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28章 瞳孔
    会煮牛奶还会煎蛋的左擎苍此时抱臂坐在长方形楠木餐桌旁,望着桌上的两菜一汤,表情很是复杂,夹杂着几分尴尬、几分欣慰、几分愉悦。舒浔推开厨房的推拉门,把最后一道清炒芦笋放在桌上,解下围裙,洗了洗手,坐在他对面。

    糖醋里脊、马兰头拌香干、清炒芦笋、粉丝鸡汤。这确实是一桌充满江南风味的家常菜,份量不多,恰够两个人吃,出现在几乎从来不开伙的左擎苍家里,显得太过温馨。左擎苍望着眼前的一碗白米饭,松软滚烫,还冒着热气。

    舒浔抬眼看了看他的表情,满意地扬扬嘴角,带着一点点小得意,为他装好一碗鸡汤,又夹了一块糖醋里脊,放在左擎苍的碗里。清澈的鸡汤上漂浮着几粒红色的枸杞,里脊棕红色的汤汁油亮酸甜,慢慢浸润了些许米饭,香气缓缓腾起,弥漫鼻间。

    糖醋里脊酸甜可口,外脆里嫩,油炸的表皮将鲜美的肉汁牢牢禁锢在里面,入口才与糖醋汁水混合在一起,醋的酸扫清了肉腥,甜甜的味道提升了原本的肉香。这本是江南一带最普通的下饭菜,舒浔做得十分地道。

    左擎苍将桌上菜色挨个儿尝了一遍,沉默着,忽然抬眼看住舒浔,眼中尽是温情。这样的左擎苍,恐怕只有舒浔一个人见过了。

    这是舒浔以前一直畅想直到今天才实现的事。

    她赌气出国念犯罪心理学,努力地学心理画像,看大量的案宗,还参与案件破获,利用女性特有的敏感观察着每一个凶案现场,揣摩凶手的背景和动机,挖掘他(她)潜意识想要表达或者完成的东西。起初,她把这项工作现象得太过简单,以为每一个凶案现场都破绽百出,每一具尸体都新鲜体面,后来,在横流的血水和熏天的尸臭中吐过百次后,她才理解这项工作的艰苦,也更加同情每一个不再能呼吸的身体。

    舒放坐牢后,她想赢,想要战胜左擎苍,让他为当年的高傲而羞愧,可最终真正让她感到愉悦的,竟然是做一顿美味的家常,坐在他的对面,为他盛一碗汤,看着他带着同样愉悦的神情品尝她的手艺。

    或许她一开始就错了吧,当年只是不甘心以一个非专业人士的身份站在他的身边,从心底里还是希望能和他并肩作战。

    “我去洗碗,你看看案件资料。”桌上的饭菜一扫而空,左擎苍按住舒浔收拾碗筷的手,用下巴指了一下沙发上那个沉沉的信封。

    舒浔不再坚持,任他并不怎么熟练地清洗着碗筷,自己坐在皮质沙发一端,抽出信封里的一叠文件,几张照片掉在地上,她看了一眼现场照片,就愣住了。

    尸体为男性,浑身.赤.裸,端正地被摆放在一张铺着白色床单的床中央,尸体双手交叠在胸前,腕部绑着一条绿色的丝带,松垮垮的打了个蝴蝶结,显然不是为了束缚。尸体看上去很新鲜,说明刚死不了多久就被发现了。从房间里的摆设来看,像是宾馆。

    再不堪的尸体舒浔都见过,之所以愣在那里,是因为这场景很是熟悉,她想起左擎苍在车上说的“几起悬案”。对,就是那几起悬案的现场,跟这起十分相似。

    舒浔以前在网上看到过某论坛的一个帖子,里面集合了各地网友诉说的发生在他们周边稀奇古怪的案子,其中有些可能是杜撰,还有一些确实是登记在册的悬案,其中一起就是“丝带系列杀人案”。“丝带系列杀人案”共有三个死者,全部为女性,死亡时间纵跨十余年。三个死者生活在同一个的城市,但互相不认识,死的时候都是浑身.赤.裸,双手交叠于胸口,十指交握呈祈祷状,恰好挡住两个乳.f,手腕上系一根丝带,被勒住脖子毙命前都发生过x关系,事后有被清洗过。尸体也是被端正地摆在旅馆床铺中间,床上都铺着白色的床单。

    明齐市发生的这起案件除了死者性别不同外,其他特征都与“丝带系列杀人案”相似,怪不得警察们打算取证后做并案调查。

    舒浔找出现场勘查报告和法医的验尸报告,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一页一页认真看,好像正在复习迎考的大学生。

    现场门窗紧闭,第一个发现尸体的是长久旅馆打扫卫生的保洁员,这个旅馆不在闹市区,价格比较实惠,平时生意不好不坏。据楼下前台的登记员讲,8月10日凌晨2点多,死者蔡迪一个人来开了一间钟点房,5个小时70元,先交纳押金200元。时间到了之后,也就是10日7点多,服务员见蔡迪还没下来办退房,就打电话到房间,想问问蔡迪要不要加时间,电话没有人接听,又打了两次,还是没人接。楼下服务员叫楼上的保洁员去看看房里还有没有人,保洁员敲了几下门,一直没回应,她以为房里的人已经走了,就拿备用钥匙打开门一看,差点吓死。

