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39章 阳关道木桥
    晚上,在配合他做了两次之后,舒浔有点吃不消地跑进浴室躲着,苦着脸看着镜子中一脸潮.红、头发凌乱的自己,感觉他有用不完的精力,似乎要把这几年的分别都补起来似的。她冲了个凉,披着浴巾坐在马桶上,用手机刷微博,忽然看见一个博主写的关于“a型血摩羯男在x事上的孜孜不倦”,还没看完三分之一,左擎苍就开门进来,见她这副样子坐在马桶上玩手机,显然有些不解。

    “如果我没记错,你是a型血吧?”舒浔先发制人。

    “是。”左擎苍笃定道。

    舒浔挠了挠头发,认命地被左擎苍抱起来,放在了水池上。他眯着眼,轻轻吻着她的耳朵,望着镜子中的他们,用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说:“在浴室试试,或许更有意思。”

    可怕的鬼畜摩羯男!

    第二天,舒浔睡到十点才起床,左擎苍已经联系好租车行和diy陶器体验馆。舒浔昏沉沉的,有点呆呆地坐在床沿,看着背对自己坐着的高大男子,发了一会儿呆,才渡过了“起床呆滞期”。

    因为时间有限,他们去参观了省博物馆,舒浔对这些几千几百年前的东西非常感兴趣,但左擎苍只是走马观花。对,他只对那些和破案有关的东西感兴趣而已。当舒浔站在秘色瓷边欣赏着老祖宗精湛又令人不解的神技时,左擎苍却在另一个展厅,绕着一处明代刑具转了几圈,眼中居然还有赞赏。

    舒浔见他那个样子,心想,这家伙如果生在古代,成为著名捕快之余,可能会成为遗臭万年的酷吏,还是动不动就“大刑伺候”的那种。

    舒浔走到他身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引起他的注意,然后犀利指出:“你骨子里有暴力倾向!”

    “我很少跟人动手。”左擎苍用事实说话,走到一边看另一副刑具,阅读着玻璃柜边的说明,安静且充满学术气息的模样确实和“暴力”两个字扯不上关系,“除非谁对你无礼……比如,于良。”

    莉雅之死过去还不到一个月,她却好像离舒浔已经远去了几万年。女孩子在择偶时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能被一时的感情冲昏头脑。虽然爱情吸引人处就在于它让人毫无理智,但是毫无理智的爱情未必都带来皆大欢喜的结局。

    从博物馆出来之后,左擎苍和舒浔去了diy陶器体验馆,因为都是新手,不可能做太复杂的陶具,舒浔弄得满手是陶土,还是乐此不疲。

    她想起中,也有男女主一起制作陶器的情节,可惜天人两隔。舒浔偏头看了看一言不发专心为陶土造型的左擎苍,心中忽然有种失而复得的欣慰感。

    “你要做什么?”舒浔微笑着问。

    “不要打扰我。”左擎苍冷酷地回答。

    舒浔自讨没趣,冷哼一声,狠狠捏了一下转盘上的陶土,一个还没成形的杯子就这样被她弄坏了。这杯子本来想送给左擎苍的,现在不送了!舒浔想了半天,决定做一个碗,送给吃货欧予诺。

    不得不说,认真的男人总特别有魅力。左擎苍的性格决定了他对某一件事的专注度,比如,办案时不谈情说爱,做手工时不打情骂俏,刻板而正经,当然,在床上时你也别想跟他提别的任何事。

    忙活了好一阵子,左擎苍大功告成,舒浔看那造型,也有点像碗。左擎苍瞥了一眼她的作品,又瞧了瞧自己的,那种“心有灵犀”的眼神中还多了几分欣慰。

    “这下可以告诉我,你在做什么了吗?”舒浔耐心地问。

    “花盆。”左擎苍回答得很快,“你抱怨我家缺乏生气,建议我种一些植物,所以,我为你做了一个花盆。”

    舒浔有点惊讶,“为我?”

    “我说过,种植花草的工作,交给你负责。”

    舒浔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回帝都之后,他希望她住过去。舒浔挠了挠后脑勺,陷入了沉思。一方面,她在思考他们俩的进展速度问题,另一方面,他俩以后的生活问题。

    “你也做了一个花盆?”左擎苍为了确认他们是不是心有灵犀,特意询问道。

    “呃……”舒浔卡壳了一下,看了一下自己的作品,碗和花盆在外形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于是笃定地回答:“是的!”

    左擎苍探过身子,看了一眼,微皱着眉纠正道:“花盆底下应该有个透水孔——娅娅,你的生活经验同我相比还远远不足。”

    舒浔别过头去,当做没听见——我本来就不是要做花盆!

