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43章 有染
    “我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吴静双手手指绞在一起,指关节都泛白了。她比舒浔矮很多,舒浔又穿着高跟鞋,远远看去,吴静就像一个找舒浔认错的学生。“我没什么自我保护意识……没经验……所以,吃了两三次事后药,就是那种紧急……紧急.避.孕.药。然后月事就很不正常,呃……还有……还有一些炎症。”说到这里,吴静的头垂得更加低了,这种事女人通常是不会往外说的,大概是因为舒浔拿走了她的药,她急了,怕事情被更多的人知道,才急匆匆过来解释。

    舒浔恍然,晃了晃药盒,里面传来清晰的沙沙声,“所以,这里面的药其实不是止疼药,而是治疗妇科炎症的?”

    “实验室工作挺杂的,又忙,我怕忘了吃药耽误病情,影响以后的生活,就把药带在身边。呃……希望舒老师不要说出去……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吴静垂头丧气地说。

    “原来如此。”舒浔诚恳地拍了拍吴静的肩膀,“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吴静惴惴不安地离开,形单影只走在铺满落叶的路上,显得楚楚可怜。

    妇科炎症……同是女性,对吴静的难言之隐,舒浔起了些恻隐之心,这些药究竟是不是治疗妇科炎症的,吴静毕竟是嫌疑人之一,她照样会公事公办拿去化验。办案时不能因为个人情感而放过丝毫细节,这就是左擎苍教会她的。

    这就是舒浔讨左擎苍喜欢的原因之一,在他的影响下,她总在不断成长。

    不过,舒浔是个说到做到的人,她没有在学校里托人化验,而是拜托爸爸舒鸿儒联系了医科大学药学的谢文东教授。谢教授那儿得出的结果让人咂舌——那些药很多都是抗生素,β-内酰胺酶抑制剂、大观霉素,是治疗一些性病的,比如淋病等等。并且,按照用药剂量来看,吃这些药的人,病十分严重,还会传染,这些病多由x生活不洁、交叉感染导致,许多失足妇女也患有那样的病症。另外,这些药中还混有紧急避.孕.药,谢教授说,把这种要当普通药来吃是十分愚蠢的,最终会导致不孕不育。

    看上去沉默寡言的吴静竟然有严重的性病。要说未婚未育的吴静好歹也是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个人卫生知识不至于全然不知,为何还会……

    等等!

    杨捷也患有可传染的性病。

    舒浔觉得全身的血往脑门上一冲,不知左擎苍每次洞悉真相时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觉。

    虽然没有什么直接证据,但舒浔还是大胆假设——杨捷和吴静,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这边,舒浔还未将这个发现告诉梁子嵋,梁子嵋那边就有了更惊人的发现。他的学生们通过对杨捷电脑浏览记录的恢复和一些id密码的破解,发现杨捷在一些黄.色.网站有好几个id,并在淘宝上购买了很多不堪入目的邪恶工具。杨捷经常用那几个id在网站上发不堪入目的帖子,里面的内容为大量不.雅图片,脸部打了马赛克,口味之重,尺度之大,让人瞠目结舌。那些不.雅图片的女主角不知道是谁,男主角从身形上看,很像他自己。

    对此,司马雪露出震惊又作呕的表情,大呼——“这怎么可能!”

    梁子嵋和尤义两个老教授的老脸都挂不住了,看了几张图片,气得浑身发抖,直说自己看错了杨捷。

    望着电脑里几百张不.雅.图片,在脸颊爆红的同时,舒浔只感觉,一些人确实是经不起深入挖掘的。

    不知道这些照片的原件被杨捷藏在了什么地方,舒浔看了一些,发现有些照片的背景是一模一样的,来自同一个房间.白色的墙壁和铁架子,间或还露出一些保险箱一角,与普通房间不同的是,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另外一些照片好似来自普通房间,窗户上挂着素净的窗帘,床单虽然很凌乱,但看得出来很家居,不像千篇一律的宾馆。照片女主角从身形上看,舒浔算了算,几百张照片中至少出现了五个不同的女人。从内容上看,有些像是被强迫,而有些比较配合,甚至有的还一次性出现了两个女人。

    不大不小一个爆炸案,竟然还牵出刑侦大教授的x照门。

    尤义还有还原爆炸物形态的工作,先走一步,留下梁子嵋、司马雪和舒浔一张一张看着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

    照片是不宜久观的,舒浔毕竟年轻,看了一会儿就面红耳赤,一些稍微正常点的让她越看越眼熟,似乎自己和左擎苍也用同样的姿势。

    左擎苍卧室有一面全身镜,他特别喜欢抱着她在全身镜前,因此他俩的样子她总能从镜子中看见,那简直就是自己在看自己的现场直播。舒浔觉得自己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赶紧闭上眼睛,可一闭眼,更多自己和左擎苍的画面就好像放烟花一样在脑海中爆开,舒浔忽然理解了为什么一些定性不够的青少年会在观看了不良视频后急不可耐就要找人发泄一番。

    猛然间抬头,看到梁子嵋教授尽管暴跳如雷,却还是苦哈哈地对照片中的细节部分做归类分析,她忽然觉得很滑稽——自己居然会和一个老教授一起观看一大堆不.雅图片。

    这种苦差事一个人干太没意思,舒浔到洗手间洗了把脸,平静了好一会儿,回来挑了几张口味最重照片打包了发到左擎苍的邮箱。

    “收邮件。”她传了条信息过去。

    不一会儿,左擎苍那边回了条消息——

    “办案之余,你还有如此闲情逸致。姿势不错,今晚试试?”

