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txt下载 > 第74章 高睿川
    舒浔苍白着脸从洗手间隔间里出来,无奈地摸摸小腹,心想,你这个小家伙太会折腾人了,这么调皮难道真是个男孩?站在洗手池前,打开水龙头,舒浔自言自语道——“如果真是个男孩,就叫你左牵黄!”

    洗了手,舒浔下意识往门口一看,以往左擎苍都等在门口的,今天却不见他。难道……审讯室出了什么意外情况?她来不及擦干手上的水,三步并作两步走向审讯室,只见审讯室的门还没关,走近一看,左擎苍站在陈宇面前也不说话,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记录员小赵一头雾水地站在一边,录音笔放在桌上,估计已经录了大段空白了。

    “怎么了?”舒浔小声问左擎苍。

    陈宇看向天花板,笑了笑,就是不说话。

    “明天继续。”左擎苍认为还有些东西需要查清楚,他安抚性地拍了拍舒浔的背,转头看向陈宇,“下次见?”

    “呵呵呵呵……”陈宇笑出声来,舒浔惊异地看向他。

    陈宇被带走,左擎苍和舒浔回到一组办公室,洪世健本来闷闷地在抽烟,将舒浔进来,赶紧掐了,开窗透气,还拿了张报纸扇着屋里的烟味。

    “她刚才身体不舒服,我先陪她下去走走。”左擎苍巧妙地让舒浔避开室内残余的烟味,又让二人有了独处的空间。

    “左教授和舒老师真是伉俪情深呀。”林曦羡慕地说,想起自己的女朋友,娇气、难伺候,脾气还大,他认命地叹了一声。

    左擎苍牵着舒浔来到楼下,走路去附近超市买小零食,缓解一下舒浔的反胃感。

    “我怀疑陈宇是双重人格。”舒浔呼吸到外面新鲜的空气,顿时舒爽很多。任何一个城市的空气都比帝都好,如果有可能,她希望以后去别的地方养老。不过这么年轻就在想养老的问题,是不是有点……舒浔回到正题,“我看过duanegibran……也就是纪方珝以前写过的关于多重人格的介绍和分析,有人甚至能分裂出五十多种人格,这么多人格之间毫无交点,各自掌握的技能、拥有的记忆都不同,几乎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多重人格是一种不可治愈的精神病,也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心理障碍,但这不代表这会给他本人带来痛苦。外国有个女的分裂出三十种人格,每种人格都是画家,互相知道‘对方们’的存在,但是绘画的风格完全不同。她被允许用其中五种人格参加比赛,都得了奖。”

    她顿了一下,接着说:“店内的密室、凶器上的指纹、莹莹的指证,陈宇就是这些日子以来廊临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但陈宇的‘失忆’很古怪,一般罪犯面对这么多的证据,心理防线早就崩溃了,只有他坚信自己是无罪的,任何物证都不能唤起他的回忆。我们问他过去的事,比如高考、语文老师等等,他能记起来,这就说明他的记忆力很正常,不是那种过了今晚十二点就忘记今天所有事情的记忆障碍患者。所以我认为,罪犯在施暴时,‘陈宇’根本不存在,而陈宇存在的时候,‘那个人’的一切也被抹杀。”

    “假设陈宇有双重人格,他的主人格是陈宇还是另外那个人,或者他还能分裂出其他未知人格,在分裂成哪个人格的时候进行了杀戮,都是未知数。”左擎苍也有同感,但这种类似“双重人格”是装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有的,还有待鉴定。他从事刑侦以来,也是第一次遇到疑似人格分裂的罪犯,然而鉴定真伪却不是他的专长。“你不在的时候,他忽然叫了我的名字,声音变了。”

    舒浔一愣,“他的另外一个人格出现了?你应该继续审讯,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有别人在场,他似乎不想说实话。我需要确定一些事情。”

    “你是说……”

    “陈宇被审讯了一天一夜,虽然很焦躁,但他的所有回答都没有编造的迹象,当我们问到一些需要回忆的细节时,他眼球移动的方向一致。在我用陈宇母亲病倒的事刺激他时,他的反应非常真实自然,先关心母亲身体如何,再对我发泄不满,也符合一般情感逻辑。而忽然转变人格后,他的表情变得很平静,也没有再过问关于母亲的任何情况。我对他说‘下次见’,他表现得很随意,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睡了一觉之后,他和陈宇谁先醒来。‘他’似乎知道陈宇的存在,而陈宇却不知道‘他’的存在。”

    进了超市,舒浔直奔那些酸酸甜甜的话梅,一下子拿了好几包。左擎苍看着都觉得酸,替她放回去几包,剩了两包拿在手里。

    舒浔含了一颗酸梅,恢复了一点食欲,“双重人格就像有两个人同时生活在一具身体里,其中一种人格实施了犯罪行为,另一个无辜人格也必须一同受到惩处,甚至是死刑,所以在量刑上,也很棘手。好在全世界患有这种人格障碍的只有几千人,而不是每个人都会去杀人放火。”

    “就像你说的,这种精神病没办法治愈,刑罚无法杀死其中一种人格,而保全另一种。”

    舒浔摸摸小腹,“我以前一直在想,将来希望生个儿子还是女儿。现在看来,我只希望孩子能身体健康,人格健全,不管将来从事什么职业,有没有出息,平平安安一辈子就好。”

    女人在没有做母亲之前,大抵都有许多幻想,希望孩子这样、那样,可一旦真的做了母亲,心态就变了。

    近一年内就要当父亲的巨型犬听罢,眼中露出些许温和,“如果我说儿子、女儿我都要,你会不会怪我太贪心?”

