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二章 终于可以参加葬礼
    老陈将头探到窗外,依旧什么都没看到,反被秋风中一株大树伸展过来的枝桠摇落下的雨滴淋了一脸。

    青木来到院中,手持高倍望远镜仔细观察,最后只看到两只乌鸦拍着翅膀,从高空中远去。

    “看仔细了没,真有东西?!”老陈的眼神有些不对,像是黑夜中发绿光的猫眼,一把将王煊给拽进屋中,满脸的激动与热切之色。

    “确实有一团淡淡的金光,在那云层间沉沉浮浮。”王煊手持望远镜,结果发现没什么区别,依旧很朦胧。

    青木想驾驶小型飞船升空,但被老陈一把拦住了。

    “千万别乱来,不要妄动,这可能是……一条秘路!”老陈压低声音,异常的激动,体内血气翻腾,导致额头的伤口差点崩开。

    强大到他这种层次,都有点难以自抑,心潮剧烈起伏,恨不得立刻登天到云层中去看个究竟。

    “天药!”老陈猜测,这与他所看到的手札中记载的颇为相近。

    青木立时心头颤动,又一条秘路出现?

    旧术在这个时代之所以没落,每况愈下,就是因为几条秘路消失,断掉了超凡属性!

    老陈眼冒神芒,道:“我们有的是时间,安静的等待,千万别打草惊蛇,让那天药跑掉!”

    王煊被惊的不轻,赶紧问道“这东西还能跑?到底是药草,还是能奔行的活物?”

    老陈摇头,道:“先仔细观察,以静制动。天药太神秘了,就连各教的祖庭中都记载有限,说的相当模糊。”

    青木最后还是忍不住跑出去了,想以高科技手段谨慎地探查,可是很失望,始终都没有发现端倪。

    王煊眼睛都盯酸了,那团金光在乌云间摇曳,流光点点,金霞荡漾,始终就悬浮在那里,不见变化。

    “不会还没成熟吧?”老陈脸色发绿,他想到那篇记载,越是渴求越是不可得,蓦然回首,它可能就在茫茫人海、万丈红尘上的天边晚霞中。

    “那会怎样?”王煊也紧张了,意外发现天药,如果错过,会遗憾终生。

    “它会自行隐去,他年成熟再现。”老陈沉声道,情绪不是很高了,他认为今日所见很有可能是这种情况。

    “这也太奇异了。”王煊不解,天药究竟是怎么诞生的?!

    老陈叹息:“说不清道不明,几条秘路太神秘!”

    按照那篇手札模糊提及的旧事来看,天药若是成熟,大概会自动坠落到地面。

    这一上午王煊都在仰着脖子,在庄园中走来走去,一直在望天!

    为了天药,他全神贯注,眼睛都发酸了,脖子都有些僵硬了,但始终盯着电闪雷鸣的云层,偶尔会舒展下身体。

    在此期间,庄园中有不少人在暗中观察他,有人感慨,成功不是偶然,人得沉下心来才行,这么年轻就要成为宗师了,果然有其道理。

    “看到没?这都一上午了,他都没分心过,在悟自己的路啊。看云卷云舒,有所体会后,他就会比划几下,这绝对要进宗师领域了!”有人感叹。

    在此期间青木提醒王煊,各方不少人都在盯着他看呢。

    王煊听后默默转身,趁人不备去了一次厨房,喝了口番茄汁。再一次仰头望天时,他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子”,淌落在衣襟上。

    最后还剩下大半口,他感觉味道不错,直接咽下去了。

    “看来昨夜大战,他受伤很重,现在还在吐血呢。”

    “这样的人不成为宗师的话,那还真是没天理了,废寝忘食,身上有伤都不忘琢磨自身的道路!”

    一些人低语,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景,但却一致认为,这是一个进取心强烈,有毅力的年轻人。

    最主要的是,王煊也确实配合,仰头望天脖子发酸后,他就会舒展身体,练一些高深莫测的秘法。

    在他“吐血”时,大吴出现,颇为担心,怕他五脏六腑出现严重问题,老陈就是前车之鉴!

    陈永杰年轻时,强练道教无上绝学,结果五脏留下隐祸,时隔多年后在帕米尔高原被人引爆。

    吴茵想找人为他好好检查下,但被王煊委婉地拒绝了,他谢过大吴,并坚决的留下那条擦过嘴角番茄汁的丝巾。

    他其实不怎么怀疑大吴对他居心叵测,但是担心狡诈的老吴同志拿去化验与解析。

    大吴没拿回自己的丝巾,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最终倒也没有翻脸,踩着高跟鞋,姿态优雅地袅娜而去。

    “本台快讯,经过核实,安城郊外失事的f型飞船来自新星,死者中有奥列沙先生……”

    临近午时,一则爆炸性新闻发出,新术领域的大宗师奥列沙死了,飞船不幸坠毁!

