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无弹窗 > 第71章 邂逅
    “什么情况?”左擎苍问。

    “小女孩叫莹莹,就住在旧城区比较中心的位置,跟邻居几个孩子出门玩耍,很晚没回家。她父母挨家问,那些小孩才说了实话,原来莹莹说要去小便,之后就不见了。”

    舒浔捂住嘴,感觉到一阵巨大的反胃感,踉跄奔到洗手间吐了一次,她用湿毛巾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微微喘了几口气,对跟进来照顾她的左擎苍说:“我觉得凶手的诉求……非常简单——中青年女人、年轻男子、中年男人的内脏、年幼女孩……他想尝试不同人的滋味,直到找到他认为最好吃的那个!”

    左擎苍重新呼叫林曦,沉声道:“立刻在章晨芬回家那条路附近找这样一个饮食店——打烊时间不定,近两三个月经常性歇业;尤其在谷超出事那个晚上,歇业;招牌突出,时尚醒目,站在路上就能一眼看到;口味好,不定时推出海鲜特色菜;只有一个老板兼工作人员;店内没有大面积窗户,摆放桌椅的房间没有落地窗,看不到门,但有一台大屏电视;店里有个不为人知的密室,里面有屠宰操作台和冰柜。”

    “我在那条路走了有几百遍了,你说的这种饮食店我印象中有一个!叫小食代!不过有没有什么密室,我还不清楚。”林曦在电话里报出店名,听语气很是惊讶。

    舒浔回想了一下,惊讶道:“小食代……陈宇?”

    在丝带系列杀人案中,凶手鲁勉将尸体放在自己名下的小屋里,装作无辜前来接受询问。而陈宇是捡到一袋章晨芬尸骨的人,大家都记得,他当时脸色非常难看,还吐了好几次。如果他是凶手,那么演技也太过高超了。

    其实,社会上不乏一些凶手假装成发现尸体的人,去公安机关报案的案例。例如在2010年,一男子将妻子杀害后装进行李箱,丢在楼道里,“发现”后去报案,最后还是被警察拆穿。

    “马上对陈宇的详细真实情况展开秘密调查,另外,在谷超遇害地点附近的交通录像中寻找陈宇出现的画面。”左擎苍当机立断。

    “不知道失踪的孩子是否还活着……”舒浔咬咬下唇,虽然自己的孩子还在腹中,可她对他人孩子的关爱比以前多了许多,一想到那么小的孩子可能落入了凶手的魔爪,她就感觉冷汗一片,那孩子的父母该有多崩溃!

    在向来理智的左擎苍看来,失踪的女孩凶多吉少,说不定她的小脑袋会在什么地方被人发现。可考虑到舒浔现在的身体和心理状况,他拍拍她的背,语气低柔地说:“说不定她只是迷路走丢了,再仔细找找一定能找到。”

    舒浔知道他很违心,可仍希望他的话能成真。

    左擎苍想起凶手曾经寄了一个人头给他,不管是恐吓还是挑衅,对方似乎都想跟他正面对抗。他抱舒浔在床上躺下,将电视打开,调到她喜欢看的频道。“我去一趟支队,你好好休息,等我回来。晚餐想出去吃,还是我带回来?”

    也许是身体不舒服,舒浔乖顺地点点头。“等你回来再说。”

    左擎苍揉揉她的头发,起身出门。刚出电梯,就给林曦打了个电话,“我去小食代会一会陈宇。”

    林曦大吃一惊,“这很危险!如果陈宇真是个杀人狂,他不会放过你!他不是还寄了个人头给你吗?可能他杀这么多人就是想让你去找他,然后把你也给……也许他最终想吃掉的人是你!”

    “我可能……”左擎苍坐进一辆计程车,“不那么好吃。”

    林曦听了一愣,腹诽着,跟章晨芬和谷超比,你可能最好吃了。“我们的人正要假扮电路维修人员去他店里检查,既然左教授要去,那么我跟他们说一下,顺便埋伏在外头保护你的安全。”

    左擎苍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色,脑中浮现舒浔担忧失踪女孩安危的样子,说:“我是其次,如果那个孩子还活着,你们一定得负责把她安全解救出来。”

    “那是当然!”林曦拍着胸脯保证。

    计程车缓缓停在东郎子巷入口,左擎苍下车,重新打量这个普普通通的小街。两排高不过二层的房子中间夹着一条仅容一辆汽车通过的小路,路由一尺来宽的青石板铺成,石缝中生着些苔藓。有的二楼阳台上晒着长裤、内衣,随风左右摇晃,一眼望去很是不雅。

    大大小小的店铺琳琅满目,美甲店、服装店、食杂店、小吃店,店门口斜斜地停着电动车、摩托车和自行车,有的服装店还把货架摆在外头,货架上或挂着打折的衣服,或挂着号称是真牛皮却只要25块钱的皮带。乍一眼看过去,有些杂乱无章,可这恰是旧城区小街最真实最普遍的模样。

