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20、020
    赵老太太昨晚还是去听墙角了,但等了两刻钟没等到什么动静,赵老太太毕竟也是六十来岁的人,夜夜蹲守哪里坚持得住,便蹑手蹑脚地回屋睡觉。

    老人家觉都短,翌日天不亮赵老太太就醒了,叠好被子在屋里坐了会儿,听见翠娘去厨房做饭。

    赵老太太不放心,走到厨房门口,叮嘱翠娘:“今早煮点米粥就行,再热六块儿肉馅儿饼,两块儿菜馅儿的,还有四个馒头,你们兄妹俩蘸酱吃吧。”

    翠娘知道,昨天老太太就说过了。

    赵老太太转出厨房,一回头,看到东屋房檐下面摆着的俩盆,黄木的洗脸,褐木的洗脚。想到昨晚竟然是孙子出来泼洗脚水,她问为何不是阿娇孙子还不吭声,赵老太太忽然看到了一丝希望。孙子知道宠着阿娇,说明心里有点开窍了。

    旁人家的祖母、母亲都怕儿子被妻妾勾得神魂颠倒,赵老太太现在只怕孙子不着阿娇的道。

    东屋。

    赵宴平醒了便下床穿衣,直接去外面洗脸了。

    赵老太太瞧见,皱眉问:“阿娇还没起来?”这个小妾是不是太懒了,除非昨晚孙子折腾地太狠,别的理由赵老太太都无法接受。纳妾是为了什么,除了将孙子从俏哥儿那边拉回来,小妾还要伺候孙子的起居,哪能天天起得比孙子还晚?

    赵宴平面无表情,一边拿起洗脸盆一边道:“这些事我习惯自己来,有人伺候我不舒服。”

    赵老太太瞪大了眼睛!

    听听孙子这话,像是正常人会说的吗,穷人家巴不得有人伺候,孙子居然还嫌不舒服?

    赵老太太根本不信,肯定是孙子还一心惦记着俏哥儿!

    阿娇已经醒了,官爷刚走她也坐了起来,听见祖孙俩的对话,阿娇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比官爷起得早才行,哪怕官爷不需要她伺候,她也不能落了把柄给老太太。因为端水倒水这种小事挨骂,太不值得。

    穿好衣裳,阿娇心虚地出门了。

    赵老太太恼着孙子,倒没有说阿娇什么。

    赵宴平在后院洗脸,阿娇走到门口一看,官爷都快洗完了,她低头走过去,等着接官爷用完的巾子,洗洗晾起来。

    赵宴平没正眼看她,将巾子丢给阿娇,他径直从她身边走开了。

    吃饭时赵宴平一脸冷峻,用赵老太太的话说,仿佛谁欠了他一样。

    他骑马出发了,赵老太太将阿娇叫到身边,说悄悄话:“官爷怎么这副表情,你昨晚没伺候周到?”

    阿娇长睫垂下来,也隐隐失望地解释道:“我,我想伺候官爷,可官爷说他太累了……”

    赵老太太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她年轻的时候也是村里一朵花,老头子刚把她娶回家时,就像饿疯了的野狗,连着半个月都要搂着她睡觉,一晚上一次都是少的。如今孙子比他祖父年轻的时候壮硕,阿娇更是比她年轻的时候美艳,两人才在一起三晚,第三晚孙子就说他累了?

    糊弄鬼去吧!

    阿娇不懂,赵老太太懂得很,这个臭孙子,简直欠打!

    赵老太太既恼孙子,也恼外面那些不正经的俏哥儿,尤其知县谢郢的嫌疑最大,只是知县是正正经经的官,亲爹还是京城里的什么侯爷,赵老太太没胆量去县衙骂人罢了。

    “官爷说累,你就不会勾搭他,老鸨没教过你怎么勾搭人?”情急之下,赵老太太又直言快语了。

    阿娇知道老太太没有恶意,便也心平气和,攥着手指道:“您有所不知,花月楼的规矩,女子开.苞前都只学才艺,开了苞才开始教导那些,我,我命好赶在开.苞前被官府搭救送回家,并没有学那些。”

    赵老太太大失所望,怪不得阿娇身上没有风月气,敢情是还没有学。

    赵老太太凑到阿娇耳边出了个招:“官爷不热衷那个,你得诱他热衷,这样,等官爷睡着了,你脱光光钻到官爷被窝里去……”

