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13章 流沙
    左擎苍抬眼,“邹蕾蕾自杀未遂,被赶回家的方仲送医院了。”

    “严重吗?!”舒浔一惊。

    “文科生连静脉动脉都分不清楚,割腕成功率太低。”左擎苍扔下一句,就出了门。

    文科生舒浔眉头一皱,瞪了瞪他的背影。

    邹蕾蕾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醒来,她未受伤的左手被手铐无情地铐在病床铁架上。她的眼神无比空洞,丈夫方仲眼睛赤红地坐在一边,望着她,又是怜爱又是惋惜。

    得知消息后赶来的副局长陈洋智和支队长付晓翔怎么也不相信,病床上那个清秀窈窕的女人竟然是震惊全国的3.14灭门案的凶手。

    陆子骞那边,很多至关重要的证据也查到了。例如,夏晓彤乘坐的公交车站台附近摄像头拍到了14日19点38分她等公交和20点06分她飞奔回家的画面,确认了她的不在场证据;邹蕾蕾的车内方向盘上,验出了血迹反应,dna检测与黄文渊血迹相同;黄文渊微博小号的登陆ip与邹蕾蕾手机ip一样。

    邹蕾蕾从小生活在物质条件优渥的家庭,顺风顺水,骨子里清高自傲,用她自己的话形容,她极度理智,好像站在至高点俯瞰众生。她第一个男朋友家境贫寒,工作两年了,大学学费贷款还未还完。他们只交往了三个月,这个男的就以换个城市谋求更好发展为借口抛弃了还在上大学的她。蕾蕾每天对他写下诅咒,不知是因为巧合还是别的什么,这个男人去另外一个城市后过得犹如丧家之犬,欠债、父母疾病去世,被女朋友以怀孕为由逼婚,孩子长到三岁得了白血病,化验结果显示他根本不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只能离婚,目前不知所踪。

    后来,蕾蕾遇见了黄文渊,这个男人一开始就是奔着蕾蕾的家庭条件好去的,对她当然百般顺从,跟赞美国家制度一样赞美她,用尽全力讨好她。蕾蕾的虚荣心和控制欲得到了满足,并认为黄文渊虽然没什么大本事、家境也不好,但已经被她的魅力迷得神魂颠倒。骨子里,蕾蕾并没有多喜欢他,她贪恋的是他这种狗一样摇尾巴的态度。直到她发现黄文渊和夏晓彤长达数年的纠葛。

    和婉约窈窕的外表不同,邹蕾蕾是非常强势的,夏晓彤的挑衅换来的是邹蕾蕾当面的一顿刻薄臭骂和事后叫来几个男.性.朋友的一顿痛扁,夏晓彤再不敢公然挑衅,转而以弱势态度博得黄文渊的同情。为了监视黄文渊和夏晓彤,邹蕾蕾每天的“例行工作”就是破解和逼问黄文渊所有联系工具的密码,最后,黄文渊的扣扣、邮箱、微博甚至淘宝旺旺的密码都掌握在邹蕾蕾手里。

    黄文渊就像一把沙子,握得越紧,流得越快。最终,黄文渊受不了邹蕾蕾密集的监视,在一次419被发现后,向她坦白自己从来没喜欢过她。

    邹蕾蕾跟几年前一样,日日诅咒黄文渊遭到厄运。但事不遂人愿,通过翻看黄文渊的微博、说说、淘宝购物记录等等,蕾蕾发现他不但没有遭到厄运,还与夏晓彤你侬我侬,并且成功捕获富二代女翁玉的心。她每天一遍一遍地偷偷登陆黄文渊的各种联系工具,断环往复,不能自已,痛苦与失望交织,冰与火在体内缠斗。单位同事私下的嘲笑、相亲都遇极品男的遭遇让蕾蕾对命运的不公感到不可思议,一再的失意和不甘让她患上抑郁症,整夜不能安眠,头发一缕一缕地掉,发胖,生不如死,只有每天幻想穿着一件哈利波特的隐形衣去杀死黄文渊才能让她平静入睡,久而久之她发现,仿佛只有黄文渊遭到报应才能使她解脱,杀心由此萌发,她将此定义为“代替命运之神所下的惩罚”。

    一个在脑海中酝酿许久的谋杀计划就此诞生。

    邹蕾蕾的怒火,烧向玩弄多人感情的黄文渊,烧向什么都不如她,最后却得以跟黄文渊结婚的翁玉,烧向这夫妻俩不到一岁的女儿。

    在计划杀人全家的过程中,邹蕾蕾遇见了方仲。方仲虽说不是特别优秀,但心已疲劳并且一门心思计划杀人的邹蕾蕾没有拒绝他。方仲深爱着邹蕾蕾,渐渐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后来,蕾蕾向他坦白,自己有轻微抑郁症,目前吃药控制着。方仲没有因此嫌弃她,反而更加用心地照顾她。邹蕾蕾觉得,方仲就像一开始怀着一颗纯粹之心大胆去爱的自己,她不爱方仲,饱受精神折磨的她无心其它,只渴望解脱。

    在几次电击实验后,杀人计划终于被提上日程,邹蕾蕾的生活陷入了空前的绝望和新生的渴望——这是除了她之外没有人能理解的一种病态的心境。

    3月14日,邹蕾蕾看到翁玉的微博,知道时机来了。她带上所有的犯罪工具,踏上了复仇之路,就如同左擎苍和舒浔推断的那样。杀红了眼的她突发奇想,用一条私信引得夏晓彤前来,却没能杀害对方,只能先行从楼梯间下楼离开,驾车回家。

