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34章 笨鸟先飞
    “石蜡、洋茉莉香醛、二丙二醇、硫酸钙、蛀书虫残骸……”左擎苍先一步在技术科拿到了微量成分分析,他一边重复念着分析报告中的部分微量成分名称,一边用左手食指叩击桌面,这是他脑子在飞速思考的习惯性动作。

    技术科将分析报告传给重案组的时候,左擎苍刚好回到办公室。

    欧予诺被祝茗妍的毒嘴一讽刺,都不敢把小酥肉拿出来。见左擎苍回来,他赶紧说:“教授,验尸报告出来了。”

    左擎苍很意味深长的目光将他和舒浔打量了一边,接过验尸报告,坐在一边安静地看。舒浔则打开笔记本,看到微量成分分析时,微微一怔。她是个文科生,除了那个“蛀书虫残骸”外,看到其他化学成分,为难地咬了咬下唇。她抬眼偷偷瞥了一下左擎苍,阴暗地腹诽,他一个人跑去技术科,是不是去打听这一堆化学成分到底是什么,好掩盖一下他在这方面的无知?

    但,舒浔错了,如果像开头介绍福尔摩斯那样,把左擎苍精通的东西也列一个表,那么化学也恰在这表格中。

    祝茗妍找了一圈,见左擎苍自己回来了,别提多欢喜。她悄悄站在他身边,像忠诚的卫士,如果他提出什么疑问,她也好第一时间解答。

    大家见怪不怪,也懒得调侃,倒是舒浔,总觉得屋内不太透气。

    验尸报告显示,杨玉婕的死因非常单一,仅为窒息死亡,死前虽发生过x关系,但y部没有撕裂伤,可见其发生关系时比较配合,另外还检测出了安全t的润滑液成分。除颈部淤血和眼睑、甲状腺等出血外,还有三四处皮肤淤青。

    “杨玉婕是在凶手的车里和他发生关系后被杀的。除此之外,这个案子仍有几个疑点。”左擎苍看完了验尸报告,没有提问,直接先发制人。

    “嗯嗯,在车里,我也想到了。”欧予诺听见左擎苍的推论和自己一致,有点兴奋地抢着说,“杨玉婕接到嫖客留下的信息后,去的那个别墅区几乎没有住人,她发现这种情况,可能转身就走。但她没有,凶手已经在车里等她,叫她上车,这样就不用再去哪里开个房间留下个人信息。死者身上没有留下特别多的伤痕,也没有特别严重的擦伤和新的瘀伤,可她被掐的时候不会挣扎吗?挣扎的时候手脚或者头就不会碰到什么东西吗?就算在床上,也会碰到床头、床角或者其他什么地方。唯一的解释,她处在一个空间不大但是四周都很柔软的地方,剧烈的挣扎,留下的伤痕也不多,更何况男女力气的差距导致她被掐了一会儿就已经失去抵抗的能力。这样的地方,只能是汽车后座。”

    “那不仅是一部汽车,恐怕还是一部价格至少在4、50万以上甚至更加昂贵的车。”舒浔紧跟其上,化学她不擅长,但心理学是她的强项,一定不能输,“假设杨玉婕发现别墅区其实了无人烟,而凶手邀请却她在一辆qq或者f0后座上发生关系,她可能会怀疑此人是否有能力出得起近7000元的嫖资。假设凶手开着一辆兰博基尼,她恐怕欣然而往,并且认为那十分有情趣。”

    “虽然你对车的理解非常幼稚,但这个方向是对的。”左擎苍虽然肯定了舒浔的观点,但还不忘小小地讽刺她一番,大概是因为看见舒浔又被欧予诺约走了,心理还是有点不平衡,原本做出的“不当面指出错处”承诺,已经被一股酸味冲刷得干干净净。

    “我哪里幼稚了?”舒浔不爽,不是说好不反驳她?

    “兰博基尼虽然价格昂贵,但其实并不适合……”左擎苍低头,斟酌了一下用词,继而看向舒浔,长睫微微颤动了一下,“……车.震。”

    说的你好像特别有这方面的经验似的!舒浔气急,瞪了他一眼。

    几个警察已经掩嘴偷笑起来,心想,嗯嗯,传言不错,他俩果真不合,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即使一公一母”啊。

    祝茗妍见他们两个针锋相对,有种自己被忽略了的失落感,想了想,赶紧问:“左教授,您刚才说的几个疑点,是……”

    左擎苍颔首,回到案件中,“第一,凶手清洗尸体的地点。显然,我们看到尸体的地方不是第一现场,车内没有清洗条件,凶手在什么地方清洗的尸体?在带着尸体进.出的过程中,难道不怕人看见,或者被附近某个摄像头拍到?第二,旧丝带。杨玉婕案已经和丝带系列案并案侦查,可这起案件中,凶手和以往相比有了一些改变。或许准备得比较仓促,或许像舒老师说的那样,他想干一次完美犯罪。无论意义何在,杨玉婕案中,他使用了珍藏已久的丝带。第三,他为什么选择郊区的那个小屋,又为什么知道那个地方有那样一个屋子?——前两个问题的答案,就藏在这份微量成分分析中。”

    舒浔心头一紧,他果然发现了重要的线索,而她竟然还是毫无头绪。

    “石蜡、洋茉莉香醛、二丙二醇、硫酸钙、蛀书虫残骸……”欧予诺一边念,一边摸着下巴。“丝带通常出现在较年轻的女性头上、衣物和其他装饰物上,但那都是以前了,现在哪个女的会用这个当装饰,肯定被人说土气。只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这条旧丝带会附着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都是个啥……”安海峡自言自语道。

