过他们的视线,这次也没怎么查你的事儿呢,主要是因为别的事件触发,分析出了你这边的因果。”

    “到底谁想杀我?!”王煊忍不住了,接连两三次被人袭杀,险些就死掉,他早就忍够了。

    “你自己猜下试试看。”老陈微笑。

    “吴家?”王煊说出这种不成熟的猜测,他觉得有可能,但是理应不至于。

    关于他昔日的事,与新星财阀有关的真不多,也就是与前女友凌薇的过往了。

    上一次,凌、吴两家在流金岁月餐厅吃饭,促成凌薇与吴家的年轻男子接触,互见家长。王煊正好遇见,还曾与脾气很大的吴茵有过短暂的言语交锋。

    “沾边。”老陈点头,而后告诉一则让他深感意外的消息,道:“吴家那个年轻人最近出事儿了,差点就死掉,换了一些人造器官。”

    王煊吃惊,下手真狠啊,可这与他有什么关系?

    “这种小事儿,自然不会引起有关部门在新星那边人的注意,但涉及到两家财阀,就不得不关注了。”老陈慢慢道来,告诉他事情的经过。

    吴家的年轻人被恶意针对,险些就死掉,最终留下严重的后遗症,怎么可能不彻查到底?

    “因为涉及到另一家的年轻人,导致两家关系直接变得无比紧张,还好很快就化解掉了。”

    凌家的姑娘有个疯狂的追求者,当年中学时代就有些苗头了,凌薇来旧土可能就是因为不胜其烦,躲避那人。

    王煊听到这里后一阵发毛,道:“我遇上一个变态,他不仅想把和凌薇见过家长的年轻人干掉,还想将我这个前任也杀死?!”

    这得是多么恐怖的心理,根本防不胜防,怪不得他猜不到,他自己都觉得吴家不至于对付他。

    现在看来吴家何止无辜,还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这哥们实在变态的过分,为了避免他再次报复社会,等我去新星后保准捏死他!”王煊杀气腾腾,决定非将那个人打爆不可,即便是满地残肢与骨头渣子,他也不嫌血腥了。

    “估计近几年你杀不了,被宋家自己关起来了,同时给予吴家部分利益补偿,暂时将这件事压下去了。除非小宋提前跑出来,不然的话短期内你就别指望了。”

    说完这些,老陈又说起有人想将他按在旧土这件事。

    “老凌吧?”王煊淡淡地问道,关于这件事儿,他知道一些。实验班的同学孔毅在最后那次聚会时曾提醒过他,凌家想将他按在旧土。。

    作为追求过凌薇的孔毅,一点都不想背这口黑锅,在那个夜晚对王煊直接挑明,两人最后还相处的不错,颇有杯酒泯恩仇的架势。

    凌薇的父亲凌启明当年气场十足,在王煊学生时代就曾经找他严肃的谈过,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老凌那个时候还算规矩,虽然话语严厉,气场大的惊人,但是事后没有针对他。那时老凌也曾明说,毕业后就分隔在星空的两端,他与凌薇根本不可能,不会有未来。

    这么看来,那时候老凌就计划将他按在旧土了,堵死他前往新星的路。

    老陈点了点头,道:“老凌确实打了招呼,但只是象征性的跟人提了一嘴,估计也是认为你一个旧土的毛头小子没什么能量去新星,他并没有动用强大的关系非要堵死你不可。”

    说到这里,他略微一顿,又道:“另有人想死死的将你压在旧土三年,有点出乎我的预料,我让那位好友去查时,她事后也很惊讶。”

    “谁?”王煊一惊,有比老凌更卖力的人?他自认为遵纪守法,低调安静,怎么总是被人盯上?

    “郑家。”老陈告知他。

    王煊不解,这也是新星的超级家族吗?他完全没接触过,最起码现在没什么印象了。

    “起源生命研究所是郑家的郑女士创立的。”老陈严肃的提醒他。

    “大兴安岭地下试验场?!”王煊听到后,顿时感觉后背发凉,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深感不妙。

    “郑家最近有些人亲自去过大兴安岭的地下试验场,据我的那位好友说,郑家的几人离开后精神都……有些问题。”说到这里,老陈神色凝重。

    “该不会是这些精神有些不太对劲儿的人动用关系要压我在旧土三年吧?”当说到这里时,王煊头皮有些发麻。

    “是的!”老陈的表情极其严肃。

    “是她……要将我压在旧土三年?”王煊感觉到一股沉重的压力。

    老陈无声的点头,肯定了他的猜想。

    王煊真的被惊住了,这是为何,她到底想做什么,这个三年期有什么讲究?!

