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60章 土特产
    北燕的案子结束之后,三个专业人士和一个打酱油人物组成的专家组自然解散。纪方珝和胡皎得回雾桥,舒浔和左擎苍将他们送到了机场。

    “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合作。”帝都机场安检口,舒浔礼貌地和纪方珝握手,眼中写着少有的尊敬。胡皎挽着舒浔,不满地说:“我们姐妹俩好不容易合作办一次案子,你就顾着和他寒暄,还想跟他继续合作。你们继续合作的基础是什么呢?”

    左擎苍幽幽望着舒浔和纪方珝握在一起的手,替她回答道:“发生恶性杀人案,需要再次成立专家组。”

    “姐夫说得是。”胡皎对左擎苍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狗腿,大抵是因为她小时候被舒放狠狠捉弄了很多次,而左擎苍把舒放送进了监狱。她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让我们一起祈祷天下太平,人民安居乐业,你们再也没有合作办案的机会吧!”

    纪方珝一笑,搂过胡皎,“下次合作,我保证不带这个添乱的胡椒粉来了。”

    “谁添乱?”胡皎硬是把他推开,“好歹是我发现了那个宰羊的图片,你们的侧写才多了一条重要线索。”

    “你还是跟纪方珝多学着点吧。”舒浔泼一桶冷水,“时间差不多了,你们早点过安检。”

    “姐夫,你们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回雾桥请酒?”胡皎假装没听见舒浔的话,转身问左擎苍,“你们可得注意点啊,我大姨、姨丈绝对不会同意我姐大着肚子穿婚纱迎客的。”

    舒浔一愣,有点窘迫地看了看左擎苍。

    胡皎这么一问,也算提醒了左擎苍。他搂住舒浔的腰,在她腰侧轻轻一捏,“你提供了一个迅速求婚成功的好方法给我。”

    舒浔一下子猜到他在打奉子成婚的坏主意,瞪了一眼胡皎,低声斥了他一句:“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左擎苍低声回。

    舒浔咬牙,想到他在欢.爱时咄咄逼人的样子,别过头去不理他。

    北燕的案子平息一个月后,左擎苍又收到了一个包裹,这回靳图海在寄件人一栏里大大方方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舒浔正在电脑前做课件,这时撑着下巴,抬眼看着他,“该不会又是什么动物的尸体吧?”

    左擎苍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拆开了包裹。

    里面是北燕的一些土特产,什么风干牛肉、酸奶酪等等,以及一张红纸,上面用依旧难看的字体写着两个字——

    谢谢。

    不熟悉左擎苍的人都觉得他冷血严厉,舒浔却明白,左擎苍骨子里很善良。舒妈妈曾经告诉她,无论做人如何圆滑,还是该守住善良的底线。

    舒浔拆了一包风干牛肉,里面是一袋一袋独立的小包装,看起来挺不错的样子。她很少吃零食,左擎苍更是一点不碰,所以那些土特产几乎都给同事们分光了。舒浔拿着剩下的一小包给左擎苍,“好歹是靳图海的一点心意,你尝尝吧。”

    左擎苍明显不想吃,但见她拆开了,就尝了一小口。沉默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说,“不错,你也尝尝。”

    舒浔很自然地接过,也咬了一小口。说实话,她觉得味道很一般。

    这时,左擎苍抬眼看她,“其实,这一回他寄过来的,还是动物尸体。”

    舒浔一窒,口中的牛肉干好像变得比刚才难吃百倍。她把剩下的半块风干牛肉塞给左擎苍,自顾自做起课件。他摆明了是在逗她,她又上当了。

    电子邮件的提醒声响起,舒浔看了一眼,是婚前检查合格的通知单。同时,他们的手机也收到了一模一样的提醒。

    从北燕回来之后,舒浔回了趟雾桥,和父母一起过春节。她与左擎苍一天通一次电话,就像以前读书时放寒暑假一样。她那时天天在电话里头说想他,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好在风水轮流转,现在是他天天说想她了,他还说,她去留学的这几年,他其实一直单身。

    寒假过后她再回学校上班,左擎苍就以“你不在我身边我根本睡不着”为理由,把她的东西全部搬到他家去了,说白了,就是同居,也就是从那天起,舒浔过上了每晚“收作业”的日子。某个每晚“交作业”的摩羯男太孜孜不倦,舒浔怕以后真的大着肚子穿婚纱,就同意跟他先把证扯了。

    这就是要嫁给他了。

    “所有的爱情小说都是以男女主人公结婚为大结局,左擎苍和舒浔的故事也应该要划上句点了。”舒浔看着体检合格单,由衷地说。

    左擎苍永远理智,看着通知单没有半分感慨,回了一句:“两个人的故事结束了,将来就是一对夫妻的故事。”

