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49章 炸毛雄狮
    左擎苍熟练地戴上手套,捧起里头小狗的尸体放在旧报纸上,按了一下尸体的各个关节,还掰开狗的嘴仔细查看了一番。“有人用食物诱惑它,它很饿,没有防备之心,终于鸟为食亡,被人用钝器击中脑袋,死因为重度颅脑损伤。这个人怕狗没有死透,又不分部位地砸了好几下,确定死了,马上装进纸箱给我们寄了过来。他从来不用知名快递公司,因为那些公司对寄件人和收件人信息完整度要求很高,他选择的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快递公司,或者,根本不是个公司。”他语速很快,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跟前几个动物尸体相比,这只狗新鲜得多,说明运送过程很短,他现在,就在帝都。”

    舒浔知道,这时候不该去打扰他,一个被激怒了的男人,此刻正是最发奋之时。

    “他根本不认识你,所以连你的名字是什么都不清楚。但是,他从旁人那里打听到你与我的关系,在屡次骚扰我失败后,把矛头指向了你,借此挑衅我!”

    忽然,左擎苍一拳砸在纸箱上,发出“砰”地一声,如果这是那个寄件人的脑袋,现在恐怕已经鼻血横流外加轻度脑震荡。他收回拳头,阴狠地眯了眯眼睛,冷笑一声。

    他从不把愤怒的情绪展露在外人面前,舒浔一直以为他没有脾气,也从未见过他生气的样子。没想到……还挺吓人。连收到关于自己的追悼词都能一笑了之的他,因为别人把死狗寄给了她,徒然大怒,舒浔从心底流过一阵被人保护的暖流之时,多了一丝担心。

    “你以前抓住的凶犯中,有没有最近刚出狱或者刚被枪毙的?”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费心思给另一个人邮寄尸体,舒浔早就猜出了那个人的身份——出狱后,心里忿忿不平,或者凶犯被枪毙后,他的家人陷入绝望,决定报复左擎苍。

    “不知道。”左擎苍似乎根本不关心寄件人因为什么而决定报复他,他只在乎一件事——寄件人转移了目标。

    左擎苍向梁子嵋教授借了物证检验实验室的钥匙,对纸箱上遗留的指纹进行提取。期间,他没有再说一句多余的话,一门心思放在揪出寄件人这件事上。

    舒浔站在实验室门口,想着去买盒泡面过来给他补充补充能量也好,就转身离去。

    她以前只想着怎么跟他斗,跟他比,现在对他多了一丝关心和体贴。兜兜转转又逢君,舒浔在成长,不光在破案上,还是在为人处事上。

    “你去哪里?”左擎苍忽然开口。

    “我去买点吃的。”舒浔头也不回,随口回答。

    “不准去,呆在这里。”左擎苍口鼻被口罩蒙得严严实实,只剩一双冷峻又黑如深潭的眼睛,带着着强势,和舒浔对视了一下,转了转手里的小剪刀,“从现在开始,不许离开我的视线——一秒钟也不行。”

    他自己被威胁恐吓时都没这么小心!

    和发怒的巨型犬对视中,母猫舒浔败下阵来,搬了个椅子坐在门口,像门神一样。左擎苍取证的时候,她也没闲着,上网查了一下“邮寄尸体”的案例,再调出左擎苍经办的几个大案件罪犯的名单,发现他们几乎都被枪毙了,情况好一些的,也判了无期。

    实验室里的电脑屏幕中显示仪器读取出的几枚清晰的指纹,这是左擎苍从密封纸箱的透明胶背面提取到的。这种东西不好交给快递公司的人去包装,寄件人肯定亲自上阵,只是没想到寄件人居然如此愚蠢,连手套都不戴,还把自己的指纹留在了透明胶背面。

    由此看来,这个人不是惯犯,没什么犯罪经验。

    没什么犯罪经验,居然敢来挑衅左擎苍,是……喝醉了吧?舒浔远远看着屏幕上几个指纹,不解地转了转眼珠。

    左擎苍将指纹数据传送给公安厅信息系统,不到五分钟就收到了回复:“左教授您好,指纹是有被登记的。靳图海,男,49岁,北燕市人,两年前因扰乱社会治安和故意伤人罪入狱,这个月刚刚刑满释放。”

    左擎苍眼中染上一阵疑云,抬眼看了看舒浔,示意她过来。

    舒浔望着信息系统传来的靳图海的资料,错愕地眨眨眼。

    “你认识他?”舒浔疑惑地自问自答——“扰乱社会治安和故意伤人,这根本不是你愿意接触的案子。”

    本科时听说左擎苍的大名时,他已经在侦破谋杀案了,他跟她提过,激.情.杀人对他来说没有挑战性,他手里的案子,都是经过精心策划的谋杀案,甚至还有几个属心理变态无目标杀人案。

    “不认识。”左擎苍的怒气好似消了一半,他似乎清楚,犯下这种罪行的人就算跟他有过节,也犯不着以杀人为报复。他单手撑着桌面,和舒浔一起浏览了靳图海的资料。

    案底显示,靳图海入狱原因是殴打警察,还试图放火*,可惜刚把汽油浇身上,就被制服了。从案底上看,这个人劣迹斑斑,好像是一个整天酗酒赌博、游手好闲、打架斗殴的小混混。

