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105、105
    洞房花烛,自是一夜缠.绵悱恻,翌日清晨,沈樱打扮得当,随谢郢一同去给长辈敬茶。

    “会不会怕?”去正院的路上,谢郢低声问娇妻。

    沈樱反问:“怕什么?”

    谢郢意有所指地看向侯府里层层叠叠的院落。

    沈樱明白他的意思,微微扬起下巴,迎着九月的初阳道:“我连亲哥哥都告过,还有什么可怕的,他们对我客气,我也对他们客气,他们给我脸色看,我只当没看见,他们若想磋磨我,我就搬去铺子里住,就不信他们还能把我绑回来。”

    如何在高门大院里生活,沈樱都仔细考虑过,总之就是不能太委屈了自己。

    金色的晨光照得她娇嫩脸庞上的纤细绒毛都清晰可见,谢郢仿佛又看见那年她披麻戴孝,跪在县衙大堂上,一边落泪一边倔强地仰着头向他伸冤。

    那样的沈樱,谢郢一辈子都不会忘。

    他笑了笑,握住妻子的手道:“确实没什么可怕的,无论发生什么,我陪你同进退。”

    年轻俊美的公子,掌心温热,目光也温柔,沈樱被他弄得脸色,飞快甩开他手道:“说话就说话,你别动手动脚,叫人看见还以为我小户出身不懂规矩。”

    谢郢便笑着赔罪:“是为夫失礼了。”

    沈樱红着脸加快了脚步。

    侯府大堂,永平侯夫妻、大房、二房一家都到了。谢郢是侯府最小的公子,世子爷三十出头、谢二爷接近而立,都已成亲多年,膝下有儿有女。祖孙三代共聚一堂,有说有笑的,和乐融融。因是谢郢成亲,厅里还给秦姨娘准备了一张椅子。

    世子爷、谢二爷都是永平侯夫人生的,这时候秦姨娘只安静恭顺地坐在一角,微笑着聆听,并多嘴。

    当谢郢、沈樱出现在院门前,厅堂里的众人不约而同地停止了谈笑,视线投向刚过门的新娘子。

    沈樱是生意人,举止从容落落大方,说不害怕这侯府内宅,就真的不怕,娇艳明媚地站在谢郢身边,跟着谢郢一一行礼。

    永平侯看在眼里,默默地点点头,怪不得老三非她不娶,此女果然与众不同。

    世子爷、谢二爷等人与谢郢隔了一层,大家平时都维持着表面的和气,不争斗也不深交,沈樱的两位妯娌又都是高门贵女,她们不会真正地把沈樱当妯娌相处,但也犯不着自降身价与沈樱斤斤计较,便都露出符合礼节的善意微笑。

    秦姨娘不了解沈樱,但儿子喜欢的姑娘,她也喜欢。

    众人都笑着打量新人,只有永平侯夫人在看清沈樱的容貌后,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永平侯看了她一眼。

    永平侯夫人忙换成笑脸,朝秦姨娘夸赞起沈樱的美貌来。

    敬了茶,众人围坐一起吃了早饭,饭后永平侯还要去兵部当值,回房更衣时,见妻子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永平侯奇怪道:“老三媳妇有何不妥吗?自从看到她,你神色就不太对。”

    永平侯夫人心事重重,但与丈夫说了也没用,敷衍道:“没有,她挺好的,就是看着面熟,仿佛以前见过。”

    永平侯笑道:“她是江南人士,去年年底才进京投奔兄长,你怎么可能见过。”

    永平侯夫人干笑:“所以才觉得奇怪啊,差点失了礼数。”

    总之不是什么大事,永平侯就没追究真假,换了官袍,进宫去了。

    送走丈夫,永平侯夫人回头就把丫鬟们遣散出去,问经常随她进宫的芳嬷嬷:“你可还记得王爷身边的徐侧妃长什么样?”

    芳嬷嬷眉头紧锁,回忆半晌,摇摇头道:“这老奴哪能记得,徐氏早几年只是王府里的一个姨娘,深居王府,也没有资格进宫请安,三年前才因为生了次子升了侧妃的名分,宫里的除夕宫宴她只去过三回吧?去了也是坐在偏殿,老奴真的没印象,就记得是个美人。”

    永平侯夫人抿了抿唇。

    芳嬷嬷奇怪道:“您怎么突然提到她了?”

    永平侯夫人看着她道:“你没近距离见过她,我见过,每次看得都很清楚,长得与沈氏简直就是亲姐妹!”

    徐氏进宣王府之前,宣王对所有妻妾一碗水端平,雨露均沾,不偏不倚任何人,可徐氏进府后,宣王很快就坏了自己立下的规矩,渐渐专宠起徐氏来,让徐氏生了两个儿子,还给他请封了侧妃。她的傻女儿不介意,永平侯夫人却替女儿担心,按照宣王对徐侧妃的盛宠,将来宣王若坐上那个位置,定会给徐侧妃封个贵妃,膝下有俩儿子的贵妃,对女儿的威胁太大。

    这样的劲敌,永平侯夫人哪怕只见过一面,也会记得清清楚楚。

    芳嬷嬷张大了嘴:“这,这怎么可能,一个是江南小地方的村女,一个是工部尚书的嫡女,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怎么可能有那么像?”

