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深空彼岸 > 第一百零一章 天纵神资
    吴茵瞥了一眼老吴,没有说话,但看向小王时,明显比看她叔叔的脸色好多了,露出笑容。

    同时,她也看到一侧的钟晴,高挑的身段非常扎眼,极其标致的面孔,清秀绝伦,一副刚走进高校不久的校花模样,清纯静美。

    然后小钟回头,待看到她后,微微扬起下巴。

    这是在对她挑衅吗?大吴放下抱在一起的手臂,并踩着高跟鞋走了两步,顿时摇曳生姿,体态柔软而美好,她淡淡瞥了一眼小钟,有些不屑,自身无比自信!

    一向心思细腻缜密的钟晴,现在有种想跑过去直接捶吴茵的冲动。她认为,最近大茵茵太具攻击性了,那种眼神非常讨厌!不就是多看了你一眼吗?又不会少块肉!

    “姐,看到没有,吴姐相当的自信啊,再加上老吴辅导,咱们姐弟俩如果不主动出击,老王可能就真的被他们给拉拢走了。”钟诚凑了过来,一副“冒死谏言”的样子,道:“老王现在精力旺盛……”

    一刹那,他觉得自己手臂要折断了,被他姐姐那只洁白不大的右手抓住后,剧痛无比,他赶紧低语道:“别动手,我又没将他和你连到一起说。我的意思是,老王现在血气方刚,精神旺烈,正值当打的年龄。他真要带着我们的探险队进入密地,万一采摘到地仙草,那就值大发了!”

    说到后面,他还没有让钟晴动容呢,自己先激动了起来,道:“地仙草啊,可以让人多活几百年,真要是送我一株,让我天天夜里叫他姐夫都行!”

    然后……他就被暴捶了!钟诚差点没惨叫出来。

    如果不是顾忌人多,影响不好,钟晴肯定将他拍翻,并用高跟鞋在他身上狠狠地践踏几遍。

    不过,她也留意了,那片密地确实需要旧术领域的顶尖人物,看着站在门口那里的王煊,她在想怎么拉拢到身边。

    密地中X物质浓郁,导致战舰坠毁,精密仪器损坏,且侵蚀上帝因子,肉身强大的人才较为适合去那里探索。

    王煊迈步,走进追悼会大厅,现在被许多人关注,部分人在和他打招呼。

    人们不可能表现的过于现实,主要也是场合不对,这里需要肃静,大多数人都只是点了点头。

    即便如此,周伟也是面色苍白,他觉得今天丢人丢大发了,事情被他搞砸!

    他撺掇孙川再出手,想一举重创旧术领域现在唯一的“独苗”。

    结果,他们在精神力量的对决中竟然败了,联手偷袭那个年轻人却被强硬的反击,他头颅剧痛不已。

    当他注意到周围人们的目光,落在他与那个年轻人身上截然不同时,他的脸色瞬间通红。

    这样的结果,让他倍感羞臊。

    不久前,他还在对来自财阀的几个中年男子说,旧术领域不过风中的烛火,那个年轻人短时间内无法踏足宗师境界,而且有可能很快就会熄灭火光。

    现在,他感觉前后挨了两巴掌,有头颅上真正的剧痛感,也有心中的难堪之痛。

    孙川低吼了很长时间,终于平静下来,渐渐恢复,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这次颜面丢尽了,他居然当众跪在旧术领域新宗师的面前,没有比这更耻辱与丢人的事了。

    追悼会如期开始,有司仪主持,有条不紊的进行,但是各方的心态却都变了。

    新术领域的人全程阴沉着脸,沉默无比,今天的局面实在糟糕到了极点。

    在他们看来,这简直是当众“血祭”两位资深宗师,成全了这个时代最年轻的旧术宗师的璀璨威名。

    司仪主持,在那里回顾奥列沙一生的灿烂,在新术领域简直可以用“丰功伟绩”来形容,最后却是天妒英才,空难早逝。

    王煊面色平静,他认为,如果将最终谜底揭开的话,估计所有人都要炸!你们以为得悉了隐情,查到真凶是青木?“垂死老陈”正站在迷雾尽头,是他用剑活活将奥列沙砍死的!

    同时,他有些不敢恭维老陈的癖好,今天送的花圈是老陈用左手亲笔写的,死乞白赖要送老奥一程,连关琳都忍不住瞪了他几眼。

    人们排队上前瞻仰遗容,有人还鞠躬了,但王煊只是低头看了两眼,不可能在这里折腰。

    奥列沙“安详”的躺在那里,身上蒙着白布。

    王煊觉得老奥真惨,被老陈剁死后,又被青木“做旧”,不用看都知道浑身焦黑,即便四周堆满鲜花,芬芳弥漫,可也难掩那股糊味儿。

    王煊几乎没停脚步,看一眼就走了。他现在身为宗师,五感敏锐,实在受不了老奥身上那股味儿。他觉得今天肯定不想吃烤肉之类的东西了,太膈应了。

    他发现,有许多人和他一样,看一眼就跑出来了。甚至有人都没进去,比如老陈的红颜知己——关姐。她人能来已经很给面子了,根本不想去看那截焦炭。

    王煊后悔,早知道就应该满足老陈的愿望,给他戴上人皮面具,让他亲自赶来给奥列沙送行,闻闻那股味儿,保准给陈命土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

    关琳与几位中年人站在一起,看起来像是多年的老友,虽然不适合在这里发出笑语,但看样子,他们相谈融洽。

    老吴熟络地走了过来,低声告诉王煊,那几个中年人来自新星,而且各自的背后是对新术较为支持的财阀。

    王煊一听就明白了,多半就是这里面有人施压,要让青木去抵命,被关琳给挡回去了!