    沾了些许鲜血的手和鞋子没能瞒过听见开门声就急急跑过来迎接的方仲,蕾蕾向方仲坦白,自己杀了黄文渊一家人,觉得无比轻松。当晚,一向没吃安眠药就铁定睡不着的蕾蕾早早就睡了,方仲却一夜无眠。

    第二天,方仲和邹蕾蕾一起商定编造了不在场证据,他向公司自请出差,几天后便带着蕾蕾作案时穿着鞋子、衣服等等飞去外地,找了个空旷地烧了。

    方仲虽不理解蕾蕾为何纠结于往事不能自拔,但强烈的爱意使得他没有理智地只想帮她,只想她能好起来。每个人不一定会遇见一个深爱自己的人,更多时候,是我们不愿发现,也不愿承认,或许,爱情本来就是一种强迫症。

    如方仲所愿,邹蕾蕾的抑郁症奇迹般的好了,她不再吃抗抑郁药麦普替林和安眠药,睡得跟学生时代一样好,头发也不再一大把一大把地掉,还迅速地瘦了下来。她将鹭洲市警察的调查方向引向了跟黄文渊或者翁玉有矛盾的男人,相安无事地计划着自己的婚礼,直到左擎苍和舒浔参与办案。

    方仲被忽然带去问话那天,邹蕾蕾在家等他,一直等不到也联系不上,最后去他单位问了同事,听说他被几个人叫走了。邹蕾蕾忽然意识到,警察们可能察觉到了什么。她又看了一遍自己的剪报和网上关于案子的新闻,想起黄文渊临死前惊恐的表情和哀求的话语,那飞散的脑浆和血肉,再次体会了大仇得报的快.感,然后把刀刃架在自己手腕上深深划下。鲜血流淌中,她感觉到困倦和舒适。

    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仍然会选择杀戮,只要像黄文渊这样的人渣还活得幸福美满,她就会再次举起屠刀,杀,杀,杀!

    舒浔望着平躺着的邹蕾蕾,一直难以把她跟杀人凶手联系起来。人们一直试图把罪犯的犯罪动机跟人的普通欲.望联系在一起,比如金钱、爱情、仇恨等等,但每个谋杀者都有独特的心路历程,都有让他们必须走上这一步的内因。

    邹蕾蕾平静地向大家叙述自己的犯罪过程和原因,舒浔在一旁静静地听。犯罪心理学中,有个概念叫“犯罪心理的防御机制”。它是指人在无意识中,为了消除由心理冲突或挫折所引起的焦虑,维持和恢复心理平衡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方法。邹蕾蕾谋杀过程中,有一种将自己的行为合理化的防御机制,称为“文饰作用”,用似是而非的理由为自己的非法行为辩解,从而心安理得地去实施犯罪行为。文饰作用的实质在于免除自我谴责和抵御来自他人的谴责,维护个人的自尊。

    从医院回到酒店,舒浔和左擎苍站在同一个电梯里。舒浔忽然说,“一帆风顺的人生并非是好的人生,人只有多经历挫折,在逆境中抗争,才能拥有宠辱不惊的性格和坚韧的勇气。”

    左擎苍不知有没有想起那场辩论赛,此时只是漫不经心地答了句:“因人而异。”

    《“血色·情人节”灭门案告破,凶手邹某已被逮捕归案》

    震惊全国的鹭洲市3.14某小区灭门案今日告破,鹭洲警方及两位公安部调派刑侦专家经过40余天的不懈努力,将嫌疑人锁定为死者黄某的前女友邹某。据悉,邹某因感情受挫一直对黄某怀恨在心,筹备实施了此次惨无人道的谋杀案,当场杀死三人,其中一名为儿童。目前,疑犯邹某已被警方抓获,其丈夫方某因包庇罪一同落网。鹭洲市人民法院将尽快审理此案,并对该案件凶手严惩不贷。

    ——五一假期来临之前,一则新闻出现在鹭江公安的官方微博上,一个多月以来,不断在微博上质疑警方破案能力的网友纷纷转发。

    夏晓彤自然也看见了,她没有转,甚至把自已以前提到“l”的微博全部删除,也弃用了这个id。艾淼转发了这则新闻,没有只言片语,只留下一个“蜡烛”的表情,不知这只蜡烛为谁而点。

    小会议室里,参与破案的警察们坐在一起整理着提请公诉的各种材料。小薇看完报道,长叹了一口气,对舒浔说:“如果蕾蕾能想开点,放下她的恨意,就不会弄成今天这样了。”

    舒浔挑眉,想了好一会儿,最后也轻叹一声,“应该是……爱。”

    “因爱生恨,人之常情。”左擎苍低着头,分不清是自言自语还是在接舒浔的话头。

    “有个细节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方仲用的沐浴露和黄文渊的一模一样。”舒浔回忆着自己在蕾蕾的新家查看时,在浴室中看到的一个奇怪之处,“一个女人还能用什么方式来纪念和留恋男人呢?有时候,闭上眼睛时,一个相同的味道,就能在脑中形成一个关于那个男人的影子。”

    “舒老师,你难得这么感性哦……”小薇捂着嘴笑。

    “你们女人的心思是最难猜的。”陆子骞摇摇头,表示自己完全听不懂也不明白舒浔的意思。

    随着3.14案告破,鹭洲公安局双喜临门。第一喜,市局受到了省厅的通报表扬,负责案件侦查的重案一组一并受到嘉奖。第二喜,新大楼的搬迁工作全部结束,五一后全体干部职工就要迁入新大楼办公。

    局长刘孝程邀请左擎苍和舒浔一起参加揭牌仪式,两位专家回程日期定在明后天,左擎苍将回首都,舒浔则订了后天去雾桥的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