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左不过高冷罢了无弹窗 > 第75章 三堂会审
    “这么有意思的案子怎么现在才告诉我?”纪方珝听完胡皎绘声绘色的描述,一时间热血沸腾,握着胡皎的肩膀摇晃不停,好像激动的马景涛。

    司法精神病鉴定——纪方珝的专业啊!

    胡皎很委屈,她最近也忙一个案子几乎焦头烂额,舒浔又不怎么爱煲电话粥,她是偶然打了个电话问姐姐怀孩子辛苦不辛苦,才从姐姐那里得知廊临的那个凶手疑似多重人格。她一知道就马上屁颠屁颠奔到纪方珝的公寓来了,哪里知道这个老.色.胚见她来了二话不说先扑倒,她一觉睡醒了才一脸疲惫加无语但又十分兴奋地讲了陈宇的事,好了,现在他居然怪她说迟了!

    纪方珝翻身而起,随便套了条裤子就开电脑订机票。

    “我也要去!”胡皎伸出青春之手,友谊之手。

    “你的年假似乎用完了。”纪方珝斜睨她。

    胡皎挫败地咬着被角,留下悲愤的泪水。上次的北燕专家组名单里本没有她,她是多死皮赖脸请了年假才跟着去的,现在完了,真正有意思的案子来了,她没年假了。

    “不如……”纪方珝忽然笑得有点阴险,“咱明天把证扯了,你马上就能有十五天的婚假,如果你愿意配合,一段时间后,还有一次更长的假期。”

    “什么假期?”胡皎一时没反应过来,眨着眼睛问。

    纪方珝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半年产假。”

    “去你的大头鬼!”胡皎抓起枕头丢了过去。

    “你到底去不去?”挡住枕头,纪方珝已经打算买机票了。

    “不去不去!谁稀罕跟你一起去了?谁稀罕跟你扯证了?明天我就相亲去~”胡皎气得用被子裹住身子,翻了个身不理他。

    这一说不要紧,纪方珝脸色变了,抛开电脑,“看来我不给你整个未婚先孕,还走不得啊?”

    “你敢!你敢!”胡皎双脚乱踢。

    纪方珝的魔爪伸了过去,活像一匹恶狼扑向一只小肥羊。

    最后的结果是,胡椒小姐一觉醒来,纪方珝那个家伙早就坐飞机走了。

    ☆☆☆

    案件的重点一下子由寻找尸体确定凶手转变成判定凶手到底分裂出几种人格,也许还能一举破获9.25案,一组的刑警又新奇又惊叹,干劲十足。

    “左教授,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呢?”吴一飒请教道。

    左擎苍站起来,在小会议室白板上画了三个圈,圈里写上关键字“父母、学校、医院”,并解释道:“三个调查方向。一,陈宇口中的‘父母’是不是9.25死者的父母;二,九年前高睿川应该还在上医科大学,那时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三,去一趟医大附属,问清高睿川为什么辞职。”说罢,他忽然望向舒浔,话里有话地说:

    “——这是我第一次有兴趣了解凶手的心路历程。”

    原来左擎苍还记得她一直不满他从来不关心凶手犯罪成因的茬儿。小心眼!

    “我们马上去。”一组的刑警站起来,各自分好组,陆续走出小会议室。

    左擎苍叫住吴一飒,“我要再会一会陈宇……或者说是高睿川。”

    “没问题。”吴一飒答应下来,暗地里摇摇头,连左教授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嫌疑犯了。

    说话间,吴一飒的手机响了,他接了之后又是惊讶又是惊喜,转头对左擎苍和舒浔说:“听说一个公安部特聘司法精神病鉴定专家已经到了机场,两个小时后就会到我们这儿来,说是一个英籍华人,不知道要不要请个翻译……”

    “司法精神病鉴定专家,英籍华人……”左擎苍重复道,和舒浔对视一下,两个人异口同声地猜测道——“纪方珝?”

    “你们怎么知道?”吴一飒问。

    舒浔心想,胡皎那个大嘴巴。不过纪方珝的到来确实再次鼓舞了士气,要说鉴定多重人格,有谁比他更专业呢?想到这里,舒浔解释道:“他是我表妹夫。”

    “好家伙,人才都到一家子去了。”吴一飒挺惊讶,“只是没想到那位纪方珝先生也这么年轻,我以为他是个老专家呢。”

    说起这事,舒浔就想起胡皎曾经也以为纪方珝是个老头,以一个晚辈加粉丝的身份写信给他,叫人家在有生之年来中国看一看,最后还祝人家寿比南山、子孙满堂。结果人家因为她一封信真的从英国来到了中国,从她实习的城市追到她老家雾桥,把她给拿下了。

    有些人不经提,一提起来电话马上就来了。舒浔接起胡皎的电话,听她哇啦哇啦抱怨了一番纪方珝抛下了她,自己一个人去廊临玩,这样的负心汉真是该千刀万剐之类,无奈地以一句“我要开会了”敷衍地挂了电话。

    用完了年假的人还好意思理直气壮。

    本来马上就要对高睿川进行审讯,因为纪方珝的到来,审讯推迟到三小时之后。考虑到纪方珝没有全程跟着办案,吴一飒让组里文笔好的刑警马上写一份调查报告,等纪方珝来了给他看看。