    就是这样一个小混混,居然弄了一堆小动物尸体,隔几天花十几块钱寄给八竿子打不着的左擎苍,十分蹊跷。

    “该不会他入狱是冤枉的,想找你伸冤?”舒浔摸不着头脑,胡乱猜测着。

    “我不姓包。”左擎苍冷漠地回答。他拷贝了靳图海的资料,原地思考了一会儿。案底附件上有几张图片,点开一看,就是靳图海当年殴打警察的现行照,他跟疯了一样,手拿水管、椅子、垃圾桶等等东西,追打好几个身着制服的警察,看上去非常吓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不像是能和左擎苍扯上关系的人。

    舒浔点了一下“家庭情况”一栏,发现他的儿子和妻子都已经去世。忽然,左擎苍的手覆上她握着鼠标的手,阻止她移动鼠标,眼睛直直盯着靳图海儿子的名字。

    靳图海的儿子叫靳亚吉。

    靳亚吉——很熟悉的名字。

    左擎苍闭上眼睛,左手食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好像从记忆库中调取出一份什么资料。

    “靳亚吉,四年前被指控强j罪、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已经执行。”左擎苍如同一个人形数据库,对罪犯的资料如数家珍,“五年前,n省北燕市郊区连续发生两起强j、杀害年轻女性案件,其中一名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小女孩被发现死在自家院内的大水缸里,头朝下、脚朝上倒.插.着,生前遭到过x侵犯,但没有留下有价值的dna,窗台上有个空纸杯,上面有两个模糊的指纹;另外一名女子二十岁左右,死在一个公厕里,也被x侵过,从她随身携带的皮包扣上提取到一个清晰指纹,指甲缝里有一些属于凶手的皮屑。”

    舒浔恍然大悟,“这个案子的凶手……是你抓住的?”

    “不是。”左擎苍摇摇头,“北燕警方破案速度很快,二十岁的女子死在公厕后不到一周,他们就把凶手靳亚吉抓住了,我看过结案报告。证据确凿。”

    舒浔又陷入了困惑,“案子不是你破的,人不是你抓的,你只不过是知道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而已,凶手靳亚吉的父亲为什么要邮寄动物尸体给你?他误会了什么……”

    “我听过一些风言风语,不知道是真是假。”左擎苍解释道,“靳亚吉面对种种证据,还是拒不认罪,口口声声喊着警察打了他,严刑逼供。”

    “冤案?”

    “从公厕死亡女子指甲缝里提取的皮屑经过dna鉴定,和靳亚吉完全吻合,她皮包上的指纹也是靳亚吉留下的。”

    “钱丢了吗?”

    “钱包不翼而飞。小女孩被杀案,家中也有被翻动过的痕迹,一个存钱罐被打破,凶手连硬币都不放过,全部搜刮。”

    “我觉得这案子有点奇怪。”舒浔想起了3.14灭门案中的邹蕾蕾,“靳亚吉连着强j两个人没有留下j液,就说明做了一些保护措施,比如戴了t等等,可他却能在两个犯罪现场都留下指纹。如果是我,在带上tt出门作案的时候,还会带上手套,至少会记得把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给抹去。”

    “一千个罪案现场有一千个犯罪人,他们性格不同,爱好不同,行为习惯不同。犯罪心理只能揣摩出一个共性,但真正的凶手,是极具个性的。”左擎苍再次提醒她,不要总是从心理感受出发,去研究一个具体的案件。

    舒浔一听,开始跟他抬杠,“好,那么左教授请从传统刑侦技术角度告诉我,靳图海为什么邮寄那些动物尸体给你?”

    “第一,他想引起我的重视;第二,希望我把他找出来。”左擎苍顿了一下,“第三,他有话想当面对我说。”

    “……第四,他还有个女儿,希望约你们出来见个面。”舒浔插科打诨。

    左擎苍原本蹦得紧紧的肩膀松弛下来,倚靠在椅背上,无奈地望着舒浔,眼底黑潭中漾出一丝蜜色。“如果真是如此,那么他永远没机会见到我。”

    舒浔一笑,摇摇头。

    左擎苍恢复严肃的表情,“他一直在等待我主动联系他,因为……除了知道我在刑侦大之外,他没有我其他联系方式。他听说过我,只要到学校附近打听打听,自然有多嘴的人透露你和我的关系。他出狱后,从北燕来到了帝都,非见到我不可。”

    “你要见他吗?”

    “再等一等。他不会停止寄东西给我,我想看看,他发现我还是没有任何表示后,下一个,会寄什么。”左擎苍收拾好实验室,脸色很是凝重,“走了。你今天受了惊吓,回去我帮你检查检查。”

    “好。”舒浔答应着,帮着关灯,忽然,她手一顿,“呃……你刚才说,你帮我检查检查?检查什么?”

    “检查身体。”左擎苍这四个字,说得铿锵有力,不容置疑,隐隐还有些别样的意味。

    舒浔明白过来,窘迫地瞪了他一眼。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free1209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