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41章 无官一身轻
    早上发生在学校大礼堂的小爆炸案自然成为了刑侦大各个食堂热议的焦点——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治安学院的副院长被炸死了。”“是不是恐怖袭击啊,极端势力又不安分了?”“听说不是,爆炸不是很严重的,就死了一个人,其他人没怎么受伤的样子。”

    “谁死了呀?”“我听说是杨什么的,是个教授,四十来岁。”“治安学院的同学说,那个教授自己就是搞爆炸物研究的。”“是自杀吧?抑郁症什么的??”“那干嘛在大家面前炸死自己啊,拿条绳子上吊就是了。”

    很快,连电视台都来学校进行了采访。各界忽然把目光集中在刑侦大身上,很多人发帖或者微博宣称,他们想看看专门培养刑侦人才的综合大学如何给所有警察们上一堂破案课。

    对于此,刑侦大校方表示——毫无压力。你看看他们拥有多少位重量级专家,多少先进的设备,他们的大部分学生,都是将来的刑警。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争一口气,或者是为下一次招生打广告,刑侦大校长雷军翔笑一笑,对外宣布——“不需要警方参与办案,学校将在一周之内把始作俑者交给公安局。”

    于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专案组成立了,成员大多都是刑警们敬爱的导师。物证学专家梁子嵋是组长,另外还有舒浔、爆破专家尤义以及学生会主席司马雪。

    左擎苍居然没有参与办案,大家都很吃惊。

    不过也有人说,刑侦大有点太小题大做了。

    “为什么是我?”舒浔在办公室电脑上收到成立专案组通知时也觉得不可思议,她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左擎苍,“我也算是昨天布置会场的嫌疑人之一……虽然我没有动机。”

    左擎苍浏览着网上对刑侦大案件的评论,目不斜视,“你必须踏踏实实在各种案件中增长经验,在办案时限中承受巨大的压力,将来才有可能协助我。”

    “我协助你?”舒浔冷笑,用高跟鞋鞋尖将电源开关按掉,左擎苍面前的显示器“啪”一下就黑了。他转过头看着她,一脸无奈又带着点小宠。这种时候,舒浔认为自己应该坚决跟左擎苍划清界限,她下巴一抬,仗着自己站着而他坐着,居高临下望着他,“左教授是怕自己无法揪出幕后boss,在同事、学生面前丢脸,才把案子丢给我吧?”

    “这案子不难,如果我参与办案,可能今晚就已经水落石出了。但我认为这有利于加深你对各个同事的了解,所以把这个宝贵的机会让给你。”左擎苍伸手要搂过她的腰,她一躲,避开了,还瞪了他一眼。说实话,他就是爱死她这副别扭的样子。

    舒浔决定接下这个案子,但还是嘴硬地抬杠:“你怎么不趁机多了解了解你的同事们?”

    “我没兴趣了解别人。”左擎苍弯腰又开了电源,抬眼,从舒浔的脚踝顺着往上看,一直看到舒浔百褶裙的边缘,再往上就是一片阴影,他扬一下唇角,浮出一道笑纹,继而补充道:“只希望深入了解了解你。”

    舒浔转身就走,却一下子连耳朵都红了。

    自己不办案,说的倒是轻松。

    梁子嵋召集专案组成员开了个小会,分派了各自的任务。他自己会尽快弄出一份现场痕迹检验详尽报告,尤义自然负责爆炸物的分析,司马雪负责走访治安学院学生、教师,并到杨捷家里了解情况。梁子嵋对舒浔犯罪心理分析的重视度高于左擎苍,他让舒浔根据他们提供的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做出罪犯的心理画像。这点让舒浔感觉受宠若惊。

    “这个案子按照普通刑侦程序走,不难,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梁子嵋严肃地说,给大家吃了定心丸的同时,又给大家时限上的压力。

    舒浔回到办公室,翻看现有的资料。

    杨捷,男,四十四岁,现任治安学院副院长,基础化学科任导师,在爆炸物研究上颇有几分造诣,写了几篇论文都获了学术奖。他毕业于刑侦大,从本科一直到博士。二十五岁时和同班女同学林抒怀结婚,林抒怀目前在学校图书馆工作,女儿杨琼华在附中读初二。值得注意的是,前不久有个消息说人事调整后,他将升为院长,但不一定在治安学院。

    舒浔看着电脑,神游太虚,她在国外读书时导师说过令她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有些人是经不起深究的,一挖下去就如同锄头铲坏了下水道,涌出的污物让人作呕。

    仇杀?情杀?意外?

    舒浔焦急地等着详尽的调查报告,一晃已然天黑。

    法医那边的验尸报告出来了,杨捷的死因是爆炸热冲击,他倒地后全身剧烈燃烧,可现场没有发现汽油等易燃物质,法医判断,在炸弹内部有特殊的装置,含有助燃剂。尸体全身100%烧伤,面孔难辨,有挣扎状,可见死前经历过惊天的痛苦,但这种痛苦持续不了多久就毙命了。

    舒浔不忍地眯了眯眼睛,这种死法的确很惨很惨,尸体也非常难看,如果有人跟杨捷有仇,那么必定发生过不可调和的矛盾,就好像黄文渊全家被邹蕾蕾灭门,凶手心里对死者的恨是剧烈的,无法平息。

