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九十四章 驾驶飞船采摘天药
    一缕芬芳缭绕,透过密闭的飞船居然直接作用在人的精神上,让人觉得像是来到山林中,感受到一股清新与自然的气息。

    这种体验很特殊,分明在飞船中,进入厚重的云层内,周围偶有惊人的电弧划过,但却犹若置身草木间。

    “老陈,关于天药还有没有更多的记载?”王煊颇为惊异,这种药草到底是怎么诞生的?居然在云层中,附近不时有闪电出现。

    陈命土摇头,道:“没有其他记载了,我猜测就是道教祖庭也没有过多的描述。这东西本就极其神秘,如果能够被人理解,这条秘路也不会被堵死,彻底断掉。”

    青木一语不发,按照王煊的指点,控制飞船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团朦胧的光。

    “咚!”

    飞船轻微的颤动了一下,像是被电弧稍微擦中,让王煊与老陈的脸色都变了。

    青木道:“没事儿,不是触电,只是进入扰动气流区而已,我们这艘飞船连雷暴都能防,气流异常根本不成问题。”

    果然,飞船平稳了,继续前进。

    王煊露出疑色:“有些奇怪,那团光刚才还在左侧,现在怎么跑到云层右侧区域去了,位置还能变换?”

    “可能是气流扰动的原因,奈何不了飞船,反倒将天药颠簸的偏离原来的位置。”青木让他重新指点。

    黑色云雾翻腾,不时有雷电划过,像是银瀑般,近在眼前,无比壮阔,但也极其的惊险。

    连老陈都有些心中没底,这艘飞船千万别出事儿,不然的话,不要说他只是初步接近陈燃灯,就是成为真正的陈采药,也架不住这种雷光一击。

    “青木啊,慢点,天药采摘不到也不要紧,这不是我们的主场,绕着电光走,不要生猛地穿过去。”

    青木沉着稳重,道:“师傅不用担心,我当船长都有十年了,驾龄更是超过二十年,经常去月球,也不时前往过火星,更是跑过深空,都是独自驾船,这片云层真不算什么。”

    王煊一听相当的羡慕,一边指点青木靠近天药,一边和他聊进入外太空的事儿。

    “老青,你现场教学吧,我这驾龄还是零呢。真男人谁不想开飞船闯深空?当然,老陈除外,你看他那样子,估计都快晕船了。”

    陈命土顿时瞪眼,道:“我进深空厮杀时,你还在浴缸里玩小纸船呢,我驾龄已有三十二年!”

    咚!

    老陈立刻闭嘴,飞船又晃动了一次,震动幅度不小,让青木脸色都微变,保护系统早已开启,居然还这么颠簸。

    喀嚓!

    一道刺目的电光在飞船前方横过,实在太耀眼了,整片天地没有了黑暗,只有那种可怕的强光,震慑人心。

    三人头皮发麻,这种天地伟力太瘆人,真要打在人身上,怎么活下来?

    “我终于知道羽化登仙过程的凶险,在这种强大的自然力量下,想凭借肉身对抗过去,实在太难了。”

    王煊心有感慨,仔细想一想,人类真的很弱小,在雷霆间,在大自然中,在宇宙中,如同尘埃般微渺。

    刺目的光芒消失,青木道:“这种闪电的温度是太阳表面的两倍,所以说,真有列仙的话,那是真厉害啊。”

    老陈开口:“羽化登仙者,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人物,所要面对的雷霆更为复杂,除了我们眼前看到的闪电,大概还有神秘力量蕴含在内。”

    王煊露出惊容,道:“接近天药了,但是,我怎么觉得我们好像被针对了,这雷霆不对啊!”

    在他的指点下,青木操控飞船,已经到了天药附近,可是周围的闪电相当的异常,十分不友善,狂轰乱炸。

    顷刻间,飞船数次晃动,周围可怕的光束交织,震耳欲聋。

    青木确信,防雷系统起了作用,飞船并未受损,只是被云层中的能量余波冲击的上下起伏而已。

    “这是一株李子树?”王煊惊异,到了近前,他渐渐看清那是什么植物。

    在祥和的淡金光雾中,那里有一株从树干到叶子都金黄的果树,相当的神异,扎根云层中。

    不谈其他异常景象,只说其形态,很像是一株李子树。

    它一人多高,主干有手臂那么粗,一块又一块金色的树皮如同鳞片般张开着,从缝隙中漾出神圣的金光。

    它的枝条像是垂柳般柔软,每一条都带着蓬勃的生命气息,金色叶片细长,洒落朦胧的光辉。

    整株树只开了一朵花,其形态很像李子花,但却要饱满很多倍,足有成年人拳头那么大,花瓣已经绽放,看样子离凋谢并结出果实不远了。

    “黄金李!”老陈听完他的描述后,相当的吃惊,竟是这样一株天药,扎根云层中,伴着雷霆。

    他颇为遗憾,现在可确定了,天药还没有成熟,果实都没结好呢!

