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34、034
    赵宴平出发之前,趁老太太不注意,交代阿娇暂且先别与老太太提开铺子的事。

    阿娇明白,老太太误会她一大早纠缠官爷,看她正不顺眼,这个时候去提,八成要黄。

    秋雨淅淅沥沥,赵老太太将阿娇叫到堂屋,打听两人的府城之行,翠娘也凑了过来,听热闹。

    阿娇与官爷已经串过口风,绝口不提官爷带她去逛街还给她买胭脂的事,只说自己白日都与其他知县带来的丫鬟们待在一起,对府城的了解只限于马车里见到的一角繁华。

    “官爷洗刷了何二爷的冤屈,何二爷就只请官爷喝酒,没送点什么?”赵老太太嫌弃地问。

    阿娇猜测道:“应该没有吧,官爷也没跟我多说,只说他们去的是庆丰楼。”

    赵老太太又嫌弃她:“官爷不说,你就不会打听吗?”

    阿娇垂眸道:“官爷在外交际,我怎好事事过问,坏了本分。”

    赵老太太听到“本分”二字,回想阿娇嫁过来后的一言一行,丝毫没有狐狸精的做派,几次试图勾引孙子也都是被她赶鸭子上架,忽然就不计较早上那点事了。阿娇这丫头,美貌却不妖冶,心地也好,愿意花嫁妆银子给她买药,比老家的二儿媳妇还懂得孝顺。

    “嗯,是该这样,以后官爷的事你少过问。”赵老太太带着几分警告的语气道。

    阿娇乖乖应下。

    翠娘忍不住嘀咕道:“老太太您可真是的,一会儿嫌小娘子不打听,一会儿又叫小娘子别过问……”

    “闭嘴,衣裳都洗好了?”赵老太太瞪着翠娘道。

    翠娘腮帮子鼓了起来,指着外面道:“下着雨呢,怎么洗衣裳?”

    赵老太太还是将翠娘撵了出去。

    翠娘走后,赵老太太语重心长地对阿娇道:“以前我叫你勾引官爷,是因为他总是不肯娶媳妇,我担心他是不是长傻了,一心办案对女人没兴趣,听你说了官爷在府城的做派,我总算松了口气,可那种事也不能做太多,一滴精十滴血,一晚一次就行了,隔两天休息一晚,知道吗?”

    阿娇小手攥着袖口,敷衍地点点头。老太太的心思真是一天一变,话都让她说了。

    赵老太太去屋里,将昨日的海棠糕拿了出来,分给阿娇一块儿:“你乖乖听我的话,我自会对你好,你若是敢当面一套背地里使手段勾引官爷夜夜荒唐,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这个家到底还是我说了算,官爷再贪你的色,他也得听我的。”

    阿娇拿着赵老太太递来的海棠糕,心都凉了半截。

    她到现在都没有服侍过官爷,只得了官爷一句日后可能会变的保证,以前老太太支持她勾引官爷,阿娇尚且不敢太大胆,现在老太太竟然警告她不许乱来,她若不做点什么,岂不是真的要一直给官爷当个假妾?

    赵老太太喜欢她,有求于她,阿娇在赵家的日子才好过,不然就又要变成在舅舅家一样了!

    捏着凉凉的海棠糕,阿娇眼睛一眨,豆大的泪珠开始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美人落泪,男人见了恨不得将她搂进怀中柔情安抚,赵老太太见了,却是眉头一皱,冷着脸道:“怎么,我说你两句还不成了?”

    阿娇好像更委屈了,丢下海棠糕,捂着嘴跑去了东屋。

    赵老太太自然要追上去,进了门,往里一看,好家伙,她只唠叨了一句,阿娇竟趴到床上去哭了!

    “哭哭哭,我打你了还是骂你了,你给我做这姿态!”赵老太太走到床头,双手叉着腰。

    阿娇脸埋在枕头里,呜咽道:“跟您没关系,是我对不起您。”

    赵老太太更疑惑了:“你怎么对不起我了?”

    阿娇又哭了两声,红着眼圈坐起来,瞅瞅赵老太太,阿娇去了衣柜前,将藏在最下面的旧床单床隔拿了出来。她双手托着床隔,可怜兮兮地对赵老太太道:“老太太,我要告诉您一件事,您答应我千万不要动怒行吗?若您被我气坏了身子,我就是死也无法原谅自己。”

    赵老太太耐性不好,盯着她道:“什么死啊活的,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

    阿娇咬唇,先将床隔挂到床中间,再扶赵老太太坐好,然后跪在赵老太太面前,低着头解释道:“老太太,我想伺候官爷,真的想,可官爷他,他就像您说的那样,他对我没兴趣,我刚嫁过来那晚,官爷明说了他不会碰我,还弄了这么个东西挂着,睡觉的时候他不要看我,我洗澡的时候,他也躺到里面来……”

    “什么?竟有此事?”赵老太太眼睛瞪大了,两个鼻孔也张圆了,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你,你真的不是在骗我?我明明听到你们……”

    阿娇抹着眼睛道:“那都是官爷叫我演戏的,官爷耳朵灵,每次您来听墙角,官爷都知道,包括今早,他也是听您过来了,才推醒我,我跟您说过的那些话,全都是官爷叫我说的,我知道不该欺瞒老太太,可官爷威胁我,说,说我不照做就卖了我,呜呜呜……”

    阿娇挪到老太太面前,趴在她腿上痛哭了起来:“老太太,您说实话,官爷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样的?我真的还是清白身啊,官爷为何就不肯碰我?”