    他俩把弄好造型的两个“花盆”交给了工作室的服务生,因为明天就要回帝都,不可能等着花盆烧制、上色完毕,就写了联系地址,以后的工作就交给工作室完成,他们等着收快递就是了。

    左擎苍细心地为她打开车门,她坐进去之后,他倚在门边,淡淡地笑着,柔声问:“你想种什么?”

    “仙人球。”

    “很适合你。”

    “你认为我也是像你一样的工作狂,忙起来只能养活一个仙人球?”舒浔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抬头望着他。

    “不,你长得就像个仙人球。”左擎苍关了车门,绕到另外一边开车,刚发动车子就看见舒浔气鼓鼓瞪了他一眼。他扬了扬眉,解释道:“虽然握在手里很扎人,但我绝不放手。”

    舒浔自知说不过他,干脆沉默。其实心里还有点小甜。

    第二天,明齐刑侦支队参与办案的刑警都去了机场送机。要过安检口的时候,左擎苍忽然握住了舒浔的手,把她往自己怀里一拉,在大家都目瞪口呆时,他用一种平静的口气对安海峡说:“谢谢支队近几日的招待。再见。”

    欧予诺的嘴变成了大写的“o”,祝茗妍脸色由红变青,又由青变白,紧闭的双唇颤动着,似乎下一秒就要转身逃跑。安海峡愣了一会儿,佯装平静地笑道:“左教授公私分明,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再见!祝你们百年好合!”

    舒浔非常尴尬,如芒刺在背,左擎苍搂着她腰的手臂好像长满了荆棘,让她浑身难受。她真没想到左擎苍临走前会忽然放一个大招,高调地向大家宣布他们的关系。

    男人作为一种雄性动物,遇到喜欢的女人,占有欲和征服欲都特别强烈,恨不能向全世界宣布你属于他,最好谁都不再敢对你存在幻想。所以那种以“不想太高调”而在人前极力掩饰你和他关系的男人,不是只想把你当炮.友,就是已婚。

    之前为了在工作时不被私人情感左右,左擎苍在案子结束前,在支队刑警们面前一再保持着同舒浔的距离,如今凶手落网,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当然就是向众人表明——舒浔是我的女人。

    安海峡表示:早知道我就不给他们安排两间房了。

    祝茗妍则一直没再提起过左擎苍,有人说,左教授回去之后的第二天她眼眶有点红肿。

    这消息非同小可,从明齐刑侦支队传了出去——左擎苍竟然和舒浔是一对儿!

    陆子骞和小薇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都傻了,他们是亲眼见他俩针尖对麦芒、互相恨不能拍死对方的。陆子骞说:“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欢喜冤家’??”小薇很是赞同,“左教授和舒老师可能后来一起办案的时候萌发了那种感情……但是我真的想象不到他们在一起的样子,太太太不和谐了啊!!”

    恐怕只有胡皎一个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在她看来,左擎苍和舒浔旧情复燃是很正常的,她那个傻姐姐没看出来,她可是看得明明白白的,左擎苍多喜欢她姐姐哟。看来吃喜酒的日子近了,胡皎想,可以找借口买新衣服了哦耶!对此,刚刚成为她男朋友纪方珝表示鄙夷,不禁想,大老远追着她到雾桥定居,智商一再被拉低!

    这下好了,破镜重圆,有情人终成眷属。舒浔觉得自己这几年白费了,离开家那么久不说,破案时似乎真的比不上左擎苍,绕了一圈,回来又跟左擎苍在一起,而且竟然还对弟弟的事释怀了。

    也罢,看在左擎苍对自己情深的份上,就从了他吧!

    此后,人们都说刑侦界少了一个独来独往的左擎苍教授,多了一对传统刑侦技术和犯罪心理双保险的“夫妻档”。

    谁跟他是“夫妻档”?舒浔还是有点不甘,她的风格跟他全然不搭,他至今对自己的专业充满否定和怀疑,还有一点小心眼的竞争意识。将来,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还是要过她的独木桥。

    舒浔一边接各种案件练手,一边在刑侦大教犯罪心理分析实践课,因为刑侦大男学生多,她上课的内容又跟国际接轨,最重要的是,她年轻漂亮,所以去听她课的男生特别多。在刑侦大未来男刑警眼里,左擎苍教授严厉又难以亲近,舒浔老师虽然也不怎么爱笑,但那种冷艳的气质就是能把他们收得服服帖帖的呀!

    在男生们心目中,舒老师应该和一个阳光运动青年在一起,而左教授应该找一个娇小可爱型的小娇妻。

    一枚硬币都有两面,男生们都不知道他们心目中严厉刻板的左教授到了舒老师面前就化身巨型犬。

    哈哈哈~~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是过渡

    啊啊啊,下一章又有人要死啦啊啊啊

    不过这个案子比较简单~~哈哈

    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wllll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