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52章 他没有杀人
    黑色英菲尼迪随着车流,驶向天888安666门55广场。

    因为遥对着伟人照片不断磕头痛哭,靳图海被许多人围观了,看客们围成一圈,指指点点,有的拿手机拍照,有人说他哗众取宠,有人说他是行为艺术,有人怀疑他就是个神经病。连许多外国游客都好奇地走过来看看,手里拿着小摄像机。

    左擎苍和舒浔下车后,在广场上一眼就看见这种“盛况”,无语地对视一眼。这里可不是一个你想干什么就能随便干什么的地方,再让他这么“万众瞩目”下去,可能会惊动防爆特警。

    靳图海跟着左擎苍上车,他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喋喋不休自己肚子饿了,被带到附近的一家粤菜餐馆后就大快朵颐一番,吃相差劲得很。本要动筷子的舒浔见他那样,黯然停筷。左擎苍在桌子地下捏了捏她的手,叫过服务员,单点了一份腊味双拼套餐给她。

    “你说你儿子靳亚吉是冤枉的,有证据吗?”舒浔问。

    靳图海吞下一个虾饺,又咬了一口鹅腿,毫不客气地说:“我和孩子他妈去看过,还没说几句话,亚吉就被那些狗.娘.养的警察掐着脖子拖走了!他从头到尾都是一句话,他没杀人!”

    舒浔提醒他,“这不能算作证据。”

    “你一娘们懂个屁!”

    左擎苍脸一黑,“靳图海,我警告你,放尊重点。”

    舒浔不悦地移开目光,不再看靳图海。腊味双拼套餐来了,她埋头吃饭,心里已经有了打算,那就是——如果靳图海不能提供靳亚吉没有杀人的证据,就彻底不管他了。

    左擎苍不等靳图海回应,接着说:“这十几天里,你一共寄给我六个包裹,里面全部都是动物的尸体。其中,你还寄了一只死狗给我的爱人,使她受到了惊吓。往小了说,你在恶作剧,往大了说,你恐吓我,并以此威胁我们的生命。你相不相信,我可以再次把你送进牢里?”

    靳图海沉默下来,脸色铁青。

    “你向我的爱人道歉,马上!”左擎苍命令道,话锋一转,“否则,我拒绝知道关于你儿子的任何情况。”

    打蛇打七寸,他总是能精准捏住别人当下的命门。

    靳图海没有任何犹豫,猛地站起来,舒浔以为他要不开始暴怒臭骂左擎苍,要不夺门而去,结果他大声说:“舒寻!对不起!是我不对!你大人不计小人过,饶我这一回!我已经走投无路,不得不想出这种馊主意,这些年我闹也闹了,求也求了,根本没有人理我!”

    舒浔瞥了他一眼,闷声冷淡地说,“好了。”

    “你坐下。”左擎苍抬手往下压了一压。

    “我儿子不是杀人犯!”靳图海边坐边强调,真的如同祥林嫂一样。

    左擎苍坐正了,手肘撑在桌面上,“你知不知道女性死者指甲污垢检测时提取到的dna和靳亚吉一致,如果靳亚吉没有接触过她,她身体上为何会留下他的部□□体组织?很明显,靳亚吉强x或者杀害她的时候遭到了反抗,女性习惯用指甲挠人,因此指甲里留下你儿子的皮屑。再者,女死者皮包上的指纹也跟靳亚吉比对上了。靳亚吉没有不在场证据,所有的物证都显示,他就是凶手。”

    为了阻止他继续絮絮叨叨重复他儿子没杀人,舒浔说:“如果你拿不出证据,我们也无能为力。况且,你是直系亲属,你的证词能不能被采纳还需要一轮验证。”

    靳图海的眼神黯淡下去,喃喃道:“那个小女娃死的时候,我儿子在家看电视,我跟他们说了,他们不信。他们说亚吉借口讨水喝,淹死了小女娃。亚吉不会到别人家去讨水,一块钱的矿泉水他买不起?就算没带钱,赊一瓶谁敢说不行?亚吉一直就没承认杀人,他只说自己偷了死在厕所的那个女人的钱,被她发现了,两个人打扯了几下。他们也不信。他妈杀个鸭子杀个鸡,亚吉都不敢看,说臭,还杀人?!”

    舒浔思忖了一下,忽然找出了一丝不对劲,“对了擎苍,两起案件为什么被并案侦查?难道只是因为都是x侵后杀人,而且时间间隔不久?两起案件有留下相同的物证吗?”

    “我猜想,是因为在同一个辖区、两起案件相隔不到一个月、x侵后杀人并伴随谋财、留下指纹。”

    “靳亚吉因为嫖.娼、偷窃被派出所抓过,有案底的人更要注意不能留下指纹才对。”

    这时,靳图海插嘴道:“是了!我们那儿的野鸡30块钱一次,还能讲价到25。我儿子干嘛强j别人?!”

    看样子他也没少玩野鸡。

    左擎苍和舒浔一时沉默了,各有所思。

    靳图海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神秘地说:“我在牢里还听说过更加不得了的事……我儿子被他们害死之后,我们北燕,又发生了好几个女的被强j后杀掉的事!凶手一直没抓到!就是我们那儿混蛋警察嘴太严,上头有人罩着,要升官,外头地方谁知道?他们嫌我儿子死得太早,不然是不是要全部推他身上才好?”