    小美人哭得太凶,还是被自家孙子给欺负成这样的,赵老太太心乱如麻,不自觉地摸起阿娇的头来,一边用动作安抚可怜的姑娘,一边琢磨孙子这事。

    难道,孙子其实就是喜欢俏哥儿,这次去府城全因阿娇在,他才没去跟小白脸知县厮混?

    除了这点,赵老太太真的再想不到别的理由,阿娇这样的美人,别说是清白身,就算不是,夜夜同.床共枕,哪个正常男人能忍得住?

    想到这个,再看那破床隔,赵老太太恨得咬牙切齿,一把扯下床隔,揉成一团丢了出去。

    阿娇见了,赶紧跑过去将东西捡起来,哭着道:“老太太,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告诉您的,您可千万别去质问官爷,官爷本来就嫌弃我,若知道我敢不听他的话,我怕官爷真的赶我走,我好不容易才遇到您这么好的长辈,不想再回舅舅家看舅母脸色了。”

    赵老太太看着对面的阿娇,雪白水嫩的脸蛋,吹弹可破的肌肤,哭起来如雨中的梨花颤颤巍巍,别提多招人心疼了,赵老太太活了六十来年,就没见过比阿娇更美的姑娘。

    无论是阿娇的容貌,还是赵家已经花在阿娇身上的银子,赵老太太都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孙子赶走阿娇,阿娇走了,孙子连妾也不要纳了怎么办?

    赵老太太只能继续指望阿娇去勾回孙子的心。

    之前是她太心急了,她一急,孙子为了应付她,才逼着阿娇演戏糊弄她。

    还是那句老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要慢慢来,阿娇也要慢慢地去勾引。孙子太聪明,越是刻意的勾引孙子就越抗拒,隔壁秀才好像念过一次诗,怎么说来着?对,“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阿娇就是那丝丝绵绵的小雨,每天润孙子一点,早晚能突破孙子那一身粗皮,渗到他心里。

    “好,我假装不知道,这件事你也不可再对外人说,咱们从长计议。”赵老太太扶起阿娇,低声嘱咐道。

    阿娇继续抽搭两声,自怜地道:“我能对谁说呢,这种屋里事不能与舅舅讲,告诉舅母,舅母只会笑话我没本事笼络官爷的心。”

    赵老太太闻言,吓得出了一身冷汗,阿娇真告诉了金氏那大嘴巴,金氏再往外面一传,恐怕就要彻底坐实孙子爱俏哥儿的名声了!

    “对,不能告诉你舅母,阿娇以后再有什么委屈,只管告诉我,我替你做主。”赵老太太赶紧抱住阿娇,哄亲孙女似地道。

    哪怕是骗来的温柔慈爱,阿娇也稀罕,靠着赵老太太道:“老太太,您跟我交个底,我还能等到官爷碰我的那一天吗?”

    赵老太太斩钉截铁地道:“能,肯定能,只是咱们不能急,越急他越躲,唉,以后他不碰你就不碰吧,我也不去听墙角了,你偷偷摸摸地使劲儿,等事情真成了,告诉我一声就行,咱们别打草惊蛇。”

    阿娇差点笑出来,打草惊蛇都用上了,看把老太太急的。

    经此一哭,阿娇与赵老太太达成了约定,赵老太太要在官爷面前替她保守秘密,阿娇也不能再对外人说她与官爷的房里事。

    下午小雨渐渐停了,有几个同街的老太太来赵家串门,跟赵老太太打听赵宴平在府城又立了什么功。

    阿娇泡了茶水过来,举止端庄地给几个老太太上茶。

    阿娇出去后,一个老太太悄声问赵老太太:“我听人说,是你让赵官爷带她去府城玩的?”

    赵老太太笑眯眯道:“不是我是谁?你们是不知道,我当初聘她来做妾只是怜惜她被舅母磋磨,等人真过来了,做事勤快又懂事本分,我哪里不舒服她就给我揉哪里,我生病了,她还拿出嫁妆给我买药,整整花了三两银子呢,我赵老太爱恨分明,她真心孝顺我,我就真心怜爱她。”

    三两银子买药?

    几个老太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点酸。

    “可惜身子坏了,生不出孩子来。”有个人酸溜溜地道。

    赵老太太嘴巴一撇,哼她:“我要的就是她不会生,知县大人赏识我孙子,连知府大人都赞我孙子前途不可限量,以后升官了,自有大家闺秀要嫁过来,家里提前有个妾没什么,弄出个庶子算怎么回事?”

    “对对对,就是这个道理,小妾美貌又本分,如此家里才安生呢,老姐你真是捡了个宝。”

    赵老太太得意地扬起下巴:“那是,宴平为何那么有眼力,都是从我这儿传过去的!”

    阿娇坐在东屋,听得直笑,老太太可真会吹牛,万幸也很好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