    奥列沙也算是个传奇人物,早年无比低调,曾走过旧术路,后来莫名消失,多年后再次出现时已是新术领域的大宗师。

    甚至,他曾在两年前向超凡领域进军,可惜失败,受到重创,此生都不能再踏足那个领域。

    当然,这都是奥列沙有意对外释放的假消息,真实情况是,两年前他成功了!

    “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坠船死了?!”很多人吃惊,尽管有部分人清晨就知道了,但更多的人才得悉。

    旧土的普通人不怎么在意,因为不要说对奥列沙,就是对新术都不怎么了解。如果不是有葱岭大战,逐渐揭示出那个领域,人们还不知道什么状况呢。

    “多事之秋啊,新术领域的第一人居然死了?”

    在这个时代,财阀与各大势力中部分有地位的人与新术领域的高层来往密切,因为可续命数载。

    故此,这件事儿在特定范围内影响十分巨大,在相关的人群中引发了极大的波澜。

    中午时,相关方经过反复确认后,奥列沙确实遇难,很快就出了讣告。

    一时间,各方反应不同,风波持续发酵,不少报道都在跟进。

    最后新闻实在太多了,连普通人都渐渐知道,这个奥列沙似乎非常厉害,有可能是人类个体中的最强者。

    老陈看到这则新闻后不屑,道:“他是被我剁死的!”

    青木感慨:“没想到他‘被空难’后,反倒保住名望。”

    当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看法,各方大势力的消息相当的灵通,都已经知道隐情。

    现在许多人都认为,这事儿肯定是青木干的,他为师报仇,一发能量炮送奥列沙魂断旧土!

    可以说,青木的凶残名声直接冲霄而起,被认为狠辣果决,胆大包天!

    当然,也有很多人觉得他重情重义,有魄力,为了给师傅复仇,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讣告一出,立即就有人施压,要求彻查真相,认为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这明显是想让青木抵命!

    旧土一位女性强势人物通过隐秘渠道回应了施压者,对那边质问。

    奥列沙为什么出现在安城郊外?陈永杰生命垂危,那些人竟还不满足,雨夜袭杀,究竟嚣张到了什么地步?

    陈永杰在旧土有不小的名望,本要安静的离世了,可有些人却狂妄的过分,想提前终结他的性命,当旧土是什么地方了?

    当然,以上都是某位女性强势人物通过隐秘渠道的私下回应,不可能公开。

    不久后,有关部门回应,对于奥列沙死于空难深表遗憾。

    当青木通过特殊渠道了解到一鳞半爪后,不住的擦冷汗,完全可以想象,事件刚爆发,短时间暗地里就已经发生一系列的交锋,他差点被人直接拍死!

    老陈安慰他,道:“没事儿!”

    ……

    奥列沙死讯传出后,原本要从郊外庄园离开、踏上回程的各方代表惊愕的发觉,这几天也不算白等。

    现在他们需要从郊外去安城,终于可以参加一场追悼会了。

    许多人都露出异色,没参加成陈永杰的葬礼,却看到新术领域第一人的讣告,这实在太诡异了。

    有人不得不感叹,命运不可捉摸,老陈活活熬死最大的仇家,坚强的硬挺着,非要死在后面不可!

    “这次买给老陈的花圈不用退了,让店主重新写下挽联就可以了,发货到安城!”

    有人觉得,这相当的梦幻,这两天发生的事实在有点离奇。

    老陈也在感叹:“青木,你说,你要不要替我送给奥列沙送个花圈啊?这个人还是相当厉害的,表示一下尊重。”

    青木:“?!!!”

    ……

    中午时,庄园中的宾客快走光了,全都移驾安城,跑去给奥列沙吊唁。许多人感慨,这次肯定不会空跑一趟了!

    王煊午饭都没吃,还在仰头看天呢,聚精会神盯着那株天药。

    钟诚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隔着很远就在摆手,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王煊瞥了他一眼,知道这小子别看眼神清澈,但绝对不是什么纯真少年,不想搭理他。

    “王哥,我向你请教来了,我带了一本秘笈。你一定要和我讲一讲,你为什么修行这么快。”钟诚急促地说道,并且晃动了一下手中的秘本。

    王煊仰头看天,依旧没有理会,王教祖是缺秘笈的人吗?除非拿绝世秘篇或者金色竹简来一观!

    然后,他不经意间看到钟诚手中的秘本,似乎有点大,比得上大号的相册了。

    此外,秘本似乎缺少历史的厚重与岁月的沉淀感,现代气息太明显,像是刚赶制出来没多久。

    同时,王煊看到小钟出现,迈开一双大长腿,正在向这边跑。

    “那我就看看吧,指点你一下。”王煊果断接了过去,迅速打开。

    钟诚惊异,王哥的手速好快,刚才还在漫不经心地望天呢,怎么突然就夺到手里去了?都没看清他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