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没能力反抗就会迁怒别人,还不让人说,她老子娘也真是够够的了。今天上午带了个巨婴,有点劳累需要回去休息休息。

    王翠花看着和她吵架吵到一半就转身走人的田甜,心里的怒火没办法完全发泄出来,肚子跟蛤蟆一样一股一股。

    他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不知道。就想快点搬完这些土,他们两口子的活干完,剩下的全部是那两个瓜娃子。完全不像掺和进去的田壮有一下没一下的铲着土。

    生活就想一把杀猪刀,看看年轻时候的王翠花是个多么温柔体贴的妮子,有活都是第一个上前,现在倒好,有事跑最快,干活就知道偷懒。

    “行了啊你,不要再借机偷懒,我俩来了这么久,你就和田甜吵了这么久,现在人走了,你要不准备干活?”田壮停下看着还不干活的王翠花,她的小心思还能真明显呢。

    “壮啊,虽然说现在不是你当家,你不能就这样看着田甜一个劲的在欺负我啊,我都这么伤心了你还不来安慰我。”她是真的感到委屈,怎么大家都不站在她这边呢,就知道说她。

    “行,我今个儿就听听你的想法,我先说啊,田甜这渠是挖的差不多了,她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自己的事自己干,田爱党田爱军那俩瓜娃子有的是力气。到时候就剩我俩,我可不会帮你,工期延误责任算你头上。”他也不管了,这婆娘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房,要上天了。

    脸上的委屈瞬间消失,剩下尴尬的笑容,自己的小心思暴露的干干净净,“壮,我们是两口子,睡在一张床上,干活怎么就分你我了呢。”

    “呵,你还知道我们睡在一张床上呢,干活的时候就想到我的好,当初你让田甜当家有没有和我打声招呼。”

    “咋怎么就得事还翻出来讲呢,我这不是在搬这图土吗?”

    两口子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年,对方是什么人什么尿性一清二楚。推脱不了只能干活。一个慢慢吞吞将渠里头的土铲上去,一个磨磨唧唧的往板车上铲着土。

    倒也看着非常和谐,步调出奇的一致。

    担着土的赵书一开始是满满的幸福感,干活太少的他大脑是兴奋的,身体就不给力了,刚到山脚就整个人累到不行,抬脚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都有气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成群结伴进山的妮子们看着他这样,个个都捂着嘴偷笑,小声的说着。

    “这人谁啊,长得人模人样,干活是真不行啊,看他满脸的汗水。”

    “就是那个悍妇赵老太家的孙子。”

    “没怎么见过他的?长得挺俊的,看起来是个勤快人,谁嫁给他是真的有福气。”

    “他是真没下过地干活,他们家的工分都是他老子下地挣,他老子娘身体不好,奶奶又那么凶悍,烂赌鬼,谁感敢嫁给他。”

    “烂赌鬼啊,算了算了。这种人嫁不得。”

    “就是就是,嫁过去就是免费的劳动力,伺候婆婆完了还得下地干活,说不准还有债主上门要债呢。”

    “太可怕了。”

    “别说了,他看过来了。”

    ......

    毕竟这地就这么大,这群妮子说得再小声他也听得清清楚楚,不蒸馒头争口气,这蘑菇他一定要培育出来,到时候争取竞选先进,看看谁还敢小看他。

    憋着一口气在身,赵书吃奶的力都使出来,担着着这些土慢慢的走着,腰杆那叫一个挺直。

    靠着这口气他硬生生挺到了家,在门口他实在撑不下去了,倒坐在地上,感觉张嘴的力气都没来,嘴慢慢的长着,声音那是一点一点的弹出来,“开~~~~门~~~~”

    屋里头的赵老太耳朵不好使,衣服毕竟穿的时间长了,再加上赵军干的都是劳力活,衣服破了几处,在院子里慢慢的补着衣服,什么都没听到。

    李花毕竟年轻,身体不好使,耳朵还是不错,隐约听到门口传来阵阵声响,大清早的她就看到儿子赵书兴冲冲的出门,门口那人不会是他吧。心里有着疑惑,脚力不见弱。

    用她觉得最快的步伐,在常人看来就是在慢慢移动,比人家散步还要慢在走着,脸色的神色有点慌乱。

    她的影子挡在了赵老太的脸上,“花,咋滴了,慢点慢点。”放下手里的衣服,她年纪大但是身子骨还是不错,干净利落的走到李花面前。

    “娘,我在里头好像听到书儿的声音,他是不是在门口?”握紧婆婆的手,杞人忧天的她手心里都是汗水。

    “说什么,书儿这孩子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起来还出门了,他平时不都是睡到中午吃饭才醒吗,离吃饭还有段时间呢。”赵老太轻轻的拍着李花的手,这媳妇什么都好,就是想太多。

    “娘,不是,今个儿书儿天亮就出门了,你出们没多久他就跟着出门了,说是去找他老大,他什么时候认了个老大,那人是干什么的,不会有什么事吧。”李花顾不得多想,没看到门口的人她就安心。

    “老大?之前好像听他说过要认村长的侄女田甜当老大。”赵老太嘀嘀咕咕的说着,如果是田甜那就非常好,要是其他人,看她不打断他的腿。

    赵老太的脸上跟脸谱似的。一下子笑容满面,一下咬牙切齿。

    打开门看到赵书,婆媳俩都着急慌了,李花爆发了她的小宇宙,直接跑到它面前,“书儿,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对对对,你快说,有事还有你奶在呢,我到要看看村里那个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干欺负我孙子。”他这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是真的刺激到了赵老太。

    “渴,水。”动弹不得的赵书是真的不想再多说一句话。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赵老太急匆匆的跑到屋里,端了碗水出来。

    “水来了,水来了。”嘴里喊着,手里的碗稳稳妥妥的放在赵书嘴边。

    喝了水的赵书感觉自己活了过来,慢慢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