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14章 胡皎小表妹
    山城雾桥,四五月份的梅雨季节,大片的低云飘散在重山之间,绕山而辟的道路和桥梁仿佛隐在云雾之中,幻境一般美得不可名状。雾桥又是水晶之都,盛产水晶矿石,中国人爱玉石,西方人爱水晶,二者都被奉为辟邪之物。雾桥的低云,又有种说法是因为水晶磁力的吸引。

    舒浔回到雾桥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好材料和舒妈妈一起去40多公里外的雾桥第二监狱看望还在服刑的弟弟舒放。

    舒放小时候就有些许调皮,到了叛逆期更加难以管束,桀骜不驯,交了许多酒肉朋友,青春期无处释放的荷尔蒙飞溅,打架被送去派出所是家常便饭。舒浔的爸爸是雾桥师范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妈妈是当地高中的政治老师,出身于这样书香门第的两个孩子,一个如此优秀,一个如此败家,不知是不是命运的安排。

    服刑的舒放,是舒家之耻,又是舒家之爱。

    舒浔和妈妈在第二监狱一道门内登记并提供身份证明材料,把盖着公章的无犯罪记录和居委会证明交上去进行审查。舒浔想,如果左擎苍不指出弟弟的罪行,弟弟会不会被少判几年,或者根本可以不用坐牢。然而法不容私,舒浔马上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羞愧。如果舒放逃过此劫,今后可能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会见时间只有半小时。舒放被狱警带出来的时候,舒妈妈就开始掉泪。舒放理着短短的平头,好似未及时修头的和尚,他本来就长的俊秀,这种发型恰突出了五官。见着妈妈,他有些许激动,见着姐姐也一起来,惊讶之余,他眼中惊喜、羞愧、不甘、怨恨杂陈。

    这种情绪,恰说明他还没有改造好。舒浔冷着脸,默默听妈妈嘱咐舒放要注意增减衣物,劳动时要注意别受伤之类,全程一言不发。离开时,舒浔回头看了舒放一眼,他还坐在隔音玻璃后面,落寞又无助地望着她们的背影,两双极为相似的眼睛终于对视,舒浔的心软了下来,她看见他的口型,那分明是在叫“姐姐”。

    从监狱回到市区,母女俩随便吃了个饭,在舒爸爸单位附近的沃尔玛逛逛,买点东西回家。

    舒家原来住在这附近,因为离舒爸爸教书的地方近,舒放入狱后,就搬家了。舒浔逛到生鲜区,舒妈妈正在买鱼,一个又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哎哎,就是那个女的,看见没?我听说什么强j未遂,手机被抢,哼哼,独门独户的,有没有被强只有她自己知道……寡妇嘛,没准儿乐在其中。”

    舒浔转头一瞥,出声的是她爸爸单位有名的“大喇叭”叶蓓艳。叶蓓艳四十来岁,很瘦,脑袋本来就大,还留一头小卷发,加上一口龅牙,远远看去像一只螳螂。听说她年轻时长得还算不错,可是随着岁月摧残,逐渐人老珠黄。此时叶蓓艳指着一对母女,说得兴高采烈。

    舒浔从小早就对叶蓓艳的大名如雷贯耳,这人平日闲着没事就爱搬弄是非,谁家昨晚吵架,谁家遭了盗窃,谁家丈夫一夜未归,她比片警和居委会主任都熟,并且能自己添油加醋编出事件始末,可往往经不起考据。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她那副德行,听她的话总是得打二三折。

    一转身,叶蓓艳也看见了舒家母女,大喇叭认人总是犀利,一下子笑开了,打招呼,“那边是蔡老师和……小浔吧?听舒老师说小浔出国留学了,怎么,这是放假还是学成归国?”

    舒妈妈看上去一点也不想跟叶蓓艳多说话,点一点头,笑笑而已。可叶蓓艳向来话多,一下子就和同伴走过来,先是对舒家大为吹捧了一番,却刻意避开舒放,只说舒浔从小怎么优秀,怎么听话,既而锲而不舍地问:“小浔留学回国,在哪里高就?”

    “中刑大。”

    叶蓓艳夸张地大呼小叫了一番,舒妈妈买好一只鳜鱼,拉着舒浔离开的时候,就听叶蓓艳迫不及待地对同伴说:“别看她女儿有出息,她儿子是个杀人犯,在坐牢!你看这一家人,三个老师,一个劳改犯,也不知那个儿子是不是他们亲生的,说不定小时候被虐待,有了暴力倾向……”

    舒浔浑身一僵,眉头紧紧揪起。舒妈妈感觉到女儿的不悦,暗自拍了拍她的手,“谁背后没人议论?她的那些破事说出来可能比谁都难听。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我们是有教养的家庭。”

    舒浔点头,迎面遇见刚刚被叶蓓艳议论的那对母子,女儿大约十五六岁,白净可人,母亲是极普通的一个中年妇女,脸上有块淡淡的疤。

    “刚才叶阿姨说的什么未遂,是怎么回事?”等母女俩走远后,舒浔问。

    “不知道是她添油加醋还是真的,旁边那小区发生一起比较吓人的事。”舒妈妈回答,“说是大中午的,有人蒙面爬进一户人家,摸进卧室,想要强j女主人。还好她女儿也在家,进来救她,那个人就跑了,说是也丢了点东西。我不知道是不是刚才那对母女,叶蓓艳总是消息灵通。”

    大中午的入室行窃强j,有点反常。可这个消息毕竟是大家口耳相传,舒妈妈也是道听途说,并不十分可靠。舒浔没往心里去,只是觉得叶蓓艳刚才那句“寡妇嘛,没准儿乐在其中”太过刻薄,寡妇门前是非多。