    舒浔想了想,一笑了之。现在最重要的工作,是上网看看婚纱。她看中了一件法国设计师hubery设计的希腊风婚纱,肩部和腰部有着橄榄叶图案作为装饰,垂坠的褶饰犹如希腊女神。一改普通婚纱繁复的造型,这个婚纱非常轻薄,特别适合4、5月穿。舒浔不知道自己穿上这件婚纱是什么样子的,他是否会带着惊喜和惊艳,看着缓缓向他走过去的她。

    畅想着,都是那么幸福。

    左擎苍和舒浔的故事似乎真的可以在这一刻划上句点。

    春末的一天,又一个快递的到达,昭示着关于两个人的故事还将继续,或许,即将上演一个大高.潮。

    那也是非常平静的一天,因为第二天上午两个人都没有课,所以他们决定好了,明天就把那个小红本本办下来。想起去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他二人久别重逢,在鹭洲合作破了血色.情人节灭门案,缘分真是的是神奇的东西,一年后,当时互不搭理的二人即将领证成为合法夫妻。

    左擎苍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个同事帮他签收的快递,来自k省廊临,寄件人叫王伟,又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名字,全中国大概能找出几十万叫王伟的人。左擎苍从教室回到院系办公室,将黑色尼子外套挂在椅背上,泡了两杯咖啡,一杯给自己,一杯留给一会儿下课的舒浔。他松了松领带,端详了一会儿快递盒,之后慢慢拆开纸盒上的透明胶,一个盒子里还套着一个盒子,打开一看,忽然脸色一变,合上了盖子。

    “左教授,是不是又有人给你寄了什么土特产?”几个同事笑嘻嘻地问。

    土特产……

    他还真希望这里面是土特产。

    这个快递是从廊临寄来的。廊临,他只去过一次的城市,发生过震惊全国的“9.25特大杀人案”,这个悬案距今已过了九年,由于年代久远且证据不够充分,侦破的概率很小很小。凶手或许是个外科医生、厨师,又或许根本就是个以杀人为乐的心理变态,已经逍遥法外了九年。

    舒浔来到办公室,摘掉黑框眼镜,见左擎苍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看什么资料,手边是一个新来的快递。她的第一反应也是靳图海又给他寄什么北燕土特产了,上前就要掀开盖子,却被左擎苍握住了手腕,低声警告:

    “不要看。”

    舒浔心里“咯噔”一下,收回了手,这时才看清楚快递单,并不是来自北燕。

    “里头……是什么东西?”舒浔小心地问。

    “……”左擎苍合上资料册,半天没回答。

    舒浔瞄见资料册的备注,居然是廊临9.25特大杀人案。她知道左擎苍这几年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的进展,可惜当年留下的有价值的资料太少,这个案子一直就是个悬案,在网上也被许多人讨论着,网民毕竟没有全套资料,只是凭着一点小线索众说纷纭,有的分析得头头是道,结果被人以为是9.25特大杀人案的凶手在炫耀当年的恶行。

    “人头。”左擎苍回答。

    舒浔不由得退后一步,带着几分诧异,看向那个看似普通的快递盒,快递单上的“物品”一栏里,还清清楚楚写着两个字——“水果”。看着寄件地址上的“廊临”两个字,她不禁怀疑,难道里面那个人头和九年前的特大杀人案有关联?

    明齐的丝带案,因为有人模仿鲁勉杀人,鲁勉为了正名,又杀了一个人,最后落入法网。廊临那个案子,近期内毫无触发点,到底是谁给左擎苍寄了一个人头?舒浔知道,寄件人的出发点跟靳图海是截然相反的。

    “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让我看看。”舒浔深吸一口气,望着左擎苍。

    “你做好了心理准备?”左擎苍反问,按着纸盒的盖子依旧不让她碰,“里面的人头是男是女?是被火烧焦,还是已经高度腐烂,又或者已经成了白骨?上面是否有蛆?是否被水浸泡已经呈巨人观?是否完整?缺了眼睛、耳朵或者头盖骨被人掀开?你是否想到这所有的可能?”

    “左擎苍。”舒浔正色面对他,眼中还有几分小傲气,“我见过的尸体和尸块也不少,它们有的已经腐烂发出恶臭,有的烧得如同一块焦炭,还有的从水里捞起来,足有原来体积的三倍,甚至还有已经皂化的,那滑腻腻的触感令我终身难忘。虽然我现在遇见老鼠和蟑螂还会吓得跳到高处惊叫不止,可这里面的人头,我一点也不怕。”

    “这世上除了我,恐怕也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跟这样不可爱的你在一起。”左擎苍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如有意外,尽管往我身上扑。”

    “我恐怕会让你失望。”舒浔迫不及待地戴上手套掀开盖子,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跟左擎苍在一起久了,有点唯恐天下不乱。随着盖子被掀开,里面那个被左擎苍称为“人头”的东西映入她眼帘。她猛地瞪大眼睛,单手掩着唇。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黎烬妞~~

    这是最后一个案子,希望能写得精彩让大家满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