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143、143
    阿娇将嫩苞谷分成了三份,一份自家吃,一份送去姑母家,一份送去了理国公府。

    这种便宜东西,送给真正交好的人家就是大家一起尝尝鲜,什么也不图,连人情都算不上,送去关系淡薄的,人家未必瞧得起。

    当天傍晚翠娘就煮了一大锅,出锅的水煮苞谷嫩黄香甜,啃起来有滋有味,连小初锦都分了一小块儿,啃完还指着饭桌上盛苞谷的碟子叫唤,吃不够。

    饭后阿娇跟着翠娘去了厨房,告诉翠娘说叶常胜瞧着很想娶她,就是不知道叶家长辈们是否能接受阿娇的安排。

    翠娘已经听哥哥提过一遍了,哥哥解释的更多,说夫人这么安排都是为了她好。除了不用起早贪黑的进出京城,翠娘住在赵家,还不用与公爹、婆婆、妯娌打交道,哪怕叶家都是好相处的人,翠娘肯定也没有在赵家住的舒服。

    或许这样有点欺负叶家的意思,可翠娘有资格挑啊,她模样不错,又是五品京官家里得宠的丫鬟,叶家的家底不过是一处农家小院、两亩薄田、一辆骡车,如果不是叶常胜容貌周正品行敦厚,叶家又在替夫人管着田地,夫人哪里会去考虑叶常胜?

    所以,翠娘明白夫人都是为了她好。

    话又说回来,叶常胜是叶家的长子,离开父母跟媳妇单独住在外面似乎挺不合适的,但叶常胜不是自己赁宅子,而是要搬到一个五品官的家中,将来生了孩子,孩子或许还可以跟着赵家的小主子一起读书上进!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叶家若是因为那点刻板的想法而放弃这个好机会,说明叶家长辈们脑袋里有水,果真如此,翠娘还不想嫁呢!

    “他们要是应了,逢年过节我随他回叶家的时候,肯定勤快做事孝敬公婆,绝不会摆什么官家丫鬟的谱儿,他们要是不应,这婚事就算了,外面那么多好男人,我又不是只能嫁他们叶家。”翠娘系着围裙,一边刷锅一边道,真的不是很在意叶家商量的结果。

    阿娇见她想得开,放心了。

    可是晚上阿娇有点睡不着,担心叶家真不愿意,她白给翠娘添了分烦恼。

    赵宴平抱着她道:“你是好意,其他的全看缘分,这个不行,咱们再给翠娘挑个更好的。”

    阿娇靠着自己的男人,慢慢睡着了。

    让阿娇意外的是,第二天上午,叶庄头就来狮子巷回话了,高高兴兴地说他们一家都感激夫人的撮合。

    昨日回家路上叶庄头也担心老娘、媳妇不愿意,婆媳俩确实也有点别扭,但一想到与赵家结亲的好处,远的不提,至少三十亩地庄头的位置肯定跑不了了,为了这层实惠,婆媳俩也都点了头。

    阿娇松了口气,这一番总算没有白忙活。

    虽然商量好了让翠娘、叶常胜婚后住在赵家,喜事还要在叶家办的,毕竟叶家要宴请亲朋好友,宅子要休整,各种东西也要预备,叶庄头翻了黄历后,过来与阿娇商量,问能不能将婚期定在明年正月。

    阿娇一切以叶家方便为主,反正赵家这边好说,给翠娘预备一身嫁衣,添些嫁妆,再置办两桌酒席自家主仆热闹一番就够了。

    翠娘的婚事一定,阿娇又清闲了下来,专心照顾女儿就好。

    冬月里京城连着下了两天的雪,天气放晴后,阿娇带着孟昭、小初锦去理国公府探望卢太公。

    卢太公明年就要七十了,这时候老者们能活到六十都算长寿,卢太公这把年纪仍然身子骨硬朗,乃是喜事,国公府准备好好给老太公庆祝七十大寿。卢太公的寿辰在五月,国公府已经提前筹备了起来,卢太公是清官,可国公府的家底雄厚,乃京城.的名门望族之一。

    孟昭、卢俊带着小初锦去堆雪人,阿娇与梅氏坐在暖阁里聊天,聊着聊着,阿娇突然发现,明年要请整寿的人还挺多:卢太公庆七十,淳庆帝庆六十,阿娇的婆母柳氏则要庆五十。

    “除了这个,明年宫里还有一件大事呢。”梅氏悄悄对阿娇道,“我听到消息了,说年后宫里要选秀。”

    阿娇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淳庆帝都要六十了,还选秀?