    左擎苍蹙眉,抓住了重点:“又发生好几起?”

    靳图海笃定地点头如捣蒜。

    如果靳图海所言为真,那么北燕警方甚至g省厅都没有向上请求技术支援,没有公开悬赏征集破案线索,跟别提让记者报道此事。虽说全国的公安系统是联网的,但如果不是有心去做案件串联,就不会发现某个城市有多少起相似案件。

    要证实靳图海的话,只需要查一查系统。

    桌上的饭菜被靳图海一扫而光,如果不是忌惮着左擎苍,他可能还会叫一瓶白酒。

    虽没有直接证据,但靳图海这么一唠叨,案子疑点其实很大。

    左擎苍想起了发生在白银市的连环强j杀人案,凶手不但杀人,还割下女性的一部分器官或者组织,心理极度变态。虽然过去了很多年,至今仍未抓到凶手。纵观全国,这样的悬案很多很多,但当地警方从未放弃侦破,公安.部也竭尽全力帮助破案。破这样的悬案不仅需要技术、智力和团结,还需要运气。

    前不久连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都被揪出来了,相信那些悬案也一定有破获的那天。

    左擎苍结账时,对靳图海说:“我安排一个宾馆,你……”

    靳图海打断他的话,“不必了,谢谢你请老靳我吃了顿大餐。你们首都的物价太贵,宾馆肯定也不便宜,不劳你破费。我没剩多少钱了,不得不回北燕。你查你的案子,而我,还得赚钱活着。”说着,他很期待地看着左擎苍,“求你一定一定要给我儿子讨个公道,他真的没有杀人。”

    你查你的案子,而我,还得赚钱活着。

    靳图海这样的人,一定没有看过余华的小说,男主福贵的父母、妻子、儿女、女婿都因为各种原因死了,独留他一人牵着牛孤独地活着。有的人的一生就是这样,背负着责任、悲伤,仅仅只能做到活着。

    左擎苍开车把他送到了火车站,目送他走了。

    “下一步,这么走?”舒浔知道他接下来可能要面对的压力,轻声询问道。

    左擎苍打一圈方向盘,往另一个方向开去。“我必须确认他说的是实话。”

    ☆☆☆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

    左擎苍极少到这个地方来,仅有几次作为专家组成员,到这里开过会。

    局长郝希诚是左擎苍的父亲左博的老同学,对左擎苍的到来显得意外又困惑。听他说明了来意,郝希诚沉默地抽了一根烟。半晌,他说:“小左啊,你也搞了好几年刑侦了,翻案这种事,在没有找到真凶或者被害人又重新出现之前,很难很难。尤其不能凭借一个多年上&访户的话,就大张旗鼓重新调查。你可以私下看一看案卷,查一查当年上报的材料,重新调查一事,郝叔是帮不了你了。”

    来之前,左擎苍就已经想过是这个结果,所以并不觉得讶异。

    一会儿,郝希诚好像想起了什么,“你说北燕相继又发生案子的事,可能是个契机。这样吧,你以专家身份到北燕那边走访一下,如果情况属实,我这边发文件,成立专家组,名义上是帮助北燕调查后面几个案子。靳亚吉的案子,你只能私下调查,暂时不要并案。无论如何,我希望调查的结果是,警方并没有冤枉他。”

    “我也希望。”左擎苍面前的茶杯上升腾起袅袅水蒸汽。

    在全国联网的系统里,左擎苍果真找到了靳图海说的几个新案子。以“强j”为关键词,搜出了北燕近五年内发生的23起案件,加入“杀人”一项,搜出11起,其中9起既遂,2起杀人未遂。9起既遂的强j杀人案中,2起的凶手被确定为靳亚吉,还有7起没有结果。

    7起入室强j杀人的悬案!

    左擎苍注意到,7起强j杀人案被并案侦查,因为从被害人身上和周边提取到的指纹、j液都来自同一个男人,被害人都被凶手按住,从背后进行x侵,然后被利器捅死或者割喉。凶手极度残忍,毫无人性,一个被害人被他从胸口连捅五刀,刺破心脏,一个被害人被他强j后,从小腹直线剖到胸口处……

    从犯罪手法上看,并案侦查的这9起更加残暴,凶手携带了匕首作为武器,杀戮的目的十分明显。凶手被确定为靳亚吉的那2起像是临时起意、准备不足。

    7个死者年龄全部在20岁以下,其中三个未满16岁。她们基本都是学生,只有一个是打工妹,其中还有2个是大学生。凶手专门挑这个年龄段的女性下手,可以说是个非常显著的特点。这些女子都十分年轻,好控制,相貌如何且不论,个个都拥有年轻鲜.嫩.的肉.体,是大多数强j犯喜欢下手的对象。

    左擎苍坐在电脑前几乎通宵,在法医报告简述里发现,这些女子被侵害前基本都是处&女,仅有一个不是。

    靳亚吉名下的两个死者,也都是处&女。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爱做小浔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