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153、153
    腊月初十,也就是在赵宴平买完宅子的第三天,趁着他休沐,一家人来吉祥胡同看新宅了。

    这时候的房屋买卖,讲究体面的卖方都会将宅子内外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再来交接,淳庆帝这个天底下最大的卖主,显然也是最讲究体面的,赵宴平一家主仆浩浩荡荡地来到门前,就见宅子上的封条早已清理得毫无痕迹,门上面悬挂的匾额也换成了气势恢宏的“赵府”。

    一位青衣公公迎了出来,笑着对赵宴平道:“赵大人您终于来了,杂家奉命为您交接府邸,这宅子里里外外都已经收拾干净,就等着您来领房呢。”

    赵宴平正色回礼道:“有劳公公了。”

    青衣公公笑着避开了他的礼,给阿娇等人行过礼后,青衣公公笑道:“那杂家就先领着大人一家在这宅子里逛一圈,大人若是满意,杂家便可以回宫复命了,若是大人发现宅子哪处有破损,杂家立即调工匠来修补。”

    这全是淳庆帝的恩典,赵宴平带着一家人朝皇城的方向磕头谢恩。

    青衣公公笑眯眯地看着,等一大家子站起来了,青衣公公先指着牌匾上的“赵府”二字道:“此乃皇上亲笔所书,大人瞧着如何?”

    皇上的字,龙飞凤舞,赵宴平自然要夸好,而且又跪了一通。

    这次跪完,众人终于可以进去了,先看的是左侧的五进住宅。

    第一进是倒座房与垂花门这一圈。

    宅门右侧有一间茶房,平时看门小厮就坐在茶房候着,有贵客登门自然是直接往里面领,遇到那寒酸一些主家未必待见的,就先请到茶房里坐,如果主人家要见便请进去,不见的直接在茶房打发走就是。

    即便如此,茶房里的布置也十分雅致。

    青衣公公指着里面的桌椅茶具多宝阁等物介绍道:“方宅刚抄家时,除了南园里面丝毫未动,以及这边过于笨重难以挪动的东西,方家的金银珍宝、古董字画、器物田产等等全都充入了国库,如今皇上赐下方宅给大人,同时还赐了器物以及部分字画装饰,好方便大人随时入住,安心为官。”

    赵宴平就又跪了一次。

    他负责在青衣公公身边沐浴皇恩,阿娇等人走在后面只负责欣赏这宅子就行了。这才是第一进,阿娇已经看到了各种匠心雕琢,狮子巷的宅子也有影壁,但同样是影壁,这边的影壁无论是石材还是上面的雕刻,都将狮子巷的甩出了老远,简直就像一位学富五车的老翰林与一个小康商人的区别。

    前面一共五间倒座房,且用一条走廊与垂花门前面的院子隔开了,主人客人们进出都瞧不见倒座房仆人屋里的情形,院子一角种了一棵老松,正值冬日,松树青翠,看着便让人精神一振。

    进了垂花门,便是第二进宅子。

    在狮子巷,第二进宅子就是阿娇与赵宴平的住处,北面的厅堂既是一家人吃饭的地方,也是赵宴平见客的地方。新宅就不一样了,第二进不住人,上房中间完全是会客的厅堂,宽敞明亮,北墙上高悬匾额字画,下设条案、方桌、两把太师椅,两侧再分别摆放三把太师椅。厅堂里雕梁画栋,一片大家风范。

    按照青衣公公的说法,这些桌椅都是方宅的旧物,但哪里看得出一丝旧啊,崭新崭新的,乃一整套色彩无差的紫檀木料。

    阿娇想端庄都端庄不起来,这把椅子还没看够,又被另一把椅子所吸引,眼睛彻底脱离了掌控。

    厅堂左边的耳房修成了单独的小院,进出要穿过一扇月亮门,是男主人的书房,器具很全,书只摆满了一半书柜,全是律例相关,应该是淳庆帝赏赵宴平的,非方老翰林的藏书。厅堂右侧的耳房是同样的小院格局,留做库房,里面橱柜不少,只是空空荡荡,等着赵家自己去填呢。

    第二进的东西厢房,东厢房是孩子们读书听讲的家塾,西厢房是藏书阁,与空空荡荡只有桌椅等器物的家塾相比,藏书阁几乎完全都是满的,淳庆帝将方老翰林收藏的那些适合家族子弟翻阅的藏书,除了珍本被扣下了,其他全都赏了赵宴平。

    器物珍贵只是提供身体上的享受,这满满三大间的藏书才是真正能让赵家子孙受益的财富。

    孟昭一进来,稳重早慧如他,嘴巴都张得大大的。

    皇恩浩荡,一家人再次跪了下去。

    第三进、第四进同样都是宽敞的大院子,北面五间上房、东西三间厢房的结构,赵宴平就是生七八个儿子娶七八个儿媳妇也够住了。第五进是一排后罩房,与南园那边的后罩房连在一起,一共十二间,养二十几个丫鬟绰绰有余,养三四十个也能住的舒适,空下的房间还可以改做他用。

    参观完左边的五进住宅,接下来就是右边的南园了。

    南园分为前园、后花园,前园男客也能进来观赏,后花园纯粹是女眷们的地盘。

    众人从后花园开始参观,饶是寒天腊月花草都枯萎了,但院子里的亭台假山游廊池水,仍是看得人如临仙境。

    “娘,咱们今天就搬过来吧。”初锦呆呆地对身边的母亲道。

    阿娇见青衣公公回头看了眼,忙提醒女儿小点声。

    青衣公公只是笑。

    论起来,南园并没有阿娇姑母家镇北侯府以及理国公府的花园大,但南园贵在精致雅贵,一步一景,又在离皇城那么近的吉祥胡同,寸土寸金的地方,便显得尤为难得。

    南园最南头,有一排客房,客房里的陈设也都比京城大客栈第一等的房间好。

    逛完这两大圈,阿娇已经想不出别的形容了,这好那好总是就是一个好!

