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44章 恨铁不成钢
    天黑得越来越早,等吴静从发呆中回过神,发现实验室黑摸摸的,好像被蒙上了一层黑纱。她下意识地拉开抽屉想拿出止疼药的药盒,可抽屉深处空空如也,她这才想起,药盒早上时被舒浔拿走了。吴静眼中忽然盈满了泪光,双手握拳,狠狠摔上抽屉,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舒浔!舒浔!吴静忘不了第一次见到舒浔时的情景,那是开学后的例行教师大会,她老远就听见清脆悦耳又充满女人味的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回头一看,舒浔穿一件全白连衣裙,款款走过她身边,肩上粉色小包装饰的亮片反射着阳光,所过之处,似乎还余有一阵淡淡清香。这个女人并不让人惊艳,却自有一种淡定独特的美,与生俱来的气质让人见之忘俗。

    后来听说,她也毕业于刑侦大,而且还是左擎苍教授的未婚妻。

    她居然是那个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左擎苍的女人啊!

    在吴静看来,舒浔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她不禁阴暗地想,如果舒浔遇见杨捷,那会是怎么样一种惨状,是不是和她自己一样,被那个禽.兽骚扰、胁迫、强j,最后不得不顺从。杨捷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变.态.狂,喜欢各种不堪入目的玩法,以折磨女人为乐,还从来不做安全措施,以至于她落下严重的性病,几年来,每天在下.身的奇痒、恶臭中痛不欲生,每次独自到医院检查,都要承受医生鄙视和嘲笑的目光,吃事后避.孕.药跟吃钙片一样频繁,但还是流产过三次,三十岁时就已经被诊断出——再也无法生育!!

    每当想起杨捷,吴静就感觉到一阵窒息,好像马上就会死去。当年自己还是他的学生,觉得他和蔼可亲,甚至多次向自己的同学、朋友说起杨捷老师是如何风度翩翩、认真负责,不但在学习上给予她许多帮助,她感冒时还亲自带她去校医院看病,还提出让她考博,并成为他的助教。直到有一天,他借口带她看看实验室的器材,将她骗进了密封室。

    噩梦就那样开始。

    事后吴静想报警,正当犹豫时,杨捷给她看了几张照片,威胁她,如果敢告诉别人,他就把这些没有经过马赛克处理的照片全校分发,还要寄去她老家,给她的父母和亲友看个清楚。

    这个社会对女人的宽容度远远低于男人,尤其在这样的桃.色.事件里,男人总能在风波中置之度外,而女人却成为众矢之的。强j他人的男人一下子就被人忘了,而被人强j的女人到哪里都会引起一阵窃笑和指指点点,好像一切都是她们自己行为不端造成的、都是活该。

    哪个被侵犯的女人是活该呢?如果能反抗、能拒绝,哪个女人愿意被一个自己压根儿不喜欢的男人强行摁倒呢?

    当了二十多年老实人的吴静不敢想象自己那些照片被人看到会怎么样,她不敢面对父母、朋友,最终选择了沉默。随之而来的,就是杨捷更加疯狂的虐.行。

    杨捷的私下的行为是极端变.态且令人发指的,他的爱好奇特且毫无美感可言,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扭曲成这个样子,表面却还是一副谦谦君子的老好人形象,以至于每个人都对他赞不绝口。

    吴静一度觉得自己倒霉死了,后来发现,被杨捷迫害的女子其实不止自己一个,她们跟自己一样痛苦,却无法向世人指证——你们心目中的君子杨捷其实是最最不堪的一个大人.渣。这些女子几乎都是杨捷的学生或者是学院的讲师,她们碍于身份和面子,以及那些照片,都不敢向外透露一个字。

    杨捷为了炫耀自己的本事,把她们的照片处理后发到了网上,每当吴静翻看属于自己的照片时,看到帖子下一条条污言秽语的评论和对楼主杨捷的赞美,都觉得眼前一片荒芜,到处没有生机。

    有人,像舒浔那样幸运,有人,像自己这般悲惨。

    三十六岁了,不敢谈恋爱,这几年并非没有遇到感觉不错的男人,可一想到自己破败的身体和不堪的经历,吴静总在退缩。她已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奢求一个白马王子的出现,不能生育的她,对自己的婚姻和未来已经彻底绝望。

    人面兽心的杨捷却混得风生水起,获得了“年度先进人物”,还即将升为法学院的院长。

    吴静听说这件事后,心里哀叹,不知又有多少女子要落入他的魔爪,而自己生不如死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或许等自己年老色衰,他就再看不上自己了。

    而一个女人的青春,能有多少年可以浪费?

