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53章 破绽百出
    期末考之后,学生们迎来了自暑假后就开始期盼着的寒假。刑侦大校园内,到处可见托着行李、神采飞扬的男女学生们,个个沉浸在要回家过年的兴奋中。

    学生们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的两位老师却得出差。飞机从首都机场起飞,终点是n省的北燕机场。

    一上飞机就容易瞌睡的舒浔找了“工藤新一在飞机上也爱睡觉”为借口,安然裹着毛毯睡着了。她的忠犬左擎苍旋开保温壶的盖子,示意空姐帮忙灌满热水,丢了一个茶包进去,待她醒来就能喝上热红茶。

    在一些渣男眼里,在众人面前对自己的女人好是件丢人的事,他们觉得女人是不值得被尊重和珍爱的。强大得足以走向成功的男人,在任何场合都能为自己的女人赢得尊重,以后即使他不在场,也没有人敢轻慢她。

    男人的面子是自己赚来的,不是靠女人给的。

    因为是暗访,所以左擎苍的到来并没有惊动北燕公安的任何人。郝希诚在左擎苍离开帝都之前,很隐晦地想他表达出自己希望靳亚吉那个案子不是冤案的意思。既便如此,左擎苍还是拿到了靳亚吉案的全套资料和报告。

    真相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

    下飞机后休息了一天,大致把北燕市的主要干道摸了个遍,左擎苍在地图上圈出了小丽遇害和童馨遇害的两个地方。他和舒浔都知道,事情过去了好几年,证据都已经不在了,说不定有些地方还被拆迁或者改建。

    两个命案发生地相隔一公里左右,舒浔和左擎苍分头行动。

    “有问题随时给我电话。”左擎苍叮嘱道。

    舒浔传递给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向小丽家的方向走去。

    这是一片位于北燕郊区的居民区,楼房最高不超过六层,还有许多两层、三层的自盖房。小丽家就住在一栋两层的自盖房里头,听说案子发生之后,她的父母已经搬走了,房子一直想卖,所以在门口贴着“房屋转卖”的大海报,可是因为周边的人都知道这里曾经发生的事,一直没有人敢买,传说是风水不好,大凶之类。

    这个点儿恰是大家出门买菜的时候,过路人很多。

    大铁门是锁的,围墙很高,上面还有竖起来的碎玻璃。从铁门中间的镂花往里看,可以看到小院子,当时凶手就是站在这里,看到小丽在院子里,叫开了门。结案报告里说,凶手以讨水为借口,骗小丽开门,因此窗台上有一个剩一点点水的纸杯。

    舒浔假装是询问房屋价格的卖家,很快就有附近好事的大妈大爷包围上来,叽叽咕咕跟她说起当年的事。

    “你是外地人吧?那里头是死过人的,很不吉利,我们都不敢进去的。”好事的大婶凑过来说,一下子从舒浔标准的普通话里分辨出她的来路,“好好的一个小孩,还是班长,就这么被……哎哟……就是被人那个了,之后杀掉。”大婶很神秘很兴奋地挑眉,指着门里面,“那个水缸,就死在里面。”

    被人那个了。

    中国话得含义真是博大精深。

    他们的关注点都在小丽被人“那个”了,而舒浔的关注点是——小丽好歹也十二岁了,听大婶说还是班长,随便给陌生男人开门还放这人进院子,太没有安全意识了。何况靳亚吉因为是个小混混,相貌看起来就不像好人,谁会给这样的男人开门?正常的逻辑应该是——小丽毫无防备地开门是因为敲门的是她或者她父母的熟人,然后按照“熟人”这个关系进行排查;在熟人排查结束,没发现可疑之人时,就要考虑经常在这一带出没、相貌斯文,看上去就像个好人的男人。

    舒浔趴在铁门上看了一眼,那个水缸放在一个长方形水池边,靠着围墙,这面围墙上方有个褪色的塑料棚,大概是主人搭着遮雨的,这样一来,雨雪就不会落进水缸和水池里,水缸边还能停放自行车、摩托车等等。

    那个水缸足有一米高,底下还垫着大理石,别说淹死一个小孩,就算大人被倒着按进去,活下来也难。

    “原来住里面的那对夫妻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欠别人很多钱?”舒浔假装无知地问。

    “跟钱没有关系。是一个流.氓干的。”大婶无所不知。

    舒浔重复:“一个流.氓?你们这里有流.氓?”

    “以前有好几个,后来其中这个出事被抓,那几个就躲起来了。”

    “他们是一个流.氓团伙吗?”

    “不知道你说的团伙是什么,反正就是一帮小年轻,整天不务正业,看到年轻姑娘就吹口哨。有时看到他们蹲在一起抽烟……不知道是烟还是鸦片,我都避得老远老远。”大婶说得声情并茂,眼前已经出现了一群流.氓似的,把菜篮子护得紧紧的,好像下一刻就会有人冲出来抢劫。

    “他们还挺出名的?”

    “怎么说呢?我们啊,没人爱招惹……”

    “这些流氓骚扰过这家人?”

    “这个我不清楚。死掉的那个小姑娘人眉清目秀的,挺周正的,有礼貌,见了我就婶子长婶子短叫。是可惜了。”

    舒浔暗想,看来这帮小混混在这一带很“广为人知”,那么小丽的父母包括小丽说不定都见过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小丽还给靳亚吉开门,太不合理。

    舒浔没有再接着问,大婶又跟别人叽叽咕咕说了几句有的没的,就继续去买菜了。舒浔看到,这个点儿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验尸报告上说,小丽死于周六下午三点到四点之间,在生活节奏慢的三线城市郊区,周末下午是个睡觉的好机会。可即便如此,杀完人从里面出来,就不怕忽然撞见别人?