    梅氏故意要看她的傻样,如愿了,才笑着解释道:“不是皇上选,是给几位皇孙选,怀王、简王府里的皇孙不提,东宫就有两位爷呢,世子爷、二爷可都够年纪了。”

    阿娇在心里回忆了片刻,如果她没记错,过了这个年,太子世子就要满二十了,太孙嫔张氏所出的二爷也要十六了,的确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对比起来,赵宴平只比太子小了三岁,人家太子都快抱孙子了,自家的女儿才两岁呢,还是虚岁。对了,香云姑娘生的小郡主又要小几个月,也不知道东宫世子爷看到蹒跚学步的小妹妹,心里会怎么想。

    “说起来,太子成婚够早的。”阿娇小声感慨道。

    梅氏递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谢皇后可不是白把当初的三皇子记在自己名下的,给了三皇子嫡子的名分,自然要让三皇子替谢家效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联姻。但当时谢家只有一个姑娘合适,还年长三皇子五岁,谢皇后没让三皇子十三岁就娶了十八岁的侄女,已经算能忍了。

    不但如此,别的皇子一成亲就是一正妃两侧妃的配置,唯有宣王大婚时只有一个王妃,等王妃顺利生下了嫡长子,这才安排了侧妃张氏进府,再陆陆续续赐了一些美人给宣王,也就是如今的太子。

    阿娇在梅氏这里听了好多的皇家之事,晚上再说给赵宴平听。

    赵宴平只听出了皇家的错综复杂,似乎每个人的每一步都与权势利益相关,越是如此,赵宴平就越心疼自己的妹妹,看似一步登天从民女变成了坐享荣华富贵的太子嫔,可妹妹受普通百姓羡慕的同时,又成了多少人的眼中钉?

    离那个位置越近,就越如履薄冰,太子在朝堂都言行谨慎,更何况他们。

    今年大年三十的宫宴,赵宴平、阿娇、柳氏又收到了邀请。

    后宫没有皇后,怀王之母惠妃、简王之母贤妃共同主持后宫的宫宴。

    阿娇与柳氏仍然排在了很后面的位置,跟随前面的命妇们一同去大殿给二妃、太子妃行礼时,本以为可以像前年、去年那样做做样子就会被带去席上,未料惠妃竟然当着内外命妇的面夸赞太子嫔赵氏为皇家开枝散叶有功,随后召其娘家家眷上前。

    太子嫔赵氏便是赵香云,她的娘家家眷便是母亲柳氏、嫂子阿娇。

    这完全在阿娇婆媳俩的意料之外,柳氏下意识地看向儿媳妇,阿娇见婆母这样,不敢露出惊慌之色,递给婆母一个安抚的眼神,婆媳俩便沿着前面命妇们让出来的一条小道,垂眸往前行去。

    封了诰命夫人,宫里的规矩都提前学过的,柳氏很想去瞧瞧坐在太子妃身后的女儿,可她更怕给女儿丢脸,便恪守宫中礼仪,半分也不敢出错,与阿娇一起,规规矩矩地朝惠妃、贤妃、太子妃行礼。

    惠妃打量婆媳俩片刻,才让两人免礼。

    阿娇婆媳俩都垂眸看着惠妃脚下。

    “夫人好相貌,难怪能生出太子嫔那样的美人。”惠妃笑着夸赞柳氏道。

    柳氏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倒也符合她的身份,她要是落落大方,反倒会让周围的贵夫人们奇怪。

    惠妃只是想小小地挑拨下太子妃与东宫最得宠的太子嫔,点到即止便可,做的多了,传到皇上耳中就不美了。

    夸了柳氏两句,惠妃就让婆媳俩退下了。

    柳氏还是没忍住,离开前朝女儿那边瞥了眼,此时不看,等到了席位上,离得那么远,她想看也看不清楚。

    赵香云坐在太子妃身后,淡笑着目送母亲、嫂子退下,见母亲看过来,她也只是笑容微深,并无多余的神情,只是心里难受,都没来得及看清嫂子的容貌,人已经退回了命妇群中。

    她仍是面带浅笑。

    回到后头的阿娇因为这一出,背后惊出了一层薄汗。她还无暇去琢磨惠妃有何居心,只是第一次近距离面对宫里的娘娘们,第一次接受那么多贵妇人的注视打量,她都慌得不敢乱动一下,香云姑娘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啊。

    这皇宫里,明明所有人都在笑,却仿佛有一张网悬在那里,随时准备扑下来罩住那犯错之人,压得人不敢松懈半分。

    终于入席了,阿娇才偷偷往香云姑娘那边瞥了两眼,她眼睛算好使的,可也只瞧见了大体的眉眼轮廓,知道那是一个美人。

    宴席散后,婆媳俩浑身僵硬地往外走,待上了马车,挡住了那些窥视,柳氏才突然靠到阿娇肩头哽咽起来。

    赵宴平刚刚就看出两人神色不对了,此时母亲居然落泪,赵宴平沉声问阿娇:“出了何事?”

    阿娇一边抱住婆母轻拍,一边低声向他解释。宫宴持续了那么久,阿娇也早想通惠妃的用意了,明着给香云姑娘体面,实则把香云姑娘推到了风口浪尖,故意刺激太子妃、另一位太子嫔,甚至两人的娘家那边。

    柳氏很后悔:“早知如此,我今晚就该托病待在家里,我不进宫,香云就少了一桩麻烦。”

    阿娇心想,出门前谁能料到这个,一家人就盼着在宫宴上远远见一次的。

    赵宴平扫了眼车窗,似乎能透过窗帘看到那巍峨的宫廷。

    这事确实给家里、妹妹添堵了,但也不算什么大事,以妹妹在太子那里受到的宠爱,惠妃提与不提,该嫉妒妹妹的那些人都会嫉妒。

    “娘不用自责,您不来,她们想对付妹妹,也会有别的办法。您也不用担心,妹妹在太子身边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她自有对策。”

    赵宴平缓缓道,既是安慰母亲,也是相信妹妹。

    香云不是小樱,也不是阿娇,她吃得苦最多,也最清楚该如何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