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48章 快递
    勒图海从狱中出来时,天空飘着小雪。明天就是冬至了,按照习俗,每家每户都会准备些汤圆,冬至那天吃汤圆意味着团团圆圆,这是中国人喜爱的好口彩。且不提南北汤圆的咸甜之争、冬至吃汤圆还是饺子之争,勒图海觉得,在这样寒冷的一个下午,能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都是一种幸福。

    他已经两年没回过家了,妻儿都已经因为各种原因亡故,家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去处罢了。

    打开家门,里头冷冷清清,越是这样,勒图海越能回忆起以前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欢乐时光。他偷偷从邻家放在鞋架上的一堆旧报纸中拿了几份回去,在还没来得及通电的家里打发一下无聊的时光。

    看了几份,当翻到某一页时,他的目光直了,眼里好像燃起一团熊熊大火,双手用力抠着报纸的边缘,好像要把它们一下子撕碎一样。

    报纸用一整面的篇幅介绍了一个人,说他破案无数,为人正直不阿,亲手将许多臭名昭著的凶手送上了死刑场。因出于安全考虑,版面上没有放这个人的照片,但他的名字却用最大号的字体印在版面中央——

    左擎苍。

    勒图海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拿着报纸在房间里焦躁地走来走去,一会儿看看报纸,一会儿咬牙切齿,一会儿又泪流满面。最后,他咬咬牙,好像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

    舒浔把自己包了一下午的汤圆轻柔地放进水里,满屋子飘着甜馅儿的暖香。她准备了三种馅儿,黑芝麻、红豆沙和花生,左擎苍今天有个会,开完会时打了个电话给她。估摸着他也快到家了,在吃晚饭之前,先吃一碗汤圆暖暖身子想必不错。

    我竟然这么贤妻良母——舒浔等水沸腾时,从厨房窗户玻璃上望见自己围着围裙、梳着包子头的样子,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

    她的头发已经及肩,上次左擎苍说喜欢她长发时的样子,她就真的没有再去剪。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舒浔短发的时候显得很干练,头发长一点,就多了几分柔美。

    左擎苍到家后,把一个快递随手放在一边,进厨房找到了正在用打勺子搅动汤圆的舒浔,捏了捏她的脸。舒浔一本正经地推开他的手,往水里加红糖,很一丝不苟的样子。因为头发还不够长,她的包子头很凌乱,白净的脸被蒸汽熏得两颊红润,几缕发丝垂在眉间,颇有几分曼妙姿色。

    左擎苍笑笑,转身去衣帽间换衣服。

    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普通又非常温馨的周末。舒浔坚持不跟左擎苍同居,只在周末到他家来享受一下二人时光。她认为再亲密的爱人,也该保持一些私人空间和相互之间的神秘感。

    舒浔把满满两碗汤圆端出来,舀了两小勺干桂花进去。瞥一眼挂钟,不过六点半。

    干桂花在红糖水里泡了一会儿,渐渐散发出怡人的清香。

    吴静那个案子结束之后,她和左擎苍几乎按时下班,左擎苍也没有因为某个地方遇到棘手案件而出差。“最近全国各地很太平,难道罪犯也准备着跨年?”

    “我曾经一度唯恐天下不乱,但见多了形形色色的罪犯,现在反而希望天下如你所说的一样太平。”左擎苍坐在桌子前,背挺得很直,略紧身的v领黑色毛衣包裹着他结实的上身,手臂上肌肉的起伏清晰可见。

    他就是那种穿衣显瘦脱衣又有肉的男人,没有案件困扰的空闲日子,他会去慢跑、游泳和练自由搏击。舒浔老早以前就知道,这个人很孤僻,相熟些的才能交谈几句,在陌生人前板着脸一言不发,基本没有朋友……仇敌倒是一大堆!好在都已经被关进去了。

    饭后,舒浔想看看新闻,便打开了电视,余光瞥见一个还没拆的快递盒,就随手拿起来看,漫不经心地问:“你网购了?”

    快递盒不大,非常的轻,里面好像根本没有东西。寄件人的姓名和地址写得很模糊,收件人“左擎苍”三个字确写得很用力很清晰,收件地址上,也就只写了“刑侦大学”四个字,联系方式写的是左擎苍所在学院的电话。

    左擎苍走过来,好像忽然想起了这茬儿,让她不要动,小心地用小刀把盒子上的透明胶划开。

    里面除了一个小纸包,啥都没有。

    舒浔疑惑地看看他,拆开纸包,里面空空如也,并没有她想象中的什么粉末或者用血写的警告信之类。

    左擎苍却从纸包折痕里捏出一个针尖儿大的褐色小点,那是一只死去的小蚂蚁。他的眉头蹙了一下,并没有把蚂蚁随手扔掉。

    死掉的蚂蚁团成一团,脚断得很扭曲,很显然不是正常死亡,而是被人给捏死还搓了好几下的。有时,人们在桌面上发现一两只探路的小蚂蚁,通常都会采取这种方法永绝后患。

    “这是谁的恶作剧,还是……”刚刚还说天下太平的舒浔敏感地觉察到一丝风雨欲来的趋势。

    左擎苍把蚂蚁尸体包好,连同快递盒一起放在阳台一个大箱子里。“每年我收到的恐吓信不下二十封,还有人为我写了一篇感人肺腑的追悼词。我从不费心追查每一个用各种方法警告我的人,他们惧怕我、仇恨我,犯罪之前先想一想被我抓住后的下场,没准儿能停下他们罪恶的双手。”