    “第一个死者出现在十五年前,这条旧丝带作为凶手睹物思人的纪念品,被他珍藏了至少十五年。既然是珍藏,一不可能给别人佩戴,二不可能随处乱扔。”左擎苍早已理清思路,娓娓道来,“石蜡,常用来制作发胶,是一种不太健康的物质,会引起脱发,有些女性在特定场合为了保持发型,偶尔用一两次。丝带是被绑在清洗后的尸体上,不可能沾到杨玉婕头上的发胶,那么发胶很有可能来自之前佩戴过这条丝带的人,凶手的母亲、姐妹或者恋人。凶手怀念这个女人,在她死亡或者与他分离后保存了这条丝带。他将它折好,夹在书本中,久久没有拿出来。蛀书虫的尸体就是在这个时候沾在丝带某处。”

    祝茗妍听得入神,心里暗暗为左擎苍鼓掌,他保持一个很放松的姿势,虚望着远方,食指叩击着椅子扶手,英俊的侧脸那样近,又那样遥不可及。

    “洋茉莉香醛、二丙二醇。”左擎苍精准复述报告中的化学成分,“这些来自汽车香水。洋茉莉香醛大抵是一种香精,二丙二醇是高级汽车香水的一个标志物。我们都知道,普通或者廉价的汽车香水都用酒精作为香精的溶剂,但酒精对司机有点影响,所以好的汽车香水已经把溶剂换成了二丙二醇。这个知识点不是每个人都知道,我也仅仅听向我引荐汽车香水的服务员提到过一次。杀人前,凶手把丝带绑在汽车香水上假装成装饰品,或者,也表达他对这条丝带的尊重。于是,挥发出来的香水沾到了丝带上。这才是凶手在车上作案、用车运送尸体的决定性证据,光靠主观猜测,行不通。”

    舒浔白了他一眼,“我来猜测,你来找证据,这种方法未必行不通。”

    “我很愿意效劳。”左擎苍微笑回答。

    “硫酸钙呢?”祝茗妍作势猜测道,“硫酸钙的用途很多,水泥什么的,都有这个成分,难道凶手在别墅区找了个地方洗尸体?”

    欧予诺挠头,“风险太大了吧!”

    “硫酸钙是在尸体头发上检测到的,现场遗留的脚印里,也有这个成分。按舒老师的猜测……”左擎苍故意把“猜测”二字念得很重,“凶手是个搞艺术的人,音乐、美术、书法、文学、设计……他疯狂地向人们展示他对美与丑、生与死的艺术审美,一个对艺术仅仅是热爱的人干不出这样的事,也没有这样的创造力。就好像一个热爱侦探小说的人不一定真的能完成一次凶杀,而一个职业狙击手常常弹无虚发。从下手的对象、嫖资的高低、汽车香水的使用和汽车的价格上看,他生活水平很高,而且,这样成功的艺术家往往有自己的独立工作室。”

    凶案现场画面猛地撞进舒浔脑海,“难道他真的是搞美术的?”

    “硫酸钙还有几处用途,老师上课时需要使用的粉笔、美术教室的石膏像、装修时需要用到的油漆,都有硫酸钙的成分。他在生活中经常接触这样的东西,所以不管工作的地方有,连鞋底的灰尘、颗粒都含有硫酸钙成分。”左擎苍已经停止了思考,他靠在椅背上,环视屋里每一个人,双手交握着,放在自己的腹部,“尸体被运到凶手的工作室里,而很多艺术家为了创作,把工作室安置在僻静处,可以说是人迹罕至,根本不用担心被人撞见或者被监控拍到。在工作室里,尸体被清洗,这时,尸体的长发沾到了渣滓。”

    “前几起案件中,我们根本看不出他是个美术家!”安海峡又惊又喜,你说一个城市里能称得上是成功美术家的人有几个?凶手的范围一下子缩小了。

    “前几起案件他计划周密,蔡迪案刺激了他的神经,他认为蔡迪案的凶手侮辱了他的艺术格调,急着为自己正名。‘丝带案凶手又出现了’这个网络传言让许多女性和旅馆、宾馆有了防范意识,故技重施成功率很低。还有,以往的侦查手法受到客观条件限制,很多决定性证据被忽略了。杨玉婕案是个抓住他的好机会。”左擎苍信心满满地说,“他的职业不一定是‘美术家’,还有可能是一个从事与美术相关工作的人。比如,美术教师、美术工作室老板、设计师,从他的经济实力上看,他在那个领域里,可以算出类拔萃。另外……”左擎苍说完,看了看表,当大家以为他要说出什么决定性结论时,他皱皱眉,“已经过了午餐时间,可是,我不记得自己吃过午餐。”

    原来他把手放在腹部是因为——感觉到饿了!

    欧予诺终于战战兢兢捧出自己打包带回来的小酥肉,尴尬地说:“可能凉了,您……凑乎着尝尝!”

    大家不约而同把注意力放在祝茗妍身上,只听她带着感动和崇拜,说:“左教授为了破案废寝忘食,真是太让人敬佩了!”

    舒浔终于忍不住对欧予诺吐槽,“我建议,你以后还是笨鸟先飞比较好。”

    “反正我也吃饱了……”欧予诺无奈地揉揉肚子,“还是按照左教授说的范围查查嫌疑人去吧,工作量……也蛮大的哦。”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f童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