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中文网 > 娇娘春闺txt下载 > 169、后记03
    初锦十四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外人不知道她是否貌美,性情是否温柔,却知道她有一个深受宣和帝器重的父亲,有一个在宫里受帝王专宠的贵妃姑母,就凭这两样,已能吸引京城一些大官小官托媒人登门提亲了。新年的时候大家都忙着过节,上元节一过,媒人们便开始陆续登门。

    提亲的有世家名门,也有朝廷新贵。

    长辈的名头阿娇或许听说过,但那些少年公子哥儿们阿娇见都没见过,再加上女儿年纪还小,她与赵宴平商量过后,决定这两年都不接受任何媒人的提亲,一边留着女儿多养两年,一边仔细物色合适的女婿人选。

    夫妻俩就这一个掌上明珠,选婿当然疏忽不得。

    翠娘也很关心初锦姑娘的婚事,闲聊时偷偷帮夫人出主意:“夫人,四殿下不是要选王妃了吗,咱们姑娘与四殿下是亲表兄妹,亲上加亲,多好啊。”

    夫人官爷回京后,端王与才封了宁王的四殿下都来府里探望过,翠娘看四殿下就很好,长得俊美,身份也高。初锦姑娘那样好的容貌,就该嫁显贵的人。

    阿娇从来没把翠娘当外人,也就跟她说实话了:“贵妃娘娘与我提起过此事,娘娘很喜欢初锦,可皇家各种规矩一堆一堆的,娘娘不想让初锦受那个束缚,就没想再亲上加亲。娘娘说这个是怕我有那方面的意思,其实我跟娘娘想的一样,四殿下很好,可跟咱们不合适。”

    贵妃娘娘这一路是怎么熬过来的,阿娇太清楚了,她忘不掉婆母流过的那些眼泪,忘不掉每年宫宴上婆母巴巴寻找女儿的眼神,后来贵妃娘娘成了贵妃,才总算有了召见娘家人的机会。

    虽说王府比皇宫规矩松些,终究不如寻常官户人家自在。

    还有一层,她的表妹薛宁是端王妃,女儿私底下都喊薛宁小姨的,这要是女儿嫁了四爷,两人成了妯娌,岂不是更加乱套?

    好在表兄妹俩见面都没那个意思,她与贵妃娘娘也想到了一处。

    阿娇就这么放弃了翠娘认为好的第一人选。

    翠娘还有第二个人选:“樱姑娘家的子衡少爷仪表堂堂,夫人没考虑过吗?”

    阿娇笑道:“以前樱姑娘跟我开过玩笑,我也喜欢子衡,但侯府里面好几位嫡支的少爷,这些年都陆续成亲了,初锦若是嫁过去,就得与一屋子嫡支的妯娌打交道,万一相处不好就会闹起来,当初樱姑娘为了躲麻烦跟着三爷外放多年,我可不想初锦也被逼到随夫外放。”

    翠娘一听,顿时觉得夫人的话十分有道理。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又想到一个知根知底且非常靠谱的:“那卢俊少爷呢?卢俊少爷跟咱们姑娘也算是青梅竹马了,他相貌好,武艺好,家世好,家里只有一个亲兄弟,咱们姑娘若与他成了,既不用担心妯娌纷争,又有看着她长大的婆母照顾,哎,这么一说,卢俊少爷真的最合适了!”

    阿娇笑着看翠娘,等翠娘一股气罗列完女儿嫁进卢家的所有好处,阿娇才道:“卢家确实很合适,但这事既要看人家有没有想跟咱们结亲,也要看初锦与俊哥儿有没有看对眼。你想想他们俩小时候相处的情形,适合吗?”

    翠娘回忆了一下,脸上的兴奋劲儿渐渐淡了下来。

    她能回忆到的,全是卢俊少爷嫌弃初锦姑娘妨碍他与昭少爷玩的画面,有几次两人还吵了起来,因为卢俊少爷的嫌弃,初锦姑娘气哭过,因为昭少爷不肯丢下初锦姑娘单独与卢俊少爷出门,卢俊少爷也气得拂袖而去过。

    唉,长辈们相处的再好,也不能强按着小辈们的脑袋来啊。

    “算了,慢慢挑吧,反正咱们姑娘绝不用愁嫁。”翠娘暂且放弃了。

    晚上阿娇把这番对话说给赵宴平听,纯粹是睡前闲谈。

    赵宴平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两个亲外甥,不是外甥不好,而是家世不合适。

    他也没考虑过卢俊,或者说,如果不是媒婆们登门了,赵宴平眼中的女儿还只是个小姑娘,距离出嫁还远。

    但提到卢俊,赵宴平思忖片刻,对阿娇道:“卢家确实合适,就是不知道两个孩子怎么想。”

    阿娇笑道:“你早出晚归,没见过他们相处,我就跟你说吧,初锦喜欢谁都不会喜欢俊哥儿,俊哥儿也差不多。”

    她信誓旦旦,还举了几次两人吵架的例子,赵宴平便也打消了与恩师一家结亲的念头。

    有人想把赵家姑娘娶回自家当儿媳妇,也有人想把自家姑娘嫁到理国公府给卢老太公当曾孙媳妇。

    理国公府多好啊,一家子清流在民间声望极高,有名声,国公府也有几代人攒下来的雄厚家底。卢太公、卢大人年纪都大了,过个几年父子俩一起辞世都有可能,父子俩走了,卢侍郎便会袭爵,卢俊也就成了新一代的世子,未来的国公爷。

    卢俊这小子也有出息,功夫了得,过两年考个武进士甚至武状元,要么进宫当侍卫,要么去禁军领职,都是铁饭碗。

    所以来理国公府的媒婆也不少。

    梅氏主要负责接待,媒婆走了,她再去与婆母廖氏商量,有婆媳俩都觉得不错的,便喊来卢俊,问卢俊的意思。

    甭管谁家姑娘,卢俊都是三个字:“不喜欢。”

    这叫什么态度!