    陈宇开的“小食代”在东郎子巷独树一帜,门面不大,门口放着一块黑板和一个灯箱,不过现在是白天,灯箱还没开,小黑板上用荧光笔写着今日特供的菜单,看上去就是一家充满年轻朝气的、以套餐、小食为主打的饮食店。

    左擎苍推门而入,收银台直入眼帘。收银台边有个门,进了那个门才是食客们落座的地方——跟他推理的一样。刚进店门是看不见里面的客人的,只要把店门锁上,就能阻止客人再进来。现在是下午五点,虽然不到晚饭时间,左擎苍站在收银台前,往门里一看,店里还是三三两两坐了几桌,桌上放着小店新,客人们喝着饮料聊天。

    陈宇本是坐在收银台后,这下子站起来,看向左擎苍的目光很正常,用招待客人的标准微笑表情问:“你好,看看菜单。或者你想吃什么,我这里有食材,可以现做。”

    许多人听过左擎苍的名字,但并非知道他长什么样。左擎苍接过陈宇递来的手写菜单,一时没有回答,迅速将对方打量了一遍,读出一些信息。三十岁左右,未婚,这些都不关键,关键是,陈宇食指内侧上部有一条斜向印痕,食指、无名指第二关节处都有茧,这是外科医生经常使用手术缝合线、剪刀留下的痕迹,他以前绝对是个医生。

    大门被人推开,门上挂着的铃铛又响了一声。不知为什么,背对大门的左擎苍敏感地觉察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回头一看,穿着一身运动服的舒浔见了他,明显一愣,看来也是没想到他会到这里来。

    她怎么也来了?

    左擎苍感觉到一丝棘手,马上假装不认识。

    舒浔原地站了几秒,知道回去他绝对发难。转念一想,他到这里来找陈宇也没告诉她,也算是“知情不报”,所以二人扯平。作为一个钻研犯罪心理的,这种好案例怎能不全程跟进?倒是他,算不算撇下她只身涉险?

    “美女~这边~”陈宇见了舒浔,比见到左擎苍热情很多,似乎没有看出她和左擎苍之间的熟稔,从收银台后走出来,“菜单在这里,随便看看。”

    舒浔接过做得很精致的手写菜单,上下打量了一下穿着长袖t恤、夹克和牛仔裤的陈宇,单从外表上看,你真的很难把这个随性和蔼的男人跟什么变态杀人狂牵连在一起,但见过了形形色.色.杀手的舒浔知道,一个人会不会去杀人,跟他长得是不是亲切毫无关系。同时,她也注意到了陈宇的手,手指细而修长,不留指甲,以及上面的印痕,分明就当过外科医生。

    也许是忽然想到林曦和洪世健互相开玩笑的什么人肉面,舒浔手一抖,菜单竟然没拿稳,掉在了地上。

    “没关系我来捡!”陈宇很殷勤,先一步弯腰捡起了菜单。

    就在他弯腰的时候,舒浔下意识看向左擎苍,他又回过头来,对她使了个眼色,意思叫她赶紧离开,看上去就是很不想让她参与进来。舒浔摇摇头,好像在说——“来之前说好要保护你的”。

    左擎苍无奈地将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这个女人太“自不量力”,他得重新考虑以后是否要带着她一起查案。不过……好胆识,越来越喜欢她了怎么办?这么勇敢的女人竟然是我的妻子——心中的巨型犬在理智小人面前耀武扬威。

    “一杯柠檬水。”左擎苍放下菜单,不知是不是也有心理阴影,这里的小店,哪怕是最简单的花生和瓜子,他都没点。

    “别说一杯,一壶都成咯。”陈宇看上去并不在意客人点的东西是否免费。

    舒浔还在翻菜单,看着套餐一页上写着红烧排骨饭、鱼香肉丝饭、叉烧肉饭、鸡丝面等等,还有一个新补上去的酱烧鹿肉饭,忽然一阵头皮发麻。

    “老板在这儿开店多久了?”左擎苍看似不经意地问。

    正在倒水的陈宇不假思索道:“五六年了。生意难做哟,还得靠你们多多捧场。”

    左擎苍接过杯子,忽然很挑剔地说:“你这杯子洗过没有,怎么看上去不太干净?”

    “是吗?”陈宇很惊诧,伸手要回杯子来回看了好久,“没有啊,我每个杯子都亲自洗得干干净净。唉,算啦,给你换个杯子就是了。”说罢,很耐心地又找出一个杯子倒水。

    “你用的柠檬是新鲜的还是风干的?风干的不太卫生,在晾晒的时候苍蝇飞虫爬来爬去。”左擎苍就像一个刁钻的客人,每一句话都是那么惹人不爽,如果他平日里真是这么一个人,八成会被人暴打一顿踢出去。

    舒浔明白,他只不过是在激陈宇,看看陈宇在被人惹火时究竟是怎么样一种表现。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箫笑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