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吃货的奋斗史最新章节 > 97.怪好吃的
    天亮要干活,勤快的人已准备出发,去地里劳作。

    田甜家除了田甜其他人都还在床上拖拖拉拉,昨天出力太狠了,这几天身体的损耗有点大。

    也许是身体知道挖完渠,各种懒病都跑出来。

    “壮啊,你怎么还不起床?今天不用去仓库工作吗。”

    王翠花多聪明,她早早就和登记员说了,她今天请假休息。看到赖在床上的男人她是真的有点疑惑了。

    “不去了,我今天身体不舒服,已经和其他人调了假期。要不是肚子有点饿,我还想睡会儿。你怎么也没出起来?”

    “嘿嘿,我这不是来例假了吗,请了一天假。”

    “嗯?不对啊,你不是例假刚走吗?还有,你不起来煮早饭谁煮?”

    啪,说错话的下场就是挨巴掌,爱的问候。

    “会不会说话,我说今天来就今天来,你要是给我说搂着让登记员知道,小心我也爆你的小把柄出去。”

    呵呵,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田壮是看清这个婆娘了。

    “你有没有闻到肉味儿。”他隐隐约约闻到饭菜香吻,就是没有肉味。

    “没有,不用想了,闻了好久。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今天吃素。起来吧,肚子饿了。”

    两口子想到一块去了,今天休息,吃饱再睡会儿。

    两兄弟就没有爹娘那么醒目,毕竟假真的不好请。起床完全是靠意志力在支撑。好在年轻,身体耐造。

    年轻人就得拼,这不俩人相互搀扶着来到饭桌前,看到上头只有田甜一人。

    饭桌上田家两兄弟看着妹妹,家长再不出来他们还要不要吃早餐咯。

    耳朵灵敏的田甜听了房间里爹娘的对话,额头隐隐约约发疼。

    “吃吧,他们醒了会自己出来吃的,你们再不吃可就迟到了。”

    这话简直是棒头一喝,两兄弟也顾不得什么有的没的,还是快点吃,不想迟到罚站,太丢人了。

    留出爹妈的饭菜,仨人也顾不得仪态,风风火火开吃。这不是在吃,是在灌。

    晾凉的地瓜粥直接往嘴里倒,两大碗下去,不知道是水饱。揣着几个地瓜和田甜准备的地瓜干,急冲冲的往外跑。

    田甜有条不紊的吃着早餐,一副气泰神定。和门口奔跑的两人形成明确的反差。

    吃饱收拾好桌子,房间里头的两人终于饿到受不了,要出来吃东西了。

    田甜回到自己房间,拎着用荷叶包好的地瓜干和南瓜干。

    王翠花的眼多尖啊,立刻放下手里的碗,打声的问着,“田甜,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田甜还没反应过来,一旁喝着粥的田壮给吓到呛着了,手指指着王翠花,嘴里不停的咳嗽。

    走到她爹背后,转动一下他的身子,轻轻拍打。喉咙里的东西吐到地上,田壮舒服的吐了一口气。

    “昨天的地瓜干,你们的放在篮子里,我走了。还有,中午我就不回来了,你们自己看着办。”

    平淡的说着气人的话,转身,走人。

    “你...你给我...站住....”

    王翠花是知道这小零嘴有多好吃,她还准备那点去找村里的婆娘唠嗑的时候炫耀炫耀,看田甜手里拎了不少走,心痛的不要不要的。

    急忙跑到田甜说的那个篮子里,看到里头的小零嘴还不是,她忍住了骂她的话。

    田壮看着自家婆娘这顿操作是真气到了。他决定了,待会他要拿走一大把去找他的小伙伴诉苦诉苦。

    真不愧是两口子,想的都是一处。自己占大头,不给对方留余地。

    “哟,田甜手里拿的是啥啊,找你大伯吧,他不在。”

    一个小队长看到田甜,他近段时间常常见到她,不知道还以为她是办公室人。

    村里办公室这几天是真热闹,毕竟秋收快到了,大家都得未接下来的做好准备,粮食的收割,晾晒,进仓,分粮。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大家都不好过。

    “好东西,我今个不找大伯,找书记,他在吗?”

    好东西,周遭的几个人听到两眼发亮,慢慢往田甜身边移动。一个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小队长忍不住问道。

    “田甜,什么东西,能让哥几个看看不。”

    呵,这群家伙什么人,拿出来还有剩的吗?

    “不行,我走了。”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机会,她直接越过这群人,来到书记办公室。

    身后传来一阵阵小声的嘟囔。

    “田壮家的妮子真抠门。学她爹那套十足十。”

    “就是,要不是她有个好大伯,怎么能这么嚣张。”

    “说真的,她手里拿的是什么,我闻到一阵奇怪的味道。”

    “好像是吃的,用的是荷叶包着。我们晚点再走,到时候问问书记,看看他那里能不能漏点出来。”

    “我听小队里住她家附近的人说,田甜这妮子做菜是真香。”

    “那可得尝尝。”

    ......

    田甜听到外头那群人唧唧哇哇的讲个不停,还越讲越大声,就怕大家不知道。真可以。

    看到慢条斯理的喝着茶的书记,她是真服气了。

    “书记,村头西的渠已经挖好了,你找个时间验收验收,这工分就抵消我家欠的那些里头。”

    赵光荣放下手里的搪瓷杯,说真的,村里这么多人,他还真就没看出田甜是个这么有魄力的人。

    “可以,我待会就过去看看。你还有事?”

    田甜来到他桌子前,桌面还真干净,看来是为秋收做准备啊。

    “我研究出一道零嘴,材料是地瓜和南瓜。加工后还不错,村里地里种了不少这些粮食,我们可以做好送到镇上收购站。”

    赵光荣不等田甜拆开,他抢过来粗鲁的拆开。这几天他为了村里的粮食不知道头发白了多少,掉了多少头发。

    嗯,这个好像是地瓜和南瓜条,还蛮干得,有股怪怪的味道。着急的放进嘴里,有毒的东西田甜能送过来?

    “田甜,这味道...”

    “这味道怎么了?”

    “味道怪怪的。”

    “怎么个怪发?”

    “怪好吃的,吃了还想再吃。”

    .....

    突然不想和他讲话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