    游完南园,青衣公公还给赵家人介绍了方家的一家老仆,也是当年方家抄家时唯一留下来的仆人。陈恺、田嬷嬷夫妻,以及两人的儿子陈敬。

    南园的花草树木、池鱼活水一直是陈恺的父亲负责修剪维护,老爷子死后,这差事交给了继承了这门手艺的陈恺。陈恺今年三十九岁,他一心带着儿子养护南园,田嬷嬷负责打扫南园里的客房。

    淳庆帝把这一家主仆也赏给赵宴平了,随便赵家留用与否。

    宅子正式交给赵家,青衣公公交上他手里的一套钥匙,带着十个宫女回宫复命去了。

    没了外人,初锦立即拉着孟昭重新去看宅子、园子了,刚刚青衣公公走得太快,好多地方他们都没有看仔细。

    孩子们无忧无虑,只要高兴就行,阿娇当然也高兴,但逛完宅子园子,看到青衣公公带走的十个宫女,阿娇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买豪宅是比大花销,想要让这宅子园子一直都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一直都那么雅,也是一笔开销,别的不提,专门负责打扫房屋、落叶的丫鬟就得多买几个,不然客人们来了,见赵家将一座京城有名的雅宅住的邋里邋遢,岂不成了笑话?

    “阿娇累了吧,去那边坐会儿吧。”一口气走了这么多的路,柳氏一直在留意儿媳妇,见阿娇站着出神,柳氏指着不远处的亭子道。

    阿娇确实要坐会儿了。

    田嬷嬷见了,立即打发儿子去取几个垫子过来,陈敬十七八岁的样子,跑得飞快,赵宴平扶着阿娇才走进亭子,陈敬已经折了回来,动作麻利地将四块儿垫子分别铺在石凳上,剩下的一个放在了一侧的美人靠上。

    “夫人要喝水吗?”田嬷嬷拘谨地问。

    阿娇点点头。

    田嬷嬷再让儿子去倒水。

    阿娇坐了会儿,见陈恺、田嬷嬷都很紧张的样子,笑了笑,对二人道:“我们赵家的情况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小县城出身,没有方老的风雅讲究,能住这宅子全靠皇上赏识我家官爷,如此,你们可愿意继续在这里做事?”

    陈恺、田嬷嬷闻言,扑通跪了下去,陈恺是个哑巴,田嬷嬷红着眼圈道:“夫人这话真是折煞我们了,从来只有主子挑奴仆的,岂有奴仆嫌弃主家之理?何况夫人有所不知,方老爷确实风雅,可方夫人面慈心狠,方家还没出事的时候,一位受宠的姨娘来院子赏花,赶巧我家男人在修剪枝叶,那姨娘打听这花该怎么养,我家男人多说了几句,后来就被方夫人迁怒喂了哑药,要不是方老爷还用得上我家男人,我们一家早已被撵了出去!”

    “方家出事后,皇上留我们一家维护这园子,园子虽好,却冷冷清清,我们盼望新主盼了十五年,近日皇上将此宅赐给了赵大人,我们一家听闻过赵大人的贤德,早早就盼着新主子进门了,只求大人夫人留我们做事,万不敢存别的心思!”

    阿娇怕的就是陈家三口心念旧主不服自家管教,得知这桩旧事,反而放心了。

    她看向婆母与赵宴平。

    柳氏心软,一听说陈恺的哑巴是怎么来的,便不忍心赶这一家子走了。赵宴平扫视一圈,见这南园十五年无主却被打理得雅致整齐,可见陈家对这园子也有感情,且,他对园艺一窍不通,遣了陈家,他再去哪物色合适的园丁?

    见阿娇、母亲都同意,赵宴平就收了这一家三口。

    陈敬端着水来了,阿娇让一家三口先行退下,自家人商量事情。

    喝了水,她悠悠地叹了口气。

    柳氏急道:“阿娇怎么了?公公走后,我就看你心事重重的,是觉得这宅子哪里不好吗?”

    阿娇摇摇头,苦笑道:“不是不好,而是太好。娘您想想,狮子巷的宅子小,咱们家每个丫鬟都身兼多个差事,既忙得过来,她们也不至于太累,可您看看这边的大宅子,冬竹若是来园子里陪初锦玩,就没办法听候我的差遣,郭兴若是去客房招待男客,家门就没人看着,刚刚我粗粗估算了下,咱们这一搬家,至少要添十个下人,这还没算上陈家三口。”

    招人,就意外着花钱,十个下人买进来就是五十两左右的银子,哪怕每人每个月全都按照二钱银子的月例算,那也是二两,还要算上他们的吃穿用……

    阿娇光靠脑袋已经不够用了,得拿笔算才行。

    赵宴平在旁边听着,再次感受到了压力。

    他没升四品时,宅子下人少,家里又不奢侈,一个月十两俸禄能存一半。现在他升四品了,月俸提了六两,但又要搬家又要添丁,初锦、孟昭也都到了可以领月例的年纪,他的月俸大概勉强够用,一点都存不下来吧?

    想要存,就只能继续往上升!

    当天晚上,赵宴平比平时晚睡了半个时辰。

    阿娇算完账,好奇地去书房看他,才发现自己的男人竟然在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