    阿娇左边耳朵都被赵老太太说烫了,羞红满面,背过身道:“这,这也太羞人了。”

    赵老太太戳她肩膀:“睡都睡过了,这有什么羞的,我跟你说,我们老赵家祖上都是种地的,没那么多讲究,汉子睡媳妇天经地义,媳妇想睡汉子,直接趴上去就是,都是一个屋里的人了,瞎害臊什么。”

    阿娇说不过老太太,捂着脸道:“那,那万一我照做了,官爷生气骂我怎么办?官爷真为这个骂我,我就没脸活了。”

    阿娇当然不会那么做,她只想让赵老太太放弃这种念头。

    赵老太太却道:“你只管试,他敢骂你,我替你做主。”

    阿娇杏眸转了转,只想到一个应对的办法,今晚啊,她又要与官爷演戏了。

    赵老太太自认为想了一个绝妙的法子对付执拗的孙子,心情好了起来,翠娘抱着衣裳去河边洗,赵老太太也去同街相熟的街坊家中找人打牌、聊天去了。

    阿娇是妾,没资格随便出门,她那样的名声,阿娇也不想出去,坐在官爷最喜欢的书桌旁,专心给官爷做袍子。

    “表姐,表姐!”

    院子里突然传来表妹朱双双的声音,阿娇从窗户下探出头,竟见朱双双趴在两家中间的墙头上,笑嘻嘻地朝她挥帕子。

    阿娇皱眉,放下针线走了出去。

    赵家的院子很长,郭兴与翠娘住在倒座房中,郭兴肯定是没听见朱双双的声音,没有露面。

    阿娇走到墙根下,对好奇打量她的朱双双道:“表妹你快下去,这样成何体统,真有事就过来找我。”

    朱双双心想:你是个窑姐儿,又是给人做妾,我堂堂秀才女儿,哪有主动登门的道理?

    脚踩着板凳,朱双双居高临下地打量阿娇,见阿娇面若芙蓉,娇艳欲滴,气色比在自家住着时好了不知多少,朱双双心情颇为复杂,似笑非笑地问道:“看表姐的气色,赵官爷对你很好吧,表姐早就喜欢官爷了,如今得偿所愿,怪不得容颜焕发。”

    阿娇蹙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没事我回房了。”

    朱双双哼道:“那晚赵老太太骂你,声音传过来,爹爹总是担心你,我听得烦了,干脆直接来问你过得怎么样,不过我看也不用问了,你能给赵官爷做妾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被骂两句怎么了,人啊,要知足,趁赵官爷还没娶妻好好讨官爷的欢心,哪日正室娘子进了门,有的你受呢。”

    阿娇笑了。

    她从前不与表妹计较,是人在屋檐下,闹了只会让舅舅为难,所以阿娇都忍了,可是现在,她有官爷撑腰,无需再仰仗舅舅家,她何必还要忍?

    “官爷有勇有谋,受百姓敬仰,能嫁给官爷做妾我确实知足。倒是表妹,这两年高不成低不就的,想嫁富家公子人家却看不上你,眼看明年就要十六了,继续耽搁下去变成老姑娘,熬到最后说不定也要给人做妾。”

    朱双双大怒,小手一拍墙头,指着阿娇骂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阿娇偏不说了,朝倒座房喊道:“郭兴。”

    朱双双听了,怕被赵家小厮看到自己扒墙头的不雅姿态再传出去,慌得便要跳下去,没想到被自己的裙子绊倒,阿娇只听扑通一声,便知道朱双双这一下怕是摔得不轻。

    “小娘子叫我?”郭兴从倒座房走了出来,疑惑地问。

    阿娇指着墙根道:“刚刚这里好像有条黄鼠狼,一眨眼就不见了,你仔细找找,小心它去偷鸡。”

    赵老太太最宝贝那些下蛋鸡了,郭兴顿时挽起袖子,拎着铁锹四处找黄鼠狼了。

    隔壁墙根下,朱双双捂着自己摔疼的脚踝,恨得几乎咬碎一口牙。

    阿娇骂了朱双双一顿,心情颇好,一件袍子缝好了,赵老太太也串门回来了。

    阿娇拿着袍子去给赵老太太看。

    阿娇的女红不比成衣铺子的绣娘差,翠娘的针线也被她拆了重新缝的,崭新的冬袍上还绣了祥云暗纹,明明是布料,竟也多了几分绸缎才有的华丽,看着就不是一般人能穿的。

    赵老太太越看越满意,正想夸阿娇两句,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大叫:“祖母!”