    回家之后,舒浔问了爸爸舒鸿儒,才知道这事情是真的,就是案发时间被传错了,正确时间是“午夜”。

    虽然事发地里舒浔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很远,可舒鸿儒还是叮嘱一家人,外出和睡觉时门窗都要关紧,东西被偷了是小事,人受到伤害是天大的事。

    舒浔闲着也是闲着,试着给这起案件的罪犯做了个粗略的侧写——男、家贫、身高160-170之间、住在案发小区附近或工作在附近,有过盗窃前科。她把这些信息告诉爸爸,舒鸿儒赞许地拍了拍女儿的背,拿起电话,给雾桥公安局负责物证检验的胡皎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对他们破案起到一点帮助。

    胡皎是舒妈妈妹妹的女儿,也就是舒浔的表妹,舒浔只比胡皎大个几天,性格却截然不同。

    胡皎私下里告诉舒鸿儒,舒浔的分析差不多跟局里刑警的推断一样,可这起案件,却没有外面人传得那么简单。具体情况,她在破案前也不好跟别人说得太清楚,只模模糊糊告诉了舒鸿儒,其实罪犯已经作案三次了,前两次未遂。第一次是刚爬上去就被发现,第二次是进入了居民家中,被发现后马上逃跑。

    舒浔坐在沙发上静静想了一会儿,跟舒鸿儒说:“这么看来,罪犯的犯罪冲动非常强烈,可能会第四次作案。就是不知道他的目的究竟是偷窃还是……”

    舒鸿儒推了推眼镜,“你跟皎皎算半个同行,多给她出点主意。”

    舒浔听罢,进房间给胡皎打了个电话,晚上胡皎就蹦蹦跳跳来了,还提着两袋吃的,炸鸡块和炸鱿鱼圈。舒妈妈总形容这姐妹俩是“没头脑和不高兴”,胡皎就是那个“没头脑”,每天乐呵呵的,看上去傻乎乎,可非常讨人喜欢。

    “姐,这种案子哪里需要你出马。”胡皎开了罐啤酒,小口小口地喝,“过不了多久,那个小偷就会被抓住的。”

    “你们觉得他是个小偷?”舒浔刚洗完澡,头发凌乱披散着,几缕头发还不听话地乱翘。以前她长发时,洗完头来不及吹就跑出去找左擎苍,他就拿着吹风机耐心地给她吹,长指插.进她的头发里轻轻地揉,随着她用不同的洗发露,他的手也沾上不同的香味。可能当时被惯坏了,几年过去舒浔依旧不喜欢自己吹头发。她此时捏着个鱿鱼圈,慵懒地靠在沙发上,湿发就这么乱翘着贴在额头上、脸颊边,有种别样小韵味,“跟我说说具体什么情况。”

    胡皎还犹豫了一会儿,舒浔小踹了她一下,她才笑开,“好啦,我告诉你就是了!也就在不久前,4月23日,平宁区一个女的晚上回家刚开灯,就看见一个人从窗户钻进来,吓得大叫一声,那个人就跑了。4月27日,也在平宁区,一女的晚上被惊醒,觉得屋里有人,她比较冷静,没叫出来,还装睡。后来发现屋里真有人,这下她顶不住了,坐起来要跑,被那个人抓住,在她嘴上抹了一把,她挣扎不休,跑出去报警。第三起你知道的,发生在5月1日晚上。”

    犯人三次犯罪都未遂,第一次没有进屋,第二次进屋了,没有拿到财物,只抹了一下女主人的嘴,第三次强j未遂,还拿了点财物。犯罪不断升级,居然没能引起重视,可能是还没有引发流血事件,且盗窃财物也不多的缘故。

    “被害人都是什么样的女人?”舒浔找到了关键点。

    “三起案件中的受害人都是独居女子,有的是离异,最后那起案子的受害人是个寡妇。”

    “年龄?”

    “三四十岁左右。”

    舒浔面色一凛,“听着,这个罪犯不是普通小偷,一定要马上抓住他,阻止他再犯罪。我有预感,他下次犯罪一定不会‘未遂’,而且,手段将非常残忍变态。而且,他没有被抓住前,是不会停止犯罪的。”

    胡皎瞪大眼睛,一副惊弓之鸟状,“这这这……太严重了,我得去向领导汇报。可是,我无凭无据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重视起来。”

    “第一,他的作案对象是有选择性的,这种选择性不是为了盗窃方便,而是为了强j;第二,他的作案技巧低劣,三次都未遂,却仍不变换手法或者对象,说明他对这类犯罪有着执念和崇拜。第三,若只是单纯为了发.泄x欲,三次入室未免得不偿失,真那么喜欢女人,他可以选择嫖,可以选择年纪小且没有什么的抵抗力的小女孩,比如最后一起案件,被害人的女儿相对容易制服且比较吸引正常男人。可他没有选择女儿,反而选择母亲,说明他的兴趣点不在于x行为。普通强j犯实施犯罪是爱.欲,他恐怕是因为恨,对独居女人或者是这个年龄段女人的恨。”舒浔笃定地说。

    胡皎把舒浔的话记住了,回去就汇报给他们领导。但凡在一个位子坐久了,养成了一定的傲气后都不想接受别人的指点,何况胡皎还不能说这些推断是来自于表姐,只能说是她自己揣摩的,因此更加难以引起重视。胡皎也好郁闷。

    她的郁闷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仅仅四天后,舒浔的预感就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