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吃货的奋斗史最新章节 > 320.为难
    一群人在学校门口吵吵闹闹,唯独没人敢冲进去。

    田胜利一点都不害怕跟激动,该干啥干啥,就是不上前去搭理那群人。

    忙完手里的活,人还不走就算了,还越来越多,真把这当成集市啊,田富贵这家伙是干啥吃的。

    “吵啥吵,不用干活了吗?富贵,你小子身为村长还带头闹事?”

    这一嗓子,田富贵还装死都装不了,只能磨磨蹭蹭走到他跟前。

    “胜利叔,我是来找田甜,我们绝对不是闹事。”小声的说着,毕竟眼前人惹不起。

    他往前一步,后面的人推几步,形成非常明显的距离。

    田富贵身后的人都安静了,谁也不敢开口。

    田胜利他手上可是沾了血的,如果他们惹毛了他,一顿揍那是少不了。

    人多欺负人少那也要看少的那一方是什么人。

    实力相差太多就是送人头。

    田胜利的出现,给大脑不清醒的村里人,泼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

    “那他们也是找田甜的?”随手指一个方向。

    那边的人群直接散开,速度那叫一个快。田富贵有点不敢相信平日里磨磨唧唧的村民,动作能那里利索。

    “不是。”本来还想帮这群人讲话,谁叫刚刚他们帮腔。

    没义气!!!

    人群里不少人开始跳脚起来,是他们不想帮忙开口说话吗?

    是田胜利太可怕了好吧,他们也也害怕被他记在心里好伐。

    不是人人都跟他似的,有免死金牌。

    不想着跟田富贵划清界限的人脑子才叫有问题好伐。

    “不是,那你们是来干什么的?”田胜利的语气严肃了起来。

    大白天这么多人聚集在学校,除了想闹事,他想不出还有啥。

    他也不想为难这些人,只要不在学校门口聚集,你爱干嘛干嘛去?

    既然在门口,那他就得有义务审问这群人。

    不少人脑子灵活的,开始拉着身旁的人慢慢的往后退。

    反应慢的人还在绞尽脑汁的想怎么应付田胜利,

    刚想转头问身后人,谁知后边空荡荡,这才发现他们成了带头人?

    尴了个大尬。

    现在的他们才意识到,刚刚田富贵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态?

    想尴尬的呵呵两声走人,奈何田胜利不放人。

    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谁都甭想离开。

    田富贵倒是挺顺利的进去了学校。

    毕竟他作为一村之长,村里公共场所只要说明原因,谁都不会阻拦他。

    笑眯眯的跟背叛者对视着,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村里人伸着长长的手,想让田富贵回过头帮忙说句话。

    可惜太迟了。

    人已经走远了。

    田富贵多多少少知道今天学校里发生了大事,村里人跑到他面前闹事,帮谁他都说不过去,还不如找个理由躲开,多好。

    更加让人开心的是,学校的路上人影都没有。

    他是开心了,门口那群人可就难过了。

    田胜利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呢,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

    校长办公室里非常的安静,田帆傻愣愣的坐着,田甜拿着书慢慢的看着。

    最近这段时间她都没怎么看书,刚好今天有时间。

    “你们在干什么?”门口传来丁宁的声音,屋里的俩人给吓到了。

    田帆一个怒目过去,“不知道进门前先敲门吗?”

    吓到他都忘了刚刚想的事了,气死了都。

    “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个怪毛病?给,这是你要资料。”丁宁才不惯着他这臭毛病。

    用力的抽过丁宁的资料,“一直都有。”

    跟这家伙多说几句,他都怕折寿。

    “丁老师,这是你要教的学生的试卷。”田甜将桌面其中一打递给他。

    本来还想着待会儿拿过去给他,现在好了,人在这里,她就不用拿过去了。

    丁宁有些不可置信的望着田甜,“这么多的学生试卷,你都看完了?”