    吴静觉得非常恐慌,她怕自己根本等不到杨捷玩腻自己那天就已经跳楼自杀了。某天,杨捷又忽然造访她的公寓,对她一番没有下限的玩.弄后,躺在她身边呼呼大睡。吴静死尸一样躺着,胸口、下面又肿又疼,还流着血。她浑身僵硬,眼睛瞪得老大,忽然迸发出一个骇人的念头——只有杀了杨捷,她才能免受灾难。

    天又黑了一些,吴静站起来,摇摇晃晃地为自己倒了杯水。她知道既然舒浔已经查到了他们的实验室,很多事就瞒不过去了。听说那个专案组的人都是刑侦专家,她再怎么隐藏,也终究会被揪出来。吴静想,如果能换一种人生就好了,她也想去谈一场平淡温馨的恋爱,也想过一下正常上班族的紧张生活,如果,从不曾遇见杨捷就好了……

    她掏出手机,输入一组并没有存入通讯录的号码,拨了过去。

    “是我。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今天舒老师来了我们实验室,我已经成为了嫌疑人。我无所谓,他终于死了!我心愿已了,被枪毙也好,坐牢也好,也比以前好得多。我不会再联系你了,你也假装不认识我吧。我挂了,再见。”

    吴静结束通话,习惯性地把杯子洗好,离开了实验室。

    ☆☆☆

    男人对这种照片就是感兴趣。

    梁子嵋教授夸奖完舒浔,跟左擎苍交流了几句就回家了。舒浔坐在一边听了一会儿音乐,看左擎苍自坐在电脑前开始看杨捷拍的照片后,目光就没离开过电脑屏幕。他这是借职务之便饱一饱眼福吗?

    要说定性,左擎苍还真让人刮目相看。舒浔看了十几张就脸红还心跳加速,而他看了一百来张面不改色,一点反应没有,右手在移动鼠标的同时,食指敲击着桌面,明显在思考。

    “吴静和爆炸案有直接关系,鉴于她没有参与布置会场,我认为她还有同伙。她强调密封室的密码只有杨捷知道,是在说谎。”舒浔向左擎苍说出自己的思路:“她与杨捷保持男女关系至少七年,杨捷对她除了强迫外,可能还多了一丝信任。密封室里有什么仪器和物品,杨捷是不上心的,因为那里已经沦为他的行宫。明天我们让人撬开密封室的锁,看看里面有没有被人打扫过,就知道吴静有没有密码了。”她早上故意大声说要叫人来开锁,就是给嫌疑人一个打扫密封室的机会。

    左擎苍终于退出了看图程序,左腿一抬,架在右腿膝盖上。“凶手要在爆炸物上刻上‘复仇女神’,只能在实验室里。我们学校拥有激光切割设备的实验室只有两个,其中之一就是杨捷、吴静所在的实验室,另一个实验室的钥匙在梁子嵋教授手里。若非对爆炸物性状十分熟悉,谁敢用激光在一个炸弹上刻字?凶手一时兴起决定杀人,破绽百出,却极力掩饰。好在激光设备是用电脑控制的,而且记录不可删,我们查一下爆炸前几天,实验室设备的输出记录就知道吴静有没有使用过。如果换做邹蕾蕾,想必两年前就已经开始准备杀人了——并非所有女人都如她那样有耐心。”

    邹蕾蕾……舒浔陷入沉思,不知她现在是否还活着。邹蕾蕾那个案子是舒浔回国后破的第一个凶杀案,因此印象格外深刻。在她看来,邹蕾蕾和吴静都是同一种人,即被一个男人在心理和身体上逼得走投无路,终于做出极端的决定。

    有时候聪明的女人反而容易钻牛角尖,为什么自己的幸福不靠自己争取,反而寄托在男人身上,因为一些坏男人的行为而生气、折磨自己,做出极端的行为,在毁灭男人的同时,让自己和他同归于尽,为什么非得这么惨烈?

    舒浔有时替她们不值,又是同情又是无奈,恨铁不成钢。

    “那么,吴静的同伙就是那天去布置会场的某个人了。”舒浔说,“我不知道那个炸弹长什么样,一个人要靠近讲台并把它放在讲台里并不难,这么看来谁都有嫌疑。”

    “不,如果足够幸运,爆炸物残骸上会留下那个人的指纹,因为布置会场时,戴着手套会显得很奇怪,所以吴静的同伙只能亲手将它拿出来藏在讲台里。”

    “会是谁呢……”舒浔随口自言自语道。

    “可能是她。”左擎苍打开一张图片,上面同时出现了两个女人,一个是吴静,另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可怜的女子。“出现两个女人的照片一共二十张,每张都有吴静,且另一个女人从身体特征上看,是同一个人。她比吴静瘦,身材也好。”

    “身材好?左教授观察得真仔细。”舒浔酸溜溜地说。

    左擎苍抚额,闭了一会儿眼睛,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相比于吴静,这名女子的身材……娅娅?”

    舒浔懒得回答,径直往外走。

    明明是她引他来看照片的,这会儿忽然又吃醋起来。女人心海底针,左擎苍表示,他对舒浔这个女人,还是不太了解。

    就这么抛弃巨型犬而去的主人太残忍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陌上人如玉童鞋~~

    大家猜剧情的热情好高,么么哒

    猜起来猜起来吧~~不过我不剧透,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