    不过,药树的叶子与枝条等估计也不是凡物,他们又露出希冀的目光。

    “怎么穿过去了?”在王煊的指点下,青木驾驶飞船,接近那株神秘的药树,居然从金光中横过。

    那里只是一团朦胧的光,没有真正的实物。

    “该不会没有真正的树体吧?”三人都有些紧张,都已经接近了,如果一无所获,那真的会无比遗憾。

    青木发狠,利用机械手臂去采摘天药的叶片,这种东西真要能获取一些,必是惊人的收获。

    然而,机械手臂从金光中穿过,什么都没捞到,那柔嫩带着蓬勃生命气息的金色枝条随雷霆风暴摇曳,可望不可即。

    这到底是什么物种?那株树体不是实物吗?三人颇为惊异。

    到了近前后,花香阵阵,变浓了不少,让人思维都敏锐了许多,但并未引起其他超凡变化。

    药香阵阵,直接传到精神中,让人沉醉,这实在有些离奇。

    “时代不同了,我们可以驾驭飞船,直上九天,跨越古人视为天堑的云层雷霆,但是……一样采摘不到天药!”老陈怅然,很不甘心。

    他虽然看不到,但是清香扑鼻,感觉近在咫尺,与天药离的非常近,可还是触及不到那条秘路。

    王煊琢磨了一会儿,道:“回头查一查古籍,翻阅下安城这片地带的县志等,看看历史上这片区域有没有神话传说,以及关于这株天药的传闻。”

    他建议从传说入手,这种大药太离奇了,眼下没有办法采摘。

    青木思忖,道:“这种天药涉及到了精神层面,仿佛不在现世中,它为什么出现,是不是现实中有什么因素促成它露出踪迹?”

    王煊精神一震,道:“如果与红尘有关,与茫茫人海产生联想,会不会是因为老陈最近要‘离世’了,以及新术领域的头号人物发生‘空难’他们的消息先后强烈地扰动了安城的人心,所以,促使天药出现?”

    青木闻言道:“有道理!”

    王煊双目灿灿,话语有力,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陈你赶紧做点贡献吧,今晚发讣告,就说重伤不治,享年……老陈你多大年龄了?”

    青木也来了精神,道:“这样放出消息的话,估计会直接出现铺天盖地的报道,一日间,新旧两个领域的头面人物都死了,绝对会引爆舆论。”

    老陈露出杀人般的目光,道:“奥列沙‘被空难’也就罢了,你们两个难道还想让我‘被不治身亡’?”

    然后,他叹息了一声,道:“你们想多了,跟人心没什么关系。我刚才回忆起一件事,在道教祖庭练他们的秘篇绝学时,我曾看到一页记载,提及黄金雷霆果,可助人练成道教最高绝学。现在看来应该是天药,很像这里的黄金李!可这东西最忌红尘气,若是过于强烈的扰动人心,它可能会迅速遁去。”

    王煊一怔,道:“猜想完全反了,难道说,正是因为奥列沙死了,出现各种新闻报道,扰了人心,红尘气加重,所以导致这株天药要隐去了?”

    老陈轻道:“天药无比神秘,连先秦方士与道家都没有弄清它的本质,从没有人可以真正解析,根本找不到促使它出现的特殊因素。”

    最后他蹙眉道:“道教的秘篇中隐约间提到,很早以前,不仅道家渴求雷霆果,更有绝世大妖在争,当时道家还吃亏了。”

    王煊惊异,道:“道教的前身是道家,先秦时期就存在了,如果是那个时代,我怎么觉得……有点方!”

    不止是他,老陈与青木也立刻联想到在内景地中看到的绝世红衣女妖仙。从她说的江南古语可以推测,她是两三千年前的人,说的是吴侬软语,软糯婉转。

    三人顿时被惊到了,这株天药的出现,疑似不是偶然?可能与绝世红衣女妖仙有关!

    “她要钓鱼?!”老钓鱼人陈命土第一时间做出这种联想。

    王煊蹙眉,道:“不太可能吧,她无法穿过内景地中的那层大幕,更遑论是这样强烈地干预现世?”

    不管怎样说,他们戒备了起来。

    王煊看了看身上带着的骨块,然而女剑仙毫无反应。

    三人驾驶飞船在这里转悠,数次用机械手臂捕捉黄金李,结果都失败了。

    “算了,退后吧,这东西我们得不到,还没成熟。”老陈叹气。

    这块区域闪电有些密集,青木也不想太冒险,操控飞船向后,离的稍微远了一些。

    “嗯?!”王煊惊异。

    接着老陈也霍的抬头,都感觉到异常。

    王煊是因为真的看到了变化,那株一人多高的天药流淌金霞,并且根部区域出现一片金色的土质,方圆一丈。

    它这是进一步显化,愈发的真实了?!

    老陈吃惊是因为,他额头那里的伤口发痒,新陈代谢似乎加快了。

    刹那,王煊也觉察到,自己的十根手指头略微发痒,这是要快速生长出新指甲了吗?

    “天药……凝实了不少!”王煊低声说道。

    老陈感慨:“难道真的如记载所说那般,踏遍红尘寻不到,蓦然回首却遥见。”

    青木惊异,天药直指人心不成?唯有舍得放下,才能有所获?

    那片金色的土壤愈发的真实,黄金李随雷霆摇曳,芬芳更加的浓郁了!

    祝各位书友端午安康,顺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