    他知道田甜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不知道她看东西还那么快。

    “不多,田老师已经看了几份了。”拿起手里的书继续看起来,她知道待会儿丁宁也会跟田帆一样,陷入沉思。

    听到田帆已经看了几份,不能落后的丁宁马上拿起手里的试卷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田甜这妮子还是有俩下子。

    答题的学生思路跟他非常的吻合,是一路人。

    以前的他就不喜欢文邹邹的诗句,以至于他教学生的时候,不少人让他给吓哭了。

    对于教书他没有很大野心,受到的伤害太大,还是田甜的出现让他知道,人跟人是不同的。他宝贝不应该带着偏见看每一个人。

    不过,他还真没想到,田甜会给他分那么多的学生。

    他还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异常兴奋的看着手里的试卷,就刚刚第一份就能打动到他,那证明这里面的学识都是适合他,感觉那叫一个爽啊。

    不过,他怎么发现有点不对劲呢。

    拿着手里的试卷跟田帆手里的做个粗略的对比,相差那家一个大,最少都有二分之一。

    “田甜,你怎么给他分那么多。”

    明明他跟田帆都差不多,俩人每次讲的东西学生都听不懂。

    就这个问题,他跟田凡讨论过很多次,都找不到最终的结论。这也是为什么他跟田帆教的课越来越少。

    “不多,你们的学生都不同,将他的学生分配给你,你不一定教得过来,还浪费精力。”慢悠悠的回答这丁宁的问题,这俩人要是哪天不比较她才觉得奇怪。

    “那是你人品差,才会有那么少的学生。”田帆一点好脸色都不给丁宁,打断他思路的人都没好果子吃。

    “我人品差?你问问自己的良心。”丁宁火都来了,这家伙一天不给他添堵就难受是吧。

    “我的良心一直都在,你敢问自己的良心吗?”田帆那一脸的贱样,看得人拳头痒痒的。

    丁宁气到不行,扫射着四周,看看有什么东西。

    可以给田帆一顿教训。

    突然,田甜手边的试卷映入眼帘。

    “这一打试卷是谁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学生?丁宁有点好奇。

    “我的。”田甜平静的说着。

    “什么,田甜,这么多的试卷,会不会太勉强了。”丁宁觉得不是有点多,是非常多。

    “这样会不会很耽误你的时间?”

    他还是有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个孩子上学的时间太短了。

    这段时间又在不停地看着讲义书,都没怎么看书?

    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孩子。

    “没事,毕竟教我大哥也是我大哥跟二哥都是这样的学生,教多了也就习惯了

    给你,你能跟我说一下你的教学方式吗?

    他实在非常好奇,天天的教学方式,毕竟教了这么多年的书,好的学生跟差的学生他都教过,今天可是一天都没有上过课的孩子,现在给了这么多差生给她带会不会误导了?耽误那些孩子呢?

    不过一想到甜甜的脑子,他又觉得有点可惜

    你担心什么劲,又不是你教,让你去教,你还不一定有天天教的好丁丁双手插间看着他

    日子都是自己过出来的,好的坏的都是自己的

    对于这些学生,他们这些外来人也许不一定能了解天烦,以前可以说是添加村人,但是现在的他接触了外界太多的东西了,对,这里的孩子的教育方式都不是特别的了解,真的,如果按照城市的教育方式的话,那这样就完全会耽误孩子的成长,他也不是不想

    办公室陷入了一片寂静之

    大家看着自己手里的卷子,认真的想着明天需要怎么做?

    丁宁直接跑到田富贵的桌子上,抽纸一只,一张草稿纸拿拿起兜里的钢笔飞快的写着,现在的他脑海里有千万的诗句,要写出来

    田凡看到他的动作,自然不甘示弱,他行自己为什么不行?而且所谓的啤酒跟着写了起

    门口传来了田富贵的脚步声

    办公室里的人根本就没人在意男人是谁?

    田富贵看到里边认真书写的三个人,站在门口的她,静静的思考着现在的他,有必要要进去吗?

