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86、086
    人走了,看热闹的街坊们也散了,赵家门前又恢复了清静。

    郭兴一个人坐在倒座房门前。

    官爷去了西屋,妹妹在隔壁哭个不停,郭兴叹口气,仰头望天。

    郭兴不喜欢赵老太太,但官爷对他们兄妹有救命之恩,赵老太太也没有太欺负人,郭兴愿意哄老太太高兴,愿意给老太太使唤。后来,家里来了温柔美貌的小娘子,小娘子与人和善,郭兴也愿意听小娘子差遣,不要工钱去替小娘子做事他都愿意,赵老太太数落小娘子的时候,他与妹妹听着心里也都不舒服。

    赵老太太死了,郭兴心疼官爷没了祖母,他对赵老太太没什么留恋,反而松了口气,老太太一走,官爷、小娘子都是和善的人,这个家里应该不会再有争吵了。

    谁想到,转眼间小娘子也走了。

    都是苦命人,郭兴不怨小娘子做出这种选择,官爷早晚都要娶妻的,万一娶了厉害且容不了人的,以小娘子温柔不争的脾气,肯定要吃苦头。郭兴理解小娘子,他只是替官爷难受,最亲的祖母没了,能安抚他的枕边人也抛下了他。

    明明是三月艳阳天,却仿佛有一团乌云笼罩在赵家这宅子的上方,压得人心里也闷闷的。

    就在郭兴想去哄哄妹妹的时候,他看见官爷从西屋走出来了,去了东屋,没多久,官爷将整个书架都搬了出来,放在有阳光的地方晾晒。官爷背对着他整理书架,动作不缓不急,悠悠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郭兴一愣。

    回想刚刚,从那位将军夫人过来到离开,官爷都没有与小娘子说几句话,痛痛快快地写了放妾书,小娘子都要上马车了,官爷也只是提出要小娘子带上秋月。

    小娘子背对着赵家门口哭得泪如雨下,官爷始终一副冷冷淡淡的模样。

    难道官爷真的不在乎小娘子的去留?

    郭兴不信,沈家刚出事,小娘子决定不再做生意的时候,赵老太太想买了秋月,他听说后,一想到秋月要走,心里就像要被人挖了一块儿肉似的疼,半夜还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小娘子终于又开始做针线生意帮忙留下了秋月,郭兴做梦都在笑。秋月还不知道他的心思,还没有答应他什么,他自己都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小娘子陪伴官爷那么久,官爷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一定是藏在心里不肯表现出来,就像赵老太太的过世,官爷也没有当着他们的面落过一次泪。

    郭兴嘴笨,不会安慰人,忙跑到妹妹的屋里。

    翠娘趴在床上哭呢。

    郭兴低声使唤妹妹:“你快别哭了,小娘子走了,官爷心里肯定比你更难受,我不会说话,你跟官爷话多一些,快去安慰安慰官爷,他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早晚憋出病来。”

    翠娘抬起头,瞪着哥哥道:“我不去!你说小娘子的坏话,官爷也没有留过小娘子一句,你们男人都是铁石心肠无情无义,全家就我舍不得小娘子,就……”

    她这嗓门不小,吓得郭兴忙捂住妹妹的嘴。

    翠娘嘴巴一张,咬了他一口。

    妹妹不配合,也讲不通道理,郭兴无可奈何,坐在妹妹床头直叹气。

    没过多久,后院那边突然传来“当当”、“咔擦”的劈柴声。

    郭兴走出去一看,竟然是官爷在砍柴,光着膀子背对着他们,抡起大大的斧头,一下一下地劈下去。

    “都还有心情砍柴,哪里难受了?”翠娘也跟了出来,见官爷劈完一根木头还会将砍好的几段整整齐齐码起来放到一旁,跟以前他劈柴的情形一模一样,翠娘更委屈了。

    赵老太太经常骂妹妹傻,以前郭兴还不爱听,现在他真心觉得,赵老太太骂得没错!

    “你怎么这么笨!”郭兴点着妹妹的脑袋道。

    翠娘刚要躲,就见后院那边,刚把木头摆在桩子上准备劈柴的官爷突然直挺挺地往一旁倒了下去!

    “官爷!”翠娘大叫一声,忘了刚刚的埋怨,一头朝后院跑去。

    郭兴也吓得不轻,兄妹俩同时赶到官爷身边,就见官爷昏倒在地上,嘴角、衣襟、地上竟然带了血,显然刚刚吐过血!

