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161、161
    在京城过了中秋,孟氏便在薛敖的催促下回北疆去找他了。

    孟氏并不担心薛敖会给她找几个小妾当妹妹,不过夫妻多年,经常因为战事一分开就是三五年,现在儿女各自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小家,孟氏私心里也更想多与丈夫在一起,夫妻吵吵闹闹地做个伴。

    阿娇送别了姑母,到了九月,宫里出了一件大事。

    早朝朝会上,淳庆帝突然吐血,昏厥在了龙椅上。

    文武大臣们都慌了,太子与高公公等人迅速将淳庆帝抬回寝殿,召来太医诊治。

    太医们忙乱一番,都束手无策,六十七岁的淳庆帝寿数已尽,什么灵丹妙药都没用了。

    到了黄昏,昏迷半日的淳庆帝终于醒了,眼中有些神采,却是回光返照之症。

    太子、怀王、简王率领皇孙小辈们跪在前面,大臣们跪在内殿之外,门敞帘悬,臣子们倒也能看见、听见里面的情形。

    太子跪在最前方,就在龙榻之前。

    四十二岁的太子不能说多年轻了,但也算是正当壮年,淳庆帝睁开眼睛,最先看见的就是太子。等视线从太子脸上移开,注意到殿内殿外的一片,淳庆帝便明白了。

    淳庆帝笑了笑。

    他自然是没活够,可生死有命,纵使帝王也无可奈何。

    该安排的都安排了,太子也靠谱,唯一没完成的,便是今天.朝会上议论的事吧。

    淳庆帝就论那件事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太子眼中含泪,握着淳庆帝的手道:“儿臣知道了,父皇还有什么未竟的心愿,您告诉儿臣,儿臣定会替您完成。”

    淳庆帝笑道:“父皇能做的都做了,你登基后,做个明君,朕便无愧祖宗百姓了。”

    太子哽咽:“父皇放心,儿臣会以父皇为鉴,绝不敢有一日懈怠。”

    淳庆帝点点头,最后扫眼那些熟悉的面孔,缓缓闭上了眼睛。

    先帝驾崩,新帝登基,臣子与百姓守三个月国丧。

    先皇后死的时候阿娇并无悲伤,就安安心心地在家中待着,这次换成淳庆帝,想到淳庆帝对姑父、赵宴平的一路赏识,淳庆帝白送给自家的好宅子,犒赏给她的诰命夫人与两笔赏银,阿娇心里便颇不是滋味儿。

    先帝葬入皇陵那日,阿娇与其他臣妇跪在街头,看着送葬仪仗渐渐远去,飞舞的初雪雪花打在脸上,阿娇眼角也湿湿凉凉的。

    只是当这场初雪融化,阳光重新照遍京城,那丝怅然与伤感也消失在了心底。

    太子登基后称宣和帝,处理完先帝的丧事,宣和帝一边处理政事,一边颁布了几道旨意。

    几乎都是后宫、皇嗣们的册封。

    太子妃谢氏封为皇后,太子嫔张氏封德妃,太子嫔赵氏孕育两子一女,端柔贤淑,封贵妃。其他无子妾室或为昭仪或为贵人。

    皇长子东宫世子封雍王,赐住宣和帝潜邸,恭郡王、端郡王分别升恭王、端王。

    四皇子、永嘉公主年少,在宫里分别赐了宫殿。

    别的赐封都好说,皇后嫡子、前东宫世子居然只封了亲王,而不是直接封太子,此诏一处,顿时在朝堂上引起了轩然大波。

    储君关乎社稷根本,一些臣子纷纷请求皇上立太子,宣和帝直接将先帝抬了出来,先帝第一次立太子,太子福薄早丧,后来先帝直到六十多岁高龄才立太子,也没见朝廷生乱、江山不稳。

    群臣哑口无言。

    这是朝堂,后宫之中,新一任的谢皇后第一次与她的丈夫产生了争执。

    这也是两人成亲之后的第一次争执。

    其实早在夫妻俩还住在宣王府的时候,宣王就不再去宣王妃的屋子里睡了,他先不去的,宣王妃也从未有过怨言,更不曾使手段争抢宣王的宠爱。所以现在身份变了,谢皇后想与宣和帝争吵,也得特意来宣和帝的乾清殿求见。

    人来了,宣和帝也能猜得到她要说什么,示意刘公公带着小太监们出去。

    “为何当初肯封炫儿为世子,今日却不封他做太子?”看着龙椅上早已长成壮年男子的宣和帝,谢皇后尽量神色平和地问道。

    宣和帝看着她,同样平静道:“各个王府侯府,世子都只立嫡长,只有储君之位,当立贤者。”

    谢皇后目光变冷:“炫儿哪里不贤?”

