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吃货的奋斗史最新章节 > 138.能兑换多少粮食
    【就算现在吃不下,我可以慢慢吃,反正今天不用干活,有得是时间,看谁耗的过谁。】

    桌上吃得快要饱的实在太气了,心里不约而同的BB着,田甜太讨厌了。

    田甜家里吃饭的气氛算是不错的了,虽然田家村人人都有米,煮饭的人家毕竟比较少,煮粥的多。

    跟以往的粥相比,今天的粥浓稠了不少,妮子婆娘都有得喝,算是非常不错的了。

    .........

    又是新的一天开始,田甜的荒地需要的棉花苗还没到,她时间有点充裕,大清早跑到田富贵办公室堵他。

    “田甜,你怎么早的,来这干啥,书记还没来啊。”田富贵没留意到田甜,当他注意到的时候,田甜也发现了他,想跑也来不及了,只能面对。

    他最近是真怕了这妮子,想一出是一出,虽然每一出都很好,但是作为执行者的他是累到不行,身体累就算了,还心累到不行,这叫什么事嘛。

    “没事,大伯我就找你聊聊天。”田甜找了张椅子坐下来。

    【别,还是别了,我不想跟你聊天】田富贵是真的怕到不行。

    看田甜这架势,今天的话题不简单,是个难啃的骨头。

    田甜想用野猪换粮食。

    “你哪来的野猪,告诉我,野猪在哪?”田富贵手都拍红了,胆肥了她,隔三差五的搞一头野猪,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养的呢。

    “野猪当然是山里的啊,自然还在山里。”田甜倒是没什么感觉的说着。

    听听这话,田富贵感觉大脑闹哄哄的,“你当这山是家啊,野猪是你养的吗,想要就弄一头回来。”

    “大伯,怎么说话呢,这山是大家的。”

    “你还知道是大家的啊。”

    “我知道啊。”

    “你少给我绕圈子,野猪要跟村里的猎队一起你才能去。”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要是私自进山,弄头野猪回来,给我小心你的腿。”

    “不是,大伯,村人这么多人都进山。”

    “那是人家,你是我侄女,你的事我说了算。”

    ......

    田甜是真的生气了,田富贵怎么说都不听,她不是在跟他请求进山,是讨论野猪收不收。

    田富贵心里一肚子的火,这一切都是田壮的,要不是他不争气,田甜也不至于这样。

    决定了,晚点好好教育教育。

    在仓库里忙活的田壮不停的打着喷嚏,感到阵阵的凉意。

    野鸡什么的村里是不收的,这种东西还是镇上的收购站喜欢,问题是镇上的粮食贵啊,趁现在村里的粮食还有不少。

    毕竟大家的工分是有限的,兑换的前提是需要还一些之前欠下的工分。

    野猪这种大物,村里是收的,每年村里养的猪都是固定的,上缴的时候,猪的重量要达标,不然就要用粮食或钱去其他村子那里买。

    今年村里的猪都拉走了,肉就上次她猎的那头,还有地里养的稻花鱼。肉是没有人会嫌弃多的。

    田甜现在就在跟田富贵谈判,不是伯父跟侄女的关系,是村民跟村长的关系。

    她倒是想弄到镇上,问题是目标有点大,她也不能保证打到的野猪是大还是小,要是太大,她弄到镇上,或者村里人举报。

    付出了那么多,半点收获都没有,东西都上缴了,亏的还是她。这种事她是不会让它发生的。

    不过这野猪就是弄回来的时候有点麻烦,实在不行她弄到知青所,解剖了,切条晾干算了。

    倒时候村里都人换好了。亏就亏点,就说是上次的野猪肉。

    兑换的人她已经想好了,她爹,田壮。

    这招可行。

    田富贵的眼睛片刻不离开田甜,他留意到田甜的表情变了,人也没那么锐利了。不好,这妮子要作妖。

    “大伯,我知道了,我不去了。”

    听听,绝对是要进山,看来她是想到了办法。

    “你给我坐下,你一五一十给我说说你刚刚在想什么。”

    看到田甜站起来要走人,田富贵按住了她。

    秋收已经结束,村里人除了摘一些地里种的花生,玉米的。村里也不好意思按着全部的人下地干活。

    他每年这个时候就怕田甜造反。

    “大伯,你说什么呢,我什么都没想啊。”田甜是真没想到她大伯真没敏锐,太吓人了。

    “少给我装傻,给我说出来。要是让我发现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田甜再不老实交代,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过地点由知青所换成了家里。

    “胡闹,野猪这畜生,不止会咬人,那股力气是真不是小,每年村里多少人让这畜生弄伤,缺胳膊少腿的人还少吗。你给我老实在村里呆着,有空就去你那荒地里头磨叽去。

    你少给我冒险。工分的事,大伯跟书记说,到时候你棉花长出来的,就用来抵消工分。实在不行,大伯豁出老脸,给你评个除害英雄的称号,再找镇长申请,给你个搪瓷杯子,香皂块啥的,可以不。”

    田富贵苦口婆心的说着,他捧在手心里,白白嫩嫩的妮子,要是为了点东西就磕到碰到,严重点丢了性命,痛心的还是他。

    田甜听到她大伯说的那些东西,心里分析这利弊得失。

    他说的那些东西,就不知道能给她多少工分,换多少粮食,不过这些工分应该不多,到时候还是吃不饱,不过。

    杯子,香皂什么的,根本就没有什么诱惑。

    “能抵多少粮食,要现在拿到粮食。”

    “你还真能想,现在给你,村里都不给欠工分,你家的工分昨天你全部兑换完了。”

    “大伯,我昨天兑换多少粮食你是看到的,根本不够吃。”

    “这个要跟书记聊聊,看看村里还剩多少的粮食,毕竟你给的烘干机很脱粒机给村里还是有不少的荣誉。”

    “那就多给点工分吧。”

    “还不够多?你爹之前欠了多少工分你也看到了。”

    “他也是你弟弟。”

    “对,我晚点找他聊聊。”

    得,今天田壮无论如何都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