    旅馆的女员工没有人敢去动直挺挺躺着的蔡迪,几个胆大的也仅仅是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就跑,旅馆的老板是个男的,他为了确认蔡迪是装死还是真死,上去推了蔡迪好几下,还试探了鼻息等等,发现蔡迪真的死了,才报的警。警察来了之后,旅店老板和最初发现尸体的保洁员凭着记忆恢复了尸体一开始的样子给警察看。因为是旅馆,加上警察来之前服务员的围观,现场指纹、脚印等等非常多。

    这家小旅馆的管理并不是非常严格,为了防止员工偷钱,老板在前台正对收银台的地方安装了一个摄像头,当晚确实拍到了蔡迪一个人来开房的画面,之后来了什么人,前台负责登记的服务员告诉警察,大多来开钟点房的都不是为了睡觉,有的女的比较羞涩,都是男人先来开房,女的才进去的,还有一些做小姐的,会挨个儿房间打电话,有生意了才来,有的还戴着墨镜。对于这些人,前台是睁只眼闭只眼的。那晚来了好几个开房的男人,随后有几个女的跟了进来,前台见怪不怪,也不是很在意。登记服务员还偷偷地说,凌晨那段时间没什么生意,她又特别困,经常打盹,放钱抽屉的钥匙她塞在内衣里,打盹儿的时候,椅子堵着那个抽屉,只要不丢钱,老板是不会计较的。蔡迪进来后,有没有人跟进来,她迷迷糊糊的,记不清了。

    只是没想到,这个普普通通凌晨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

    “丝带系列杀人案”的案发现场,也都在这种疏于管理的小旅馆里,早些时候,有的旅馆连身份证登记都免去了,只在本子上登记了一下姓名和押金。

    蔡迪是被人用绳子勒死的,死亡时间确定为凌晨3点左右,也就是说,他开房之后没一会儿就被杀了。他的所有财物都没有丢失,凶手明显不是奔着劫财去的。血液检测的结果是,他喝了不少酒。房间内没有打斗的痕迹,浴室有水迹,蔡迪的衣物都脱在浴室里,可见蔡迪在洗澡时,被人勒住了脖子。

    他开房是为了等谁,这成为了破案的关键。

    这起案件之所以惊动了左擎苍,完全是因为蔡迪的死状和“丝带系列杀人案”死者一样。假设是同一个凶手所为,那么前面几个悬案就能昭雪。只是,凶手杀人忽然改变了性别,让人觉得很怪异。

    凶手摆弄尸体的行为不同于普通杀人犯处理尸体的方法,舒浔暗下决心,如果“丝带系列凶杀案”凶手就此现身,那么去会一会也好。

    左擎苍从厨房出来,端了两杯绿茶,见她身边散落着明齐市最近发生凶案的各种资料,开口问:“这起案件一看就知道不是丝带系列案真凶干的,我只想以此为借口去趟明齐,看一看丝带案的资料。你有兴趣吗?”

    “丝带系列凶杀案的第一起案子距今已过去十五年,凶手至今逍遥法外,真想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希望这次能把他抓到。”舒浔放下验尸报告,“所以,我想参与侦破。”

    “我很荣幸。”左擎苍微笑道。

    舒浔移开目光,“不知道是谁一开始凶狠地说,不愿意与我合作?”

    “我答应你,作为补偿,我以后不当面指出你推论的错处。”

    “你怎么知道我以后的推论会有错?”舒浔倔心一动,脱口而出。

    左擎苍却像安抚发怒的大猫一样,把手按在了她的发顶。

    舒浔别开头,顺手把他的手推开。就在这时,左擎苍左手一翻,握住了她的手腕,身体往她身上一压,她措不及防下意识后仰,反而给了他一个制服她的机会,不过几秒之间,她的双手就都被左擎苍握住按在沙发上,而他的整个上身都压在了她身上。他们的脸靠得很近,近到彼此的呼吸都可以感受到。

    他的深棕色的眼眸中流露几分她熟悉的眷恋,听说人遇见喜欢的东西,瞳孔会放大,反之则缩小,她瞪大眼,用力看了看,他深黑色的瞳孔慢慢放大,像夜晚的猫,虔诚又温柔地凝视着她。

    舒浔眨眨眼,他就快三十的人了,皮肤……还这么好!

    左擎苍的脸在舒浔眼前突然放大,还来不及躲,他的唇就准确地压在了她的唇上,强硬而坚决。舒浔觉得,自己真的又回到了原点,但不是所有原点都像左擎苍一样,这么多年,还在原地等着她回来。

    他吻得很凶,舒浔所有呼吸都好像被他掠夺了去,如同一场不留情面的龙卷风扫过原野,席卷一切。

    周围好似燃起熊熊大火,烧掉人残留的理智。火光化为温润的舌尖,游走于每一寸熟悉的故土,品尝如秋日般樱红的果实,群山柔软,大地娇滑,崇山峻岭间亦有羞怯的溪流,那里曾经有许多关于暧昧的回忆,让人脸红又心跳。

    强势的龙卷风随着渐渐恢复的理智而散去,临门一脚还未成功,左同志还需努力。

    “我出国读书之后,你交没交女朋友……”舒浔回酒店之前,多嘴地问了一句。

    左擎苍送她下楼,密闭的电梯里,他的声音低沉而有一种属于男人的磁性,“我回答什么,你愿意今晚留下?”

    “说什么我都不会答应你。”

    “既然如此,我拒绝回答。”电梯们开了,左擎苍颇为绅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作者有话要说:不能描写脖子以下的接触比能描写时难得多啊

    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thai童鞋~~~谢谢夸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