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147、147
    腊月里,淳庆帝高高兴兴地过了他的六十岁大寿,次年春耕之后,淳庆帝突然宣布了一个消息,他要派兵攻打鞑靼。

    淳庆帝一直都是个好武的皇帝,他三十岁登基,如今六十一岁了,几乎每隔十年就要与本朝北部的胡人大打一次。淳庆帝的第一次北伐攻占下了胡人西北部的七个部落,令其拱手称臣,第二次北伐降服了中部的五个部落,每年也都要向朝廷进贡战马牛羊。

    这一次,淳庆帝要打的便是世代聚居在东北草原的鞑靼部落。

    鞑靼一族十分好战,在本朝建立之初便三番两次的南下侵袭,给朝廷添了不少麻烦。后来草原其他部落崛起,本朝也渐渐兴盛,鞑靼才暂且示弱,龟缩在东北草原,但鞑靼一族只是不再生事,族人仍然骁勇好战,颇有养精蓄锐随时等待趁虚而入之势。

    淳庆帝一直把鞑靼一族当成卧榻之侧的一个隐患,第二次北伐之后,他休养生息了十余年,如今国富民强、兵精粮足,正是一举降服鞑靼的好时机。

    对于淳庆帝的这一决策,臣子们有支持的,也有反对的,最终反对的都被淳庆帝镇压了下去,很快,朝廷就集结了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地朝东北出发了。

    阿娇的姑父薛敖也要出征。

    战场是武将们发挥才干的地方,一个武将,基本只有在战场上才能扬名立功,挣下荣耀。但战场也是刀枪无眼脑袋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砍下来的地方,男人们背井离乡去拼命,留下家人日夜担忧,唯恐自家的男人再也无法回来。

    阿娇担心姑父,孟氏担心丈夫,山匪出身的薛敖却十分高兴!年年都待在京城这干什么都要讲礼法讲规矩的地方,他就算是一把宝刀也要憋生锈了,早就盼望能带兵好好地去拼一场。他已经四十六岁了,再不拼,再过几年就要老了,想拼朝廷也看不上他。

    叮嘱儿女好好孝敬母亲,再狠狠地与爱妻话别一晚,天亮之后,薛敖就穿上铠甲,跟着大军出发了,骑在马背上的健壮男人,就像一只展翅朝茫茫草原飞去的雄鹰,誓要与当地的土鹰们争个高下。

    他这一去,就是三年多。

    鞑靼不愧是雄踞一方的草原霸族,男人们个个身体强壮,再辅以膘肥体健的战马,朝廷这次北伐损失惨重,幸好淳庆帝准备充足,粮草源源不断地运送过去,年轻体健的士兵们也随时抽调过去,死一个马上补两个。

    这三年,东北草原上杀声震天,碧绿的原野上尸横遍地,天上的秃鹰盘旋,一只比一只肥。

    朝廷军马死伤无数,因为有充足的调遣补充一直都维持着三十万大军的数量,鞑靼一族却不一样了,因为先祖挑起的争斗早与其他部族断了关系,且朝廷这次出征提前与邻近的部落打过招呼,敢援助鞑靼者便视为与朝廷为敌。

    中原就像一头雄狮,这三十年彻底震慑了那些草原部落,所以这次朝廷攻打鞑靼,鞑靼没有得到任何支援,完全是凭一族之力与整个中原抗争。坚持了三年,鞑靼二十万精兵死了一半,剩下一半活着的,要么伤要么残,要么沦为了朝廷的俘虏,鞑靼王族终于举手投降时,东北草原哭嚎一片。

    然成王败寇,自古以来战事便是如此,百年前鞑靼率兵侵袭中原北疆时,烧杀抢掠,北疆的百姓也不是民不聊生?

    捷报传进京城时,又是一年春耕十分。

    看着跪在大殿上的昔日的鞑靼之王,淳庆帝灰发红颜,微笑着看向他的太子。

    淳庆帝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几年活头,但他知道,他驾崩的那一天,便是朝廷、边疆最容易生乱的时候,草原其他部族都被他敲打过了,只有这个鞑靼仍然贼心不死,现在他举全国之力歼灭了鞑靼一族的精锐,没个二十年,鞑靼一族都别想喘过气来。

    鞑靼降了,淳庆帝不但自己死而无憾了,临走时也不用担心给儿子留下一个烂摊子。

    太子站在群臣之前,对上父皇眼中的精光,胸怀亦是震荡。

    父皇雄韬伟略,是万民之福,更是他心中的帝王楷模,有朝一日他坐上那个位子,不求能与父皇并肩,至少也要维持好父皇打下的江山基业,绝不辜负父皇的一片苦心。

    阿娇不知道帝王皇储在想什么,她只高兴姑父终于要回来了。

    大军四月中旬凯旋,赵宴平去大理寺做事,阿娇则早早带着婆母孩子们出发了,来到自家绣楼,等着看将士们从这里经过。一家人到这边没多久,孟氏带着薛琰、薛宁也来了,今日上午绣铺不做生意,一家人专门等着看大军仪仗。

    “娘,你看这边百姓越挤越多,咱们再不出去抢地方,就只能看别人脑袋了。”

    薛宁打开铺子的门,好家伙,只见门前挤满了百姓,不仅绣铺前如此,整条大街都如此,若非有官兵提前站在两侧隔出两排人墙来,恐怕整条大街中央都要挤满人。

    薛宁不想看人头,她想看三年未见的父亲。

    孟氏何尝不想,可外面那么多人,男女老少都有,挤来挤去成何体统,尤其是女儿,都十六岁的大姑娘了,生的貌美水灵,等会儿进了人群,想照看都照看不住,万一被人趁乱占了便宜怎么办?