    仇恨越大,证明凶手跟死者关系越近。如果你不是心理变态,你不会无缘无故带着复仇的心异常残忍地去杀害一个跟你八竿子打不着的路人甲。

    设置炸弹的人知道表彰会的日期、时间和参加人员,甚至知道杨捷会作为代表发言,说不定连时间都计算好了。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除了会议筹备、布置人员,就是杨捷身边某个很亲近的人。

    嫌疑人范围大致如此,可以一一排查,令舒浔想不通的是,礼堂平时是不开放的,而那天布置会场的学生、老师不下二十个,始作俑者是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将爆炸物放在讲台底下的。

    舒浔接着往下看,法医发现杨捷肺部、胃部有些小毛病,大约是平时喝酒抽烟导致的。男人喝酒抽烟的很普遍,算不上什么大问题。让舒浔觉得是个爆.点的是,杨捷患有某种可传染的性病。

    这时,到治安学院跑了一天的司马雪回来了,顾不得坐,就嘚啵嘚说起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

    司马雪今年大三,来自左擎苍和舒浔所在的侦查学院侦查系,是系里为数不多女生之一,眉眼之间很有英气,可以想象她将来成为一名刑警时的英姿飒爽。这个女孩做事雷厉风行,自有一股霸气,在同学间威望也很高。

    司马雪浑厚的女中音回荡在空旷的办公室里,“杨老师人挺好,学生们说他上课虽不是特别有意思,但态度很严谨,私下也很亲切,对待他们比较和善。学院的其他老师说他为人很热情,没什么架子,觉得没什么人会和杨老师结仇。几个讲师都说自己以前的论文是他指导的,至今对他很是感激什么的。”

    照此来说,杨捷副院长人这么好,是谁特别针对他?舒浔点点头,一时没做评论。

    “几个老师给我看杨老师写过的论文,他们说杨老师对爆炸物特别有研究,拆弹技术且不用说,就连做炸弹都不在话下。我随便翻了翻他的论文,发现他一直在研究的那种添加助燃剂的炸弹跟昨天爆炸现场的那种十分相似。”司马雪滔滔不绝地说。

    舒浔看着满纸化学方程式和仪器图,有点眼花。

    “啊,左老师。”司马雪刚坐下,又忽然站起来打招呼。

    “辛苦了。”左擎苍走进来,也不知对谁说。他现在是“无官一身轻”。

    “你认识杨捷吗?”舒浔也不打招呼,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劈头盖脸就问。

    “认识。”左擎苍停下,站在原地回答。

    “他是什么样的人?”

    “不清楚。”左擎苍飞快地回答,再一次强调,“我从不花心思了解我不感兴趣的人。”

    舒浔不解,“你没有观察过他?”

    “在他不幸遇难之前,我同他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人脑需要不断运转才能保持活力,但我认为一个男人盯着另一个男人超过三十秒都是不太正常的。”左擎苍撇得很干净。

    “说起来我们刑侦学院和治安学院联系不是很多……”司马雪帮忙解释道。

    舒浔回想了一下司马雪问到的情况,又看了看不愿对杨捷为人发表任何看法的左擎苍,忽然舒了一口气,“我知道左教授你为什么不愿意参与这个案件了。”

    左擎苍眉心一松,微笑着,“为何?”

    “因为你认为我能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舒浔颇有自信地说,再一次显示了她在人情世故上的那一点聪慧,“我刚刚成为刑侦大的教师不久,对周围的人还没有固定的印象。其他老师却不同,谁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有个大概的印象,比如大家认为杨捷人好、为人亲切热情没有架子,认为你是破案机器,只要有案件一定挺身而出。我如同一块干海绵,能尽量吸收不同的观点和看法,无论好坏。”

    司马雪有点失望,托着下巴问:“这么说我的调查还不够全面?”

    “我相信那天布置会场的人员和进入过礼堂人员名单很快就会统计出来。”舒浔揉揉眼睛,和颜悦色地对司马雪说:“你先回宿舍吧,明天其他两位教授的分析报告也能赶出来了。”

    司马雪点点头,跑了一天,她也很累了,说了句再见,背上包就走出办公室。

    舒浔关了电脑,拎起自己的黑色miumiu小皮包,“清闲的左教授,麻烦你送我回家。”

    “哪个家?”左擎苍走上前,将在荷包里揣了很久,已经被他的体温捂得有些热了的一盒br酸奶放在舒浔手心。

    “我自己家。“舒浔强调道,学着他之前工作狂的样子,很严肃地说:“这个案子很重要,时间很紧,我不希望明天起不了床。”

    左擎苍听出她言语中的讽刺和报复,沉默了一会儿,盯住她,一字一顿地说:“谢谢夸奖。”

    他又赢了!舒浔别过头,气恼地撕开酸奶的封口,自顾自喝了一口,往前走了几步,见他没跟上来,就好奇地回头。

    就这么一回头,左擎苍一伸手,勾过她的脖子,温热的舌尖舔过她的唇角,低声在她耳边说:“吃独食是个不好的习惯……给我尝尝你的酸奶?”

    舒浔浑身僵硬,推开他,四周望了望,就怕有人经过时看到。她舔了舔唇边的酸奶,咬着下唇很不高兴地瞅他。

    结果却是,舒浔没能回自己家,硬是被左擎苍绑去了离学校十公里外的关雎区云鼎仕园,如她自己预言的,第二天还真有点起不了床。

    作者有话要说:左教授其实很会*

    真是个闷骚的大狗

    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毕竟是有操守的宋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