    但现在看几人相谈甚欢,颇为和睦,根本没有针锋相对的意思,他只能感慨,有些交锋就是在谈笑间完成的。

    看得出关琳心情不错,预示着问题不大,都解决的差不多了。

    很快,很多人向王煊这里走来,全都在拉拢。旧术领域出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宗师,让不少人都动了心思。尤其是有能力去开辟那片“密地”的大组织,最为热情,都想请王煊去探险。

    王煊笑着应付,最后手里攥了一大把名片。

    追悼会结束后,有不少人便要直接离去。

    这时,新术领域的两名宗师脸色阴沉地都要滴出水来了,最后私下里找了过来,要与王煊换个地方真正切磋一场。

    很明显,他们不甘心,今天实在有些丢人,被一个新手压制,还跪在了地上,他们咽不下这口气。

    有部分人听到这则消息,立刻不想走了。

    依照王煊的性子,不想高调,在无法面对各种科技武器之前,安分的修行,稳步的增长实力才是王道。

    但是眼下他被推到风尖浪口上,并且最为关键的是关琳在对他点头,示意尽管去放手一搏。

    关姐多半和那几个中年人谈了什么,现在让他继续出手压制新术领域的人,他自然会配合。

    而且王煊想到这个身份马上就要被“冻结”了,近期都不会再用,也觉得无所谓了,趁此机会好好教育下新术领域的人,临走前给他们留下一段深刻的记忆。

    关于奥列沙的丧葬由孙川继续负责,他精神受损,暂时无法实战。

    周伟觉得自己虽然在精神层面受制,但真正的战力可以吊打刚踏足这个领域的新人。并且他已经看出,对方的精神力量虽强,却无法主动攻击人,没有学过相应的秘法。

    现在他要展开一场实战,重创这个年轻人,找回面子。

    不过,他并未大张旗鼓,只是想私下较量,赢了后再公布战果,没有想到消息走漏,一群人跟了下来。

    这是在郊外,地势开阔,适合激战。

    一大群人站在远处,安静的看着,没有人劝阻,也没有人出声,等待新旧两个领域的宗师大战。

    既然身份要冻结,马上回归真身了,王煊就没想着再低调,一旦出手,便动用凌厉的绝学。

    他一步迈出,整个人贴着地面凌空飞起,想着一条蛟蛇化龙,驾驭仙雾,杀向对手!

    此时,在他身边确实带着一层淡淡的薄雾,真的宛若龙冲霄汉,要强势搏杀敌人。

    “蛇鹤八散手!”钟诚低呼,顿时想到老王讲的那些话,不敢眨眼睛,仔细地盯着看。

    钟晴身边那个老者更是如此,非常激动,紧张地关注这一战。

    两人愈发觉得,王宗师说的话蕴含妙理,现在付诸行动,真正展现了出来。他整个人飞起,凌空带着白雾,果然空明出世,十分飘渺,符合道教鼻祖张道陵归隐时的心态。

    此外,老王的目光很慑人,太璀璨了,这就是所谓蕴含在骨子中的无敌自信,含蓄内敛过后的爆发时刻吗?

    轰!

    半空中大爆炸,能量激荡,两个人激烈交手,不断冲撞向一起。

    钟晴身边的老者激动到发抖,道:“就是这样,最后关头,由空明自然的出世之姿,转变到爆发出惨烈煞气的攻击姿态,一念间完成,恐怖绝伦,这是蛇鹤八散手的最强真义!”

    半空中,两人瞬间激烈碰撞了数十次,噗的一声,周伟大口吐血,身子横飞出去。

    这时,王煊落地了。但紧接着他又追了出去,轰杀周伟,展开最后的决战。

    王煊在以周伟练手,领悟宗师意识,的确空明飘逸,而一旦爆发杀敌的煞气时,又相当的霸道与恐怖,符合他说的那些“要义”。

    钟诚直接看傻眼,他觉得自己悟了,很快就要练成蛇鹤八散手中的两式了。

    那位老者更是在现场演练,居然真的有所得,心有所悟,将其中一式推向较为高深的层次中。

    “天纵神资!”老者震撼,激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噗!

    周伟横飞出去,胸膛塌陷。最后关头,王煊虽然依旧空明,展现了宗师意识,但还是没忍住,来了个爆胸脚!

    众人哗然,无比吃惊,战斗这么快就结束了?王宗师远比他们想象的厉害,迅速而强势的击败老牌的资深宗师。

    “我悟了,我真的想通了其中的两式!”钟诚嘴唇发抖的叫着,也不怕他姐姐暴打他,在那里自语道:“这一刻,我依旧愿称他为王教祖,如果加个后缀……姐夫,似乎也很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