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23章 一级警督
    “曲莉雅,女,26岁,湖霁人,mt公司职员,失踪至少100小时,即四天半。”左擎苍简洁地对值班民警说。

    “你是她的……”民警一边登记,一边指着左擎苍,目光不时瞥向他身后的舒浔,“丈夫?”

    “不是。”左擎苍让了个位置,介绍道,“舒浔,曲莉雅的朋友。”

    “朋友来报警?”民警有点不解,“她家人呢?”

    “她父母正在前来的火车上。”舒浔开口道。

    民警释然地点头,从电脑中调出曲莉雅的信息和照片,埋头记录着。左擎苍补充道,“她的丈夫就在本地,但不肯报警,理由是怀疑曲莉雅婚外恋,故意出走。我认为这个理由牵强而荒谬。”

    民警一愣,一脸“你算哪根葱”的嘲讽,“你认为?”

    “第一,失踪人被绑架、家人受到胁迫的可能。曲莉雅月薪7500,没有房贷,乘地铁和公交出行,达不到高收入人群的标准。假设绑匪将她绑架,不可能不提出赎金要求,那么他丈夫在被迫隐瞒此事的同时,应该是筹款。这一项,等你们查了他账户的资金流动和走访他的亲戚朋友就可得知。第二,因家庭矛盾、婚外情感离家出走的可能。和丈夫吵架,女人一气之下通常回到娘家或躲在亲近同性好友家中,却不至于完全失去联系,此项排除;婚外情出走,丈夫不可能忍气吞声,离婚必须双方签字,他找寻妻子的念头远比维护所谓面子更加强烈。是否婚外恋出走,调查曲莉雅账户在失踪前后的资金流动和开.房记录就可得知。第三,被家暴而住院的可能。这种可能最能另丈夫三缄其口,即不想让外人知道,又不敢让妻子的父母知道,当然,更不能报警。曲莉雅或者正在住院,或者被丈夫关在家中养伤,查了附近医院的住院记录和夫妻二人的医保卡消费记录就可得知。第四……”左擎苍停顿了一下,“曲莉雅已经遇害。”

    舒浔倒吸一口凉气,感觉被人砸了一颗雪球在头顶,脑袋一震的同时,是森森的寒冷。

    “哎哎,等等啊,你柯南看多了是吧,到这里来表演推理来了?你不要干扰我们的判断。”民警刚才虽然暗自惊叹左擎苍那一大段话的严密性和实用性,回过神来后又觉得自己才是专业人士,不能被这个人忽悠了,“你与曲莉雅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带着她的朋友来报案?你叫什么名字?”

    左擎苍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个对折的证件,在民警面前打开,又飞快地收回来,微笑道,“同行。”

    民警同志没有一目十行的功力,在刚才短短几秒中,他只看到这么几个字——左擎苍一级警督刑侦技术。

    民警尴尬地笑笑,又恢复正常,老半天,忽然语无伦次叫道:“你!你是左擎苍!那个左擎苍?!刑侦大那个?!”

    左擎苍似乎已经习惯了,颔首,看看手表,“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如果有消息,务必第一个通知我们。”

    民警同志点头如捣蒜。

    舒浔从派出所走出来时有片刻的轻松,觉得找到曲莉雅很有希望。可一想到左擎苍的第四种可能,心又忽然往下一沉。

    “对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舒浔瞥见派出所边上就有一家连锁酒店,刚才恍惚间又坐上了左擎苍的车,回神过来时他已经开出去五六百米了。

    “你猜。”

    舒浔一听,马上回嘴:“年纪轻轻就被授予一级警督的左擎苍教授难不成大半夜知法犯法?”

    “罪犯抓多了,也想体验一下当罪犯的感觉,这是人之常情。”左擎苍语气淡定地逗她。

    “随你。”舒浔小声不爽道。

    左擎苍不再逗她,安静地开车。

    又过了半个小时,舒浔忍不住问:“你到底要去哪儿?”

    “回家。”

    “喂!左擎苍!!”舒浔抓着安全带,气鼓鼓瞪他,像刚刚被捞起来的河豚。

    他开了右转向灯,车内挂着的平安符随着转弯轻轻摇动着,“我家附近有个不错的酒店,还提供夜宵。”

    “刚才派出所门口就有一个,那儿提供早餐。”

    “我想你离我近一点儿,至于早餐……如果不介意,明早我做给你吃。”左擎苍这一句,说得诱.惑又温柔。

    舒浔偷偷看了他一眼,他一本正经握着方向盘,可那有点红的耳朵是怎么回事?空调明明很冷。他说那句话的时候也会害羞?我的天!舒浔清了清嗓子,不屑道,“你在烹饪上的能力仅限于热热牛奶。”

    “……我会煎蛋了。”

    “恭喜你。”舒浔由衷地说。

    左擎苍冷哼一声。

    舒浔厨艺极好,在美国第一次做糖醋排骨,那个西班牙舍友差点把舌头给吞下去。此后每次同学聚会或者私人趴体,舒浔总得准备几个菜带去,这已经成为那一届学生关于中国菜的美好回忆。本科时没有机会展示厨艺,分手后去了美国,舒浔每每想起过去,对左擎苍没有吃过她做的食物这件事,总有那么点遗憾。要知道,她带着一颗憧憬之心幻想未来生活时,总有围着围裙做好一桌子美味等待左擎苍下班归来这样的温馨情节。

    左擎苍住在关雎区云鼎仕园,这个小区的整体条件不知道比曲莉雅那个小区好了多少倍,从外面看就有一种“我应该绑架这里住户来一夜暴富”,舒浔更加坚信了莉雅绝对不会被绑架这个推断。云鼎仕园附近,如他所说,有家国际连锁的双树大酒店。