    永平侯夫人早梳理过了,提醒她道:“你别忘了,徐尚书的老家在徐州,赵宴平的老家在苏州府,都是一个布政司下的,并不是八竿子打不着,巧得很,赵宴平还丢过一个同父同母的妹妹,年纪肯定比沈氏大,完全与徐侧妃对的上。更巧的是,你可记得,徐氏刚进王府的时候,京城里传言,说她小时候落水沾了脏东西,被继母送去尼姑庵养了好几年,快及笄了才被徐家接近京城?”

    芳嬷嬷震惊道:“您的意思是,徐侧妃是假冒的徐家女?可能,可能尼姑庵疏忽,不小心害死了徐家姑娘,又怕徐尚书追究,便找了个丫头假冒徐姑娘?”

    都是在后宅厮混了几十年的人精,一旦有了怀疑,稍微动动脑筋就能猜到几种弄出此事的动机。

    永平侯夫人道:“十几年前的旧事,咱们哪能知道,也许是尼姑庵换的人,也许是徐尚书的继室弄得鬼,也许是徐尚书自己安排了个貌美的假女儿培养,再送去选秀谋个前程,当然,也有可能是天底下真有那么像的无血缘关系的两个人。”

    这话说完,主仆俩都沉默了很久。

    芳嬷嬷迟疑道:“有没有可能,是您记错徐侧妃的容貌了?”

    永平侯夫人瞪了她一眼。

    芳嬷嬷连忙低下头赔罪。

    永平侯夫人想了想,道:“罢了,胡乱猜测也没有用,明日我会带她进宫给娘娘请安,王妃也会去,王妃常见徐侧妃,两人像不像,她总能看出来。对了,你先去暗中打听打听赵家失散的另一个姑娘的消息,叫什么名字,多大的时候丢的,身上有没有胎记,能打听多少是多少。”

    芳嬷嬷连连应承下来,快步出去安排。

    永平侯夫人看着芳嬷嬷的背影,眼中浮现一抹厉色。

    若徐侧妃不是女儿的劲敌,就算有一个与徐侧妃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站在她面前,永平侯夫人也不会多花任何心思,但徐侧妃抢了宣王的宠爱,哪怕有一丝可能铲除徐侧妃的可能,永平侯夫人都会抓住这丝可能,一查到底。

    谢郢与沈樱打过招呼了,说宫里的谢皇后想要见她,所以永平侯夫人派了嬷嬷过来指点她宫里的礼仪规矩,沈樱什么都没说,认认真真地学了一个下午。

    学规矩辛苦,但晚上谢郢主动帮她按揉胳膊、双腿,沈樱便觉得辛苦一会儿也值了。

    翌日一早,新婚的夫妻俩就随着永平侯夫人进了宫。

    第一次见识到皇城的恢弘威严,饶是沈樱也从容不起来了,乖乖地低头垂眸,不敢乱看,好在谢郢就陪在她身边,沈樱才没有乱了分寸。

    谢皇后住在凤仪宫,三人在宫门外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可以进去了。

    从跨进凤仪宫开始,沈樱便一直垂着眼帘,步伐僵硬地跟着谢郢,跨过几重门,终于来到了一间宽敞明亮的厅堂。永平侯夫人率先朝皇后娘娘行礼,沈樱余光瞧着谢郢,也搬出才学会的仪态福礼,待前面传来一声慈祥的“免礼”,沈樱再站直了身体。

    还没说什么做什么,沈樱已经紧张的出了一层细汗。

    “那就是老三新娶的媳妇,走过来给我瞧瞧。”谢皇后坐在贵妃榻一侧,笑容温和地看着沈樱的方向。

    永平侯夫人侧过身子,示意沈樱过去。

    沈樱暗暗呼了一口气,垂眸走上前,这时她才发现,那贵妃榻上坐着两人,左边的身穿深紫色家常褙子,右边的服饰更隆重华贵,颜色也鲜亮颇多。

    沈樱仍是低头行礼。

    谢皇后笑道:“抬起头来。”

    沈樱便紧张地抬头,看到一位五旬左右的雍容妇人,与一位三旬左右的清冷美人。

    她飞快瞧了两眼便又垂下了眼帘。

    谢皇后端详她的面容,若有所思,宣王妃目光错愕地看着沈樱,直接看失了神。

    谢皇后也终于想起来这张脸的问题了,确认地看向宣王妃。

    宣王妃察觉了,发现母亲也在盯着她,宣王妃忽然意识到,也许皇姑母与母亲又达成了什么共识,想用她们的方式帮她对付极受王爷宠爱的徐侧妃了。

    至于长辈们想做什么,宣王妃懒得配合,也不会阻拦干涉什么。她只想抚养儿子长大,让儿子得到他身为世子应得的一切,那些勾心斗角,她不屑参与。

    收回视线,宣王妃又恢复了方才的清冷模样。

    谢皇后递了永平侯夫人一个眼神。

    等宣王妃、谢郢、沈樱告退的时候,永平侯夫人留了下来。

    谢郢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

    不知是不是他多想了,刚刚谢皇后、宣王妃看沈樱的眼神,似乎别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