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沈梅棠 > 第八六章 窗外之人
    且说食罢晚饭,众人分头准备。

    逢着夜里戌时过半,天空晴湛,夜风清凉。

    那一轮伴着苍然西坠的落日而冉冉升起的明月,宛若金币一般悬上天空。夜色金紫交辉,点点星光闪动着璀璨的光芒!

    多么美丽的夜色啊,美丽得看着都觉得不真实!

    遥远的银河,天空中闪现,无数的灿烂星点闪烁其间,每一个灿烂的星点都是一个闪着光的巨大星球,日夜不停的运转!

    每一个灿烂的光点,都俯瞰着地面上的一座城池,在悠长岁月的长河之中,数以百年、千年遥遥相对,与其相较,人类是有多么的渺小,宛若沧海一粟。

    其上更有智慧的生命存在,人类更觉可怜,原本倾尽一生学得不多的知识,更是如紧攥在手中的沙,越是攥得紧,越是在指缝间流失得快,怎及那缄口不言、无所不能的上帝的智慧的万万分之一。

    ......

    “梅棠,你在出神的看什么?”珍珠走上前轻声的问道。

    “嗯。”沈梅棠点头道,“看看夜景。”

    一个很宽敞的方方正正的二进院落里,布局合理、紧凑,碧绿的树荫掩映着深灰色的屋瓦,大小门楼,结实的石墩儿,古香古色。

    沈梅棠转回身来,中间三间的正房以及两侧的厢房之内,都燃着蜡烛,照得通亮。

    “二妹妹,快进去歇息吧!”

    齐安平从正房中快步走出来道:“我这就去前院看看,舅父可能就要过来了,稍后,我们住中间正房内,左、右两侧的厢房你们几个住,任伯他们住在前院。”

    “有劳表兄。”

    沈梅棠言罢,转身走向左侧的厢房,珍珠紧随其后。

    瞪眼看着齐安平的身影走向了前院,珍珠咕哝道:“齐安平发什么神经?对卷昊一点也不客气!当着众多人的面儿,说卷昊不请自来?我听着怎那么别扭呢!”

    “珍珠,估摸着爹爹交待罢府中事,尽快就赶过来了。”沈梅棠道,“稍刻,见到卷昊还得问问明日出行安排之事,我觉得分开走会更妥帖些。让姐姐与梅霞先走,哪怕早到一会儿在门外候着,也比晚到强得多。”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

    珍珠点头道:“昨晚上听舅父说了,今儿复试,出北城门外行出二十里远,有一座天子行宫,其名为‘云锦宫’。当今天子闫景灏恰在此处避暑,又有各宫的嫔妃前往,选太子妃之事便定在了此处。”

    “还需与众多前往的人群避让开,还需问得卷昊这二十里的路况情形,做到心中有数,绝对不可大意。”沈梅棠道。

    “梅棠,你我心中都要有数,更要有个心理准备。”

    珍珠肯定道:“此次,选太子妃之事有天子与众宫的嫔妃做主,必然是一锤定音,接下来还有一场复试,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而那胡大恶人必然要出手的,其见不得光的下三滥手段多得是,我们在明处,其躲在暗处,我们的一举一动他看得清楚,而我们却不知道其躲藏在何处?欲使出何种阴损之招?必要有充足的准备!”

    “嗯。”沈梅棠牙关紧咬点头道,“书院里,我们虽不是武生,但也随着师傅多多少少的学了些武术,不必过于紧张,光天化日之下,那恶人必是不敢过于放肆。”

    两人站在门口处正低声说着话,忽闻得一阵脚步声顺着前院而来,沈梅棠道:“我爹过来了。”

    不一时,沈长清在前,身后随着任伯、齐安平还有卷昊快步而来。

    “爹。”沈梅棠迎上前道。

    “舅父。”珍珠道。

    “棠儿,珍珠,怎还没有歇息?时辰不早了,明天还得起早。”沈长清道,“快去歇息吧!”

    不待沈梅棠、珍珠应声,沈长清几人快步行入正房之内,似乎是在商议着事情,沈梅棠与珍珠转身入得厢房之内。

    小丫鬟灰兰跟玳瑁忙里忙外的,早就把床榻铺好,这会儿,正准备着明早上欲穿的衣裳、欲用的东西,两人不停地忙活着。

    这一会儿,看见二小姐跟珍珠姑娘入得房中,忙上前帮其换上睡觉时所穿着的衣裳,沈梅棠觉得有些个口渴,灰兰又稍稍沏了一壶淡茶。

    珍珠站在窗口前,往正房中仔细地观瞧着,见室内人影晃动,知道舅父几人正在商议明日出行之事,以手指抓了抓头皮,然后,转身道:“梅棠,屋里有点闷,我在门口吹吹风,不远走。”

    不等沈梅棠应声,珍珠推门而出。

    沈梅棠知道珍珠的急性子,准是急得奔正房的窗口下,去窃听爹爹几人在说什么话。

    果不其然,透过窗子,清晰可见珍珠跟个猫儿一般,高抬腿,轻落足的行至正房的窗口下,支棱起耳朵,听着什么。

    也是合着都是自家人,心里边知道即便被发现也没有什么,遂明目张胆的趴在窗台上,将窗子扒开一条小缝往里面张望着......

    不多一时,见卷昊从室内而出,目视前方,口中吹着口哨向前院走去。

    不言而喻。

    卷昊的耳力、眼力岂能发现不了这窗外之人?直接走了出来,珍珠急忙在后面追上去,两人一前一后的奔着前院而去。

    沈梅棠将半开着的窗子合上,转身躺在榻上,刚想歇息,忽闻得齐安平的声音:“二妹妹,睡了吗?”

    沈梅棠起身欲前去开门,小丫鬟灰兰上前拦住沈梅棠,低声道:“二小姐,快歇息一会吧,有珍珠姑娘在院子里呢,安平公子有话自然会跟她说的。”

    忽闻得金枝的声音:“安平公子,大小姐有话问你,关于明日出行安排之事。”

    “啊,快点歇息吧!”齐安平走到院中央道,“出行的事,都安排好了,不用大小姐惦心,明早打扮好便是。”

    “那你不知道妹妹也歇息了吗?”沈梅娇站在窗口内娇声道,“冷不丁换了地方,还睡不着了。”

    “呃,是啊,”齐安平边往正房走说道,“我只是问了一声,二妹妹睡了没有?也没说的别的啊,是不是?睡不着,就使劲地睡啊,别怕睡过了站,明早上,我准敲门叫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