    此时已临近午夜,在前台办理入住登记时,舒浔撑着下巴直犯困。

    “先生,您的证件?”虽然开的是一个单人间,但将他们一男一女同时前来,前台服务生礼貌地对左擎苍比了个“请”的手势。

    “我不住。”左擎苍勾勾唇角。

    “为了不让人误会,我不送你上去了。”左擎苍把房卡递给舒浔,已经有服务生周到地帮她拿着行李,“睡醒给我电话。”

    舒浔应了一声,转身上电梯。电梯门合上之前,她从慢慢变窄的门缝里看见左擎苍还站在那儿,正对着她,大厅人已不多,他格外醒目。

    绕着地球转了一圈,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第二天,舒浔醒来的时候,几乎忘记昨晚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到底有没有洗澡。看了看身上皱巴巴的睡衣,才依稀想起昨天连头发都没吹就这么一秒进入深睡眠。找出手机看了看,竟然快十点了。

    九点的时候,左擎苍发来个信息,内容是,他在楼下西餐厅等她。

    他大概会以为,她在上面梳妆打扮了将近一个小时。舒浔不是那种明知道别人在等她,还磨磨蹭蹭的人。她飞快起床,以最快的速度洗漱了一番,然后才想起得给他回个短信。

    “我刚起床……”

    一排省略号,居然有点撒娇的味道。

    然后,左擎苍也发了一行省略号回来。

    舒浔整理完头发下去时,还有点不好意思,强装若无其事,板着脸问:“吃过了吗?”

    竖起的报纸遮住了左擎苍的脸,他目不斜视地反问,“睡饱了?”

    看他那精神饱满的样子,不像是饿着肚子。舒浔干脆不答,要了份鸡汤小馄饨,自顾自吃。

    “知道该从哪儿查起吗?”左擎苍看完新闻,把报纸折好。

    “mt公司。”舒浔飞快地回答,“我觉得莉雅的老公不可信,所以他说的话不能当真。现在必须重新确认一下,莉雅究竟失踪了多少天。”

    “孺子可教。”左擎苍赞赏道。

    mt公司主营箱包,曲莉雅在信息部,负责的是网络推广,朝九晚五,上六天班,轮休两天。左擎苍的证件太好用了,大家都把他当便衣,自然不会确认舒浔的身份,他们很顺利地来到了信息部大办公室。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提供的信息让舒浔吃惊,莉雅忽然没来上班已经一星期了。

    怎么会这样呢,莉雅最后一次回消息前就已经失踪了?

    部门主管说:“莉雅13号没来上班,也没请假,我当她无故旷工。可14号她也没来,我让底下人打电话问她家里人,她家人说她不干了。我当时非常生气,莉雅平时表现一向不错,和其他人关系也还可以,说不干就不干,连辞职信也没有。说实话,我这几天冷静下来后,也觉得有点奇怪。我问了大家,没人跟她闹过矛盾,我猜想是她家里有什么事。”

    舒浔想起自己和莉雅最后一次联系是在15号,那天她问莉雅喜不喜欢那款香水,莉雅说很喜欢来着。“你们有没有听过莉雅说最近要去什么地方旅游,或者要去哪里走亲戚?”

    主管想了一下,“我们公司是有年假的,而且鼓励大家在合适的时候把年假几天用掉。莉雅如果利用年假去旅游,应该提前至少半个月向我汇报,公司有帮忙订机票和动车票的员工福利。”

    舒浔接着问,“她最近有没有什么怪异的行为,或者……有没有说点生活上的事?”

    大家都说,莉雅很少在公司说私事,大家只依稀记得他老公不是本地人,二人工作都比较忙,没时间顾家,暂时没有打算要孩子,有时她婆婆会来帮忙做点家务。

    仅此而已。

    舒浔在回去的路上自言自语道:“莉雅在学校人缘非常好,但人缘和死党是两码事,我看她并没有几个说得上话的朋友,她也并不是愿意把心事说出来的人,和大家都像是表面上的那种好朋友。”

    “每个人都有倾诉的欲.望,只是需求程度不同。”左擎苍言简意赅地总结。

    有的人把倾诉作为生活中一件必不可少的大事,不分场合逢人就开始以“我”开头滔滔不绝,好像倒垃圾一样把一肚子他认为的“苦水”倒出来,才能获得暂时的轻松。而有的人则把倾诉作为自我保护的大忌,永远藏着七分的真话,只挑可有可无的三分说。

    “下一步,必须弄清楚莉雅是在哪里失踪的。是在回去的路上,还是出走的路上,或者在她家里。”舒浔眯了眯眼,“我想去她家里看看。”

    “如果这真的是个刑事案件,相对以前那些案子,侦破过程比较简单。”左擎苍朝曲莉雅家方向开去,“她家确实是个突破口,只是,无论什么结果,希望你能保持冷静。”

    “我一向冷静。”舒浔闭目养神。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新朋友妖精的尾巴亲亲~~谢谢支持

    今天看到有亲说我的文案跟丁墨大人正在更新的设定很像

    我去看了丁大的文,啊!!很像哎~~可是让我放心的是,虽然都是破镜重圆,女猪主攻犯罪心理,可是内容完全不同,所以你们别拍我哦。丁大是我很喜欢的作者,看了她的新文我发现韩沉好帅哦~~

    看多我的文的妞都知道其实我擅长写欢乐猥琐文,这种正经文且还有推理的文我是第一次尝试,肯定有很多不足,还请大家包容。我也会尽量发挥出全力,不是说一定会写得多好,但是会认真写,让大家不失望,不会觉得“丫的v文白买了”~~~

    再次感谢大家的追文,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