    能问出此话,已是心中有了怨恨,宣和帝垂眸,继续批阅奏折,余光中见那华服身影迟迟不动,似乎非要等他的答案,宣和帝才淡淡道:“朕十五岁封王,三十四岁得封储君,先帝英明,仍耗时近二十年才能确定储君人选,朕才登基,自认也要花个十余年才能摸清皇子们的才能秉性。倘若炫儿德才兼备远超底下的兄弟,该是他的,朕也定会给他。”

    男人说得轻松,谢皇后却露出一丝苦笑。

    不想给就是不想给,何必说那么多,他心里装着赵香云,让赵香云生了两个儿子,占了皇子的一半,非要挑最贤德的皇子,也是赵香云的儿子们的机会更大。何况他的心若偏了,故意将能彰显才德的差事交给他偏心的那个儿子,旁人还有何机会?

    “储君如此,皇后也该如此,那你为何还要封我为后,不去封你最喜欢的那个女人?”谢皇后讽刺地问。

    从嫁给这个男人开始,她唯一的指望便是生个儿子,再让儿子做太子,坐上那本该属于表哥的位置。她从不与宣和帝添什么麻烦,无论他宠爱哪个女人她也不去争风吃醋,就连他不来自己的屋里,她也无动于衷。

    可是现在,她终于等到他当皇帝自己做皇后了,宣和帝竟然不给儿子应有的储君名分?

    谢皇后无法再保持自己的冷静。

    宣和帝笑了笑,抬头看她:“因为你我是先帝赐婚,你不犯错,朕没理由改立他人,你若实在不想做皇后,自己递个把柄给我,朕自会成全你。”

    谢皇后突然脸色雪白。

    她做皇后,儿子至少有个中宫嫡子的名分,将来还有很大可能争取那个位置,她若犯错自己放弃了,儿子便彻底与皇位无缘。

    再看重新批阅奏折的宣和帝,谢皇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件事。

    他并非什么君子王爷,这么多年他从不强迫她侍寝也不试图逼她让出正宫的位置,不是因为他尊重她心有所属、敬重她将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而是因为他眼里根本没有她这个人,从始至终,他都把自己当成先帝姑母送他的一个摆设而已。

    先帝所赐,他不能轻易损坏,所以他只能等,等她自己先坏了烂了,在他眼前消失。

    “我若死了,让位给她,你会封炫儿吗?”

    浑身发冷,谢皇后跪到他面前,苦涩地问。

    宣和帝冷声道:“前朝是前朝,后宫是后宫,朕还是那句话,谁贤立谁,炫儿若贤,你是死是活都没关系。”

    谢皇后明白了。

    她擦掉眼泪,回了凤仪宫。

    过了几日,皇长子雍王进宫请安,谢皇后屏退下人,单独交待儿子一定要做个贤王,办好父皇交给他的每一样差事,更要管好自己管好身边之人,不要让言官、大理寺抓到任何把柄。

    雍王已经二十七岁了,这个年纪还很年轻,可惜雍王眼中早已没了争抢什么的锐气。

    看着对他充满期待的母后,雍王麻木地问:“母后既然盼着我坐上那个位置,为何不早早争取父皇的宠爱?您觉得三弟四弟的可能更大,不就是因为贵妃深受父皇宠爱,您就没想过,如果您早早得了父皇的宠爱,贵妃比您晚进府那么多年,可能根本没有她生下三弟四弟的机会?”

    谢皇后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看着雍王:“你是怪母后没能得到你父皇的宠爱?”

    雍王摇头,耷拉着肩膀跪在那里,声音低沉地道:“母后心有所属,却被迫嫁给不爱之人,一生困在这宫里,儿子只心疼母后。儿子不怪母后不争,只是想求母后别再逼儿子去争,您心里都没有父皇,让儿子如何理直气壮地去给二弟三弟四弟争?就算父皇从未因为您的态度冷落儿臣,可儿子自己难受,儿子明明是父皇的儿子,您与皇祖母却一直把我当男人的儿子养育,儿子,儿子真的没脸去争。”

    雍王心疼母亲,也敬佩父亲。

    如果他的王妃心里装着别人,他根本做不到父皇的冷静。

    母后不爱父皇,所以不争宠,父皇不爱母后,所以专宠旁人。

    他们谁都没错,唯一错的,就是母后不该盼着他去做那个人。

    “母后,儿子在宫外一切都好,您安心照顾自己,不用再替儿子操心了。”

    雍王磕个头,转身退下了。

    以前他小,他住在母后身边,无法逃离那种囚笼一般的日子,现在他搬出皇宫了,可以随便在京城走动,可以陪着王妃子女游山玩水,雍王很知足了,什么储君不储君的,让老二去与老三、老四争吧,他不搀和。

    跨出门口的瞬间,风迎面吹来,雍王精神一振,双肩都比刚刚挺得更直。

    谢皇后看得清清楚楚,视线模糊,突然落下泪来。

    她想要的,母亲不给她,逼着她嫁给她从来没有正眼瞧过的一个瘦弱皇子。

    她一边怨着母亲,一边却开始自以为是地替儿子图着她认为最适合儿子的位置,不知不觉间,她变成了第二个母亲。

    是继续强求儿子,还是放手让儿子自己去选择?

    可这么大的事,又岂是一念之间可以决定的。

    谢皇后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