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62、062
    赵老太太走了,阿娇看看手里的信封,担心赵老太太出事,阿娇不敢真的等到傍晚再告知官爷,便派翠娘去县衙跑一趟,将信交给官爷。

    翠娘去了,很快蔫蔫地回来,说官爷带着捕快们去乡下办案了,不知何时才归,翠娘怕信丢了,没敢留在县衙,原封不动地揣了回来。

    遇到这种事,阿娇也没有旁的办法了,只能等。

    翠娘好奇地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赵老太太要带着丹蓉离开。

    昨日赵宴平公开丹蓉的身份时,翠娘兄妹以及秋月都不在,三人还蒙在鼓里。

    人都走了,这事也瞒不住,阿娇便简单地解释了下,没有提及丹蓉以前是青楼歌姬,只说官爷发现丹蓉不是香云姑娘,要送丹蓉走,赵老太太却想留下丹蓉,祖孙俩因此起了争执。

    翠娘弄明白后,撇嘴道:“我就知道她肯定不是,官爷这么好,沈姑娘也和善大方,香云姑娘肯定也错不了,哪像那个丹蓉,一个大骗子还敢在我们面前耍小姐威风,她哪来的脸?老太太就是糊涂,为个外人跟官爷吵。”

    阿娇心想,她是没提丹蓉送银子给赵老太太,提了,翠娘就不会疑惑了。

    晌午的时候,翠娘正在厨房做饭,赵宴平突然回来了,下马便问迎出来的阿娇:“早上你派翠娘去县衙找我了?何事?”

    他带人在乡下跑了半天,刚刚才回县城,得知家里可能出事了,便回来看看。

    阿娇折回屋里,取那封信交给他。

    信中说的,便是丹蓉与赵老太太商量的那样,只不过是以赵老太太的口吻告诉赵宴平,说她不忍心丹蓉流落街头,要去老家给丹蓉找个能好好待她的人家,这件事一解决,赵老太太就会回来。

    赵宴平看完信,直接把信纸捏皱了,老太太说的好听,还不是贪丹蓉的银子?

    “官爷,老太太说了什么?”阿娇见他脸色难看,紧张地问。

    赵宴平把信给她,让她自己看,他去屋里喝水。

    阿娇匆匆看完,直怨赵老太太糊涂,她揽下丹蓉的婚事,做了这个媒人,将来丹蓉安安分分地与男方过日子也就罢了,万一出什么事,夫妻俩都要回来找赵老太太,说不准还要连累官爷,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不过,从丹蓉的角度想,她无处可去,一个弱女子带着金首饰与银子,确实危险,只能抓紧了赵老太太,暂且当个靠山。

    阿娇不知道该怎么做,幸好这个家也不用她做主。

    她收了信往屋里走,才到门口官爷就出来了。

    “官爷去哪?饭马上好了,你……”

    “我去接老太太回来。”赵宴平冷着脸道。

    他去意已决,阿娇没法阻拦,只嘱咐道:“你慢慢劝老太太,她年纪大了,上次老郎中交代过,万不可再动肝火。”

    赵宴平点点头。

    下午阿娇还把赵老太太的西屋重新打扫了一遍,然而到了傍晚,赵宴平一人回来了。

    阿娇都跟着发愁了:“老太太不愿回来?”

    赵宴平沉声道:“我没去接。”

    赵宴平想去的,然而出了城门,赵宴平慢慢又改变了主意。

    归根结底,丹蓉也是可怜人,如果她能找户人家嫁了本本分分地过下去,也算是得了善终。他真去强带老太太回来,老太太可能气中风,丹蓉也没有容身之地,不如就像现在这样,随了他们去。等丹蓉出嫁前夕,赵宴平也会敲打她一顿,丹蓉若不安分,赵宴平自有法子对她。

    丹蓉跟着赵老太太来了沈家沟,两人沿着村路往赵家老房走的时候,便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村人们七嘴八舌地向赵老太太询问丹蓉的来历。

    赵老太太笑眯眯道:“宴平一位好友帮他找香云,送了丹蓉姑娘给我们认,可丹蓉姑娘并不是香云,她孤零零的无家可归,求我替她做主找个好人家嫁了,我便带她回老家帮她物色物色。”

    村人们说话都比较直接,见丹蓉二十左右的年纪,纷纷问道:“丹蓉姑娘这么美,早嫁过人了吧?”

    丹蓉早与老太太串过了说法,此时大大方方地道:“我小时候被人卖去了青楼,幸而遇到贵人得以赎身从良,今日来了沈家沟,还望叔伯婶子们怜惜我命苦,以后多多照应。”

    丹蓉一点都没想隐瞒自己的身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与其装良妇日后被人戳脊梁骨,不如先自揭老底。从良又怎么了,从良的妓.女也不少,她有钱,不怕没人娶。

    丹蓉堂堂正正地住进了赵家老宅,赵老太太收了她的银子首饰,便负责对外夸赞她人好,以前被卖去那种地方也是命苦。

    村人们议论了几日,渐渐也就习以为常了,倒是媒人们往赵家跑得勤快,正经人家不想娶丹蓉这样的媳妇,有些穷鬼赖汉本来也没有啥好日子过,便想给自己弄个漂亮女人先快活了再说。