    梅氏气道:“你见都没见过人家姑娘,怎么就知道不喜欢?”

    卢俊就道:“不用见我也知道我不会喜欢她们,为何还要见?”

    最开始卢俊还来陪母亲、祖母聊聊,后来猜到母亲找他是为了婚事,卢俊干脆不来了。

    廖氏奇怪道:“去年有人来提亲,咱们带他去相看,他都乖乖去了,见过面才说不满意,今年这是挑厌烦了,懒得折腾了?”

    梅氏也不知道啊,从儿子十二三岁的时候起,臭小子就不肯跟她交心了。

    夜里梅氏跟丈夫卢侍郎提到此事。

    卢侍郎猜测道:“是不是他自己看上谁了?”

    梅氏马上道:“怎么可能,他平时都在官学读书,每个月三天假要么在家里练武,要么就是被老太公带出去溜达,现在昭哥儿回来了,他顶多再去找找昭哥儿,哪有见到谁家小姑娘的机会?”

    卢侍郎笑道:“我看初锦那丫头越长越水灵了。”

    梅氏突地坐了起来,惊讶地看着丈夫:“你是说,俊哥儿看上初锦了?”

    卢侍郎道:“是你先说他没机会见到姑娘,我才想到了初锦,随便猜猜,未必是那么回事。”

    儿子才十七,婚事也不急,卢侍郎心情平和,梅氏激动了。

    是啊,她怎么没想到初锦呢,水灵灵又乖巧懂事的小姑娘,她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娶回家当儿媳妇,她一点都不用担心婆媳相处不好彼此受气。至于儿子,儿子喜欢初锦最好,儿子要是不喜欢,她也会想办法擦亮儿子的眼睛,让儿子注意到身边的大美人!

    第二天早上,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饭,饭后卢侍郎、卢俊兄弟都要出发,大的去官署小的去官学,梅氏咳了咳,叫住卢俊道:“俊哥儿等等,娘有话问你。”

    卢俊顿时头疼,想逃,卢侍郎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

    卢俊都不怕曾祖父,可他怕爹,只好坐回了椅子上。

    卢仪看出有热闹,想留下来,被梅氏先打发了出去。

    屋子里只剩母子二人,梅氏叹口气,问儿子:“去年你还愿意去相亲,今年怎么就不愿意了,你爹说你可能有了心上人,是吗?”

    卢俊白皙的俊脸蓦地一红。

    他的状元爹还真是厉害,连这种事都能猜到!

    梅氏见儿子居然还会脸红,便知道自己猜对了,趁热打铁追问道:“真有啊?那你跟娘说说,若是合适,娘替你张罗。”

    卢俊心头一热,可转而想到初锦连他套的玉镯都不肯收,又怎么可能答应嫁给他?

    烦躁一起,卢俊板着脸道:“不用你张罗,人家不喜欢我。”

    说完,少年郎脚步飞快地离开了,没给梅氏套出那人是不是初锦的机会。

    不过没关系,晚上儿子还会回来呢!

    梅氏就耐心地等了一天,傍晚卢俊回来了,梅氏直接来了儿子的院子,小厮在外面站着,梅氏摆摆手,示意他不用通传,就这么一路畅通无阻地进了厅堂。厅堂没人,次间里也没有人,再往里就是内室了,梅氏刚要唤儿子,就听里面传来一声少年郎的长叹。

    梅氏心中奇怪,悄悄凑到门口,挑起一丝帘缝往里瞧,就见儿子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方草青色的手帕,素来毛手毛脚的儿子,此时却用一种格外小心的轻柔动作一下一下地摸着那手帕,仿佛那不是一方帕子,而是哪个小姑娘娇嫩的脸颊。

    梅氏放下帘子,心想,儿子是真的长大了啊。

    她默默退回厅堂,再叫儿子。

    听到母亲的声音,卢俊立即收起手帕,收敛神色出来了。

    “娘,我不想成亲,你们别逼我成不成?”想到那些媒婆卢俊就烦,直接跟母亲商量道。

    梅氏笑道:“成成成,只是娘新想到一个貌美温柔的好姑娘,娘说出来,你若喜欢,娘就替你张罗,你若仍然不喜,那娘再也不来烦你。”

    这种条件,为了以后的清静,卢俊同意了,心不在焉地问:“哪家姑娘?”

    梅氏盯着儿子道:“你认识的,初锦。”

    卢俊猛地抬起头来,眼中一片惊喜。