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香,好饿,可以吃饭了吗?”田爱军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厨房,“田甜,可以吃了吗?”

    在收尾的田甜完全不想鸟这个不着调的家伙,看着田甜的反应和动作,田爱军知道距离吃饭的时间很近,拿起碗筷就去洗。

    王翠花在屋里转了好几圈都没找到田壮,她还想跟他炫耀自己是怎么躲避众人的视线和阻拦回来的,没有了最捧场的观众,那就找俩小观众也可以,拉着田爱党和田爱军说起她的丰功伟业。

    她将得差不多了,田甜也弄好了,她爹没回来啊,这饭菜就不能上桌。

    王翠花那是在咽着口水讲故事,她也忍不住了,跑到厨房,“田甜,你爹是不是没回来,没道理啊,没回来你哪来的肉?”

    “回来了,又出去了。”走出厨房来到院里,拿起斧头开始劈材,好几天没劈柴了,今天的斧头怎么轻了不少,掂了掂这斧头,是她力气大了,她决定了,明天早上和着第一道紫气一块打一遍军体拳,看看效果是不是有所提高。

    不对劲不对劲,她当家的不是那种可以放着肉不吃,出去的干活的人。王翠花在厨房门口不停的来回走动,“你爹有没有说他干嘛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换粮食去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这句话掀起千层浪,王翠花跑到灶台前掀起锅盖,满满一锅的肉粥,田甜这死妮子够狠的。

    “你爹脑子抽了什么疯,他拿了多少肉走。”王翠花一脸愤然的看着田甜,好似田甜是个负心汉。

    屋里的俩兄弟也听到了老爹拿肉走了,这是怎么了,刚刚老子娘还在炫耀她和爹的默契呢。

    “娘,没事吧。”田爱党看着脸都气红的王翠花,拉着她的手,想让她下下火。

    “好着你,你爹这家伙可以啊,连我都忽悠。”甩开田爱党的手,走到田甜面前,她没听到答案誓不罢休。

    举起的斧头绕过眼前人,啪,木头一分为二,王翠花是没想到田甜能心狠到这地步,她人还在这呢,就不怕劈到她啊。

    饿着谁都不可能饿到厨子,这不田甜在大家伙还没回来的时候已经造了一顿,今天上午她出了不少力,没时间到知青所弄肉吃,家里的粮食也让她造了不少。

    “我早上和你说了,粮食不够,刚刚和爹说了。”

    K.O.

    一脸委屈的王翠花这下是不敢说话了,她想起来了,粮食不够吃了,那去换粮的田壮得痛心到时程度,不敢想。

    王翠花盛出田壮的那份,让大家先吃,不用等他。

    找人换粮的田壮不负王翠花所想,他那是一路走一路骂王翠花不会持家,找了几个家里有余粮的换了些,这时候那能换到粮食的地方少之又少,村里仓库根本就没有粮食,亏大发了他。

    小推车推着一车的地瓜,这米面是不用想了,谁家都没有,有也造光了,能等到他来啊。

    回到家的田壮第一件事就是找王翠花算账,这败家婆娘,也不想想当时有馒头的时候吃得最欢快和夸奖王翠花的人是谁。

    俩口子的吵架可以说是田壮单方面碾压王翠花,她心虚没敢还嘴,认错态度那叫一个快跟好,就是不改。

    田甜来到村里的公厕,还没走进她就受不了,那味道太厉害了,走了走了。她鼻子的灵敏度太高,她现在都还在适应中,上厕所她都是跑到自家后院解决,这鼻子的问题不能再拖了。

    她了解到蚯蚓喜欢肥地,有粪便养地最好,问题是全村的地都看着这粪池,这肥根本就不够,还要去肥料所借不少,都是年底清分。

    知青所旁边的竹林里好多年都没人过去,那里的地不错,要不是试试自己培育一个腐地看看,这蘑菇地应该和蚯蚓地有一定的关联。

    另找出路的田甜拎着她老子娘带回来的锄头,在知青所那捣拾起来,枯黄腐烂的竹叶的味道不停飘进她的鼻子,实在忍不了的她扯这外套绑住脸,这才轻松不少,手里的动作也更利落了。

    竹林里的腐叶不少,表层的土都给她积在一起,上头她也看过不少的老农沤肥的情况,应该差不多,也加上不少的稻草,青草一起沤。

    蚯蚓的培育地搞得差不多,她要去挖一些蚯蚓,在刚刚挖出来的表层土里才两只,她用锄头给它断两节。

    蚯蚓断节是也能活的好好的,两头都是头,吃土吐土,吐出来的土还很肥,这土筛出来还能种蘑菇应该非常不错,到时候试试。不行就种地瓜,耐活还不需要费太多功夫。

    蚯蚓哪里多,池塘或者田里最多,她家的地没这些东西,那两个懒货看着这些就走不动。

    蚯蚓还得晚上过来挖,它是夜行性动物,白天会躲在泥土洞穴中,夜里才会外出行动,晚上大家伙都准备睡觉的时候田甜拎着锄头和罐子,她家里没有口罩,为了不给鼻子受罪,她是全家找遍,软的衣服绑得实实的。

    王翠花看着田甜一副下地干活样,实在太好奇了,她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大晚上的干啥去。”

    “挖蚯蚓。”她这话一出,王翠花推开她,直接尖叫起来。

    “你,你,你不要将这东西带回来,不然我让你爹揍你,知道不。”

    屋里的仨人听到王翠花的尖叫,都跑出来了。

    “咋了,大晚上发生了什么?”

    “怎么啦怎么啦?”

    “娘,你没事吧?”

    ......

    不想耽误时间的田甜直接走了,后头还传来王翠花的吼声,“记得不要拿回来知道不。”

    靠近公厕100米已经闻到那股味道的田甜头开始隐隐作痛,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她走到池子边5米,那里是她的极限了,太考研她了。

    几锄头下去,借着路灯看到不少的蚯蚓在土块中挪动着,田甜荤素不忌,大的小的,整条的半条的都放进罐子了,忙活半个多小时,罐子差多装到三分之二,往里头丢进几块泥土就封好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