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无弹窗 > 第1章 高冷专家x2
    鹭洲机场国内航班、国际航班出口处,两组接机人马提早一小时就到了,精心制作的led接机牌被小心翼翼地捧出,分别写着“左擎苍教授”和“doctorthia”。

    来自首都的航班已经降落,接国内航班的一组年轻便衣警察明显兴奋许多,那个身着黑色修身西装的高大身影一出现,视力超群的他们就又是招手又是吹口哨,人走近了些,他们反而收敛起来,晃动着手中的led牌,恭恭敬敬地叫:“左老师!这里!”“教授!我们在这儿!!”

    这几个同毕业于中国刑侦大学的师兄弟们,时隔几年再见曾经导师,棘手案件难以侦破的尴尬之余,更多的是兴奋和对共事的憧憬。

    左擎苍,一个在刑警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孤傲而冷漠,严厉而善辩,不过而立,培养出多少国内优秀的刑侦专家,发掘出多少近乎天才的破案能手,拒绝了多少国外大学的邀请,亲自参与破获多少起震惊全国的大案要案,又有多少曾经的极恶之徒出巨资买他的人头。当过他的学生,就是一个刑警最初的荣耀。

    虽被自己曾经的学生们簇拥着,但左擎苍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出了大厅,径自走向那辆派来接他的黑色奥迪,坐进去后仍一路无话。陪同坐在副驾驶的陆子骞浓眉如墨,英气逼人,即使身着便衣,也不改挺拔姿态,自加入刑警队伍以来,连续三年的先进。作为门生,他早已习惯导师这副冷冰冰、不光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的模样,吩咐驾驶员先到酒店,让远道而来的左擎苍休息一日。

    途中,陆子骞从后视镜里偷看了一眼,只见左擎苍偏头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身边是一份折叠好的城市地图,他的侧脸一如当年英俊非常,薄唇紧抿,目光淡漠却犀利,如同一汪深潭,于平静无波之间,洞悉一切。

    一组接机人员的任务顺利完成,另一组还在机场等待。由于暂时受到空中管制,来自美国的mu588航班在鹭洲上空盘旋了好一会儿,迟迟没有降落。

    时差令舒浔仍有些倦意,她拿下眼罩,随意将头发别在耳后,揉了揉太阳穴,俯瞰窗外,四月的鹭洲一片春意盎然,远处苍绿的群山和近在眼前的湛蓝大海交相辉映,错落有致的群岛好像一颗颗碧色雨花石散落其间。邻座的单身男子无意中瞥了她一眼,发现这个从上飞机起就戴着眼罩十分嗜睡的短发女人竟然还蛮漂亮,想都没想,随口搭讪一句,“嗨,你也去鹭洲?”

    舒浔给周围人的印象永远跟她评价自己时一样——不喜交际,难以取悦。

    面对这种程度的搭讪,舒浔甚至没有转头与别人目光相接,而是又闭上眼,回了句,“谁能在直达航班上要求中途下飞机?”

    男子讪讪闭嘴。许多废话一般的搭讪和问候在许多人眼里是深入交流的开端,但似乎在这女人身上不管用。

    飞机终于平稳降落,机上乘客陆陆续续离开。舒浔戴上墨镜,最后一个走出舱门。

    另一组接机的便衣们举着牌子,灯塔一样伫立许久后,面面相觑,组长是个50岁的老警察,老张。老张正想打电话回局里问航班号和姓名是否正确,只见一个挎着massimodutti浅色小包的窈窕女子隔着不锈钢护栏在他们面前站定,灰色小格子连衣裙,外套一件亮黄色针织开衫,一双同色高跟鞋将她的双腿衬得更加姣好修长。女子摘下墨镜,第一眼看上去并不惊艳,盯着看久了,还挺耐看。

    见他们几个毫无反应,舒浔绕过护栏,走到那个举着接机牌的便衣身边,“你好,我是thia,舒浔。”

    “您……您好。那个……呃……舒老师您请跟我来。”可能是与想象中的“归国犯罪心理学专家、特聘顾问”、“中国刑侦大学犯罪心理分析实践课新聘导师”模样大不同,接机小组几个人一时回不过神,