    舒浔觉得他说的过于恐怖了,就试着将气氛调得轻松一点:“说不定是你在网上买了什么自己又忘了,而碰巧的是,卖家也忘了把你要的东西放进去。在快递运输途中,一只可怜的小蚂蚁爬了进去,壮烈牺牲了。”

    “你的想象合情合理且充满了无厘头的幽默感。”左擎苍哄孩子似的摸摸她的后脑勺,“我都忍不住想把那封催人泪下的追悼词背出来给你听了。”

    看来,他还是认为这是犯罪分子或者是他们的家人寄给他的恐吓信。

    其实,舒浔看着也觉得像。

    如果说,一只蚂蚁引起不了左擎苍的注意,那么接下来的包裹,成功引起了左擎苍的关注。

    过了两天,左擎苍又收到一个包裹,里面还是一张白纸,包着一直死去的小蜘蛛,像是被人拍死的。后来,每隔两天,他就会收到一个包裹,包裹的重量逐渐增加,里头的小动物尸体依次是:死蜜蜂、死飞蛾、死老鼠、死小鸭子。

    “将尸体送给他人,是非常邪恶的诅咒和警告。”舒浔有点担忧地说,左擎苍阳台大箱子里已经堆了好几个快递盒了,可他无动于衷。“从小蚂蚁到鸭子,体积成倍增加,下一次会是什么?”

    舒浔想起某个恐怖片,主角收到了自己亲人的人头。

    “按体积计算的话……”左擎苍面无惧色,“春节前我能收到一只杀好的猪或者牛,我正在考虑是私自留下还是以行贿品上交。”

    恐怕到时候就不是牲畜而是……见他毫不畏惧,舒浔惴惴不安地想。

    听说左擎苍的父母一个是研究生物的,一个是研究地质的,全年没几天在家,连左擎苍都不知道他俩今天是在青藏高原还是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也正是因为这样,左擎苍才丝毫不担心他父母的安危吧。

    左擎苍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恐吓和威胁,真的如他自己所说,他没有去追查寄包裹的人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

    年末最后一天,舒浔上了两节案例分析课,把雾桥那个案子当做作业布置下去,让学生们元旦假期之后,把心理分析报告交上来。她才回到系办公室,就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包裹,足有篮球那么大。

    她晃神了一瞬,快步走上去,一个老师跟她说,帮她收了一个快递。她心不在焉地谢过,看见快递单上熟悉的字体,心跳慢了一拍。这回,包裹不再寄给左擎苍,收件人换成了她的名字。

    寄件人把舒浔的“浔”写成了“寻”。

    舒浔掂量了一下分量,里面应该是一个比死鸭子大一些的东西。她来不及想为什么寄件人忽然换了恐吓对象,拿出小刀,戴上手套,小心地拆开了包裹。

    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舒浔看到里面的东西时,仍然吓得倒退两步,撞在后面的椅子上,小腿一阵钝痛。

    “小舒?你怎么啦?”帮她收件的同事好奇地就要走过来。

    “没什么。”舒浔飞快地回答,不作其他解释。

    “我先走了,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同事说着,不疑有他,提上公文包走出系办公室。

    新年快乐?唉!

    包裹里装着一只血淋淋的小狗,看上去不是家养的,像是外面的流浪狗。灰白色的长毛上沾满了褐色的血迹,整个都硬了,蜷着被塞在盒子里,发出浓浓的血腥味和一股流浪动物身上的骚.臭。

    舒浔不想再去碰那个箱子,更别说是箱子里的小狗尸体。她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坐着,直到左擎苍上完课例行到这儿接她,才站起来,用下巴指了一下纸箱。

    左擎苍瞥了一眼里头血淋淋的小狗,原以为是舒浔帮他收了快递,脸上并没什么情绪化的表情,但舒浔发现,当他看到收件人名字填上了“舒寻”时,他的表情变了。

    那是一种雄性动物看见自己领地遭到他人侵犯的愠怒,好似一个黑社会老大目睹自己的女人被一个不知哪来的小混混摸了一下小脸蛋,一只雄狮就此炸毛。

    果不其然,他抬手弹了弹快递盒,望着舒浔说:“他终于成功激怒了我。”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触手小朋友~~

    此案件部分改编自我国的一个真实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