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138、138
    这一晚赵家小院里仿佛有两对儿新人,人家郭兴是货真价实的新郎官,赵宴平这个假新郎竟比郭兴睡得还晚,只可怜了阿娇,半夜那顿喂娃都是闭着眼睛喂的。

    第二天天一亮,郭兴、秋月都早早起来了,秋月可没准备休息,吃完早饭继续去胭脂铺子做事。

    赵宴平也神清气爽地去了大理寺,只有阿娇起迟了,好在昨日家里办喜事,她还能借口累了。

    家里多了个孩子,时间似乎过得一天比一天快了起来,眨眼间又到了今年的中秋。

    五个月大的小初锦比满月的时候灵活多了,能够自己在炕上翻来翻去地玩,每次赵宴平一回来,小初锦就双手撑着炕用力地抬起头,朝着爹爹咿咿呀呀的,小嘴巴笑得口水都掉了下来。女儿这么喜欢他,赵宴平带孩子带的也越来越享受,与孟昭玩藏东西的游戏时,他也抱着女儿去找,他给孟昭讲道理的时候,小初锦就乖乖地靠在爹爹怀里,大眼睛一会儿看哥哥,一会儿看爹爹。

    节前夫妻俩带着一双子女去理国公府探望卢太公。

    赵宴平陪卢太公说话,阿娇带着孩子们与梅氏待着。

    因为这时候的小初锦越发可爱,旁人逗她她会咯咯地笑,卢俊终于不嫌弃赵家的妹妹不好玩了,与孟昭一起守着小初锦,只是孟昭是想照顾妹妹,卢俊一会儿捏捏小初锦的手一会儿故意抢走小初锦的玩具看看小初锦会有什么反应,抢的次数多了,就把小初锦逗哭了。

    好脾气的孟昭今天看卢俊十分不顺眼。

    卢俊被娘亲训了一顿,再加上嫌小初锦哭起来让人头疼,一赌气又跑去花园疯玩了。

    阿娇笑着让孟昭去找卢俊,好不容易有个玩得来的伙伴,儿子可别把卢俊弄丢了。

    孟昭见妹妹哭着哭着又睡着了,这才离开。

    阿娇与梅氏终于得了清静,可以好好地说说话了。

    梅氏是京城名门之女,虽然卢家三代男人都是清流,也很少谈论皇家的事,但梅氏的娘家人里有皇亲国戚,梅氏与家人见面的时候,就听说了一些事。论起交际圈来,梅氏比阿娇的姑母孟氏更广。

    “听说皇后娘娘病重,可能熬不过今年了。”叫丫鬟们都下去,梅氏悄声对阿娇道。

    阿娇吃了一惊,过年的宫宴上她远远地见过谢皇后一面,年近六旬的谢皇后自然是苍老的,可当时谢皇后言笑晏晏,看着精神头还不错,怎么大半年过去,人就要没了?

    梅氏轻叹道:“娘娘中年丧子,悲痛欲绝,宫里纷争又多,可不催人老?”

    一个人若整天算来算去,却迟迟得不到想要的结果,时时刻刻都牵挂着惦记着,如何养身?再看卢太公,虽然在大理寺做事时案子不断,可每破了一个案子,卢太公的忙碌就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心气一顺,老人家又颇注意养生之道,每日晨起都会耍一套五行拳,所以眼看着就要七十岁了,老太公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照样硬朗的很。

    养生不在于坐享富贵权势,而在于心宽体胖。

    阿娇攥了攥帕子,谢皇后是宣王的养母,不知母子俩感情如何,若谢皇后真的去了,宣王会不会难受?

    梅氏见她蹙眉,轻轻握住阿娇的手道:“你倒也不用担心什么,近年皇上越发器重王爷,有些事是明摆着的。”

    如果一个皇子因为认了皇后做母亲就能得封储君,那宣王早就会封太子了,同样的道理,既然淳庆帝没有因为谢皇后认了宣王就封宣王做太子,那谢皇后的过世也不会对宣王产生什么大的影响。

    三王的表现文武大臣、京城百姓们都看在眼里,淳庆帝知道的只会更清楚,怀王心胸狭隘好大喜功,简王好色醉心风花雪月,只有宣王文武双全且端肃自持,梅氏觉得,除非淳庆帝老糊涂了,不然必会将大位传给宣王。

    阿娇听懂了梅氏的意思,她不敢妄议朝事,想了想,看着梅氏的肚子道:“说起来,我们家大姑太太与你差不多时候传出的喜讯,不知你们俩谁会生在前头。”

    话题转移到孩子上,梅氏摸.摸肚子,眉开眼笑:“前两天我梦见自己生了个姑娘,还跟初锦做了好姐妹呢。”

    阿娇瞧瞧熟睡的女儿,倒也希望能给女儿找两个小姐妹。

    回到狮子巷,阿娇只与婆母聊家常,晚上与赵宴平歇下后,才提到了谢皇后的病。

    这事赵宴平早有耳闻,没与阿娇提罢了。

    阿娇也忍不住琢磨了下储君的事,小声问他:“你说,最后会是王爷吗?”