    还有一点最可疑,凶手按着小丽,把她溺死时,身上势必会被溅起的水花弄湿,即使是夏天,一个男人*地走在路上,不会引起注意吗?与其从大门出去,倒不如……舒浔目测了一下水缸边沿同围墙边沿的距离,一个男人踩着水缸爬上去不难。她绕着围墙,发现如果翻过水缸背后围墙,就能从一条小路逃走。

    她抬头,看见围墙边沿的的玻璃片上有些褐色的痕迹,眼睛一亮。她不够高,也爬不上围墙,如果那些是血迹的话,凶手在现场留下的东西就不仅仅是指纹了。

    舒浔回忆了一下结案报告,觉得很不对劲。凶手没有戴手套,怎么可能只留下一处指纹呢?他要强j女孩,必定不会在院子里,极有可能单手挟持小丽到了屋子里,在他进行关门、锁门,强j后又开门的时候,门把手、锁头都会留下他的指纹甚至掌纹,他翻找小丽家的钱财,抽屉、存钱罐上也会留下指纹,难道被他擦掉了?

    如果只有杯子上留下模糊的指纹,那么最有可能的是,凶手喝完水,戴上手套开始作案,走之前忘了擦掉杯子上的指纹。踩着水缸爬上围墙逃走时,手或者腿被锋利的玻璃碎片划伤,流了一点点血。

    靠近水缸的玻璃片上有血迹,这么重要的线索,北燕警方的报告中居然只字未提。

    虽然身为直系亲属,靳图海所说的“小女孩被杀时我儿子在家看电视”这种不在场证据不可全信,但警方是不是应该再确认一下?

    有没有一种可能,因为两起案件被并案侦查,那么在第二起案件中留下指纹、皮屑的靳亚吉就草率地被认为也是第一起案件的凶手?

    那天,左擎苍从刑侦局回来后,带回一些消息,当时录入靳亚吉证词的警察因病去世了,北燕公安几个领导都升迁了,靳图海入狱后,这起强j杀人案早已经无人问津。究竟是无人问津,还是根本经不起考究?

    正想着,左擎苍的电话来了。

    他投入工作时,总是那么严肃正经,声音也颇具压迫感。“我在靳亚吉曾经工作过的毛纺厂,他曾经的工友告诉我,案发那天,靳亚吉旷工了一会儿,他经常旷工,他们早已习惯。但是,靳亚吉忽然很狼狈地回来了,脸上像被人挠过。他们看见他丢出去一个女式钱包,把钱装进了自己口袋里。后来,他们听说工厂附近的公厕发生了命案,不约而同都想到了靳亚吉。”

    “他的手呢?被人挠过吗?”

    “你也注意到了?靳亚吉的脸被挠了,而不是手。”

    “验尸报告上说,童馨至始至终都是被人从后面掐住脖子窒息晕倒或者已经死亡,然后凶手从他身后进行的强j。那么按照人的应激反应,肯定是去扯、挠或者揪掐住自己脖子的手,而不是去挠后面人的脸。”舒浔感觉背脊发凉,这个案子根本经不起深究,破绽百出,当时到底怎么定的罪?

    “我问他们,靳亚吉回来的时候,衣服上、身上有没有沾到什么东西。”

    “为什么问这个?”

    “那个公厕许多年都没有人打扫,墙壁、便池隔墙等等地方非常肮脏,青苔、便渍、呕吐物痕迹随处可见,不是一两年形成的,四五年前肯定也是如此。现场照上的尸体正面沾了很多这样的污物,厕所空间很小,童馨剧烈挣扎过一阵子,凶手身上肯定免不了也沾到一些,他的衣服绝不会干干净净。”

    舒浔没有到公厕看过,想象了一会儿,缓缓点了点头,“公厕那么脏,凶手也不可能把衣服脱了放一边再作案。夏天大家穿得都比较少,如果忽然换了一件衣服,也会被人看出来。”

    “靳亚吉是脱了工作服上衣出厂的,回来的时候,工友见他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套工作服,却不记得他身上有什么显眼的污渍。”

    “他可以回家换一件干净的衣服。”

    “他旷工时,身上还穿着工作服的裤子,如果在公厕强j女人,还发生轻微打斗,裤子上也会沾到污渍,尤其是裤脚、膝盖处。”

    舒浔听他一直跟公厕的污渍过不去,好奇道:“你为什么这么笃定只要进了那个公厕,就一定会沾到污渍?”

    “我进了公厕看了大约四十五秒。我观察了所有的便池、隔板和天花板。”

    舒浔心想,这个人又开始标榜自己的观察能力了……

    这时只听他用压抑着不爽的嗓音飞快地说:“出来后发现自己的外套沾到了不明污渍。”

    舒浔有点想笑,忍住了,“那么你的外套……”

    “扔了。”他冷淡地回答。

    舒浔没忍住,捂嘴笑了一下,“左擎苍……”

    “说吧,你终于又找到机会讽刺我了。”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舒浔也就毫不客气地讽刺道:“别人出远门费钱,你费外套。”

    “……”

    虽看不见他,但舒浔觉得,此时他难得吃瘪到无话可说的样子一定特别解恨。

    作者有话要说:123言情又抽风了,作者后台上一章点击和评论都是0

    晕~

    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森流月童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