    栗色过耳短发的她看起来很像邻家小妹,但那冷冰冰的模样硬是把这层气质抹掉了,她的眼神里没有初来乍到的新奇,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苟言笑的干练,像极了你学生时代最怕的女班主任或者教导主任。

    舒浔不紧不慢跟着他们走出机场,高跟鞋与地板敲击出富有节奏感的笃笃声。

    不是每个专家都满头银发、深度近视,这一命题的最好佐证,以前只有左擎苍一个,现在,又多了个舒浔。

    接舒浔的专车行驶在前方,而后一辆车的每个人都怀着期待和疑惑,左擎苍和舒浔的见面,国内精英vs归国专家,会是怎样一种场景?老张想,说不定那起棘手的案件,在这两人的通力合作下,一朝之间就会取得巨大的进展。

    事情真会像他们想象得那样顺利吗?

    ☆☆☆

    时差是目前舒浔最难克服的东西了,她本就嗜睡,现在昼夜一颠倒,更是怎么睡都感觉不够。鹭洲市公安局就在下榻的威尔士酒店附近,舒浔谢绝了他们特意安排的接送专车,挑了一套ol风格的黑色连衣裙,选择步行去市局会议室。

    威尔士酒店出门就是一条林荫大道,树干枝桠向着中间生长,阳光在路面投下点点斑驳,一片不知名的红色叶子落在舒浔发顶,滑落在她肩上。这个点儿四周很静,偶尔一两辆飞驰而过的车,三两个逃课的学生,歪歪扭扭地骑着山地车,嬉闹声由远而近,而后又渐渐远去。

    市局两栋大楼十分陈旧,据说是80年代建成的,已经使用三十年了。市局新大楼已经建设完毕,听说下个月就搬过去。

    今天来开会的人并不多,除正副局长还未到场外,支队长、重案组组长、侦办人员和辖区派出所所长等十余人各自就位。负责接待的陆子骞早就从同事口中听说舒浔的外貌,见了她也不感觉惊奇,礼貌地把她引导坐下。她果然和他们形容得一样,衣着精致讲究,戴了副黑框眼镜,显得老沉,淡然间带着些许冷艳。

    舒浔坦然地接过陆子骞端上的一杯咖啡,低头看着桌上材料中的案件综述。没过一会儿,门外走廊有沉稳的脚步声渐渐靠近,舒浔这样慢吞吞又冷漠的性子自然不可能马上抬头去看,直到听见刚才接待她的陆子骞恭敬叫了句“左教授”,她才淡淡抬一抬眼睫,看了一眼刚刚走进来的那个男人。

    英俊却不张扬,身材高大而匀称,铁灰色的修身西装,淡蓝色衬衫头两个扣子未扣,目光未及时给人感觉沉静而内敛,但他与她的目光一相接,却给她一种浓浓的渗透感,仿佛要击穿一切,这种审视的目光让舒浔格外不舒服,于是不动声色转移了视线。

    他来了。

    舒浔的心猛然狂跳起来,浑身的血好像变成固体,从心口到指尖,都是一阵酸麻,然而她的表情却冷绷着,不露声色。

    左擎苍将黑色toledo商务文件包放在圆桌上,他的位子安排在舒浔对面,不知是刻意还是个人习惯,他并没有在那个位置坐下,而是将姓名牌移到指定位置旁边,接过陆子骞端来的一杯咖啡后,在姓名牌后坐下,正好位于舒浔视线的右前方。

    舒浔虽不想再跟他对视,但下意识又抬眼看了看他。目光所及第一处,便是他的手。修长而有力却不粗糙,指甲修得短而干净,手掌与手腕相接处皮肤有一块薄茧——未婚,不抽烟,室内工作者,经常接触电脑;手表戴在左边,文件包放在左边,看资料时,用左手把纸折好弄平——左撇子or惯用左手……舒浔的脑子不紧不慢运作着,虽然关于他的一切她根本不陌生,可还是想试试自己的推理能力。忽然,舒浔感觉到到对方投来的冷厉目光,忙垂下眼睫,翻动着手中资料。