    赵宴平按住她的唇,低声道:“别提,也别想,咱们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便可。”

    阿娇乖乖地点点头。

    赵宴平抱着她,脑海里却浮现出每次朝会上看到的宣王。

    不知道是妹妹在宣王府的关系,还是事实如此,反正当怀王、宣王、简王站在一起时,看仪表气度,也是宣王最有帝王之相。但皇位传承牵扯的关系利益太多,岂非单单看仪表气度就能决定的?不到最后一刻,谁也没有把握,与其费心琢磨患得患失,不如只做自己。

    中秋过完,下一个节日是重阳。

    重阳只放一日假,翌日赵宴平到了大理寺,忽然听说宣王殿下添了一位小郡主,说这闲话的人,还意有所指地看了他一眼。

    赵宴平神色如常,心中却是一软,他自己有女儿,知道小女娃有多可爱,妹妹已经有了两个儿子,现在得了女儿,一定很高兴吧?而且,妹妹在宣王府的地位已经很扎眼了,再生儿子可能会引人嫉妒,生女反而能低调一些。

    赵宴平可没忘了那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尼姑庵庵主。

    傍晚回家,赵宴平将这个喜讯告诉了家人。

    柳氏一直牵挂着这事呢,得知女儿平安生产,管生的是外孙还是外孙女,大小都平安,柳氏就知足了,看小初锦的眼神更加温柔,仿佛透过小初锦看到了刚出生的外孙女一样,亦或是,看到了小时候的女儿。

    那样的眼神,让阿娇心疼。

    没过几日,梅氏也生了,又给卢太公生了个大胖曾孙。

    宣王府为小郡主洗三赵家没资格去,理国公府办酒席时,阿娇与赵宴平带着孩子们去了。盼着抱曾孙女的卢太公看起来不是那么高兴,梅氏本来也喜欢儿子,可是看到卢俊围着弟弟跳来跳去的猴样,想到再过几年小儿子可能也会变成一只猴儿,梅氏就隐隐地头疼。

    无论如何,家里添丁都是喜事。

    阿娇送不起缂丝肚.兜,她亲手给梅氏的小儿子做了两身小衣裳,料子也都是穿起来舒舒服服的好料子,除此之外,阿娇还送了梅氏两件她自己琢磨出来的中衣,既方便喂奶,又无需褪掉半边衣裳。如今已经到了天凉的时节,这两件中衣可谓非常实用。

    梅氏非常喜欢,连夸阿娇手巧。

    理国公府在为添丁贺喜,皇宫里面,高公公突然神色凝重地来到御书房,低着头朝淳庆帝道:“皇上,刚刚太医派人来报,说,娘娘要不行了。”

    淳庆帝手顿了下,嗯了声,继续批完这封折子,才一边起身一边吩咐道:“传诸王爷公主们进宫。”

    高公公立即安排小太监去做。

    等宣王带着宣王妃、四个儿子赶到凤仪宫,谢皇后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淳庆帝拍拍她的手,走到一旁,将床前的位置交给宣王夫妻俩。

    宣王跪在地上,神色沉重,宣王妃见皇姑母定定地看着自己,似乎有什么话说,哭着膝行上前,握住了谢皇后的手。

    谢皇后还有很多话说,可她知道,皇帝丈夫不会给她最想要的,宣王现在也没有资格应承,她问了也只会自讨没趣,所以,谢皇后只能交代宣王妃:“照顾好炫哥儿。”

    她的儿子曾经是太子,那龙椅本该是她的儿子的,可惜儿子命苦,年纪轻轻尚未成家就去了,一点骨血都没有留下来。儿子生前最喜侄女,侄女也对儿子痴情一片,如果侄女将来能坐上太后,或许能让炫哥儿给儿子追封一个尊荣的封号。

    千言万语,就变成了这一句话。

    谢皇后眼中含泪,依稀看见侄女身边的男人变成了她的太子。

    谢皇后颤抖着朝那单薄的少年郎伸出手。

    然而那里哪有什么少年郎,只有一个已经而立的宣王。

    宣王握住了谢皇后的手,尽管他看得出来,谢皇后的眼中装的是另一个人。

    母子一场,他愿意送她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