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修仙从磕头开始 > 第16章:武祖秘藏
     回到清水阁的方世玉,左思右想,他想逃离这是非之地,一开局眯眯眼老头儿就说要废他经脉逐他下山。这才过了几天,方世玉就感觉有些东西发生了变化,至于什么变化,身处在青云山上的方世玉自然不知。

    此时天下五国,周遭妖蛮,都收到了江湖上的一个“隐秘”信息,方烈祖上乃是当年横扫天下的抱丹无敌方行。传说中方行留下了一个秘藏,其中有抱丹武法,有绝世珍宝,还有突破元婴的法门。

    此消息一出,江湖风云骤起,有人说方家宝藏必须要方家直系血脉才能开启,又有人说宝藏开启的时间乃是九年后的九星连珠之日。九门针对此做了研究,发现此事并非空穴来风,三千年前,方行消失的时候正是九星横空的异象。

    真真假假的消息一经放出,顿时就没有那么多人想直接弄死方世玉了。对于暗中隐藏的人来说,活着的方世玉比死去的更有用。

     近些日子江湖上还突然间冒出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武帮,这些武帮的帮主都是武师之境,他们以铁血手腕迅速整合了原本江湖上的凡俗势力,并成立了一个武盟。武盟的宗旨也很简单,找到武祖遗藏,保护武祖遗脉。

     前些日子,五盟还向青云门递交了帖子,若方世玉死,那青云上下但凡有一个金丹之下的人出门,那就等着被暗杀吧。

     天下九门,掌控天下数万年,哪里不知道这武盟的底细,方烈倒是死得轰轰烈烈,他麾下的三千铁血骑却成了祸害。这三千铁血骑,其中又不知隐藏了多少武师,方世玉活着他们多多少少有些顾忌,若方世玉死了,这些人多半会化作人间恶狼。

     天下九门金丹是不少,可是金丹也需要修行,也需要镇压天下五国,周遭妖蛮。而金丹之下面对高段武师,除开少数天才精锐修士,其余就跟黄花菜差不多。

     所以无论是宝藏的缘故,还是武盟潜在的压力,方世玉现目前的生死危机算是解除了,别的不说,青云门高层就达成了一致,全力保障方世玉的安全。

    而在距离青云门不足百里的一座小城中,此时一架马车缓缓驶入城中,城门的士兵见马车上竖立起的“武”字旗杆,立马让道放行。这是武盟的镖车,武盟在横扫江湖凡俗势力后,也开始经营起了商业,毕竟自给自足的将军才是好将军。

    因为武盟中人大多数乃是军士,纪律严明,押镖这档生意很快就成了武盟最大的产业。“天下镖局”的招牌一出,许多商人纷纷拿着钱舔着脸贴了上去。这可比那些小宗小门的仙师们靠谱多了,以前那些修为不高,又故作高深的练气菜鸟们,哪里比得上这些铁血汉子。

    商人们都知道,银两不短他们,酒肉管饱,天下镖局的镖师们才不会管你运的是什么,他们只做生意,不做大爷,也从不平地起价,或者做强盗。

    这座小城别看小,但却靠着万重山脉,所谓靠山吃山,这里山货很多,南来北往的行商们在此建立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商行,商贸繁荣昌盛。

    武盟的人将镖压到目的地后,来到了一家酒楼,包下了一间包间,最好酒肉上满桌,喝酒吃肉,时不时的听二楼的说书人掰扯几句。

    “诸位,老朽今日就要说说那江湖隐秘。诸位可知,三千年前有一盖世凶人,此人传武法至天下,让我等这些凡夫俗子,也有与仙人一战的本事,天下武人奉之为武祖。三千年前,武祖乃是青云门掌门,仙武同修,一身武法至抱丹境,横扫天下金丹,许多人说,武祖必定能成为三万年来第一位白日飞升的大修士。

    但三千年前,九星横空之日,武祖消失。无人知晓他是飞升了,还是陷落在某处绝地?但是武祖抱丹无敌的威名以及他传武法的功德,却被天下人传唱。”

    “老倌儿,你说的这些俺们都知道,快,说说武祖秘藏的事情!”

     “咳咳,所谓天机不可泄露。”说书的小老儿装模作样。听书的人哪里不懂,纷纷从怀中掏出些铜钱碎银往台上掷去,小老儿见差不多了,砸吧砸吧嘴,抿一口茶润润嗓子继续说道。

     “话说三千年前,九星横空之日,武祖埋下秘藏,然后就不知所踪,根据典籍记载,九年后,又是三千年一遇的九星连珠,有人猜测,九星横空之日武祖秘藏出世之时....”

     有人听客说道:“那感情好啊,到时候我等一同前去,如是有那机缘,说不定能再度成为一个抱丹无敌,到时候谁他娘的管什么九门不九门。我辈武人,岂能甘居人下?这世间本该人人如龙,怎能由那些牛鼻子老道压榨众生?什么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看啊,这些人就是太自私。”

    “这位兄台还是少言为妙,天下终究是九门的天下!”

