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42章 erynnyes
    无边落木萧萧下,入秋的帝都充满悲秋古诗中描述的萧瑟,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帝都更像里头描写的那样回味隽永,时不时的鸽哨中,连清晨竹扫把扫地留下整齐的灰尘痕迹,都仿佛化为金秋希望的田野。

    望着前方堵得跟停车场一样的路口,舒浔无语地并拢食指和中指按了按太阳穴,本该早起的她因为昨晚左擎苍无度索求贪睡了一会儿,就恰好碰上了上班的高峰期。刚才梁子嵋教授打来电话,说报告已经出来了,有突破性发现。无奈她被堵在这个路口已经半小时,总不能麻烦两位老教授把报告送过来吧?

    左擎苍见舒浔挂了电话就闷闷不乐,左手扶着方向盘,伸了右手过去,颇为亲昵地揉着她的后颈处。“杨捷的人际关系,是案子的另一个突破口。”

    “我知道。”他乐于帮自己按摩时常酸痛的颈椎,舒浔也乐于享受,她眯着眼睛假寐,语速很快,像是自言自语,“案件性质很清楚——凶手不是为了制造恐慌而搞一起爆炸案,爆炸纯粹为了杀人。既然他有能力安置炸弹,完全可以放置一个杀伤性更大的,就像你说的——礼堂横尸遍地。或者,他可以选择副校长主持时爆炸,这样一来轰动性更强。大家对杨捷的评价都是一致的,这一点不符合常理。人都是复杂而多面的,优缺点并存,或许大家顾及杨捷已死,不好说他什么不是,又或者大家同情他,不便说些什么。”

    “so,我想知道,除了让你深爱之外,你对我如何评价?”左擎苍岔开话题。

    “谁深爱你?”舒浔对他忽然岔开话题表示抗议,拒绝回答他的问题。见他不依不饶盯着自己,就好像一只巨型犬对一盘狗饼干虎视眈眈,她干脆转头看窗外。

    受挫了的左擎苍继续开车在车流中缓慢移动,一个小时后,两人终于到了学校。

    还好两人上午都没有课,否则舒浔不用眼神戳他三天不罢休。

    尤义教授对爆炸物残骸分析之后得出很惊人的结论。

    大家都知道,年初时,一些极端分子利用小型燃烧弹对人员密集的地方进行恐怖袭击,杨捷副院长带了手下一些学生对这种爆炸物进行了研究。这个爆炸物以水为助燃剂,原理是在爆炸同时让水分解成氢和氧,是一个小型的燃烧弹,杀伤力不强,但近距离引爆可以造成周围直径2—3米人员死亡或者重度烧伤。这个炸弹是死去的杨捷自己制作的,恰好和他最近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提到的爆炸物吻合,他做出这个东西不知是为了呼应论文还是给其他人提供排爆样本。

    凶手能接触到这种爆炸物样品,前提是他知道杨捷正在研究的课题、有实验室钥匙、知道样品密封库密码——杨捷带的几个学生?舒浔在杨捷手下学生名单上画了一个问号。

    痕迹检验的结果最终化为一个英文词——erynnyes。这个词出现在爆炸物残骸上,有人用激光刻在上面。通过字迹检验,这个词并不出自杨捷笔下。

    erynnyes——音译为厄里倪厄斯,是神话中的主复仇的三个女神的总称,分别是阿勒克图、墨纪拉和底西福涅,她们是黑夜的女儿,负责追捕并惩罚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无论罪人在哪里,她们都会跟着他,让罪人的良心受到痛苦的煎熬。只要世上还有罪恶,复仇三女神厄里倪厄斯就必定还存在。

    这果然是特别重大的突破性发现。

    同样作为爆炸物专家,尤义教授说,在那些极端组织的袭击中,没有一个恐怖分子使用的爆炸物上有这样的标识。他们的宗教信仰和袭击目的不在于复仇,而在于滥杀平民、制造骚乱、威胁.政.府,且复仇女神并不属于他们的宗教。

    这个词别有一番意义,凶手一定是杨捷身边某个经常接触的人,能轻易进入他的实验室甚至密封保存库,还能熟练操作里头的仪器、设备。

    从司马雪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大家对杨捷评价很不错,就算是他的竞争对手,也对他的人品和学术水平做了一番肯定。他的妻子、女儿和其他亲戚知道杨捷不幸遇难后非常痛苦,纷纷反映杨捷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他的朋友说杨捷非常注重男女关系的把握,从未发现或者听说他出轨、找失足妇女等等不良行为。

    左擎苍说得没错,杨捷真实的人际关系才是本案的突破点,大家似乎都没有说真话,或者,他们询问的人都不知道杨捷的真实面貌——一个被人以“复仇”之名杀害的人,他的人际关系绝对不一般。