    “女大三千……法力无边,她留我做什么?”王煊感觉强烈不安,但也充满了不解。

    他自问没有做对不起女方士的事,事实上还帮过她,尤其是将她的残余精神力量放出来了。

    王煊有些急眼,道:“老陈,你得赶紧给我安排下,订船票,我要尽快逃离旧土!她居然可以干预现世了,我要是被按在旧土三年,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呢!”

    “她是你开启内景地后,放出来的第一个羽化的人吧?”老陈问道。

    王煊点头,那片地下到处都是雷击过的痕迹,焦黑一片,地底岩石都熔化过,曾经发生过无比恐怖的羽化大爆炸事件。

    “她不仅是我第一个接触的羽化之人,也是留下痕迹最多的人。”王煊说道。

    女方士非常特殊,留下完整的肉身,躺在羽化神竹这种稀世奇珍凿刻成的竹船中。

    老陈点头,道:“第一个因你而复苏,并且留下肉身的女强者,当年多半极其不简单。”

    接着他又道:“这件事大概才刚开始,你想啊,你放出来的可不止一个羽化之人。而且你这种可依靠自己进内景地的人,在古代多半也十分特殊,所以我认为她找上你,是有些道理的。古人留下的陷阱,或者说布置的局,现在开始起风了,估摸着会慢慢演绎出什么事端,一切都将渐渐浮现。”

    王煊顿时变得无比肃穆,道:“老陈,你可别吓唬我,这件事如果深思的话,将非常恐怖,不要乱语!”

    老陈摇头,道:“我没乱说,这件事何止是恐怖啊,里面的水太深了,不止女方士,另外几位多半也有些什么想法。尤其是那位绝世强大的红衣女妖仙明显是想接近现世,不惜从某片特殊的天地中要打出来!而你,可以靠自己开启内景地,说不定有什么讲究。”

    “别说了,给我订船票,我躲进深空还不行吗?!”王煊有些心慌。

    老陈提醒,道:“万一她进深空去找你呢?要知道,当初你可是让我带着她去转了一大圈,她早熟悉了。”

    王煊顿时觉得,当初给自己挖了个坑,他还真有点担心,仔细想了又想,道:“老青,女剑仙那块骨呢,不如给我吧,我觉得她最好了,带她去星空领略一下无限美好的风光。”

    一直在安静聆听、没有说话的青木,顿时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但也立刻起身了,去取那块骨。

    王煊确实有些担忧,不知道女方士要干什么。他思来想去,发现剑仙子还算好相处,而且实力强大,如果带上她的话,应该会稳妥不少。

    鬼僧倒也不闹妖,但是遇上事后,老和尚比谁跑的都快,根本靠不住,太会审时度势了!

    女仙剑美丽而空明出尘,,虽然看起来很冷,不食人间烟火,但真实情况却是,有些傲娇,喜欢听别人夸她,即便有些小心眼,问题也不大,多夸她就行了!

    最为重要的是,剑仙子非常有担当,面对绝世强大的红衣女妖仙都敢叫板,没有开溜,比老和尚靠谱多了。

    青木取来一个玉盒,带着恭谨之色,小心的放在桌子上。

    王煊立刻打开了,露出那块外表焦黑、内部带着淡金光泽的手骨。

    “我怎么有点犯困?”他一阵疑惑,刚开启盒子,怎么就有些昏沉,向窗外望去,天色不过刚擦黑而已。

    老陈狐疑,他最近一直在研究托梦的事,感觉很像这种状况,顿时吓了一大跳,天还没完全黑呢,女剑仙就能这样干预现世?!

    恍惚间,王煊看到这块骨的金色部分居然微弱的连闪了三次,他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困意稍减,道:“仙子,你该不会也想和我说三年期吧?”

    那块骨有微弱的金光闪了一下,像是在回应。

    老陈头大,觉得这件事绝对不简单,当中水深而又恐怖,他不想掺合,不能在这里挺尸装死了,他拉上青木就跑路了。

    “师傅,别被人看到!”

    “没事儿,天黑了,没人能发现我,暂时不要接近小王了,我觉得有很大的问题!”老陈果断跑没影了。

    王煊越来越困,将要进入睡梦中,他很是不安,想让自己清醒,这些羽化强者到底要做什么?三年后世界会怎样,将发生何等恐怖的事情?!

    又是一年高考时,祝愿所有参加考试的学子都能考出理想的好成绩,超常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