    有人劝诫。

    有人却不服:“胡说,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近来崛起的武盟大家怎么看?讲规矩,守法度,还免费传授武法,我觉得武盟才是这天下的未来。听说,这武盟和武祖还有些关系,近水楼台先得月,加入武盟说不定能入武祖秘藏......”

    此言一出一时间议论纷纷,当场就有人嚷嚷着要加入武盟。而隔壁包间武盟的人听了却笑了。

    一个糙汉子端起酒杯对一名浑身包裹黑袍的人说道:“军师,以前俺方卫除将主外谁也不服,现在俺服你。来,大家敬军师一杯,要不是军师说不定我等现在就成了九门刀下亡魂了。”

    一众武盟镖师纷纷敬酒劝言以表敬佩之情,那浑身包裹黑袍的人掀开头帽,露出一头紫色秀发,紫棕色的眼眸表明此人的身份,乃是一名身具妖蛮血脉的异人。这异人五官深邃,容颜俊美,若不是仔细分辨,还真看不出是男是女。

    “诸位将军不必多礼,我紫峰早些年若不是受将主大恩,如今早已是枯骨一堆。扩张的步伐可以缓一缓了,武盟越是庞大,就越是容易出问题。如今我等还能靠铁血骑的老人掌控,但到时候人多了,心思就杂了,再说如今将主已逝,铁血骑未必就是一条心。”

     方卫皱着浓眉大眼道:“军师所言甚是,所以我等需要少将军出面,只要有他在,铁血骑依然是无敌天下的铁军。”

     紫峰摇了摇头:“如今,江湖上盛传少将军身负打开武祖秘藏的血脉,若是现身武盟,我们又拿什么保证其安全?为今之计,少将军在青云门更为安全。我武盟声势越大,少将军的性命越无忧!”

    “那我等到此不是接少将军的吗?”

    有镖师问道。

     紫峰没有回话,突然包间的门被推开,一裹着黑袍的身材玲珑的女子走了近来,她掀开头巾与紫峰一样,一袭紫秀发,容颜妩媚。

     “当然不是接少将军的,我们的目标是暗中保护少将军!”

    方卫见此却是憨憨地笑道:“紫嫣夫人,快请上座。”

     紫嫣妩媚一笑,却是挨靠在紫峰身旁坐下,素手直接抓起一块牛肉仰头吞入腹中,丝毫没有女子的优雅可言。

    “老娘不是说过,我和方烈那死鬼没有关系吗!别在叫我夫人。”

    众军士嘿嘿笑着,也不多言。

     倒是紫峰转头说道:“你怎么在这儿?”

    紫嫣从一名军士手中夺过一坛酒,大口吞下,酒花洒落滴落中傲人地胸前,她满意的打了一个酒嗝:“啊,还是喝酒舒服。我的好哥哥,你一手策划了武盟,难道我就不能为方家做些什么吗?这些日子,我一直在看着少将军。”

     方卫一听双眼冒光:“如何,如何?”

     紫嫣眼神明媚:“他啊,和将主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

    紫峰来了兴趣。紫嫣咯咯笑着,将这些日子来方世玉在青云门中的所作所为一一道出,紫峰越听,眼神越亮。听完后,紫峰招呼一众军士:“看来,我等不必在此驻留了,少将军有少将军的活法。我等只要维持住武盟的基本盘,一切自有天定。”

     “你们,走吧,我继续看着这个小男人。还别说,比起方烈那不知风情的死鬼,这小男人更有味儿道。”

    紫嫣舔了舔娇艳的红唇。

    一众军士也不说话,别看这位看起来浪荡,可是其实力却是在场中最高的,武师六重巅峰的修为,已经快要触摸到武师后期的门槛。武师一旦突破七重以上,那就有一个质变,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百丈之内,武师同境无敌,可从金丹手下留得性命。

    至于紫峰,却是没有半分修为,这也是为何方卫会亲自护送紫峰来此的原因,紫峰一直是铁血骑的智囊。

    “我想见一见少将军!嫣妹可否帮我安排?”

    紫嫣眉头紧皱,她之所以能潜伏在青云门中,是靠着天赋以及一个合理的身份,而他哥哥若要进青云门,其难度不是一般的高。紫嫣看着紫峰不像说假的眼神,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她这个哥哥有时候更像弟弟,谁让他手无缚鸡之力呢!

    青云门,青云峰顶,青云上人捧着一封帖子,帖子血气冲霄,武者没有太多的手段,但是对于血气的应用却是远高于修真者。

     “武盟,方烈,这就是你的手段?可是你可曾知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当年我青云门何等的风光,武祖失踪真的带走了丹法吗?不见得...也好,天下乱些才好!”

    青云上人喃喃自语,他这一次没有眯着眼,而是目光深邃地看向远方,目之所及是青云三万年来积攒的基业,更远一些有一道青紫气运冲霄而起。青云上人顿时皱起眉头,他的眼睛再度眯了起来。

    “看来有些钉子得提前拔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