    试你个头啊试!舒浔回:“我这里还有几百张,想看的话,到专案组办公室来。”

    “我还有一节课。回见。”

    舒浔看了看钟,此时下午第四节课铃声恰好响起。

    由此看来,凶手杀害杨捷的动机百分之九十就在于这些照片。吴静是这些女主角之一吗?这么个玩法,很难不得性病啊……

    梁子嵋接了个电话,挂了之后非常鄙夷地说:“杨捷的开.房记录很正常,一般都是出差或者学术会议才到宾馆进行登记。可见哪,他干这些事的时候从来不去宾馆或者酒店,非常掩人耳目,不愧是资深搞刑侦的,这方面真是谨慎。”

    妻子眼中的好丈夫,女儿眼中的好爸爸——呵呵,一时间,杨捷本来衣冠楚楚的形象一下子变得等同于衣冠禽兽。

    “这些照片的背景像是普通居民家或者……某个密闭的房间。杨捷或许同这些女性约好,到她们家中或者让她们到自己的‘秘密基地’里。可以看出,在密闭房间里的照片,女主角多半不情愿或者已经无反抗能力,而在普通卧室中,女主角们相对比较配合。这些女性可能在密闭房间内受到了杨捷的威胁、强.暴,又被拍下这些照片,之后不得不顺从了杨捷。”舒浔背对着屏幕,有条理地分析道:“那个‘秘密基地’——看起来很像实验室里的密封库,虽然我没能进去。”

    “你说得对,我也认为那个房间很像密封库。”梁子嵋笑道,“别忘了,我们搞痕检的,也有密封库,学校的配备差不多一样,我多看几眼,就认出来了。”

    “听说,那个密封库只有杨捷一个人有密码。”舒浔把今天去实验室的事说了一遍。

    梁子嵋摘下老花镜,想了一会儿,“虽然只有杨捷才能打开密封库,但能进密封库的却不止他一个人。照片中的女主角都因为各种原因进了密封库,她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动机。”

    舒浔心里一些破碎的想法忽然被梁子嵋点醒,这么说来吴静的嫌疑更大了。她是爆炸物的研究人之一,十分清楚爆炸的范围和原理;她和杨捷患有一样的病,很有可能是互相传染的结果;她如果真的同杨捷有染,那必定也经历过从密封室胁迫到就范的过程,犯罪动机成立,她能被杨捷带进密封室发生关系,那么套出爆炸物存在什么位置,并不是难事。

    只是,吴静并没有参与布置会场。厄里倪厄斯,是复仇三女神的总称,它极有可能意味着,凶手是个两到三人的组合。

    舒浔支开了司马雪,把吴静患有性病的事告诉了梁子嵋,梁子嵋再次嗤之以鼻,并告诉舒浔,吴静的名声本就不是很好,有些传言说她流产过好几次。因为杨捷在外名声一直不错,大家根本没有想过他和吴静会有什么暧昧关系。

    说罢,梁子嵋在内部网调出前几年全校教师合影、运动会照片、旅游合照等,放大了仔细看了好一会儿说:“吴静小腿上有个烟头大的红斑,你看看这些不雅照——”他找到杨捷七、八年前在某网站发的帖子,指着其中几张说:“这上面的女主角就是吴静。”

    舒浔凑近一看,从身高和身形上看,确有几分相似,小腿上的一个红斑也跟吴静的生活照一模一样。

    吴静早在七八年前就和杨捷有染!

    舒浔想到吴静找自己坦白得了妇科病一事时的楚楚可怜,又看着一大堆照片上她被杨捷这样那样胁迫、玩.弄的样子,忽然觉得胃部被人狠狠一捶,痛心之余,还有一丝说不出的悲伤感。

    杨捷一死,弱女子们就彻底逃离了他给的羞辱和虐.待。他的死,说不定是众望所归。

    “八年前,杨捷还只是个副教授。”梁子嵋推了一下老花镜,“我觉得他这个年轻人很谦虚,很踏实。没想到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学生。厄里倪厄斯,复仇女神,唉!太傻了!我还是相信老祖宗说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梁子嵋叹了一口气,沉默了很久很久,才恢复公事公办的语调说:“小舒,吴静有重大的嫌疑,按你说的,复仇女神不止一人,接下来我们的侦查方向就是——谁将爆炸物放在了讲台下。”

    晃眼间,第四节课下课,门口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左擎苍提着黑色的公文包,屈起手指敲了敲办公室的门,礼貌地对梁子嵋点了点头,随即望向舒浔,眼中意味不明,只有舒浔看出那目光有点不怀好意。

    梁子嵋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对左擎苍说:“小舒非常聪明,案子快水落石出了。”

    左擎苍脸上露出自家孩子被老师夸奖后的欣慰。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snows520童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