    这可是身强体壮一年到头都不会生病的官爷啊!

    翠娘扑在官爷身上,嚎啕大哭起来:“官爷你别死……”

    郭兴再次捂住了妹妹的嘴,来不及解释,他将妹妹丢到一旁,颤抖着去叹官爷的鼻子,发现还有呼吸,郭兴抹把吓出来的眼泪,扭头吩咐妹妹:“来搭把手,咱们先扶官爷进屋!”

    翠娘想哭不敢哭,兄妹俩一起,艰难地将沉如巨石的官爷扶了起来。进了堂屋,左右各一扇门,翠娘想去东屋,郭兴想了想,朝西屋扬扬下巴:“还是去西屋吧,小娘子一走,官爷都吐血了,等会儿若醒了,睹物思人,心里更难受。”

    翠娘不是很懂哥哥的话,但还是朝西屋那边拐了。

    将昏迷的官爷扶到床上躺好,郭兴吩咐妹妹:“你在这里守着,我去请郎中、太太、小姐过来,官爷若醒了,你只管伺候官爷,少胡说八道。”

    官爷都这样了,翠娘还敢说什么,只要官爷好好的,她再也不嫌官爷无情了。

    安排好家里,郭兴去马厩里解下官爷的马,片刻也不敢耽搁地走了。

    他先去请郎中,然后再朝沈樱的槐花巷奔去。

    柳氏、沈樱一听,立即安排马车,过来的路上,郭兴解释了今日家里的变故。

    柳氏担心儿子,暂且没有心思想阿娇的事,沈樱沉默片刻,心疼地道:“大哥平时寡言少语,谁也看不透他在想什么,我还以为小嫂一头热,没想到大哥对小嫂的感情已经深到了这种地步,明明都难受死了,他还憋着,他不吐血谁吐血。”

    柳氏惊道:“你是说,你大哥是因为阿娇走了才吐的血?”

    沈樱道:“不然呢,难道还是因为老太太?”

    柳氏叹气,因为老太太,她还能宽解儿子,若是因为阿娇,人都去京城了,她又没本事将人劝回来,如何宽解儿子?

    三人快马加鞭地赶到了赵家。

    老郎中已经到了,也看过了赵宴平的情况,刚把翠娘叫到堂屋准备说话,见柳氏、沈樱来了,老郎中便对母女俩道:“官爷这是伤神太过,他又去劈柴做重活,气血一急,致使吐血昏厥,好在他年轻体壮,休息休息就好了,但你们还要好好开解开解他,人死不能复生,让他别太想老太太了。”

    他这一说,柳氏与沈樱互视一眼,郭兴与翠娘互视一眼,都没说话。

    老郎中急着回家,没有细问,提着药箱走了。

    柳氏、沈樱进了下午。

    柳氏坐在床边,看着神色憔悴的儿子,忍不住哭了起来。她这些亲人,最可怜的便是丢了的大女儿,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大女儿苦,儿子过得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叔婶就不必说了,她改嫁后,儿子只能与老太太相依为命。老太太对孙子是好,可祖孙俩只能谈生活,老太太不懂儿子在想什么,儿子也不愿意跟老太太说。

    儿子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便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了,好不容易遇到了阿娇这个可以聊聊心事的枕边人,阿娇还走了。

    柳氏不怪阿娇,是她她也不想在有娘家人撑腰的时候继续给人做妾,她只是心疼儿子。

    “娘别哭了,大哥没事,今晚咱们就搬回来,陪着大哥一起住。”沈樱握住母亲的手,轻声宽慰道,“咱们陪着大哥,大哥慢慢会好起来的。”

    柳氏点点头。

    沈樱见兄长还睡着,她便先回了一趟槐花巷的宅子,赵家地方小,沈樱安排李管事、宝瓶、如意三人留在这边看院子,她带上母女俩的衣物,只带秋月回去了。现在一家三口都要守孝,家里没什么事,有郭兴、翠娘、秋月伺候足够了。

    沈樱回来时,发现兄长已经醒了,除了气色有些差,人看起来跟平时一样,面无表情的。

    沈樱没有再提阿娇,笑着道:“大哥,我跟娘搬回来了,你赶紧把你的东西搬到东屋去。”

    赵宴平看眼院子里搬东西的翠娘、秋月,道:“东屋床大,你跟娘睡那边吧。”