    梁子嵋教授约来几个自己教过的搞刑侦技术学生,让他们对杨捷的电脑及网络上所有账号进行窥察。

    舒浔则带着司马雪去了杨捷的实验室。

    她之所以要亲自到实验室来,是因为杨捷带着的硕士、博士在开会前一天,都没有去过大礼堂帮忙布置会场,且互相都可以证明。于是她开始怀疑这起爆炸案的幕后黑手是不是不止一个人。

    国内外都有不少协同作案的例子,凶手们互相帮助,互相给对方做不在场证明,尤其在许多暴力凶杀案中,凶手都是一个犯罪团伙。

    实验室的钥匙只有三个人有,一个是死者杨捷,一个是杨捷的教学助理,讲师吴静,还有一个是杨捷特别器重的学生陈思扬博士。

    吴静是个长相普通的女人,个子不高,三十五岁左右,未婚,算是大龄剩女,成为杨捷的助教已经七年多了,看上去比较沉默寡言;陈思扬已婚,今年刚刚三十岁,高大帅气,看上去十分阳光,眼中好似总含着一种对生活的热情。他俩反差很大,一静一动,一高一矮的,并肩站着显得很不协调。

    那篇关于含助燃剂爆炸物的论文是由杨捷、吴静和陈思扬共同署名的。但吴静和陈思扬都否认自己知道密封库的密码,他们告诉舒浔,密封库的铁门由钥匙和密码锁组成,只有杨捷打得开,实验室的学生和老师没有人进过密封库,连里面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

    要来到密封库,就得先进实验室,拥有钥匙的这两个人,都是嫌疑犯。就算不是主谋,也是个帮凶。

    如今杨捷已经死了,要进密封库,只能等人来□□。

    实验室尽头是他们的办公桌,桌上放着一些书、笔记本和文具,另外还有一些私人用品。

    “我能打开看看吗?”舒浔指着几个抽屉问。

    大家都说“请便”。

    “你们的导师杨捷是个什么样的人?”舒浔一边开抽屉,一边看似不经意地随口问。

    陈思扬的回答大体跟大家说的一样,充满褒义和对杨捷人品的高度赞扬,吴静就显得木讷很多,沉默了很久才开口,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杨老师对大家是很不错的……”

    舒浔拿起一盒止疼片,“这是……?”

    吴静说,“是我的。”说罢,走过去,压低声音告诉舒浔,“我……经常痛经。”

    司马雪摆摆手,很好心地说:“痛经还是得去找个中医调养调养,我以前也痛经,后来我妈带我去找了一个老中医……”

    舒浔晃了晃瓶子,旋开止疼片的盖子,往里头看了一眼,发现里面的药形状不太一样,有大有小,颜色也不同,还有的是胶囊。舒浔对药理不熟,下意识又盖上盖子。调查时,所有不同寻常的东西都有可能对案子有帮助,她把药装进收集袋里,微笑问:“我拿回去看看,可以吗?”

    吴静明显吃了一惊,眉头紧皱,憋了很久,不情愿地点点头。

    “开会那天,吴老师也有去,对吧?”舒浔问。

    “有的。”吴静显得比刚才更低落,抬眼看了看舒浔,可能顾及着旁人,欲言又止。

    舒浔转身,用大家都能听到的音量对司马雪说:“看来是得找个开锁的,把密封库打开看看了。”司马雪点头称是。

    回办公室的路上,司马雪不解地问:“舒老师,要说熟悉那种爆炸品的人,除了学校里几个爆炸物专家外,也就只有他们俩了。连尤义教授都分析了一天,才弄清那种爆炸品的原理。无论什么类型的炸药,都需要一个触发点才能引爆。既然这种小燃烧弹是极端分子经常使用的,那么我推断要引爆它可能需要一个遥控器。开会那天,拥有实验室钥匙的吴静也在场,作为助教,她能够提前得知杨捷什么时候发言,所以在发言时按下遥控器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我有一点不明白,吴静和陈思扬都没有到礼堂布置过会场,他们想作案不太可能啊。”

    “实验室的门窗都没有被损坏的痕迹,说明从来没有遭到过盗窃。这个案子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凶手必定和拥有实验室钥匙的人有关。”舒浔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一个女声——“舒老师……”

    她俩回头一看,是吴静。

    “吴老师,有事吗?”舒浔明知故问道。

    “我有点私事想跟你说明一下。”吴静看了一眼司马雪,她马上识趣地回避了。见她走远,吴静走近舒浔,带着几分窘迫,小声说:“我想解释一下……那些止疼药的事。”

    舒浔愣了一下,她一开始以为吴静独自来找她,是要说杨捷的坏话。她清清嗓子,点头道:“好,这些药是怎么回事?”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椰蓉童鞋,谢谢你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