    这种想了半天才觉得还是有必要的,就算现在村里人让田胜利给抑制住了,明天后天他们还是会闹事的,如果闹到了田畈这里就不好了

    轻轻地敲了敲门,让里边的人知道有人在外边

    天烦慢慢的抬起头,富贵来这里么干什么?

    村长,好久不见,你有一个好侄女啊!他非常感谢,天赋贵,能将甜甜送到学校

    不然这颗珍珠都不知道要蒙城到什么时候

    少了这么一个得力助手,现在的学校或许真的如大家心中所想的直接关闭或者是让年纪小的学生先回去,毕竟他们的精力是有限的,没办法,教这么多人

    不管对哪个孩子来说都不公平?天天的做法无疑是让这些学生的利益得到最大化

    我听说学校的老师要去高考,现在学生要重新组合我想要了解一下这个情况

    他多多少少都害怕学校开不下去,毕竟一个村里面没有了学校,那么,这些村民的受教育程度就会极大,跟城里的拉开极大的差距

    田甜一五一十的说着他们的计划

    天赋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之前他也知道甜甜要张老师,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今天要教的是差生还是这么多的学生

    你真的能教得来这些学生吗?

    他觉得天烦跟丁宁简直是在开玩笑,这样不仅浪费了学生,还浪费了甜甜的天

    不富贵,你错了,你不了解甜甜

    甜甜的聪明才华,远在你想象之上

    田芳跟叮铃打断了田富贵的想法,他们觉得村里人根本就不了解甜甜

    这个妮子虽然说话不多,但是他脑子好使,并且心慌,心里挂念的都是大家

    学校的老师要去高考,这并不是说明他们不爱这些学生毕竟跟自己的利益冲突了,谁都想要为自己着想?他们也不能强迫学校的老师不去高考,就让他们教孩子,这样他们对孩子的教育也不好,对自己也不好,不想要浪费更多人

    我是不了解,甜甜,但是你们不觉得这样有点自私跟过分吗天天他只是个孩子,上学并没有几天你们这样对他会不会有点过分

    他不知道现实中的人们是不是这样,但是现在的她知道,如果她不变,t天天提出想法的话,那么就不会有更多的人为天天着想

    生活就是这样,如果你不提出想法,那么就不会有人为你着想

    气的田富贵脸都绿了

    他是知道这群人都是为自己着想,但是没想到他们会牺牲甜甜的利益,天天这个傻孩子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他商量,就独自答应了

    面子做的再好,别人也看不见

    何必伤害了自己呢?

    这么多年,她都是这么交易的人,谁知道这个妮子自从进了学校?

    你现在天天在田芳在办公室里看了这么多的书,也想的非常多

    教育对一个人来说非常重要

    也不贵,倒是想闹事,但是想到了田烦跟丁宁的重要,他的嘴巴都说不出话了,毕竟这种大师级的人物能下单到他们这里,还给他们交了这么多的村民,多多少少他都不敢为难这些人,但是现在他们竟然为了自己的私人医生,甜甜,这是他不能容忍的,即使这次村里人都不行

    田富贵,你有点自私了,处理这么多个人,你怎么就只想到天天如果天天不去提出的想法都好?你根本就没有了解过他的想法,你怎么能说这孩子不可以呢?诚然,每个人的教育都很重要,但是甜甜这个教育方法你有了解过吗?是,也许大家都不懂,天天到底是为了什么?

    以前的他或许不了解,为什么大家要这么重视教育?经过了这段时间的看书,才发现没有知识的人是多么的可怜,还要受到其父都不知道怎么反驳村里的婆娘,有人觉醒了,还是有人继续遭受着打击,像李小草的娘,周桃就已经是脱离了苦海他的人生可以自己为自己决定,不再是附属品

    其实当初提出她要当老师的时候,她是有些迟疑的,毕竟这不仅仅会耽误她的时间,更加浪费他赚钱的时间,本来的,他打算在这里一边吸收着知识,一边赚钱,要为他去京城读书,打下基础,现在的他觉得去经常并没有特别的重要,因为一个人的成功,离不开家乡,如果他抛弃了家乡的家乡的山江,再欢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