    沈樱知道兄长是怕睹物思人,笑笑,领着翠娘、秋月去了东屋。

    翠娘铺床,秋月将母女俩的衣物往衣柜里收,打开柜子,却见里面摆着五个匣子,全是以前装绢花用的长条匣子,每个匣子上面都摆着一封信,信上写了名姓。

    秋月正要叫太太、官爷、小姐过来看,忽然发现其中一封竟然是写给她的,是小娘子的字迹。

    秋月下意识地拿起她的那封信,取出信纸,上面写了密密麻麻一页小字。小娘子在信里说,感谢她帮忙做生意,感谢她让小娘子知道女子也可以自力更生,小娘子还送了一方手帕两朵绢花给她,最后道别后珍重。

    秋月哭了,将翠娘的匣子与信递给翠娘,然后抱起另外三个匣子,去堂屋分给官爷太太小姐。

    娘仨都坐在桌子旁,柳氏与沈樱同时打开信封,赵宴平看着面前自己的这一份,顿了顿才拿起信。

    “官爷于我有诸多恩情,不再一一言谢,官爷是好人,一定会有与香云姑娘团聚的那一日,望官爷多保重。”

    几行小字,一扫而过,赵宴平抬眸,发现母亲与妹妹还在看信,信上的字都比他这边多。

    将信放回去,赵宴平打开匣子,里面是十两银子。

    她没说这是什么银子,但赵宴平知道,她将他纳妾的聘金还他了。

    赵宴平默默看了那银子片刻,然后盖上盖子,视线投向母亲、妹妹那边。

    沈樱的匣子里是手帕、绢花,与秋月一样。

    柳氏的匣子里除了手帕绢花,还多了一对儿翡翠镯子、十两银子。其实信与绣活儿都是阿娇提前写好的,那时阿娇是抱着自己离开的主意,她需要银子,没想将柳氏给的见面礼镯子以及赵家的十两聘金留下,今日姑母来接她,阿娇不是那么急需银子,便临时将这些东西放进了匣子。

    “都是给她的,她何必这么客气。”柳氏摸.摸那对儿镯子,低声感慨道。

    沈樱担心地看向兄长:“大哥,阿娇都跟你说了什么?”

    赵宴平不欲多说,信收进怀中,将匣子推向母亲那边,正要让母亲收了里面的银子,赵宴平突然注意到摆在桌子上的文房四宝,那是孟氏要他写放妾书时,他让翠娘拿出来的。

    赵家只有这一套砚墨,拿出来后一直摆在外面还没有人想起来收,阿娇这些信是怎么写出来的?

    脑海里浮现刚刚看过的信纸,赵宴平重新拿出来,仔细一看,发现墨痕干涸的情况,绝非今日所留。

    “翠娘,她上车之前,与你说了什么?”

    翠娘坐在南门门口哭呢,小娘子写的信秋月念给她听了,说了好多让她掉眼泪的话,小娘子还留了五两银子给她,算作以后她嫁人时小娘子送她的添喜。

    官爷问话,翠娘抹了好一会儿眼睛,才有力气回想分别时的情况。

    “官爷,小娘子说你不知何时才会娶妻,让我照顾好你……官爷,你别听我哥胡说,小娘子真是那种贪图富贵的人,她去京城也该高高兴兴地去,何必哭得那么伤心,一定是姑太太非要带她走的,你还不拦着,说放人就放人。”

    赵宴平垂着眼,手里的信纸越攥越紧。

    孟氏没有强迫阿娇,是她自己愿意去京城的,可她不是临时起意想走,而是早就有了去意。

    从老太太下葬他回来那日起,她对他就没有那么亲近了,不主动看他,也不与他说话。

    赵宴平耽误了几日时间,才隐隐猜到她可能听见了他给老太太的承诺,可惜天意弄人,孟氏在他解释之前,来接她了。孟氏一来,他乱了心绪,竟误会……

    “大哥,如果真是翠娘说的这样,你现在去追小嫂,应该还来得及。”沈樱焦急地道。

    赵宴平看向门外。

    追去了,又能说什么?

    她是孤女的时候他不解释他从未想过要打发她走,现在她有了做将军夫人的姑母给她撑腰,身份高了,他再去解释,便是她信,赵宴平也开不了口。

    最初赵宴平就知道,他一个粗人,不该委屈她那样的好女子。

    他也说过,如果有机会,会给她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

    现在阿娇有了真心疼她的姑母,身份尊贵的姑母,应不会再愁嫁。

    “就这样吧,以后不必再提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