    “那你就等着操心吧,哼。”舒浔冷哼一声,又笑着低下头。

    左擎苍和舒浔回到支队,接下来,他们将对陈宇的真实身份展开调查——这其实并不困难。

    ☆☆☆

    高睿川。

    当这个名字出现在警方视线中时,大家都因为离真相近了一步而松了口气,甚至还有一种兴奋感。

    高睿川的照片跟陈宇长得一模一样,资料显示,高睿川今年32岁,毕业于省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本硕连读,毕业后在医大附属医院就职,经过一年的轮转后在心胸外科又工作了一年,之后主动辞职,离开省会,从此再无就职记录。他来自n省的一个小城镇,父亲是个乡村代课教师,母亲是个普通农民,有个姐姐,早已嫁人。他的父母和姐姐从来没有到过廊临,通过电话联系,得知他们一直以为高睿川还在医大附属当外科医生,非常忙,所以很少回老家,也一直没有娶媳妇。关于双重人格,他们根本没发现,在他们眼里,高睿川就是一个沉默用功的孩子,上学时从来不调皮不闹事,老师很喜欢,同学也都很敬佩他,可能因为比较孤僻,朋友比较少;他很孝顺,经常寄钱给母亲,给姐姐买手机等等。

    至于陈宇说的什么廊临商院、医药代表、父亲是第二化工厂一个实验员,母亲开了个杂货店之类,根本子虚乌有。

    “并非子虚乌有。”左擎苍看完调查报告,“就算这些信息是‘陈宇’这个人格臆想出来的个人情况,也一定能找到来源。第二化工厂、杂货店经营者——这两个职业和某两个人惊人的重合了。”他打了个哑谜,环视一圈。

    舒浔听罢,暗自思忖了一番,却想不起哪两个人是从事这些职业的。一组的警察们跟舒浔一样,交头接耳议论了一番,还是没想起这些案子中哪个嫌疑人或者相关人物和这两个职业有关。

    “9.25案中的死者父母,而且,那起案件的死者就姓陈。”对此9.25案已经追踪研究了好几年的左擎苍对细节可谓是如数家珍,他能一下子想起来并不奇怪,而对高睿川的罪行毫不知情的陈宇居然也和9.25案扯上了关系,这是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突破点。

    一时间,议论声起。

    “难道陈宇跟9.25有关?”“9.25的头颅也是被煮过的,我早就觉得奇怪了!”“这种心理变态什么事干不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虐.尸到分尸吃尸,也很正常。”“一定是杀了人之后隐姓埋名才躲起来换了一个名字。”

    林曦猜想道:“他爸妈和姐姐从来不知道他有人格分裂,说明他小时候从来没出现过分裂的情况,九年前受了什么刺激,忽然分裂出一个陈宇,杀了一个人,之后又回到了高睿川,然后最近又受了什么刺激,回到陈宇……啊呀!乱了,我乱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大家一阵哄笑。

    舒浔等他们安静下来后,说:“现在可以肯定的是,高睿川是主人格,沉默寡言,为人低调孤僻,曾经是外科医生;陈宇是亚人格,开朗单纯,为人热情,但有些逆来顺受。至于还有没有第三种人格——还有待验证。相信具备医学知识的高睿川早就意识到一个‘陈宇’的存在,来到廊临后始终用陈宇的身份在生活。虽然能感觉到‘陈宇’,但他预知不了这种亚人格什么时候出现,什么时候结束,更无法控制‘陈宇’的行为。通过观察周围的情况,他知道‘陈宇’在做什么,于是假扮成陈宇,当一个普通个体户。”

    “发现章晨芬尸骨的,他处在主人格还是亚人格?”吴一飒疑惑道。

    舒浔笃定道,“是陈宇。”

    左擎苍进一步推测,“在他身上互相独立的人格很复杂,我怀疑他不止两种人格。他的行为可以分为几组,第一组,杀人;第二组,处理尸体,并享受这个过程;第三组,烹尸吃尸后抛尸;第四组,做生意。目前可以确定的是第四组,完全来自陈宇。”

    林曦的脑子更乱了,“那前三组中的哪几个来自高睿川?天啊!到时候法院怎么判?!”

    洪世健抱拳,“吴组,我感谢你抽调我参与办案,说实话我大开眼界,无论是犯罪过程还是……凶手的情况。”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人!”吴一飒目瞪口呆道,“太长见识了。”

    谁不是第一次见识这种罪犯呢?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wllll小朋友

    这个凶手没以前几个那么简单,所以对付他分析他还要一定时间哦

    不像以前几个凶手,抓住了交代了就完了~~

    唉,不是所有的心理变态都抓得住……比如划我车的那个死变态!!

    本文还有一万字左右就完结了,谢谢一直追文,对桃爷不离不弃的各位妞,你们真是美丽的小天使呢~~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