    纪方珝从车上下来的时候惊艳了许多人,支队的女刑警都看直了眼。因为从小生活在英国,所以他的衣着打扮偏英伦风,人又带着旧绅士的气质和风度,对每个人报以颔首微笑,却又很疏离地马上移开目光。半热半冷之间,让多少女刑警的心一揪一放。

    好在纪方珝不是个招蜂引蝶的性子,从车里拿出公文包,提着就直奔二楼一组办公室。

    调查报告三千字左右,他一会儿就看完了,先是用赞赏的目光看了看左擎苍和舒浔,然后又兀自自言自语了一会儿,说想见见嫌疑犯。

    “精神鉴定是你的专长,就由你主询。”左擎苍让贤,现在都是一家人,说起话来也方便。

    “哪里,你们能把多重人格的嫌疑犯捉拿归案,太让人刮目相看了。要知道,这种人格分裂的疑犯十分具有隐蔽性,也不按常理出牌,普通的演绎推理和犯罪心理画像难以准确定位,你们俩实在……”纪方珝难得谦虚道,伸出大拇指,用新学来的一句话说——“很赞!”

    左擎苍、纪方珝、舒浔走进审讯室坐定,对面审讯椅上,高睿川早就被带来坐了进去,这真是千载难逢的“三堂会审”!

    监控探头对准了坐在对面的嫌疑犯,录音笔闪着绿光。

    颓废的男人不知现在处在什么人格,是陈宇还是高睿川。

    纪方珝上下打量了一遍,开口问:“姓名?”

    “……我是高睿川。”

    左擎苍和舒浔对看一眼,同时发现嫌疑人现在的声音明显不同于陈宇,而且还有一种家乡话腔调。最重要的是,他说“我是高睿川”,而并非“我叫高睿川”。他们的猜想没错,高睿川意识到自己能分裂出另外一个人格,所以为了说明自己现在处在哪个人格,用了表示强调的“我是某某”来回答问题。

    虽然声音、口音相同,不重感觉的左擎苍还是敏感地发现了高睿川上次开口叫他名字时的样子不太一样,不知这跟审讯人里多了舒浔和纪方珝有没有关系,他一直感觉,高睿川想跟他独处。

    还没再次提问,高睿川就接下去说:“那几个人是我杀的,你们不用再逼问了。三个人,一个女的,一个警察,还有一个司机,他们好死不死的,撞我手里算他们倒霉。我生无可恋,希望赶紧去死,你们成全我,赶快判我死刑,我有罪,早死早超生。”

    纪方珝这时居然拿出了手机,好像在上网,同时漫不经心地问:“陈宇是谁?”

    高睿川沉默了,目无焦距地望着地板,足足过了五分钟,才回答:“没有陈宇,是我骗你们的。”

    “啊啊啊——”突然,纪方珝手机里传来刺耳的惨叫,好像谁被人追杀一样,叫得十分惨烈。这种惨叫声一会儿变女声,一会儿变男声,然后又变成嚎啕的哭声,还有皮肉骨骼撕碎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如坐针毡。

    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刹那,高睿川剧烈地往上窜了一下,好像想站起来,却被审讯椅束缚没办法实现,当惨叫声、哭声不绝于耳时,他本是很焦躁,忽然间好像被施了定身法,恍惚地安静下来,呆呆坐着不动,连眼睛都不眨。

    左擎苍就坐在纪方珝身边,瞥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那是一段经典的惊悚片,。只见纪方珝淡定地站起来,用数据线连接了电脑和投影仪,开始播放另一部国外的惊悚片,凶手正在给一个注射了麻醉剂的人开颅,掀开骨头,用勺子吃人脑。舒浔感到一阵反胃,移开目光不敢看。纪方珝依旧一意孤行,一边播放凶杀惊悚片最恐怖残忍的片段,一边用最大的音量播男女的尖叫和哭嚎。

    审讯室里的画面和声音都让人产生巨大的不适感,左擎苍握住舒浔的手,用下巴指了一下门口,意思让她回避一下。舒浔有些倔地摇摇头,喝了口热水,观察着高睿川的表情。

    那些让人不适的画面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只见高睿川一会儿焦躁,一会儿平静,一会儿呼吸急促,一会儿又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前方的画面。

    舒浔猜想,纪方珝是要用这种令凶手熟悉的画面把高睿川的人格稳定下来,又或许是在鉴别高睿川是真的人格分裂还是假装精神病以换得量刑上的轻判。

    左擎苍在确定舒浔能够适应之后,也把目光投向了高睿川,这时,他发现高睿川朝他看了一眼,嘴角向上一扬,好像在笑。

    纪方珝也捕捉到了高睿川这一表情,停止了影片和音频的播放,忽然大声问:“你是谁!”

    “我?我是高睿川啊。”

    虽然声音、口音和高睿川相同,但报出自己姓名时,他竟然带了几分随意和轻蔑。

    左擎苍知道,真正的“他”出现了。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评论小红包送给〆﹏拥抱╮妞

    还有三章结束~~

    桃爷写完这个文休息一下,明年再开新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