    左擎苍以快十倍的速度从上到下审视舒浔一遍,又不以为意地移开目光。

    见他二人谁也不正眼看谁的冷淡模样,陆子骞不禁有些失望,说好的同仇敌忾呢?转念一想,左教授历来不是爱搭讪的人,这种局面似乎也该在情理之中。

    市局局长刘孝程和分管刑侦支队的陈洋智副局长到场后,案情介绍分析会议正式开始。两个专家的到来让刘孝程暗自舒一口气,自他上任以来鹭洲还没有发生过如此震惊全国的案件,好在公安部及时作出部署,在案件迟迟没有进展之时,邀请了著名的刑侦专家左擎苍协助办案。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上头还调配了一位归国犯罪心理学博士参与办案,往小了说,能与左擎苍互相配合,往大了说,有利于我国在这个专业领域研究的长远发展。

    犯罪心理分析——刘孝程早有耳闻,他儿子高中时候就狂迷什么美剧,他也跟着看了两季,心理侧写、画像这种破案手法靠谱不靠谱有待于实践,黑猫白猫,抓得着老鼠的就是好猫。

    可看到舒浔的时候,刘孝程不免有点失望,这样一个年轻姑娘,真的能挑起这起案件的一半大梁?

    刘局长作欢迎讲话和案件综述的时候,左擎苍和舒浔各自拿一份案卷,一个在看验尸报告,一个在看物证照片,安安静静。发言稿尾声,刘局长刚念完“……二位专家互相配合,相信能给这起案件带来巨大转机。在二位专家的鼎力帮助下,全体干警要发扬……”一句,左擎苍忽然放下手中资料,看向他。

    “抱歉,我不跟这个女人合作。”

    一语凉薄,还带有极大的藐视意味。他甚至不称呼她的名字,以“女人”一词,给舒浔的存在下了定义。她不是专家学者,她不是同领域精英,不是同僚,更不是战友,只是个生物学上的普通雌性。

    陆子骞暗自倒吸一口凉气。这么多年了,左教授那孤傲的性子一点没变,对女性的厌恶和排斥更是不减反增!比如,他不带女研究生和博士,不管报考女生的专业成绩多么优秀,他连面试的机会都不给;再比如,他开设一门“女性犯罪心理研究”选修课,你录下他课上的所有言论,基本可以深入剖析所有女性罪犯的犯罪动机,在这门选修课上,你能学到一句中心句——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女人的心。

    可左擎苍的私生活是那样神秘,陆子骞没有听说任何他被女性伤害或者和女性相爱的传言,但可以百分百肯定的是,他并不是一个gay。

    舒浔听完那句话,脸上没有明显的不悦,只是马上开口回了一句:“实际上,我也不需要这样的助手。”

    所有人都安静了。

    这一句,似乎更具藐视性。

    助手?她将左擎苍摆在了“助手”的位置,而且还是一个“多余的、不需要的助手”。

    这个女人看上去一脸冷漠,实际竟比左擎苍还要狂傲?

    难道,两个人曾经有过节?

    如此,把舒浔接回来的老张几乎要哭了,他俩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难道不应该站起来热络地握手,对自己的专业成绩一番低调的炫耀,然后形成统一战线,发誓揪出凶犯吗?说好的互相吹捧、惺惺相惜呢?

    这种局面,该如何收场?

    刘孝程毕竟老辣些,脑子一转,“这样吧,二位专家都有各自的研究领域,在行动方式和思维方式上肯定存在较大不同,不如咱们求同存异,按照各自的方法开展独立侦查,支队的所有资源随你们调配,找出凶手,就皆大欢喜了。”

    会议室里一时安静得很,可所有人都觉得气氛剑拔弩张,左擎苍和舒浔都没再提出异议,更没看对方一眼,而是继续低头看案卷。案卷厚厚一叠,封面上印着几个黑体大字——

    鹭洲3.14世纪阳湾小区灭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