    “不行,咱们就在里面看。”孟氏坚持道。

    薛宁说服不了母亲,哀求地看向表姐。

    阿娇也不敢违背姑母啊,再说姑母的担忧很有道理,外面的人真是太多了。

    薛宁苦苦央求时,初锦安静地站在母亲身边,七岁的小姑娘更好奇外面的热闹,可她很会察言观色,既然薛宁小姨说服不了母亲与姑祖母,那她开口肯定也没有用。

    铺子正门紧闭,显得里面都暗了很多,初锦扫眼屋顶,小姑娘咬咬唇,悄悄朝薛宁小姨招手。

    薛宁见了,疑惑地走了过来。

    初锦叫小姨低头,凑在她耳边说了两句。

    薛宁杏眼一亮。

    阿娇问女儿:“初锦,你跟小姨说了什么?”

    初锦笑笑,指着屋顶道:“街上人多,咱们可以爬到屋顶上去,上面又宽敞视野又好,等姑祖父骑马过来的时候,咱们挥挥手,他就能看到咱们了。”

    阿娇一愣,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只是,重规矩的姑母能同意吗?自家孩子都小,爬爬屋顶也无伤大雅,姑母家里,表弟已经十九岁了,表妹十六岁正待嫁,屋顶那么显眼,底下百姓又那么多,传出去肯定有损表妹的闺誉。

    “就你鬼点子多。”阿娇轻轻嗔了女儿一句,然后头疼地看向姑母。

    孟氏瞥了眼紧闭的铺子门板,外面阳光明媚,隔着窗纸也能看到人头攒动。

    “不许去,姑娘家爬房上瓦成何体统。”孟氏绷着脸道。

    薛宁刚要跺脚耍赖,孟氏忽然指了指铺子上面的一层窗户,露出笑容来:“不过,如果你表姐舍得这层窗户纸,咱们可以搬椅子过来,戳几个窗户洞偷窥。”

    这么一来,既不用出门抛头露脸,又能看见久别的男人,一举两得。

    阿娇岂会吝啬一点窗户纸?先戳破了,下午再让江娘子重新糊一层就是。

    大人们放了话,薛琰、薛宁就带着丫鬟们去后院搬椅子了。

    孟昭、初锦都乖乖地站在母亲身边,好像都不热衷看热闹的样子,等椅子搬过来,大人们站上去高度都很合适,初锦戳了两个窗户洞发现自己看到的仍是人头,小姑娘终于不乐意了,悄悄扯了扯薛琰的袖口:“小舅,我个子矮,你帮我搬张桌子。”

    薛琰笑道:“小舅抱你如何?”

    初锦摇头:“抱着太累了,我想自己站着。”

    薛琰摸摸小姑娘的头,重新去后院搬了一张桌子来。

    这桌子不大,但站两个孩子没问题,薛琰将桌子放在自己身边,再安排孟昭陪初锦一起站着,让孟昭护着初锦。

    小兄妹俩试了试位置,很合适。

    第一波仪仗是太子奉旨出城迎接大军,随行的有文武大臣,也有亲王皇孙。

    太子的仪仗过来之前,有护卫高声传令百姓肃静,听到这声吆喝,薛宁就要去窗边偷看。

    孟氏皱眉道:“你是来看你爹的,还是来看热闹的?”

    薛宁俏皮道:“我都看不行吗?”

    说完她第一个站到了椅子上。

    薛琰没上椅子,但体贴地将孟昭、初锦抱上了桌子,他在桌子后面守着。

    孟氏朝阿娇叹道:“你看看宁姐儿,这种脾气,哪家夫人看得上她?”

    阿娇脸红红的,半晌方道:“姑母,我也想去看看。”

    太子是香云姑娘的丈夫,阿娇想瞧瞧太子到底长何模样。

    孟氏愣住。

    仪仗可能就要过来了,阿娇硬着头皮走到了她的椅子前,她上去的时候,薛宁笑着拉了她一把。

    孟氏只好再次朝柳氏道:“你跟宴平就是太宠阿娇了,看把她宠的,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还小孩子似的。”

    五十多岁的柳氏老脸也是一红,尴尬道:“其实,我,我也想去看看。”

    太子可是她的女婿啊,虽然论名分她没资格叫人家女婿。

    孟氏反应过来,忙道:“应该的应该的,走,咱们一起去看。”

    有些事情可能于礼不合,但人心都是肉长的,换成她是柳氏,孟氏肯定也会去看自己的女婿。

    就这样,一大家子都站到了提前摆好的椅子上。

    稍顷,太子仪仗过来了。

    最前面是一队骑马的侍卫,跟着便是太子。

    太子今年三十九岁了,正当壮年,身穿杏黄色四爪金龙锦袍,容貌俊美威严,气度雍容华贵,真是一眼就能让人感受到天家的风范。太子之后,是怀王、简王,一个因为消瘦显得刻薄,一个因为纵情享乐大腹便便,就凭这相貌,也难怪淳庆帝会选宣王做太子。

    三王之后,是六位年轻的皇孙。

    仪仗过去地快,皇孙又多,柳氏人脸都没看全就只能看背影了,急得问阿娇:“有没有三爷?”

    阿娇也没看清楚,光顾着看太子了,等她意识到还有皇孙们的时候,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最后面一排,右边这个有点像。”

    婆媳俩乱猜的时候,薛宁突然道,脸还贴着窗户纸呢。

    初锦也在看,好奇地问:“小姨怎么看出来的?”

    薛宁对着那少年的背影道:“瞧着跟我姐夫有些相似。”

    初锦脑袋里转了个小弯,才反应过来小姨的姐夫就是她的爹,赵宴平。

    初锦踮起脚,巴巴地望着那远去的少年背影。

    既然像爹,那这位表哥应该长得很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