    可丹蓉看不上他们。

    一些青楼的姐妹们最后都会被富商、官员们赎身回家做妾,然而经常混青楼的男人能有多可靠,最后免不得还是会被卖、被送人,颠沛流离。丹蓉愿意给赵宴平做妾,一是赵宴平俊朗有本事,二是赵宴平正直心善,不会轻易舍弃枕边人。

    赵宴平不要她,如今来到村子里,再有本事的男人也无非家里田地多一些,丹蓉的目标就变成了做妻。

    光棍赖汉们喜欢来她门前转悠,但丹蓉一早就相中了隔壁赵家二房的赵良。首先,赵良年轻魁梧看了叫人喜欢,便是有些毛病丹蓉也能有信心把他调.教好,好歹能凑合过日子。其次,赵家二房与赵宴平闹得再僵,血脉的关系是打不断的,丹蓉嫁给别人要担心夫妻俩被人欺负,嫁给赵良,等闲地痞恶霸都要忌惮县城里的赵捕头,不敢动手。

    有了人选,丹蓉先托赵老太太替她当了一根金簪子,给了赵老太太跑腿费后,丹蓉雇人在赵家附近给自己盖了一座气派的四合院,并且托赵良给她做监工。村里汉子多,赵良一吆喝,很快就把这房子给盖起来了,当然,丹蓉与监工赵良接触的多了,两人的感情也更深了,暂且瞒着长辈们而已。

    有了房子,丹蓉撇开赵老太太,让赵良去联系个买办,她要买地。

    丹蓉貌美有风情,赵良已经决定要娶丹蓉了,丹蓉买地也是为了让长辈们同意,他乐得跑腿,只不过他以为丹蓉只是想买一两亩,丹蓉却悄悄塞了买办二两银子做封口费,最后签田地买卖文契时,赵良、赵老太太、赵二叔夫妻才发现丹蓉竟然一口气买了二十亩良田!

    二十亩良田,那得花一百两银子吧?

    赵老太太这时候才意识到,丹蓉从来都没有真的信任过她,一直防着她呢!

    赵老太太想找丹蓉算账,可丹蓉已经住进了她自己的房子,还买了一个丫鬟一个丑脸护院,赵老太太想见她,可以,但是想骂人或动手,丹蓉直接叫人将她请出去,客客气气的,赵老太太想发作,又没脸发作。

    她能骂什么呢?人家丹蓉藏了老底,又哪里对不起她了?

    可赵老太太就是不舒服,早知道丹蓉有一百两银子,她岂会因为那十几两与几根金首饰便满足,怎么也该多要一些的!

    就在这个时候,赵良请了媒人去丹蓉家里提亲了。

    赵老太太坚决反对,第一个理由就是丹蓉生不出孩子!

    赵良笑道:“祖母,丹蓉说了,她会给我买个通房,到时候让通房生,我们俩一起养孩子。”

    赵老太太又嫌弃丹蓉名声不好。

    赵二婶笑道:“娘,名声那玩意能吃吗?别看那些人背后指指点点的,暗地里都想使劲儿让丹蓉看上他们儿子呢,一座大房子、二十亩地,她就是七老八十缺胳膊少腿,娶她也值当!”

    赵老太太这才发现,原来不但赵良要娶丹蓉,赵二叔、赵二婶也都同意了!

    赵老太太气得不轻。

    二房没人管她,喜气洋洋的将两人的婚事办了,婚宴就定在丹蓉的四合院,鞭炮声、吹打声,热闹了一天,隔壁村子都能听见。

    赵老太太赖着不回县城,是想看看能不能再从丹蓉手里弄点银子出来,没想到之前还与赵良合起来夸丹蓉气她的赵二叔、赵二婶,转眼也被丹蓉摆了一道。

    起因是赵二叔、赵二婶想搬进丹蓉的四合院,跟着小两口吃香喝辣,呼奴唤婢。婚前赵二婶就想搬进去,丹蓉羞答答说还没成亲,传出去不合适,等婚后再搬。然而真的成亲了,丹蓉立即换了副嘴脸,说大哥大嫂还在呢,哪有公婆跟小儿子过的道理。

    儿媳妇不孝顺,赵二婶去找儿子,结果赵良就是个混球,有了媳妇忘了娘,更何况赵良本来也不想孝敬爹娘,他想娶桂花的时候爹娘不给他银子,祖母也不给,吃几个馅儿饼还要派堂哥来抓他,这样的长辈,他凭什么要孝敬?

    赵良完全与丹蓉一条心,将赵二叔、赵二婶气得整天骂骂咧咧,又无可奈何。

    赵老太太冷眼旁观,见曾经嘲笑她的二儿子、儿媳妇如今也沦为了村子里的笑柄,看到她也缩头缩脑再也直不起腰了,赵老太太忽然就舒服了。折腾一场,她好歹得了十几两银子与金首饰,儿子夫妻俩什么也没捞到,不但没捞到,还要天天对着丹蓉、赵良崭新的四合院咬牙切齿,那才是真的惨,报应!

    叫他们俩狠心卖她的香云孙女,后来还黑心不给她孝敬钱,只当没有她这个娘,现在亲儿子也不孝顺他们夫妻俩了,简直就是活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