    赵老太太手一抖。

    阿娇还以为官爷回来了,朝门口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穿粗布短褐的壮实男人,肤色晒得麦黄,但五官周正,眉眼与官爷有三分相似。

    “是我三孙子,你先回屋去,没事别出来。”赵老太太将袍子还给阿娇,神色不悦地道。

    阿娇已经得知了官爷与赵二叔家里的恩怨,常言道上梁不正下梁歪,赵二叔、赵二婶黑心卖了香云姑娘,那样的夫妻俩能教出多好的子女?赵老太太这副不待见亲孙的模样便是佐证。

    阿娇听话地回了东屋。

    郭兴将赵良领了进来,翠娘从厨房探出头,一脸警惕地盯着赵良。

    赵老太太站在堂屋门口,盯着赵良道:“你来做什么?”

    赵良是赵二叔夫妻的次子,今年刚好二十岁,长得虎背熊腰一把好力气,但他游手好闲不喜耕种,经常来县城找赵老太太讨银子花,这种不成器的孙子,早把赵老太太的爱孙之情磨灭了。

    赵良没有回答,反而瞄了眼东屋,眼神发亮地问:“祖母,那就是你替我大哥讨的小妾?长得可真漂亮!”

    赵老太太一口吐沫喷在他脸上:“漂不漂亮也是你该说的?说吧,你来到底是什么事,没事赶紧滚回家去!”

    赵良抹了脸,突然叹口气,看着赵老太太道:“祖母,我真是没办法才来找你的,家里这几年收成不好,那点存银给我二哥娶媳妇的时候都花光了,现在我看上了一个姑娘,那姑娘也喜欢我,可她爹娘坚持要十两银子做聘礼,我爹娘没钱,祖母手里有的话先借了我吧,我以后赚钱了肯定还你!”

    赵老太太心中一动,打听道:“哪家姑娘?”

    赵良确实有个相好的姑娘,是沈家沟隔壁村的,姓李,名桂花。

    赵老太太知道这个李家,爹娘最最嫌贫爱富,前两个女儿嫁的都是有钱人家,就老二家那寒酸样,要钱没钱要名声没名声,李家只讨十两银子,八成是在耍三孙子,剩下两成,肯定也是李桂花闹了什么毛病,好人家实在嫁不出去了。

    无论如何,赵老太太都不会给这个钱!

    “我没有,你想娶媳妇就自己去挣,只要你能挣到十两银子,不愁没人嫁你!”

    赵良急道:“可我就想娶桂花,好几个人去提亲了,我再筹不到银子,桂花就要嫁给别人了!”

    赵老太太哼道:“那你去筹啊,谁有钱你去找谁,我老婆子没有!”

    赵良眼中露出怒火,指着东屋嚷嚷道:“祖母你也太偏心了!你都舍得花十两银子给大哥纳妾,现在我要娶正正经经的媳妇,一辈子就这一桩大事,你为何就不给我!”

    赵老太太:“我呸!我给你大哥纳妾,花的也是你大哥拼命挣回来的银子,跟你们有半点关系?你爹你娘欠了你大哥多少,他们没脸过来就派你来,你好歹也是手脚健全的九尺汉子,想娶媳妇你不找你爹娘,找你大哥算什么道理?”

    赵良梗着脖子:“我……”

    赵老太太又一口口水喷过去:“你个屁!赶紧给我滚,再不滚我让人去喊你大哥回来,到时候他要打你,你可别怪我不拦着劝着!”

    赵良脸红脖子粗,站在赵老太太对面喘着粗气。

    翠娘见了,从厨房跑过来,愤愤地喊自家哥哥:“你还愣着做什么,老太太都快被气厥过去了,你还不快去县衙叫官爷回来!”

    郭兴看向赵老太太。

    赵老太太还真怕赵良做出欺老抢钱的事来,点了头。

    郭兴转身就往外跑。

    赵良见了,胆子一缩,可他不甘心就这样白跑一趟,丢下赵老太太冲去厨房,推开翠娘抓了几块儿馅儿饼,然后在赵老太太的叫骂中扬长而去。

    赵老太太火冒三丈,早上还骂大孙子倔驴,如今被野狗似的三孙一比,大孙子立即成了人中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